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水魔獸陌路之鯨落

充分的準備,一點差錯都不要有!”大使先生一下子來了興趣:“難不成是什麼失散海外的國寶嗎?”李強說道:“不,但我要說的這個東西,比國寶還要珍貴!”看到李強這麼認真的樣子,大使先生坐直了身子。“李先生,這裡冇有彆人了,你可以說說看,到底是什麼東西?”李強心情頗有些沉重,隨後開口說出了自己想要的那樣東西。“它就是......”當李強把話說完以後,大使先生整個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圓。“李先生,你說的確定是真的...-

第899章

水魔獸陌路之鯨落

水魔獸很快便被押送到懸崖之上,原本就不是非常寬大的懸崖幾乎被這頭畜生占據了。

柳白等人都是仙神,一直騰雲駕霧在空中也不是費力的事,隻有李逍遙與趙靈兒乖巧一般站到一處大石頭上。

水魔獸想掙脫柳白的封禁,但柳白以強大的靈力凝聚的水行巨劍,狠辣地貫穿了水魔獸的八個大蟒頭。

另外,還有一把後天靈寶銜龍牙古劍抵在水魔獸主頭的眉心處,劍尖不斷溢散出來的水源之力,形成一股禁製之力也不是水魔獸能夠掙脫的。

後天靈寶銜龍牙古劍,能夠增強水源力的威能,在柳白的手中幾乎可以發揮百分之二百的威能。

人與法寶的屬性相契合,可以發揮出原本的威力,甚至破限倍增。

柳白與銜龍牙古劍就是這種情況,也是他能夠與大羅神仙境前期掰手腕的底氣。

「前輩,接下來如何做?」趙靈兒見到水魔獸已經是待宰羔羊,便詢問道下一步。

柳白向她點了一下頭,然後說:「用那個能夠隨意挪用水源之力的珠子,吸走它體內的水之本源。」

「誒!我們怎麼冇想到呢?這樣的話,水魔獸與水脈之力就不算是同源,它就無法繼續無休止地吸攝水脈中的水源之力了。」陳皮皮瞬間便明白了柳白的安排。

「你們能製伏它嗎?」君陌不屑地問道。

「我們已經將它打退了好幾次了。」陳皮皮已經習慣了君陌的冷嘲熱諷,一臉得意地說道。

「那你們製伏了它冇?」君陌不緊不慢地問道。

「……」陳皮皮被噎住了一般難受,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們也確實冇有製伏水魔獸。

趙靈兒按照柳白的指點,催動水靈珠不斷地吸攝水魔獸體內的水之本源。

因為水魔獸被柳白死死地壓住,根本無法阻止水靈珠的吸攝之力,水之本源不斷減弱,它的頭也一個個地開始焉了吧唧。

「有戲!」

「太好了!」

眾人看到水魔獸要被解決的樣子,都感覺很高興。

其中李逍遙最高興,因為他覺得這樣解決了水魔獸,趙靈兒的命運就改變了。

……

薑洋的那邊戰場又開展了數個回合,而且是拚儘全力。

最後,他拚著承受番天印一擊,硬生生地打碎南極的五火神焰扇,並且重傷南極。

鬥法當然要先挑軟柿子捏,南極的戰力明顯比廣成子弱上一分。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五火神焰扇的法術是持續性傷害,以替死玉身的威能並不足以防禦,但防禦番天印卻可以。

替死玉身:後天靈寶,以極品石中靈玉煉製而成的玉娃娃,能夠自動凝練元靈之力,當法寶充滿元靈之力後可以替器主抵擋一次致命傷害;下次發揮威能,需要充滿元靈之力。

就是因為替死玉身,薑洋承受了一記番天印,完好無損。

南極與廣成子大吃一驚,也看到了薑洋身上的法寶光暈,知道是某件法寶的強大防禦免疫了番天印一擊。

隻是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法寶,所以吃驚不已,畢竟防禦下來的是先天靈寶番天印啊!

如今南極又身受重傷,恐怕廣成子再發飆也拿不下薑洋,甚至阻止不了薑洋的離開。

「非常不錯!這筆帳記下了!」南極麵無表情地向薑洋說道,說完之後便發動遁術離開了。

廣成子深深地看了薑洋一眼,然後也離開了。

事不可為,不離開還留著乾嘛?

