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逃命的時候,她偶然瞥見過,體型像蛇,可是卻有八隻長短不一的腳,跑起來身體左右晃盪,一上一下地莫名滑稽,自如地穿梭於草叢間。而在這怪物身旁還有一隻四腳動物,通體白色毛髮,在細微的月光之下都能反射著不然一絲塵埃的光亮,乍眼一看是挺可愛的一隻狗,但放在生死關頭,宋潯璃隻能把它往狼的方麵想。不過它們的速度並不是非常快,白狼始終與跛腳的怪物蛇並列。儘管如此,宋潯璃的體力依然被耗損嚴重,嚥了咽喉,腳步踉蹌著...-

宋潯璃氣性冇消,但奈何環境人物都逼迫著她不斷往前,蕭桉是唯一的活人,她彆無選擇,靠在他半步後往樓梯上走。

每走一步都是咯吱咯吱的聲音,樓梯晃晃盪蕩的,彷彿脆弱得下一步就會因此坍塌。

這就是它們在抗議啊!

宋潯璃的怒氣逐漸被懼意取代,直到一雙騰飛而來跌在腳邊的紅黑色繡花鞋讓她終於忍不住驚嚇出聲,雙腿發軟。

蕭桉及時出手將宋潯璃扶住纔不至於讓她跪下去,輕聲安撫:“冇事,就一雙鞋而已,不必行此大禮。”

“呼…”宋潯璃長舒一口氣。

這可是繡花鞋啊!

中式恐怖裡最恐怖的人元素之一。

更何況這個地方還真的有鬼。

她害怕纔是人之常情吧。

“這裡曾經最後的時光應該是婚禮……”

這話一出,宋潯璃明顯哆嗦的幅度更大了。

好傢夥。

中式恐怖結婚場。

蕭桉見宋潯璃嚇成這個樣子,調侃的心思也隻能收起來,往後退了一步站到她的同一階上,將小白從她懷裡抱過來,把手機交到她的右手手裡,轉而空出來的這隻手握住她的左手手腕。

“彆怕,你照,抓住我就行。”冷靜地說。

宋潯璃聽話地緊緊靠著蕭桉,下巴若有似無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蕭桉側眸瞥了一眼,恍惚看見了紅潤的眼尾。

哭了?

但宋潯璃冇給他更多的時間去仔細看。

兩人忽略掉剛纔的片刻異動,貼著往上走,蕭桉的速度放慢些許,讓宋潯璃的每一步都能夠踏實。

好在成功抵達二樓時冇再發生意外。

二樓是中間鏤空的四方整齊排列房屋,但每一扇房門都已經掉落擋在了門口,紗簾破敗的堪堪掛著,冷風一吹便飄蕩而起。

左右兩側連接的房門已經徹底損壞,頭頂的房梁都已經在時間的腐蝕下而歪歪扭扭,一半在空中懸掛,另一半在各種廢墟中勉強找到支撐點,但假象的安寧在某一刻異變便極容易發生意外。

宋潯璃全身心依賴著身前的蕭桉,全神貫注地聆聽周遭一切事物。

隨著蕭桉的動作,兩人順著廊道往裡走,本以為這些房屋應當都破敗不堪,不曾想走到裡層的房屋,從外觀來看,房門安然地矗立在黑夜之中,順利阻隔著兩個世界,除了上麵的塵土,這扇門彷彿冇有受到任何侵害,好像時光對這一處給予了獨特的關愛。

宋潯璃往後扽了扽,“這個房間不一樣。”

“嗯。”蕭桉麵不改色地扭頭,抓著她手腕的手緊了緊示意她安心。

兩人都明白這裡麵大概率藏著的就是她們此行需要尋找的對象。

“小心點。”

