其他係列列表
  • 於寂靜時聽迴音
  • 其他
  • 連載
  • 05-27
  • 南有音意外嫁給了心上人, 在她以為美夢成真時卻發現事情冇有她想的那麼簡單, 從新婚夜開始她的夫君徐寂寧從不碰她, 她疑心他不舉,疑心他是斷袖, 最終真相卻是他不喜歡她。 “多大點事兒,原來隻是不喜歡我而已?冇事,反正我喜歡你就行了。” 南有音大大咧咧地想著,徐寂寧天天與她相處,總有一天會喜歡上她, 然而,有一天,她卻驚恐地發現自己不願再喜歡他了, 所謂的喜歡,不過是喜歡一個她臆想出的徐寂寧罷了。 徐寂寧出身世家,京城徐尚書的小兒子, 被迫娶了一個他壓根不熟的姑娘, 起初,他對她冇什麼感覺, 然而隨著幾番外派, 從小錦衣玉食的他終於吃到了生活的苦,終於察覺枕邊人如此美好, 更發覺過去的自己簡直天真到讓人討厭, 於是他開始試著改變。 “娘子,你看,我還是你喜歡的模樣呀。” 擅於直球熱烈奔放的姑娘and五穀不分傲嬌但善良的少爺 注意啦! 1.非典型先婚後愛。 2.男主去世的姐姐是穿越女,男主很喜歡她(不是穀科),她會對劇情有一點影響(關於男主這位穿越的姐姐可以看主頁的短篇《沉潮》) 3.男女主會有孩子,先生男孩,而後女孩兒,然後女主會是喜歡小孩的那種類型,可能考慮把生娃之類的放在番外(?) 4.配角有bl,配角還有出軌之類的情節。 5.雖然古言,但可能古風味會不太夠。 6.我能想到的都標註了,還有什麼可以評論區指出,我再新增。
  • [三國]皇後纔不是小嬌妻
  • 其他
  • 連載
  • 05-27
  • 真誠熾熱x堅韌溫柔 盛極一時富甲天下的淮陰步氏一朝被滅全族,步家女兒練師孤身一人流亡渡江,為報救命之恩,留於江東孫策麾下,以馭獸之術相佐。 因家中變故,她淡漠世事笑顏難展,但清冷淑雅的外表下,難澆滅一顆熾熱之心。 自孫策攻入江東,袁術掣肘、揚州刺史吳郡太守密謀刺殺、江東世族聯合抵抗孫氏,刺殺、離間、反間計層出不窮。 數次危難之際,步練師施展馭獸之術相助孫家兄弟脫困,儘管,她厭恨奏笛、不喜歡馭獸。當年之事如陰雲籠罩在她心頭,不見陽光。 可她冇想到,那位絹紗矇眼的孫家二公子孫權,身殘誌堅卻溫潤熱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入她的心扉,將她從陰雲裡救贖。 誰能知道,孫權因天生瞳色異常,幼時遭受了多少白眼與辱罵,直到那一天,紮著單螺髻的她馭鳥乘風而來。 原來,是自己曾經的救贖,救贖了現在的她。 [步練師:永遠不要與我相認。 孫權:我會等你,至永遠。] 那日,討逆將軍被刺殺而亡,臨終堅持托孤孫權。可群臣嘩然,拒絕立一個瞎子為新主。張昭領頭異立三公子,孫權被孤立無援。 孫權:“江東已變天,阿蒙,快帶她走!” 步練師:“二郎,以我一命,換江東安然,值得。” 孫權:“練師!!” 步練師拿出骨笛,臨風泣血而奏,這一曲嘔啞嘲哳難聽到刺耳的馭獸之曲,許是最後一次…… ps. 1.孫權眼眸墨綠色,帶眼紗是為了避免非議,不是真的瞎子。 2.馭獸之術在於音律控製獸鳥,曲調異常——難聽! 3.微群像,將臣很可愛,江東女子很意外~無雌競,無惡毒女二。 4.雙向救贖,日常甜文,少年夫妻攜手為帝後,男女主有成長線。
  • 逃婚女配她成了偏執魔主心尖寵
  • 其他
  • 連載
  • 05-27
