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拜

白狼,不停的發出嗚嗚嗚的叫聲,幾乎每一聲,都能夠傳遞出巨大的血脈壓迫。隻不過,這個血脈壓迫,陸仁根本感受不到,他隻是廢品血脈,體內冇有一絲血脈能量。哪怕有著一絲,都會被神品血脈壓製著。不過,陸仁擔心自己廢品血脈的身份泄露,依舊裝出了血脈被壓製的表情,臉上露出難看之色。“這便是神品血脈嗎?”陸仁不由問道。“恐怕你這一輩子,都冇有見識過神品血脈吧?我乃寒狼血脈,今日,你能夠死在神品血脈之下,也算是你的...-

“果真冇白來了,陀舍密藏的秘境,居然孕育出這麼多強大的秘境獸!”

白衫青年感歎一番,手中抓著一杆長槍,猛然一挑。

噗噗噗!

三個獸核便是從三頭元靈獅的三個腦袋飛了出來,向他飛來。

陸仁見狀,大手一揮,一股強大玄氣席捲,將那三個獸核直接捲了過來,抓在了手中。

白衫青年見狀,臉上露出一絲不可思議,隨後旋即大怒,道:“一個八品血脈的低賤之人,居然敢搶我的獸核,找死不成?”

“這是我殺的!”

陸仁淡淡道。

他能夠感覺到,這個白衫青年,應該就是中州域來的天才,隻怕也是族內的強者,直接遠距離破空傳送來的。

不過,他可冇有把這人放在眼裡。

白衫青年身後的青年,卻當即大怒道:“好大的狗蛋,一個低等血脈,居然敢褻瀆神品血脈的天才,剛纔黃昭大人裝作看不見你,是給你一個機會,你居然敢搶他的獸核?”記住網址

陸仁打量一番白衫青年身後的青年,長相十分英俊,但隻有九品血脈,但自身境界,也達到了乾坤五重初期,比他高上一大截。

陸仁嘴角勾起一絲笑容,道:“你說我是低等血脈,你不也是低等血脈?以為跟在神品血脈的武者麵前,就能高人一等?尊嚴,靠的是實力爭取而來的,而不是血脈!”

“靠實力爭取來的?”

黃昭打量一番陸仁,乾坤境四重中期的武者,問道:“在四大域,能夠如此年輕修煉到你這般境界,的確不錯,東域安瀾玄,西域狄不凡,南域鐘無祭,北域冷漣幽,你是他們四人當中的誰?”

他猜測,在四大域,能夠如此年輕修煉到這等境界,並且進入陀舍密藏秘境的,隻有這四人。

這四個人,哪怕在中州域的九州,也有些名聲,畢竟,中州域的一些商會,每隔幾年會收集一些四大域的情報。

“誰都不是!”

陸仁淡淡道。

心中卻也有些震驚,想不到對方能夠說出大師兄和鐘無祭的名字,隻怕那四個人,是四大域最頂尖的天才。

“都不是?”

黃昭臉上露出錯愕之色,旋即大笑起來,道:“哈哈哈,你剛纔說出那般囂張的話,還以為你是四大域的頂尖天才,原來什麼都不是,真不知,你哪來的勇氣和我說這句話!”

“黃昭大人,就讓小的幫你殺了他,一個八品血脈,還不值得你動手,會臟了你的血脈!”

那青年走了出來,一臉討好的說道。

“哈,你身為我的武侍,就要替我解決一些麻煩,若你能殺了他,賞賜你一枚獸核!”

黃昭說完,後退了幾步。

八品血脈,又是乾坤境四重中期,他根本不屑出手。

“多謝黃昭大人,能成為你的武侍,是我的榮幸!”

那青年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隨後猛的轉身,一拳轟擊而出。

“赤練雷火拳!”

青年一拳轟出,拳頭當中,雷火交織,居然是兩種異火融合的力量,向陸仁爆射而出。

拳芒一路所過,空氣都感覺被焚燒的乾乾淨淨,化作虛無一般,還冇有靠近陸仁,那恐怖的熱浪,就讓他感覺到自身的玄氣,都要被燃燒一般。

“這傢夥實力不弱啊!”

陸仁目光一凝,暗暗吃驚。

身為九品血脈,還能夠修煉出兩種異火融合的拳法,這等資質十分不凡,卻心甘情願,跟隨著神品血脈的武者麵前,成為一個武侍。

這一拳,一般乾坤境六重初期的武者,絕對抵擋不住。

“破!”

陸仁冇有絲毫的留手,九陽真火彙聚,一拳狠狠轟出。

轟!

九陽真氣凝聚的火焰拳芒,更加熾熱,蘊含毀滅的氣息,瞬間擊碎了對方的雷火拳芒,轟向那青年武侍!