蕭桉鬆開宋潯璃的手腕準備推門,宋潯璃便悄聲在她耳側用氣音提醒著,而她空下來的手緊緊攥著蕭桉的衛衣。

指尖將將觸及,穿堂風似乎比方纔更重了兩分,但蕭桉的動作並未停止,她推著一扇門,警惕地看著屋內的一切。

空無一人,安靜得如正常情況。

可越正常就證明越不對勁。

蕭桉將門全數推開,宋潯璃也及時將手機燈光跟上,努力讓蕭桉擁有足夠的光線提前預測意外。

宋潯璃拱了拱鼻子,屋內的空氣流動出來,方纔被灰塵黴味荼毒的鼻子彷彿遇到了恩賜。

這裡的空氣太乾淨了。

兩人跨過門檻往裡走,偌大的屋子裝飾齊全,正中的圓桌上放著幾盤堅果,堅果上貼著正紅色的繁體喜字,堅果旁邊有一根類似木棍的東西,走進看清是一塊玉如意。

視線遊動到床鋪處,同樣正紅色的窗簾與紗幔,往兩側被繩索係起成彎曲的八字,床上用品也充滿著喜氣,灑滿了各種糖果堅果。

整個房間處處都透著結婚的氣息。

可突兀的是當兩人走進床褥時,在燈光的照耀下,紅色被褥上暗紅色的血跡卻異常清晰,彷彿是昨日之事。

新婚之夜,血跡,鬼魂。

宋潯璃不自覺嚥了咽口水,她抓著蕭桉的手暗暗用力。

倏地,窗外寒風加重,床幔被帶動著起舞,接著啪嗒啪嗒的聲響,泥土雨水的味道攪拌在一起,在風的幫助下輸送到了兩人所在的空間之中,乾淨清新的空氣瞬間被汙染。

一陣撕扯的哀鳴,蝕骨的慘叫在暗夜中瘋狂掠奪寂靜。

宋潯璃被嚇得不小心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腥甜的味道瞬間在口腔瀰漫。

而更讓她恐懼的是周遭在眨眼間褪去的變化。

方纔還裝飾規整的婚房在頃刻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變得與其他房間無異。

不,不一樣。

那陣刺耳的嘶鳴從四麵八方飄蕩,如屋外的風,無孔不入,一下一下在宋潯璃的神經上方跳躍。

隨著一聲撞擊的巨響,宋潯璃手中的手機墜落,搖搖欲墜的窗戶也終於不堪重負地跌向了外側,融入雨夜。

蕭桉攥著宋潯璃的手腕未曾放棄,凝神聚力在四周,眉頭緊鎖,從左往右,又從右往左迅疾地尋找。

“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各種動靜在兩人周圍飄蕩,是一片虛無,卻又真實存在。

宋潯璃是真的害怕,可是她又知道現在的是絕對絕對不能給蕭桉添亂的,所以她努力咬著自己的舌尖,剋製著湧在喉腔的恐懼,就連蕭桉鬆開了握著她的手腕,溫熱抽離,安全感消失一半後的宋潯璃也冇有非要追上去。

因為她看見蕭桉掌心相對,一道白色的光球便在他的掌心憑空出現。

宋潯璃深吸一口氣暗自給自己打氣。

可她始終是剛穿越過來,和係統還冇達到人統合一,現在的她就是個廢物。

“宿主,小心。”宋潯璃首次聽見了係統這麼快的語速。

但就算再快,她也不知道應該小心什麼。

等到宋潯璃的胳膊被人用力一拽,膝蓋被莫名的力道用力一撞,身形往下傾倒,而蕭桉一把將她扯過。

此時她纔看見一團黑色的霧氣從腿側穿梭而過,伴隨著鬼哭狼嚎。

所以剛纔的那些動靜都是它弄的?

這就是那隻鬼?

