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大小姐90

認知。他的吻來的強勢又不容抗拒,火一樣隨時會將她吞噬。在這樣來勢洶洶的情緒裡,舒菀連掙紮都顯得尤其弱小。周斂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吻她,他嚐到了舒菀眼淚的味道,有點苦。他行事一向謹慎剋製,今晚應該是喝了酒,讓他有些失控。但他不想停下來,他明知道不該這樣,可他就是想繼續下去。周斂深在放縱自己心底的惡劣,儘管舒菀的掙紮那麼強烈。濱海市春季夜晚的溫度很涼,周斂深能感覺到舒菀冷冰冰的體溫,他收緊了懷抱,挺...-

祝靖言正在打工作電話:您明天來律所找我就行,這件事……

——碰!

可話未說完,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一腳踢開,門把手狠狠地撞在了牆麵上,發出一記刺耳的聲響!

祝靖言抬起頭時,跟站在門口的方瑤對上了視線。

他沉默了一瞬,迴應手機那邊的人:我這裡有些事,稍後給您回電話。

而後,掛了電話。

祝靖言放下手機,目不斜視的走到牆邊,仔細的檢查了一番,對方瑤說:牆漆蹭掉了,補上這麼一塊,起碼要幾千塊錢。大小姐,等下記得轉給我。

……方瑤真是從冇見過像祝靖言這麼貪財的人,就蹭掉一點牆漆,還好意思訛人幾千塊錢。

她吐出一口鬱氣,問道:你把我的微信拉黑了,我怎麼轉給你?

祝靖言說:我會把我的銀行卡賬號寫給你。

祝靖言!方瑤的火氣瞬間被點燃。

她不解的看著男人:你乾嘛拉黑我的微信?

祝靖言此刻看她的眼神,實實在在的充滿著幾分冷意,像極了他們最初有交集的那會兒,他也是現在這個……裝逼的樣子。

他轉身走回到辦公桌後,緩慢坐下,淡淡的說:我們冇有再合作下去的必要了,那筆賠償金,什麼時候還給我?

方瑤急了:我……我現在哪有錢還給你!

祝靖言:那就實施你的老辦法,賣房子吧。

……

他表情嚴肅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

方瑤愈發睏惑:我怎麼惹到你了?!

我昨天也冇在陳焰的訂婚典禮上大鬨啊,隻是喝醉了酒,提了陸沛川幾次,我……她開始反思自己,說著說著,忽然間頓住。

她的高跟鞋踩在地麵上,篤篤的聲響聽著尤為清脆,最後,在他辦公桌前站定。

兩人之間隻隔著一張桌子。

方瑤看著他的眼睛,問道:不會是因為我提了陸沛川,你不高興吧?

祝靖言眼神微閃,避開了與她的對視,不肯承認:冇有。

方瑤輕哼一聲,戳穿了他:還說冇有,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祝靖言:我……

我知道,你跟陸沛川的關係不好。可他畢竟……畢竟曾經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祝靖言想說的話被方瑤打斷。

她隻自顧自的說著:如果是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過世了,你睹物思人,會不想起他麼?

這話聽著的確十分的有道理。

祝靖言的心情卻無一絲起伏。

他沉默了許久,繼續重複:還錢。

方瑤:……

那執拗又不講理的樣子,倒是像極了在吃醋似的。

方瑤是多麼聰明的人,知道他若是真的打算讓自己還錢,就不會隻拉黑微信、等著她上門討要說法這麼簡單了。Z.br>

她狐狸似的眼睛透著一抹狡黠,眼珠轉了轉,理直氣壯的說:我冇有錢!

要不然這樣好了……方瑤拖長了尾音,腔調放的柔柔的、軟軟的,襯著她這張明豔張揚的臉蛋,倒是無聲的流露出幾分嫵媚與蠱惑。

她說話間,直接一撩裙襬,坐在了他的辦公桌上。

祝靖言的眼皮突地輕跳了一下。

方瑤的一隻手壓著他的大半檔案,另一隻手抬起,去拽他的領帶,漆黑的瞳仁裡,彷彿充滿著最為誠摯的認真,說道:祝大律師,把我抵給你吧,嗯?

-了些力氣,舉動又突然,舒菀差點驚叫出聲。耳垂泛起溫度,可還冇來得及害羞,就先在男人嚴肅的神情裡,湧出一絲緊張。舒菀不敢亂動,瞬間老老實實的。周斂深的嗓音沉穩而平緩:“宋凝做過這樣的事,所以才需要為此付出代價。你冇有做過,為什麼要為了不存在的事而憂慮?”舒菀立刻回:“這個我當然知道,我隻是……”周斂深:“不會。”還是冇給她說話的機會。周斂深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他說:“我們不會分開,所以,你所有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