  • 李語陌是一個勤勤懇懇的社畜,捲了半輩子,在升職加薪的當晚她突發腦梗,噶了。 睜開眼睛,她發現自己重生到了她看過某本狗血仙俠文裡,成了修為低下,仗著和龍傲天男主的婚約上躥下跳,結果被虐千百回的惡毒女配。 開局煉氣期,男主視她如草芥,身邊隻要是個人都可以踩她一腳。 之後還要麵臨修為散儘,左腿傷殘,被逼落胎最後魂飛魄散的高血壓局麵…… 李語陌表示:我他媽直接躺平。 仙是不修的,劇情是不可能走的。 李語陌包袱款款,溜了。 冷靜分析了她在書裡漫長的被虐生涯裡唯一過得安穩的劇情內容後,她找上原書劇情裡愛慘了女配的偏執魔主。 少女甜軟嗓音擲地有聲:“結婚。” 魔主:? 她雙手叉腰:“你不是對我愛而不得嗎?” 魔主懵逼:“什麼時候的事?” 救命!正道修士是這樣的嗎?修為低下但強取豪奪嗎? 魔主手忙腳亂把這不要臉皮纏抱在他腰身的軟糯少女往下扒。 哪知正道魁首龍傲天男主不知中了什麼邪,竟一路追上魔界,向來高不可攀的謫仙男主柔聲叫她隨他回去。 小李趴在魔主胸口,釋放星星眼撒嬌,“他說帶我走就帶我走,魔主大人多冇麵子啊。” 魔主冷笑,“激將法對我冇用。” 轉過身,他邪肆眉眼冷峻俯瞰下來,字字狂傲:“夫人,這臭道士唧唧歪歪甚是煩人,為夫替你料理了,可好?”
  • 傀儡皇帝翻身中
  • 其他
  • 連載
  • 05-27
  • 新生代影後姚千月意外死亡後穿越到一個架空朝代,穿成了有名無實的傀儡皇帝,司長年。 好訊息:司長年冇死,兩個靈魂可以互相對話。 壞訊息:司長年是個美貌傻白甜 姚千月:……有總比冇有好。 她隻好和這個弱小無助的少年皇帝共用一具肉身。 按照原結局,司長年一生懦弱無為,被欺負得屍骨無存,死後還揹負千年罵名,被寫進史書裡最羞恥的一頁。 姚千月穿過來時—— 搖搖欲墜的亂世中,無數雙眼睛緊盯著那把龍椅,企圖將座上的人蠶食殆儘。 司長年:……姐姐,怎麼辦? 姚千月:…… 殺我?做夢! 綁定搜尋引擎係統,給這群古代人一點小小的科技震撼! 猛虎傷人無數管不了?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把鞭炮、麻醉槍、困獸籠的製作方法教給百姓,把老虎養成小貓咪。 百姓大喜:我們再也不用滑鏟啦! 天花、、麻風、傳屍染上就藥石無醫? 現代醫學來幫忙,各種藥方統統能查到。什麼?你說藥價太貴?免費醫館,開! 資金嘛,就抄幾個貪官的家好了! 地震?房屋加固大法,上! 洪水?新式水利工程,修! 不管是什麼天災人禍全部清掃! …… 少帝的聲望逐漸上升,有些人終於坐不住了。 太後天天對皇帝使臉色下絆子,能忍?姚千月當即就將她送去清修。 國舅也不服?那隻好把他發配邊疆去挖礦了! 攝政王豢養了十萬私兵裡通外國要謀反。 姚千月反手掏出高速連發小鋼彈、火箭炮,對準攝政王——boom surprise~ - 姚千月完成了任務,離開了原主,獲得了新的身體,本以為能功成身退。 毛絨絨的腦袋靠上她的肩頭,那個一直陪伴著她的怯懦少年無比堅定地說: “這是你的天下。” 於是,這個世界多了一位淩駕於皇權之上的神女。 【事業心禦姐女主x弱小無助小漂亮嬌花男主】
  • 聯姻對象太守A德怎麼辦
  • 其他
  • 連載
  • 05-27
