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拆食堂,暴打校長

槐交了差,坐等晚上乾活。*晚上6:30,下課。“兄弟們!今天,這食堂就要冇了!都他媽給老子砸!出了事,大家一起頂!”說話的是向槐,真男人,從不廢話。“唉唉唉!停下!都給我停下!你們都不想畢業了吧!都給我住手!”砸一半了,挺著啤酒肚的主任姍姍來遲。他想挽留一下已經不成樣子的局麵,但也隻是無用之功。“兄弟們!給老子乾!”“他媽的看食堂不順眼好久了,去死!”“去他的,給老子打那麼少的菜,你當喂鳥呢?!”...-

夏日的雨季是討人厭的。

又悶又熱,誰會喜歡?

星期三,雨後。

“聽說了嗎,高三那幫人啊,進了食堂二話不說上去就掀了桌子,那場麵,真的絕了!這破食堂終於有人整治了!”科技樓二樓的女生聊著閒話,說高三的男生造福人民,配享太廟。

時間回到昨天。

下過雨的校園是清新的,也是令人窒息的。畢竟,學校一下雨,必有大事發。

這不,說曹操曹操到。

“林哥!大事不好了!”一中著名“惡霸”向槐一路逛奔到了教室,尋找他的好兄弟林許青。

此時的林許青正在打遊戲。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慌張。”少年漫不經心的開口。手卻不停。

“哎呀!老張他老婆不是胃癌嘛,為了掙錢治療不是在校門口賣早餐嗎,最近生意火爆,讓食堂那幫老畜生給掀了攤,老張他老婆氣到進了醫院!剛得到訊息,說正在搶救!”也不怪向槐一肚子火氣,放眼整個高三,二十多個班,起碼十幾個班正在商量著怎麼搞事。

老張,原名□□,教曆史的。為人隨和,待人寬厚,冇有什麼脾氣,對學生100%的好,高三生都很喜歡他,和他關係要好的很,不然,也不會在這麼關鍵的時期去大費周章的砸食堂,觸怒校長。主要原因還有:食堂的飯太難以下嚥,還貴!

不能忍!真的忍不了一點!

“媽的食堂的飯本來就不能吃,還不讓學生去校門口買飯?!這幫老不死的真會做事!”

向槐叫囂著要給食堂那幫人好看。向槐家有錢,他是個公子哥,他嘴裡的“好看”,不是一般人能受的。所以,需要另辟蹊徑。

林許青皺著眉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他操控的小人已經死了,他的指尖輕輕敲擊著桌麵。

他在想更能引起上層注意的辦法。最好驚動省教育局。

“向槐。”林許青開口叫道。

“在,林哥,你是不是有想法了?”向槐陰轉晴,打林許青開口,他就做好了跑腿的準備。

“你出去一趟,找一幫人,就說我看不慣食堂,讓他們想著法子給我把食堂砸了,再找幾個人把食堂經理揍一頓,讓他們彆有顧慮,說出事了我頂著。去吧”林許青說罷,便低著頭擺弄手機。

天涼了,食堂該消失了。

向槐得了指令,飛一般的跑出了教室。找人了。

好訊息,人湊夠了,壞訊息,混子。

混子,嗯……說起來更好一點,攪局容易,但是!!他們可能會敵友不分啊!

豬隊友無敵了!

向槐交了差,坐等晚上乾活。

*

晚上6:30,下課。

“兄弟們!今天,這食堂就要冇了!都他媽給老子砸!出了事,大家一起頂!”

說話的是向槐,真男人,從不廢話。

“唉唉唉!停下!都給我停下!你們都不想畢業了吧!都給我住手!”

砸一半了,挺著啤酒肚的主任姍姍來遲。他想挽留一下已經不成樣子的局麵,但也隻是無用之功。

“兄弟們!給老子乾!”

“他媽的看食堂不順眼好久了,去死!”

“去他的,給老子打那麼少的菜,你當喂鳥呢?!”

“食堂經理呢?出來啊!”

……

一小時後……

“帶頭的呢!出來!”王強揹著手,在一群學生麵前來回踱步

壞菜了,學校找上警察了,但這可嚇不到這群肆意張狂的少年,他們一齊向前一步,大聲回到:“在這兒!”

林許青站在隊伍最末尾,他用更大聲的聲音說到:“砸的就是你們!一群冇有公德心的東西!”

聽到這句話,王強忍不住了,“誰!出來!不然查監控了!”

林許青不疾不徐的從後麵晃到了前麵。

“我

王強一看,不得了,上司的兒子!這咋辦!罰還是不罰?

林許青在下樓時就把校服給脫了,裡麵穿著白T,襯得他像個斯文敗類。

斯文敗類現在想回家

“你……你!”王強捂著心臟,要吐。

“省省力氣吧小王,回去收拾東西吧,你被我開除了,還有那個食堂經理,一起開了,聲明一下,這個學校,董事長是我,不是我爹。”林許青不知從哪裡搞的煙,點上了。

林許青轉身,麵向警察。

“不好意思警察同誌,我成年了,吸菸不犯法,我不上了,這所學校是我名下的,給你們添麻煩了,抱歉。”林許青認錯態度良好,警察也不多問,回去了。

“我c?這就換校長了?冇人通知我啊!”

“林哥威武!林哥,換食堂!”

……

學生們七嘴八舌,無非就是說林許青牛逼,直接篡位,甩同齡人幾條街。

-後。“聽說了嗎,高三那幫人啊,進了食堂二話不說上去就掀了桌子,那場麵,真的絕了!這破食堂終於有人整治了!”科技樓二樓的女生聊著閒話,說高三的男生造福人民,配享太廟。時間回到昨天。下過雨的校園是清新的,也是令人窒息的。畢竟,學校一下雨,必有大事發。這不,說曹操曹操到。“林哥!大事不好了!”一中著名“惡霸”向槐一路逛奔到了教室,尋找他的好兄弟林許青。此時的林許青正在打遊戲。“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這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