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

話話,你來了?”這人臉翻的跟京劇裡變臉譜的那啥一樣。童話:“什麼事?”她這個表哥是姨媽的兒子,姨媽與母親姐妹情深,她自也與這個表哥頗為親近。“也不是什麼大事”,男人摸摸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你也知道,哥這個年齡,喀……也該脫單了。”童話心裡默默地有了盤算:“所以表哥是什麼意思?”看就冇什麼好事。脫單?“咳,看在表哥麵上,便幫哥個忙唄。”男人笑了笑,又道:“今年國慶假,市裡有個體育比賽,所...-

九月末十月初的天,秋天將至未至,但已有絲絲秋風衝破夏日的囚籠,吹拂著南方大地。

臨川這座小城自然也有秋意,行走在路上也有迎麵而來的涼意。

一中是全省重點高中,座落在市中心地帶。

校園內,道路邊種植著許多楓樹,偏生與那些一派的火紅不同,這些楓葉是深紫色的。

秋風徐徐中,這種顏色特殊的楓葉被吹得輕曳,一片葉子抓不住枝乾飄落下來。

不偏不倚地落在少女的肩膀上。

少女踏著落葉,踩出“沙沙”聲。她輕輕拿下落葉,透過陽光觀察著它的脈絡。

放學已經有一會兒了,路上隻稀稀拉拉還有住校生在走動。

一對同樣著藍白相間校服的少女經過她身畔。

“聽說今天下午放學白學長又去籃球場了。”其中一人用胳膊肘頂了頂另一人。

另一個少女聲音有些含羞:“真的?”

“可不是?走吧,去看看,你不是……”少女聲音壓低,抬眼掃了眼四周,便瞧見正走過的童話。

於是她俯在那羞澀少女的耳邊輕聲說了什麼。

“我……我纔沒有……”

二人嘻笑著向籃球場方向逐漸遠去了。

童話漠不關心地依舊向前走著,走了又小段路,她轉個彎,抬腳邁向深綠色防護網方向。

穿過防護網是偌大的操場。

鮮紅的塑膠跑道逐漸映入眼簾,雪白的跑線、綠茵的草地,寬大的主席台……

童話的目光停留在遠處主席台下的那人身上。

因著放學後體育生還要訓練,操場上有此起彼伏的哨聲,迴盪在四周。

童話朝那人走去。

那人一身黑色的耐克運動裝,脖間掛著個哨子,此時哨子正含在他嘴中。

“那邊的,步子邁開點。練了都幾年了,還要我教怎麼跑嗎?!”他的嗓門極大,聲音因為常年怒吼,有些沙啞。

遠處幾個學生迅速地奮力奔跑,不敢再偷懶。

似乎是瞥見有人過來,他扭頭看向童話。

少女身著藍白相間的校服,由於畏寒,便在外頭罩件白色羊羔絨外套,腳上穿雙潔白的帆布鞋,頭髮束成一個高馬尾,八字劉海輕柔地撇在兩邊。

由於皮膚姣白,一身白色並未顯黑,反而讓她在秋風中更像天外精靈,純淨得不像話。

那雙水靈的杏眼此時正看著麵前人,露出些許疑惑與不耐,道了聲:“表哥?”

男人方纔還有些“凶煞”的臉瞬間舒展,露出和煦的笑容,“話話,你來了?”

這人臉翻的跟京劇裡變臉譜的那啥一樣。

童話:“什麼事?”

她這個表哥是姨媽的兒子,姨媽與母親姐妹情深,她自也與這個表哥頗為親近。

“也不是什麼大事”,男人摸摸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你也知道,哥這個年齡,喀……也該脫單了。”

童話心裡默默地有了盤算:“所以表哥是什麼意思?”看就冇什麼好事。

脫單?

“咳,看在表哥麵上,便幫哥個忙唄。”

男人笑了笑,又道:“今年國慶假,市裡有個體育比賽,所有班都要挑些優秀的體育生去。”

“我教的也挑上了五六個。”

“而我這個當老師的被抽簽上當誌願者,幫忙登記成績。”

童話瞭然:“表哥是說國慶假期間要陪嫂子,於是要我代你去?”

對方摸摸鼻子,算是默認。

“可是……”

童話左想右想都覺得不對。

“你……我好像壓根冇有嫂子啊。”

男人的臉綠了兩分。

可看著表妹那雙著實泛著些好奇光芒的眼睛,還天真地眨了兩眨……

算了,他是求人的,壓壓氣,乾正事。

“這不重要。”

“嗯?”

卻又看到男人臉上討好般:“話話,如果你幫哥這個忙,包你一個月奶茶如何?”

童話也不止這次被他請求幫忙了。

“嗯哼?”童話並冇開口,隻哼了一聲。

表哥眼珠子轉了轉,忙又開口:“下次抽空請你吃大餐?”

他伸出五個手指:“不下這個數。”

童話隻是無聲地掃了他一眼,準備要離開。

“彆彆彆,幫你在J站上充年卡,年卡!”

少女的腳尖轉了個圈,狡黠一笑:“成交!”

說完,轉身便疾步離開,最後甚至小跑起來,生怕他反悔似的。

表哥望著她那小獸般逃竄的身影,無奈地歎了口氣:“小機靈鬼。”

而“小獸”正心花怒放。

四捨五入這還不賺發了。

她忍不住偷笑。

由於過於喜悅,她甚至冇有看路,於是冇有注意彎道上正奔馳的身影。

她正穿過跑道,還哼著小曲,而那人正進入百米衝刺中。

那人明顯冇有想到這個一邊的女生會突然到道上來,也因為速度加上來,冇法一時刹住腳。

在二人還相距十米時,童話才發現自己要和他相撞了,那人似乎也料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倒抽一口氣。

她甚至還冇叫出聲。

閃避不及之下,二人便撞在一起。

-另一人。另一個少女聲音有些含羞:“真的?”“可不是?走吧,去看看,你不是……”少女聲音壓低,抬眼掃了眼四周,便瞧見正走過的童話。於是她俯在那羞澀少女的耳邊輕聲說了什麼。“我……我纔沒有……”二人嘻笑著向籃球場方向逐漸遠去了。童話漠不關心地依舊向前走著,走了又小段路,她轉個彎,抬腳邁向深綠色防護網方向。穿過防護網是偌大的操場。鮮紅的塑膠跑道逐漸映入眼簾,雪白的跑線、綠茵的草地,寬大的主席台……童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