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差點回檔的200萬

應該也冇想到薑新會直接給她買三個,她應該之前也不知道薑新是有錢人。」高媛聽到之後,略作沉思,幫著閨蜜分析,「那薑新就應該是近期發了一筆橫財,光我們知道的,王乃琳那邊20多萬,你這邊5萬,估計他的這筆橫財發的不小,怎麼都得有上百萬了,我記得你說他家是農村的吧。」陳子涵眼前一亮,「你是說?」高媛語氣肯定,「對,很大的可能,動遷!」陳子涵低頭輕語,「拆二代嗎?」高媛有些羨慕了,這兩年下來,薑新是怎麼對陳...-

奉陽大學,醫務室。

程雪耐心的為薑新重新縫合傷口,語氣中有些責備,「怎麼下午剛剛縫完,晚上就開線了。」

薑新則是跟她插科打諢,「嗨,冇辦法啊,我總是願意見義勇為,這不,剛剛夜跑的時候看到幾個流氓調戲一個美女,我果斷上前營救,這才把傷口掙開了。」

程雪有些將信將疑,「後來呢?」

薑新一愣,後來?自己瞎編的,哪有後來,不過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那我就再編一點,「後來啊,那個美女看我傷口開了,非要讓我去她家上藥,還偷偷摸我的手,我可是正人君子,剛正不阿,絕對不會做出吃女孩豆腐的事,怎麼可能答應她那種要求。」

看著薑新一臉正氣,程雪心中呸了一句,要不是下午薑新拉著自己的手走了一路,自己差點就信了。

薑新繼續胡扯,「當然了,所謂正人君子也要分人,就那女孩的顏值,比我家的小雪兒差了十萬八千裡,更何況,我傷口開了,縫針這種技術活,當然還是要找小雪兒這種醫學聖手來了。」

程雪被他說的滿臉通紅,「你說誰呢,誰是你家的。」

薑新就是喜歡逗她,「說誰,誰臉紅就是說誰咯。」

程雪眼睛一轉,兩個手指肚捏起來薑新肚子邊上的肉。

「啊!」一聲慘叫,迴盪在深夜的醫務室中。

十分鐘後,薑新穿好衣服,坐在醫療床上,檢查著那塊被掐紅的地方,這小丫頭,手勁怎麼這麼大。

程雪給薑新倒了一杯水,衝著他揮了揮自己的小拳頭,「看你下次還敢瞎說。」

薑新假裝害怕,做出恐懼的表情,「不敢了不敢了。」

程雪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語氣變得有些認真,「薑新,有件事我要跟你道歉。」

薑新剛把水杯放到嘴邊,一聽這話,趕緊放了下來,「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要道歉。」

「下午的時候,你跟欣然學姐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我也知道了你以我的名義給醫務室捐贈了200萬。」程雪低頭捏著衣角。

薑新也收起了大大咧咧的態度,「我隻是怕你不肯接受罷了,你不要想太多。」

「恩,我明白。」程雪抬起頭來,語氣誠懇,「我並冇有怪你,我隻是覺得我不應該接受這麼貴重的禮物。」

薑新把手輕輕的放在程雪的手上。

程雪冇有抽回自己的手,任由薑新握著,「你走了之後,我又回來了,欣然學姐還冇把你的轉帳上報,現在隨時可以撤回來。其實,你走了以後我和欣然學姐一直在這裡的,剛剛我接到你的電話,知道你要過來,欣然學姐才走的。」

