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滅門慘案

更高深的武藝。鐵手的訓練極其嚴格,常常讓他筋疲力儘,但他從未放棄。他知道,每一次的疼痛都是向強大的自己邁進的一步。“記住,武功不僅僅是殺戮,更是守護。”鐵手嚴肅地說。“晚輩明白。”蘇瑾瑜咬牙堅持。經過鐵手的調教,蘇瑾瑜的武功突飛猛進,但他也越發感受到內心的孤獨。每當夜深人靜時,他都會想起那些逝去的親人,想起林婉兒溫柔的笑容。他知道,他不能辜負任何一個關心他的人。“師父,我什時候能打敗赤霄盟?”他問...-

月光如水,灑落在京師蘇府的飛簷翹角之上,給這座氣勢磅的宅邸披上了一層銀白的輕紗。蘇瑾瑜,年僅十四歲的少年,此刻正躲在後院的柴房,雙手緊緊捂住耳朵,淚水順著指縫流淌。外麵傳來父母和家仆們的驚呼聲、打鬥聲,還有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他顫抖著,不敢出聲,隻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倒在血泊之中。“蘇大人,你藏匿的秘密,該由我們來接手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寂靜的夜響起,伴隨著刀劍相交的清脆聲響。蘇瑾瑜雖小,但他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意味著什。他隱約聽到父親提到了一個名字——“赤霄盟”,那是他從未聽過的組織。然後是一陣劇烈的咳嗽,一切聲音戛然而止。他等到四周再無動靜,纔敢悄悄探出頭去。庭院一片狼藉,滿地都是屍體,血跡斑斑。他跌跌撞撞地跑向主屋,隻見父母雙親身中數刀,已經氣絕。他跪倒在他們身邊,放聲痛哭,心中湧現出強烈的複仇之念。“我會記住這一刻,每一個倒下的親人,每一滴鮮血,都不會白流!”蘇瑾瑜暗自發誓。突然,一道黑影竄出,直奔蘇瑾瑜而來。他本能地躲閃,但被那人一把抓住。“放開我!放開我!”他掙紮著,尖叫著,卻被一隻大手牢牢捂住了嘴。“孩子,活下去。”那人口中吐出幾個字,隨即把他推向門外,“走得越遠越好。”蘇瑾瑜不知哪來的力氣,掙脫束縛,冇命似地奔跑。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隻知道要逃離這,活下去。天邊泛起魚肚白時,他來到了城郊,身後已無人追來。他停下腳步,回頭望去,遠處的京城如同一頭巨獸,靜靜地臥在那,彷彿什都冇發生過。然而他知道,一切都變了。蘇瑾瑜在城外的荒野中漫無目的地走著,心中充滿了恐懼和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隻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來。就這樣,他一路向南,穿越森林,跨過溪流,曆經千辛萬苦。幾天後,他來到了一座小鎮,饑寒交迫讓他幾乎失去了意識。就在他即將倒下之際,一個慈祥的老者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孩子,你怎了?”老者的聲音溫和而有力,讓蘇瑾瑜感到了一絲溫暖。“我……我冇有家了。”蘇瑾瑜泣不成聲。老者心疼地撫摸著他亂糟糟的頭髮,“跟我來吧,孩子,我來教你如何生存下去。”老者名叫陸三思,是個退休的捕快,對江湖之事瞭如指掌。在他的照顧下,蘇瑾瑜漸漸恢複了體力,並開始學習各種生存技能,包括基本的武術和偵測術。陸三思告訴他:“要想在這個世界上立足,你得有自己的本事。”隨著時間的推移,蘇瑾瑜不僅學會了自保,還對江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開始向陸三思詢問關於江湖的各種事情,也開始瞭解那個神秘的“赤霄盟”。陸三思告訴他:“江湖險惡,你要小心。”“我知道,我要變得足夠強大,才能查清楚家族的真相。”蘇瑾瑜的眼神堅定無比。陸三思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讚賞,“那你準備好了嗎?”“我準備好了。”蘇瑾瑜握緊拳頭,心中燃起了複仇的火焰。於是,一段全新的旅程就此開啟。

-。一天深夜,他們在一家客棧中聽到了兩個陌生人的談話,提到了赤霄盟最近的行動。“赤霄盟又要動手了嗎?”蘇瑾瑜緊張起來。“我們必須做些什。”秦霜握緊了拳頭。“小心行事,不要暴露身份。”柳無痕提醒。於是,他們製定了計劃,暗中跟蹤赤霄盟的成員,希望能找到更多線索。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不僅發現了赤霄盟的弱點,也加深了彼此間的信任與友誼。但隨著調查的深入,危險也在步步逼近。“你們是誰?竟敢窺探赤霄盟的秘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