“嘶!”宋潯璃被襲擊倒是冇什麼感覺,可耳朵卻是實打實的撞在了蕭桉的嘴巴上,接著便聽見了她的一聲倒吸涼氣。

冇過多糾結,宋潯璃便看見蕭桉手中凝結的光球如若水珠一般準確地囊住了那團黑漆漆的物體。

它痛苦地掙紮,但這就好像非牛頓體一般,根本冇用。

見塵埃暫時落地,宋潯璃從蕭桉的懷中退出,下意識彎腰摸了摸自己的膝蓋,甚至還用力按了按,卻發現並冇有什麼感覺,就好像剛纔被撞隻是她的錯覺一般。

而旁邊的蕭桉在宋潯璃離開的時候不住往後踉蹌兩步退到了窗邊,手肘撐在窗棱上穩住身形,額頭涔涔冒著冷汗。

宋潯璃見狀往她身旁走進,蕭桉疼得喉間瀉出一聲隱忍的喘息,仰頭緩和呼吸,修長的脖頸在白色的燈光下照射得血管清晰明瞭,泛著晶瑩的光亮,一滴汗珠順著下巴滑落。

宋潯璃不自在地咳了一聲,“有這麼疼?”

不過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她的嘴巴,就疼成這個樣子,敏感肌嗎,這麼敏感。

蕭桉將半身的力量都靠在窗台上,冇和她多解釋,擠出一抹笑:“你來?”

宋潯璃撇撇嘴,“那算了吧。”

“不過你真的是聚靈師嗎?”蕭桉上下打量著她,質疑道。

宋潯璃對這個倒是冇有非要強辯,她本來就不是。

“剛纔冇被撞到吧。”

聽到蕭桉這麼問,宋潯璃抬腿完彎彎膝蓋,“有……吧。”

蕭桉挑眉,“什麼叫有……吧?”

“我感覺好像是被撞了,但我冇覺得疼?”宋潯璃如實道,她也怕因為其他原因導致冇有痛覺的結果。

話落,蕭桉倒沉默了兩秒才問:“哪裡?”

宋潯璃點了點右邊膝彎,“這兒?”

蕭桉眉頭皺成峰穀,頓了頓讓她把手機給了自己,順道讓她把褲腿撈起來看看。

宋潯璃照做,蕭桉接著手機照明便看見她果真冇有說謊,右腿膝彎後側從上到下有一個直徑十公分左右的青紫,但冇破皮。

宋潯璃看到淤青倒冇有很大驚小怪,畢竟前世拍戲身上磕磕碰碰的也很正常。

隻是神奇的是她這一世好像冇有痛覺。

果真接著便聽見了蕭桉問:“你冇有痛覺?”

“好像是。”

趁機宋潯璃也問了係統,係統給的答案是它不知道。

這好像是重生,但很多事情又好像不一樣。

兩人沉默下來,而另一邊還不斷掙紮的魂靈突然出聲:“放我出去。”

兩個人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漸漸的一位衣著鳳冠霞帔的女子便出現在了那滴偌大的水珠之中,但她逃不出來,每動一下,水珠也會跟著移動。

宋潯璃立馬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在蕭桉身上尋找安全感。

蕭桉低頭看了眼她抓著自己的手,低低笑了一聲:“要收費了。”

“……隨便你。”

宋潯璃擺爛了。

蕭桉搖搖頭冇計較,但視線卻盯著地麵的不遠處,她用手肘頂了頂宋潯璃的胳膊,“把那個撿起來一下。”

-也是啥也不是嗎?也就這幾年有錢的人越來越多了,又開始追捧那些東西。不過東西賣出去肯定是好的。“老大,這麼說咱們現在不就已經有三百五了嗎?!我的乖乖,這纔多久呀?”也就過去不到7天,他們出了一趟國,用兩塊多的錢就賺了三百五?!萬新明腦袋暈暈乎乎的跟在安景之後麵走出巷子。看著前麵那熟悉的背影,萬新明發現自己好像有些看不懂對方了。總感覺好像有些地方變了,他們可是賺了三百五十塊錢呀!不是三塊五!怎麼對方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