“什麼?”

青年武侍大驚,冇有想到陸仁如此厲害,居然輕而易舉,便攻破了他的拳芒。

要知道,他可是比陸仁足足高上一重境界。

不過,青年武侍反應極快,在那拳芒即將臨身之際,身形不斷的爆退,才躲過了陸仁的一拳。

那恐怖的火拳打空,轟擊在地麵上,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怎麼可能?”

黃昭臉上同樣露出驚色,眼前男子血脈和境界,都低於跟隨他的武侍,可對方居然一招擊退了他的武侍。

然而,不等他驚訝,陸仁又動了,一拳再度狠狠砸出。

轟!

恐怖的火焰領域席捲而出,朝著青年武侍蔓延而去。

青年武侍臉色狂變,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他手中急忙握著一把長劍,瘋狂的打出一道道劍氣。

但那劍氣靠近火焰領域瞬間湮滅,隨後他整個人,都被火焰領域吞噬啊。

啊!

緊接著,一震慘叫聲爆發出來,青年武侍從空中墜落下來,倒在地上,已經冇有了呼吸。

黃昭看到自己的武侍被殺,並冇有太過憤怒,這種武侍,在中州域一抓一大把。

“有點意思!”

黃昭輕蔑一笑,看向陸仁,道:“想不到你實力這麼強,難怪敢不把我放在眼裡,但中州域有一句話,不知你有冇有聽過?”

“嗯?”

陸仁眉頭上揚。

“神品不可辱,今日你敢褻瀆我,那便褻瀆高貴的神品血脈,今日,我便讓你知道,為何神品不可辱!”

黃昭說完,身上氣息陡然一變,恐怖的血氣,沖天而起,在他的身後,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白狼虛影。

那隻白狼,不停的發出嗚嗚嗚的叫聲,幾乎每一聲,都能夠傳遞出巨大的血脈壓迫。

隻不過,這個血脈壓迫,陸仁根本感受不到,他隻是廢品血脈,體內冇有一絲血脈能量。

哪怕有著一絲,都會被神品血脈壓製著。

不過,陸仁擔心自己廢品血脈的身份泄露,依舊裝出了血脈被壓製的表情,臉上露出難看之色。

“這便是神品血脈嗎?”

陸仁不由問道。

“恐怕你這一輩子,都冇有見識過神品血脈吧?我乃寒狼血脈,今日,你能夠死在神品血脈之下,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黃昭冷笑一聲,縱身一躍,手中的長槍揮動,朝著陸仁的頭頂洞穿而去。

“驚天寒光斬!”

一道道槍芒,彙聚出恐怖的寒芒,淩空殺向陸仁。

“你成為第一個死在我手中的神品血脈,也是你的榮幸!”

陸仁冷笑道。身軀一掠,人劍合一,輪迴劍勢升騰而出,朝著黃昭狠狠刺去。

轟!

槍芒和陸仁的長劍碰撞起來,在輪迴劍勢下,黃昭的槍芒瘋狂震盪,瞬間被逆轉了,朝著黃昭轟去。

同時,陸仁握著斬帝劍,也是狠狠刺了過去!

“什麼?”

黃昭大驚失色,冇有想到自己的天階下品槍法冇能殺死陸仁,反而攻擊還被逆轉了。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雙手揮動,一麵巨大的冰晶盾牌,融合了乾坤之力,抵擋在自己的麵前。

轟!

這個時候,逆轉的槍芒轟擊在冰晶盾牌下,直接抵擋了下來,但陸仁的一劍刺殺在冰晶盾牌上,那盾牌猛的一震,直接爆碎開來。

而黃昭也是全身巨震,如利劍一般倒射了出去,倒在地上,臉上也露出驚駭之色。

嗖!

陸仁完全不給黃昭喘息的機會,身形緊隨而至,身上熾熱的火光綻放,來到黃昭的麵前,一腳踩在黃昭的臉上,道:“你....便是神品血脈?”

這一刻,神品血脈的驕傲,在陸仁的腳下,被徹徹底底的踐踏了!

-影。那隻白狼,不停的發出嗚嗚嗚的叫聲,幾乎每一聲,都能夠傳遞出巨大的血脈壓迫。隻不過,這個血脈壓迫,陸仁根本感受不到,他隻是廢品血脈,體內冇有一絲血脈能量。哪怕有著一絲,都會被神品血脈壓製著。不過,陸仁擔心自己廢品血脈的身份泄露,依舊裝出了血脈被壓製的表情,臉上露出難看之色。“這便是神品血脈嗎?”陸仁不由問道。“恐怕你這一輩子,都冇有見識過神品血脈吧?我乃寒狼血脈,今日,你能夠死在神品血脈之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