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悠初見孔物

醫院。可此時,雲悠還冇意識到,作為生物基因組計劃華方代表的她,她家的大門是受多重保護的,短時間內不可能破解。車不停的向前移動,過了一陣子,車內異常安靜,雲悠問道,“有人在嗎?”幾秒鐘過去,無人答應,雲悠心裡頓感不妙,想著自己不會是遭遇綁架了吧,正準備著用手環求助,便眼前大亮,視力逐漸恢複。揉了揉眼睛,適應外界的光線後,雲悠便睜眼向外一看,程式哪裡還是自己熟悉的地界,外麵是昏壓壓一片,是黃昏,抑鬱的...-

陽光灑滿整個臥室。

“滴,滴滴...”,床頭櫃上的鬧鐘響起,滴滴地叫個不停。

雲悠無奈的轉轉身,從被窩裡伸出手來,將鬧鐘關掉。

正準備著轉身繼續睡一會兒,便聽到母上大人活力四射的叫醒服務。

“阿悠,雲家小悠,起床吃早飯咯,不然上班要遲到了嘞。”

雲悠再三給自己做好心裡準備,一鼓作氣迅速從床上坐起來,迴應道:“作為十九歲的青年,為什麼就要開始上班,七點起床,真是老天要我命!”

整理好情緒,雲悠三下五除二迅速搞定洗漱。

剛走出臥室門口向餐廳一看,發現母親不在,又轉頭向廚房走去,發現廚房乾淨整潔,冇有人並且也不像剛做完早飯的樣子。

便向牆角的機器人問到:“01號,母親呢?母親去哪裡了?”

“哦~親愛的阿悠大人,這個溫馨的小家裡不...不是隻…隻有”你和我嗎...01號斷續地說。

還未聽它說完,雲悠腦袋就像有東西鑽入一樣,抽抽的疼。

突然雲悠眼前一黑,再次睜眼發現自己正坐在車上去往研究院的途中。

怎麼回事?雲悠心裡好奇著,於是問到“”其他五官變得異常敏感,隻見腦袋的疼痛慢慢緩和,雲悠還未來得及開口求助,便聽見汽車啟動的聲音。

便心想01號還是有點作用,知道打電話求助,讓醫護人員將我送往醫院。

可此時,雲悠還冇意識到,作為生物基因組計劃華方代表的她,她家的大門是受多重保護的,短時間內不可能破解。

車不停的向前移動,過了一陣子,車內異常安靜,雲悠問道,“有人在嗎?”

幾秒鐘過去,無人答應,雲悠心裡頓感不妙,想著自己不會是遭遇綁架了吧,正準備著用手環求助,便眼前大亮,視力逐漸恢複。

揉了揉眼睛,適應外界的光線後,雲悠便睜眼向外一看,程式哪裡還是自己熟悉的地界,外麵是昏壓壓一片,是黃昏,抑鬱的黃色陽光撒滿地表,一望無際廢墟上佈滿了零散的殘屍。

雲悠震驚於自己所看見的,一時冇有接受過來,便直愣愣地盯著外麵。

突然砰的響了一聲,車震動了一下,雲悠趕快向後看去,隻見剛纔碰撞的地方,有一個人姿勢扭曲地躺在那裡,隨後身體不斷抽搐,似乎身體裡有什麼東西,要重新占領,重構,支配這具身體。

冇過幾秒,雲悠便看見那人逐漸站起來身體仍然抽搐著擺動著,似乎四肢各有操控,行為舉止奇怪僵硬,無目的移動著。隨著車的前進,那人也逐漸變為一個小點。

驚於自己的所見所聞,雲悠迅速打開手環緊急求助,發現根本發送不了任何訊息,便迅速冷靜下來,向外不漏一絲一毫的細節,記憶著來事的路和自己所處的環境,評估自己的安全指數。

而後不知為何,雲悠腦袋越來越沉,為了保持清醒,雲悠用手揪著大腿的肉,保持清醒著,可抵抗不了大腦的昏沉,最後隻見一棟巨大的白房子進入眼簾,便昏了過去。

“滴!滴!滴!”聽見一段機器的聲音,雲悠蜷縮在地麵逐漸轉醒,便立即蹲起來成防禦姿勢,掃著周圍的環境。

發現周圍躺著好幾個人,大家服裝各異,隻不過自己的衣服變為一件病號服?怎麼回事,我怎麼會睡得這麼死,雲悠大腦極速運轉著。

“滴!程式還有50秒啟動。滴!程式還有50秒啟動。”從屋頂環繞式傳來一段聲音。

雲悠便抬頭觀望著,發現這是一棟兩層的廢棄的環形封閉式房子,類似於大圓柱中間缺失一個等高的小圓柱式結構,他們正處於房子的中心大廳裡。

一二樓是開放式的,一樓與二樓隻有兩個旋轉式樓梯連接。

第一層十分空蕩蕩的冇有多餘的物品,隻有幾根承重柱,光線昏暗,看不見底。第二層便是多個房間交錯連接。

而後,躺著的人們逐漸轉醒,不斷的嘈雜的聲音傳來。

“怎麼回事?這是哪?我好不容易纔進入孔方,怎麼又回到這裡來了,怎麼回事...”一位衣衫襤褸,頭髮淩亂的中年男人一手扯著頭髮,一手被自己不知疼痛似的咬在嘴裡,雙目警惕地望著周圍,嘴裡一直低咕著話。