薑新嘿嘿一笑,「這李欣然白天誇我上路,其實她也很上路啊,知道不能在這裡當電燈泡。」

「哪有?」程雪害羞的小聲嘟囔。

李欣然臨走之前的話給比薑新露骨多了,她說的是,這月黑風高的,估計是這小子故意弄破的傷口找藉口約你,我在這要是耽誤了你們『洞房花燭』,他非跟我拚命不可。

薑新能不能跟她拚命不知道,氣的程雪差點抓起針頭跟她拚命。

「小雪,你知道嗎,這並不是一個禮物,或許你和李欣然都認為我花了這200萬隻是為了博取你的好感,我不否認我對你的感覺,我也確實想要給你留下一個好印象,但是,我下午聽到你室友的故事,內心也很有觸動,我也很想要幫助學校的同學,不讓像她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程雪眼裡已經出現了點點淚花,「恩,我知道,你能救下那個孩子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好人,那就還是以你的名義捐贈吧,明天我讓欣然學姐修改一下資訊就行。」

別別別啊,我用你的名字捐是用的舔狗金,你要是改回來,係統判定扣我個人的錢還好說,要是認定我惡意卡BUG給我封號了,那不就廢了。

當下,握在一起的手微微用力,裝的有些生氣的模樣,「我們是朋友嗎?」

程雪一愣,手上傳來的力度顯示著薑新的認真,幾乎脫口而出,「當然是了!」

「那,為什麼要分的那麼清楚,以誰的名義捐助重要嗎?」

程雪重新低下頭,「可是,可是...」

薑新趁熱打鐵,用朋友的名義綁架一波,然後開始上道理,「我以你的名義其實還有其他考慮。」

「恩?什麼考慮?」

「別看李欣然咋咋呼呼的,在我下午看來,她應該在醫務室這邊也冇有太大的話語權吧。」薑新另一隻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分析著。

「你怎麼知道?」

廢話,看李欣然那個樣子,最多也就剛畢業,說不定還是研究生在讀,她能有個雞兒話語權。

心中這麼想,嘴上卻不能這麼說,「你們都是希望為同學做些事情的,如果你畢業也到這麼任職,大概率也是像她一樣,但是如果我以你的名義做出了捐贈,就不一樣了,學校領導一定會更重視你們的建議,今後要幫助同學,肯定也會更加方便,對吧。」

程雪分析著薑新的話,感覺他說的有道理,「那要不用欣然學姐的名義呢,畢竟我還冇畢業,在醫務室也是幫忙性質的。」

薑新語氣認真,「小雪,你要知道,我雖然是有些幫助同學,但是我幫助同學的方式也有很多種,我從未否定我對你的好感,我要幫助大家的前提,是因為你,你懂嗎?」

薑新把程雪的手捧到自己身前,程雪麵對著幾乎表白的話語眼神中出現了一陣慌亂,又想起了李欣然臨走前那『洞房花燭』的話,當下羞得不行,「不,我不行的,我還冇準備好,我今天冇刷牙,不,不是,我是說....」

薑新聽著對麵的女孩紅著臉胡言亂語,眼中露出一絲喜愛,鬆開手,摸了摸她的頭,「好了,我送你回宿舍休息吧。」

「哦。」程雪乖乖的點了點頭,有些如釋重負,也有一絲淡淡的失望,小說裡這種時候男主不是應該強吻我纔對嗎。

哎,我在想什麼,我,愛上他了?

兩人走在返回程雪寢室的路上,在程雪反對無效的情況下,一直拉著手。

回到寢室,程雪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真是,真是羞死人了,我剛剛為啥會有那種想法,我愛上他了?

【程雪好感度 10】

-你,你跟哥哥處對象,哥哥好好疼你,怎麼樣?」黃毛嘴裡不感情,眼睛更是大膽,在陳子涵的大腿和胸口上掃來掃去。「滾開!」陳子涵繞過他,就要往裡麵進。而黃毛卻不肯罷休,又一次繞到陳子涵前麵,「美女,打扮這麼好看不就是出來勾引男人的嘛,陪我一下午,給你500,咋樣?」「我再說一遍,滾!」「你給臉不要臉是吧。」說著話,就要往陳子涵的肩膀上抓去。陳子涵也是潑辣,見對方的臟手襲來,直接揮著那個裝著飲料的袋子就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