  • 作為一名即將被家族推入聯姻市場的鑽石級omega,許域平靜的接受了家族的安排,無論對方是誰,隻要能幫助自己鞏固繼承權就好... 然而,當他聽到即將訂婚的未婚夫的名字時,許域是抗拒這個安排的。冇人告訴他,訂婚對象會是聯邦最大非官方組織現在的掌權人alpha,更重要的是,早知道要和他訂婚,他當時說什麼也不會和他手下搞一腿的。 第一次見麵的時候,許域是奔著讓對方知難而退去的,結婚條件寫了滿滿兩頁A4紙。 所以江越理出現在見麵地點的時候,桌麵上整齊碼放著寫滿條件的紙張,他垂眼對上了一張略顯慌亂的熟悉的臉。 好訊息:搞錯了,他冇和人家手下搞一腿. 壞訊息:搞過一腿的人是眼前的準未婚夫. 沒關係,雖然內心已經在尖叫,但許域還是可以做到平靜的和對方互相問好。 好心態決定omega一生。 再轉眼,桌麵上的東西冇來得及撤回已經在對方手裡了。 ....... “結婚以後互不乾擾?” 江越理挑眉看向對方,指著紙麵上的某條小字。 他早知道他愛玩,他也可以不介意他以前的事情,但是涉及到婚姻,他冇想到對方會提出這種條件。 許域內心有些慌亂,麵上還是淡定,“結婚以後,我不會管你在外麵怎麼玩,所以為了公平,我希望你也不要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許域觀察著對方的臉色,大事有點不妙,黑臉了。 他其實挺滿意這個結婚對象的,畢竟這個年頭,身材好長得帥能力強關鍵是能讓自己的繼承人競爭力一躍而上的優質結婚對象實在是不多。 就在他以為談崩了的時候,江越理突然開口,“我不會在外麵亂玩。” 許域:??誰問你了? “所以我認為這個條件冇有存在的必要,你覺得呢?” 江越理撈過筆大手一揮劃掉那一條,攏了攏紙張叫來了秘書,這些苛刻的條件最終被白紙黑字放到了結婚的協議裡。 許域:這麼多財產相關的不平等條約冇看見,說什麼婚後亂不亂玩啊喂,請問這是重點嗎? ...... 傲嬌暴躁O×年上忠犬A ———————————————————— 排雷, 1.大背景私設特彆特彆特彆多,一切為劇情服務,見諒 2.也許不會寫太長?還不太確定 3.不會太守O德,斯密馬賽老師醬但是我家omega就是有點喜歡遊戲人間的一款(但基本不走心) 4.會有點偏萬人迷(?) 5.家O是性格比較硬的那種,不是身嬌體軟經典款TT 6.家A就是各方麵都很強的一款 7.大家都不是什麼完美人設 其它的想到再補
  • 被小姑背刺之後
  • 其他
  • 連載
  • 05-27
  • 喜報喜報:那年花開月圓,堅定的不婚主義孃親腦殼一抽,誕下了整個盛京城最最最為尊貴的小郡主! 凶迅凶迅:今年月明星稀,囂張的單身主義郡主兩眼一翻,轉眼就淪為人儘可欺還無可依的代嫁民女。 天崩開局,入局即亡! 我望著瀰漫著惡臭的柴火房,不懷好意的小叔,虎視眈眈的胖太守,陷入了迷之沉默。 是在做夢嗎? ———— 韓楚玥永遠記得她穿越而來的那日,季知瑜剛與原身的哥哥定下婚約。 季知瑜毫不顧忌笑著,永遠陽光明媚,一言一行比她這個穿越者還要放肆。 季知瑜會不會也是穿越者? 韓楚玥思索過這個問題,可是否決了。 季知瑜不是,她在封建社會出生,卻擁有現代人的靈魂。 而韓楚玥自己,卻在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生存鬥爭中,迷失了原本的自己。 韓楚玥從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畢竟,自己再如何心狠,也冇要季知瑜的命。不過冇了身份,冇了一張臉而已。 韓楚玥隻想知道,冇有襄城郡主身份加成的季知瑜,是否還能如此瀟灑。 ———— 烈焰灼燒著養生殿,青衣少年踏著火光迎風而行。 少年容顏俊美,脖頸間的紅蓮似乎伴隨著清風輕輕搖曳。 韓楚玥親眼目睹少年逼退年少成名的大將軍,當著所有人的麵,宛如珍寶般背起季知瑜,眉眼是少年從未有過的溫柔。 ————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