孔方,雲悠心裡默唸著這個詞

忽的,雲悠感覺有一道眼光盯著自己,似友似敵的感覺。

朝著感覺望去,雲悠發現離自己不足兩米處站著一個女孩,似乎與自己同齡,但從她身上流露出的氣質是這個年齡層不該擁有的,有血腥,警惕,看淡世間的老成,還有一絲打量自己的感覺。

除此以外,還有一對父子和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男子,父子站在角落,冇有吭聲。那位男子隨意的站在那裡,自信地朝著一個方向望著,似乎準備大展身手。

初步打量這裡的情況後,到處都是白花花的,與外麵廢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雲悠覺得這裡太突兀了,突兀到形成一個矛盾聚集體,解不開,也理不清。

但又指不出是哪裡突兀,就是覺得這裡的設置,佈局,不像是人居住,工作的場所...

50秒時間轉眼即逝,屋頂上方又傳來機械音“程式導入成功,十分鐘後開啟九號大門。

“九號大門,我們不是隻有6個人嗎,怎麼打開九號大門。”一位二十出頭青年男子冇有之前的自信,向後邊說邊後退,整個人緊繃著。

這些人明顯知道一些內情,但反應如此大,估計九號大門不是好過的,雲悠想著。

“滴!還有五秒開啟大門。”機械音突兀地響著。

“五。”

“四。”

雲悠對自己有自知之明,即使有些三腳貓功夫,但心裡冇底,雙眼盯著大門,不敢放鬆一下。

“三。”

“二。”

“一。”

一樓九點鐘方向發生異動,門緩緩向上升起。

一秒...五秒過去了,九號大門自從打開後再也冇有動靜,九號門裡漆黑一片,深不見底,雲悠是狠狠地感受可以到度日如年的滋味。

見一會兒冇有動靜,中年大叔緩緩向前移動,伸著腦袋向裡看,忽的,他看見一隻黑影從九號門與一樓中心大廳交界處晃過,便被嚇出聲,連忙向後退幾步。

那黑影像是找準目標,發出嗬嗬的聲音,一步一步地拖著斷腿向外走出,斷腿上的血是綠色的,一滴一滴地滴在雪白的地麵上。

原來充滿生機的顏色,也會帶來恐懼。

黑影完全暴露在白光之下,像是一具行走的屍體,死氣沉沉的。

“是中階孔物,第九批進化失敗的人。”青年男子喃喃地說到。

雲悠正準備緩緩的後移,就發現自己背後站了一個人,阻止自己移動。回頭一看,是剛纔盯她的女孩,便聽到“彆動,那是遊離式孔物,冇有人類意識,它生前因為斷腿被禁錮而進化失敗,他的**讓他生長出前所未有的形態和屬性,成長後遊離變成了它最大的優勢。”

像是為了證明她的話可信,雲悠便感到一種波動後,中年男人突然釋放恐懼,大叫一聲,拔腿就跑。

男人一直跑到二樓,遊離式孔物冇有半點捕獵的意思。

直到男人以為自己處於相對安全的位置時,讓人冇有料想的是,一眨眼間,孔物就不見了。

留下的隻是佈滿中心大廳滿地的綠色血液,而後一聲尖叫,男人的胸膛被一隻巨大的堅硬的尖刺貫穿,尖刺上佈滿向章魚觸角一樣的吸盤,正咕嚕嚕地吸取男人的血液。

剛從震驚緩過來的雲悠便聽到女孩說到,

“地上血流過的地方都是孔物經過的地方,你麵前的一灘血,說明孔物在你麵前停留了較長的時間,可見它對你很感興趣,但是你不滿足他**殺人的條件,下一次你不知道孔物的動機,就不知道你還會不會這麼好運了呢。”

男人被吸取得隻剩一具乾癟的殘屍,孔物斷腿上的血液流的更歡,想是經曆過歡愉後的興奮,而同時九號大門裡的異動更加明顯了。

-過來,便直愣愣地盯著外麵。突然砰的響了一聲,車震動了一下,雲悠趕快向後看去,隻見剛纔碰撞的地方,有一個人姿勢扭曲地躺在那裡,隨後身體不斷抽搐,似乎身體裡有什麼東西,要重新占領,重構,支配這具身體。冇過幾秒,雲悠便看見那人逐漸站起來身體仍然抽搐著擺動著,似乎四肢各有操控,行為舉止奇怪僵硬,無目的移動著。隨著車的前進,那人也逐漸變為一個小點。驚於自己的所見所聞,雲悠迅速打開手環緊急求助,發現根本發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