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決意

,可以作為回復藥劑的主材料之一。對於掌握初級回復藥劑配置的張元來說,這批原料不論是自用亦或出手,都算得上價值不菲。這些瑣事就交由隊友們處理,而更讓他感興趣的是那個黑袍牧師。緩緩踱步上前,低頭俯視著這個適才還在與自己過招的對手,鮮血淋漓的屍體遍佈著一道道悽厲的豁口,想必是屠夫帕吉的傑作,可憐的傢夥,被當做大肉排活活剁死了。。。好在臉部無損,一雙眼睛睜得老大,幾乎是目眥欲裂,下方的鷹鉤鼻使得整體相貌有...-

第583章

決意

「咳!哎,這孩子在奧術上有著近乎偏執的好奇心與求知慾,這本不是壞事,」

「但在瘋月降臨後,無限的未來和可能都被囚禁於囹圄之地,原先的才能天賦反而成了折磨。」

老半神輕聲嘆息:

「畢竟我也隻是名父親。」

「不必如此,無論從哪方麵他都足以擔此重任,得其相助吾道不孤。」

張元連忙客氣,換來對方啞然一笑。

「不過些許私心,卻是我矯情了。」

將私事一筆帶過,阿哈利姆領著客人來到聳立於中央庭院的府庫前。

「因我在其中設立的一些小遊戲,這方秘境被那些凡夫俗子們稱作延魔…嗯哼,迷窟。」

其實說得是魔窟吧?

「勇敢者自應有其回報,否則也就不配稱之為挑戰,所以它也有著另一個名字:」

「延魔寶庫。」

毋須過多解釋,眼前的寶庫僅是外表便足以彰顯不凡。

不同於構築庭院的天青色石料,府庫外牆呈現出如藍寶石般濃鬱純粹的鈷藍色,其上有紋路線圖,邊角有鑲邊包裹,色澤材質燦爛如黃金。

更別提整個府庫外形就是個超大號寶箱,鑲金嵌玉光彩奪目,放在遊戲裡怎麼著也配得上高暴率獎勵副本了。

阿哈利姆手中綻放光芒,掌心浮現出的符文與寶庫大門投映而來的靈光交相輝映。

嗡~

圓形門扉如扇葉螺旋開啟,露出內蘊寶藏的璀璨奇珍。

老半神大大方方領著小年輕邁入其中,各種魔法物品、符文寶石、奇物道具的光華幾乎把後者的靈視閃照成目盲狀態。

「都是好寶貝。」

適應環境後視界重新明晰的法師來了興致,細細的打量分辨起庫中珍藏。

各樣法力水晶寶石且不去說,陳列擺放的武器道具可件件來頭不凡。

代達羅斯之殤、邪惡鐮刀、西瓦的守護…

法術稜鏡、神鏡盾、寂滅…

或是依據其外觀猜測推斷,或是直接詢問其來由,這些個前世遊戲中大名鼎鼎的裝備聖物被一一辨識。

隻能說不愧是半神珍藏,至少也是T3級別纔有資格位列此間,基本為T4T5的奇珍異寶。

多數是通用裝備,倒是鮮有見到棋子們披掛的那些個性化裝備,也即所謂飾品。

聊聊幾件當數魔方之杖最為顯眼,杖頭羽翼伸出內攏,其間十餘枚長方形綠寶石沉浮旋轉、聚散離合,間或組合為魔方體形態。

此物怕不就是眼前這位拉比克親爹打造的?

「我阿哈利姆可不是什麼小氣鬼,每一位走到這裡的來客都配得上一份禮物,」

「而你,我的朋友,也不例外。」

「我相當期待。」

送上門的禮包哪有拒絕的道理,張老爺自是笑納。

「論威力效用,此間無一凡物,然其威能寄託器物,有形有質,恐怕是送不到費倫那片世界。」

「可棋子們身上的裝備?」

「你也說了那是棋子,」阿哈利姆薅了把自己的長髯,饒有意味的說道:

「要注意位格之別,在根本規則上,概念可比外在形態更重要。」

哎?

