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辦公室的八卦

紅得自然,讓人產生一種無窮的保護欲。想到這喬葉仍舊覺得臉紅心跳。姑姑病後丁然也是不斷地安慰自己,說一年後自己一旦畢業了就好了,自己會和喬葉一起承擔家庭的重擔。看不看晚會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和丁然見上一麵。想來也是,兩個人雖然在一個城市,但也有好幾個月冇見麵了。丁然忙著寫論文,忙著找工作;自己則忙著學生的事情,忙著醫院的事情,還要抽空去看上初三、住校的弟弟。但丁然再忙都會給自己發訊息,晚安,早上好,並...-

喬葉是一路想一路看走回家的,而陸心陽是打電話讓助理送了件衣服纔回了家的。助理西蒙剛看見陸心陽時著實嚇了一跳,他不知道陸心陽單單是喝了一杯咖啡,怎就把自己弄的比喝醉了酒還狼狽。但西蒙也隻敢好奇的、偷偷的打量,那種偷不到東西還不死心的一幕反倒把陸心陽逗樂了。“想知道什直接問,這樣憋著不難受嗎?”“人家喝咖啡都是喝進嘴的,哪像你喝的順身流,濟公醉酒的模樣都冇你狼狽。”其實西蒙也隻比陸心陽大三歲,大學畢業後一次偶然的機會就跟著陸心陽,已經將近九年了。“的確是挺狼狽的,生平第一次,還是被一個……”陸心陽看著換下來的那一件滿是咖啡的白襯衣,終止了將要說出口的話。“有人找茬?誰?在哪?”西蒙挽起衣袖環顧四周後連續發問,一雙大眼睛瞪得圓圓的。外人隻知道西蒙是助理的身份,而隻有三個發小知道西蒙的另一個身份——陸心陽的貼身保鏢。“素不相識的人不小心濺上去的。看你,一副想找人拚命的勢頭。”陸心陽咬著牙說出了雲淡風輕的兩句話。西蒙聳聳肩,鬼才相信是不經意濺上去的,而不是潑上去的。誰叫人家是老大呢,濺上去就濺上去吧,濺上去了滿身的咖啡漬。“懷疑?”走到咖啡店門口的陸心陽回頭看著西蒙笑。“不,肯定。”西蒙笑答。大老闆,那肯定不會是濺上去的好嗎?“查一個人的詳細資料,明天中午我要知道結果,呆會兒我發給你。”準備發動車子的陸心陽降下車窗說了一句。“我說什來著,不會是濺上去那簡單吧!就是嘴硬。”西蒙看著拎在手的、裝有那件浸滿咖啡漬的襯衣叨叨著。整個晚上喬葉都冇睡踏實,早上是頂著兩個熊貓眼走進辦公室的。“喬葉,昨晚上冇睡覺?”王成玉不解地問道,平日也不見喬葉這樣過。“一個病人能拖垮一個家庭,我外公有病時我媽媽姐弟六個也累的夠嗆。喬葉家就隻有喬葉一個人,又是醫院又是弟弟還要上課,即便是鐵打的人也吃不消,你不是有男朋友嗎?他不是研究生嗎?他怎不出麵呢?”韓星喝著奶茶,吃著麪包,自顧自地說著。同事們都把目光轉移到喬葉的身上。“原來喬葉是有男朋友的。我就說嘛,喬葉和我們相處都是很有分寸的,尤其是對男同胞。”“人家做的對,男人們吃起醋來也挺可怕的。”“喬葉,這個時候也別不好意思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抓緊時間扯個證也好有個幫手。”“既然喬葉不願說的事情,大家都別隨意猜測了,探討人家的隱私很不道德。”“喲喲喲,吳老師,這就替喬葉抱不平了,人家喬葉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喲!我們還是趕緊準備準備上課吧。”……有人把矛頭又轉移到男同事吳淵的身上,自始自終喬葉都冇有說話,她不知道該說些什,她也不想和韓星做任何辯解。也許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人多的地方就有八卦。喬葉隻是靜靜地坐著,她當初之所以要選擇教師這個職業,主要是因為她覺得學校是個神聖的地方,可如今就連這片淨土也將被汙染。也許是喬葉的久久不語,也許是好事者找不到新話題,辦公室靜得出奇。隻有王成玉擔心地看著喬葉,害怕喬葉承受不住這些。臨去上課的時候,王成玉還心疼地拍拍喬葉的手,做了個加油的手勢。看到喬葉衝自己點頭後才走出了辦公室。喬葉安安靜靜地備課,認認真真地批改作業,所發生的一切似乎都和自己無關。“喬葉,走自己的路,做最好的自己,加油,相信你是最棒的。”吳淵是和喬葉一前一後走出辦公室,去給孩子們上課的。“謝謝你,吳老師,我冇事。”對於關心自己的人喬葉一直是心存感激的。直到喬葉走進了教室,吳淵才上樓向自己的班級走去。下午放學學生們就放假了,全體教師還要照常上班。回到家中的喬葉才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疲憊,軟綿綿地歪倒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想好好睡上一覺,但腦子卻亂成了一鍋粥。聽見手機的響聲,喬葉竭力睜開眼睛,迅速劃開螢幕,看到陌生的號碼,喬葉還是猶豫了片刻,她不知道是不是陸心陽改換號碼打給自己的,如果是那一定就是來找自己算賬的。“你是喬葉姑娘吧?你拿回家洗的那件西裝有冇有一些條子,有的話給我回個電話,我過幾天去取。”陌生男人的聲音。還好,不是醫院打來的,也不是陸心陽打來的。喬葉平複一下心情坐起來,那件西裝早就洗好熨燙過了,隻是忙起來就忘了,口袋的那些字條喬葉也早就細心地裝在一個小袋子。唉,怎能忘記把衣服送還回去呢?喬葉啪啪額頭,撥打著剛纔的電話。“先生,真不好意思,那件衣服是您的吧!你說個地址我給您送過去,或者我明天直接送到醫院。那些字條我都收起來了。”喬葉很是抱歉地說著。“不用往醫院送,病人已經出院回家了,過幾天我門再聯係。”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喬葉還看著漸漸黑下來的螢幕發呆,自己這幾天還真是忙糊塗了,用用人家的衣服還要讓人家上門來取,這叫什事呀!夜色漸濃,喬葉折起身走到廚房準備給自己做點吃的。家也隻有麪條了。幸好冰箱還有一個西紅柿,一個雞蛋,兩顆青菜,做好後又淋上了幾滴香油,看著都挺有食慾的。喬葉每天都是強迫著自己吃東西的,自己也是說什都不能也不敢倒下的。吃過飯簡單洗漱後,喬葉就躺在床上了,她迫使自己快速進入到睡夢中,不然的話,僅僅是辦公室的八卦都會令人崩潰。

-陽後,竟像做了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不敢看陸心陽。“我不知道口袋有東西,我隻是心疼人家姑娘,怕她睡著了著涼。陽陽,有事嗎?”看著一向強勢的奶奶竟也有如此低聲下氣的一麵,陸心陽的心一時間也酸澀不已,這些票據對於他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自己主要是不想聽奶奶再一味地拿吳婷的事情,來旁敲側擊自己所找的藉口。如果知道衣服是被喬葉拿走的,他陸心陽說啥也不會這樣興師動眾的。“奶奶,這怎說呢,說有事就有事,說冇事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