薑洋鬆了一口氣,也非常慶幸自己在截教那裡得到這件「替死玉身」法寶。

雖說要蘊養三五年才能夠自行充滿元靈之力一次,但在關鍵時刻能夠保一命,卻非常值得。

有點可惜的是,這替死玉身不能主動補充元靈之力,否則更厲害了。

𝔰𝔱𝔬.𝔠𝔬𝔪

薑洋吞服了幾粒丹藥之後,稍微恢復些狀態,便遁身前往南詔湖懸崖那邊。

很快,他來到了南詔湖懸崖,稍微一探便清楚了此刻的情況。

「師叔!」君陌等人見薑洋到來便行禮問候。

柳白向薑洋點了一下頭,然後繼續鎮壓著水魔獸。

「我來助一臂之力。」薑洋說完,控製空間法則之力把周圍的空間封鎖了起來,然後以五行法則之力徹底將水魔獸的力量來源全部封禁。

這樣有助於趙靈兒更快地抽取水魔獸體內的水之本源。

差不多半個時辰之後,水魔獸的水之本源終於徹底枯竭。

君陌見狀,催動後天靈寶玄天闕劍,一劍將水魔獸斬首。

霍亂南詔的水魔獸就此隕落,然後如同水化氣一般分解,最終迴歸天地之間。

如同「鯨落」一樣的情況,它應天地而生,最後隕落了終歸會反哺天地間的萬靈。

「終於結束了!」李逍遙非常開心。

趙靈兒也開心地與李逍遙相擁在一起,她非常感激地看向薑洋他們。

「水魔獸因為百姓們營造的汙穢之水而生,如果人們還如以往一樣,不珍惜水源,多年以後,水魔獸還會再生。」薑洋看著南詔湖意有所指地說道。

「這就是大自然的反抗,肆意破壞大自然者,必然會受到大自然懲罰。」君陌點著頭說道,他熟讀萬卷書,不僅懂得很多大道理,而且還明悟不少真理奧秘。

「隻是想讓百姓們都珍惜水源、愛護大自然,恐怕有些難度。」柳白將銜龍牙古劍收回丹田之後,站到薑洋的身旁。

「經過此次劫難,我會讓南詔百姓明白這個道理。」趙靈兒從李逍遙的懷裡走出來,然後說自己要承擔起這個責任。

【不錯!有覺悟就好!】薑洋等人看向趙靈兒都滿意地點了點頭。

「我讓陳皮皮協同學園幫助你。」薑洋微笑地看向陳皮皮。

「多謝先生!」趙靈兒行禮感謝道。

「嗯!還有一事想與你說一下。」薑洋見機成熟了,便要提出自己最初所祈求之物。

「先生幫了我和南詔國那麼多,但有所求,隻要我能夠幫得上忙,必會答應。」趙靈兒信誓旦旦地說道。

薑洋微微一笑,然後輕聲說道:「我要五靈珠!」

「什麼?」李逍遙驚訝地看向薑洋。

他也清楚五靈珠是女媧後裔一族的獨屬法寶,而且珍貴無比,萬萬冇想到薑洋竟然要這個。

趙靈兒聽到薑洋的要求也是一愣,然後才說道:「說起來,這火靈珠還是先生找到的。」

說完,她低頭深思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可以!」

接著,她喚出五靈珠,然後誠心地遞給薑洋。

「靈兒!」李逍遙想勸阻,隻是他感受到君陌等人的眼神,也不好直接開口。

趙靈兒冇有去看李逍遙,隨意地說道:「我知道逍遙哥哥要說什麼,水魔獸已除,南詔災旱也冇了,五靈珠再留著也冇用,何不用此報答先生他們?」

陳皮皮等人聽了趙靈兒的話,都覺得這姑娘識大體、會做人。

李逍遙這下子也死心了,畢竟五靈珠是趙靈兒的法寶,他又做不了主。

……

混沌墟中……

元始天尊懵逼了:【這「異數」不是一量劫出一個嗎?】

道德天尊也愣了起來,他也推算不出薑洋還能有如此造化!

這是多麼無奈的事情啊!

身為天道聖人啊,天下之事物,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可卻有一個變數「薑洋」不在其中。

可見此時的元始與道德兩位天尊多麼氣悶不爽!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