法師回想起自己之前企圖白嫖刀塔英雄們所穿戴飾品裝備的徒勞舉動…

嗯哼,難怪自己無論如何都搞不定那些符文圖陣,原來是世界的錯。

非我之罪也~

「那真是太遺憾了。」

嘴上這麼說,猴精的張老爺可不認為對方會無緣無故說些個無益之語。

大抵是感到投射過來的目光中蘊含的質疑催促,老半神索性也不賣甚無趣關子。

「這兩件奇物想來你也認得,經由我處理後多少能契合托瑞爾世界的秩序,」

阿哈利姆自寶櫃中取出兩枚晶石托於掌心遞到法師麵前,後者也幾乎同時認出了此為何物。

其一如藍寶石色澤深邃濃鬱,靈光璀璨間有氤氳閃動,晶石放射出奧秘之光,有莫名律動迴盪,引得法師靈體微顫;

其二彷彿月華凍結、凝露為冰,觀之好似銀霜色剔透水晶,握於掌中便有無窮振奮鼓舞。

「阿哈利姆神杖,銀月之晶。」

他儘力剋製情緒,緩緩念出其名稱。

「所以我能夠『服用』這兩件奇物,將他們帶回另一個宇宙?」

「冇錯!」

老半神有些興奮,在法師接過晶石打量之際恍若詠嘆般高聲道:

「拿去吧,接受這份禮物,領受這個世界的饋贈。」

無法拒絕啊!法師內心暗嘆。

的確,相較於聖斧、羊刀、寂滅等極儘威能霸道之神物而言,神杖與銀月之晶算不得壓箱底的寶貝,但卻最是符合自身當前條件。

但若如此,遺蹟世界的力量就算是真正融入己身,再非從前外掛那般簡單。

「在誘惑麵前謹慎保守不失為聰慧,」

對法師的疑慮,阿哈利姆早有預備:

「癲狂之月自降臨伊始便吞噬捕捉這方世界的神秘,畢竟餌料灑了許多,也到了收網的時候。」

「而我們,便是落入祂網中之魚。」

法師默然聆聽,不置一詞,對方說這些想必也不是來賣慘的。

「至於你,掠過的飛鳥叼去幾條魚餌,冇也就冇了,無傷大雅。」

「隻是當瘋月將一切掠奪殆儘後,你所從遺蹟世界帶走的一切都將是過往塵埃。」

「包括他們?」

「包括他們。」

張元聞言沉默,對方所言並非什麼新訊息,在以往同莉萊、鮑什他們的閒聊中也多少探究過遺蹟世界未來的可能…甚至是必然走向。

然而當那個原本尚遙遠的問題被直接擺在麵前時,便不免沉重了。

終焉時刻這柄懸於輝夜英雄們頭頂的達摩克裡斯之劍,似乎是斬不到他的頭上,但他真能置身事外麼?

那一日到來時,或許他張元已然成就傳奇,走出自己的道路,再不濟也該有了

立身自保之力。

失了棋子相助或戰力有虧,卻根基無損。

然而…

「我已知曉此事,我當儘己所能。」

千萬個念頭瞬息轉過,張元的手堅定握住兩枚晶石,語氣無絲毫猶豫動搖。

或許自己來到異世界是機緣巧合下的旅途,又或許在他們眼中看為命運選擇的必然。

張元可以不在乎他者所期許的所謂天命,但卻無法否認無視與一路伴隨自己成長、冒險、戰鬥的「棋子」們間的情誼。

可能這也是一場陽謀?情感投資有時可比軍火貸款難還的多。

這也不重要,人不能欺騙自己的內心,方纔跨越力量層級的法師不打算去找各樣理由藉口為自己開脫。

那便來吧,癲狂之月已加入目標序列!

感謝書友150912084549641,書友20230729210345614,WYT1、昭梧的月票支援,謝謝!

(我更新不力,我有罪(_))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節氣影響,微風至此澄淨,脫去霧氣的纏繞,眼前視野大開,一片美景儘入眼簾。雖是林間空地,卻也分佈著些許參天古木,圍繞樹乾錯落有致地分佈著一圈圈地房屋,甚至在幾顆最為粗壯的古樹枝杈上,亦有小屋,木棚搭蓋其上。這些房屋儘數為原木,木板搭建而成,其中一些原木甚至有綠葉、枝杈、藤蔓分佈其上,原始中又透著幾分綠意盎然。更有清泉湧出,小溪環繞,早晨時分,前來汲水,洗漱的居民們三三兩兩地結伴而行,蹲在那溪流的兩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