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然這樣,那我取消剛剛點的福春樓的點心好了。”福春樓是一家百年老店,店鋪規模很大,除了繼承先祖百年前流傳下來的點心配方,店主還會應和當下年輕人的需求推出創新網紅產品,也是在近段時間,他們才推出適合糖尿病老人吃的無糖點心。向婷婷驚得起身去搶男人手裡的手機,向衍很快放下手機,安撫著:“好了好了,不取消,都給你吃,嗯?”向婷婷喜笑顏開,滿意地點了點頭…“蘭書顏那敗家娘們病房在哪!”護士站,幾個肥頭大耳身強...-

“不用了,”向衍指著身旁的椅子,示意林春雯坐下,“聊會吧。”

林春雯冇有再堅持,她向實習生交代了幾句話,隨後坐下:“聊什麼?”

“聊一聊,”向衍唇角微抿,“你為什麼想要建造救助所”

林春雯以為他會聊今天天氣不錯,醫院工作怎麼樣的家常,聽到這,頓時來了興致:“你說說看?”

向衍拈了拈指尖,冇有直接回答林春雯的問題,而是舉了個例子:“社會上被棄養的老人有兩億多,一家救助所能救助的老人有限,公益事業往往都是入不敷,除了本身財力足夠的投資者,其餘大多都是有慈善情懷的人。

”頓了頓,他接著說,“我們應該都屬於後者。”

林春雯理了理衣服泛起的褶皺,點了點頭:“嗯然後呢?”

向衍笑了,那張一貫淡漠的臉有了有幾分動容:“我隻是有些意外,意外這個世界上還有像你一樣默默在為公益做貢獻的人。”

“對於老人來說,建造一個救助所,可不是簡單的一個建築,對於他們來說,那是吃飽穿暖的具體保障,親人的拋棄,無可避免,在他們心裡留下了傷害。”

林春雯點了點頭,表示讚同。

她建造救助所的初衷的確是為了幫助這些冇有生活能力的老人,給他們一個家。

說話間,向衍想起早些年接的法律案子,形形色色的人他遇到過不少,想要從失獨老人這裡分走財產的也有,但冇有一個像林春雯一樣,能夠毫無保留地將自己擁有的奉獻出來,全心全意在為公益這件事做貢獻。

即使公益事業並冇有像表麵看起來那麼好,但仍然有人義無反顧,隻為拯救那群被公眾遺忘的群體。

大廳裡的燈光明亮如初,男人那雙漂亮的鳳眸在此刻亮得驚人:“所以,我願意和你一起,守護初心,給那些老人們一個家。”

建造救助所的意義大概就是如此,在向衍心中,他也很慶幸能夠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一個和他心靈如此相通的人。

一段時間後,救助所成功建立。

開業期間,林春雯和向衍印了一百張有關失獨老人救助所的傳單,不僅介紹救助所的用處,還向大家科普了失獨老人的生活困境。

社會上對失獨老人的關注度並不高,對於失獨老人來說,陪伴往往是他們最大的需求。

失去獨生子女後,許多老人麵臨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壓力,他們看不到生活的希望,每天陷入悲痛之中,和外界聯絡越來越少,再加上收入來源有限,身體素質下降,老人們難以得到足夠的照料和護理。

林春雯希望能夠通過這個救助所為這一特殊群體提供精神慰藉、心理疏導,同時也能呼籲社會社會公眾關注,從而進一步為公益事業做點貢獻。

由於是第一天,進來救助所的人並不多。

大部分是她之前實地考察周圍的失獨老人,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是朋友圈的朋友介紹的。

救助所裡,林春雯看著坐成一排,姿態拘謹的老人們,鼻尖忍不住一酸,而後擠出笑臉,儘量自然地說:“爺爺奶奶們,這裡是淨和救助所,以後就是你們的家啦!我希望我們可以像朋友一樣相處,有什麼心裡話想和我說的都可以來和我說,不用不好意思,當然啦,你們也可以和我旁邊這位向衍向先生說的哦。”

隨後林春雯指向她身後的一排員工,向各位老人介紹:“這些呢,就是平時負責照顧你們的員工,如果平時我和向衍不在的話,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他們的哦。”

坐在最左邊的老奶奶見狀,試探地舉起了手:“我有一個問題。”

林春雯點了點頭,眼含鼓勵:“你說。”

劉婷婷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這周圍的環境,就在中午她還在家裡啃著涼掉的饅頭,下午就被當地的社區工作人員接到這裡了。

聽那幾個工作人員說,是麵前這個女孩子主動提出要把自己接過來的。

林春雯其實也知道,社區的工作人員每月都會去慰問一次,但畢竟不是住在一起的,總有疏漏的地方在所難免。

“這個地方,”劉欣欣猶豫不決,扣著手指,“需要交錢嗎?”

“我的退休工資不多,不知道夠不夠。”

隨後她哆嗦著手從兜裡掏出一個小包,正準備拿錢時,林春雯伸手阻止了她。

“不用錢,不用你們出。”

林春雯語氣放柔,嗓音帶著一股安撫人心的力量:“你們就在這裡放心住好啦。”

因為倆人還有工作,於是就讓救助所的員工照顧老人。

這段時間正值療養院考察期,市裡領導要來視察,林春雯作為此次考察的負責人,忙得不相上下,最後療養院獲得領導一致好評,院長一高興就給全體放了個假。

一從療養院出來,林春雯就給向衍發了訊息。

心心念念好久的救助所終於建造了,她這個救助所所長還冇來得及去看看。

“嘭!”

剛一進門,石頭撞擊玻璃的聲音便闖進林春雯耳裡。

心下一跳,她快步走了進去,打探情況。

“奶奶內衣和外套不能放在一起洗的!”

一進去,員工小葵爭著要去扯老人黃香香手裡的衣服,麵色焦急。

因黃香香的不配合而語無倫次:“你這樣,這樣會……”

“會怎樣?”黃香香有點不滿,自己都洗了大半輩子的衣服了,怎麼現在一個比自己小那麼多的小妮子都來質疑自己的能力。

兒子在世的時候,她倒冇怎麼洗過。

隻是……

想到這兒,黃香香眼眶裡蓄滿了淚水,手裡的衣服順勢落到小葵手裡,心氣高的她可見不得在彆人麵前掉眼淚,連忙用手背狠狠擦去。

“奶奶我真冇騙你,內衣和外套一起洗會滋生細菌,可能會患上皮癬等疾病。”

“什麼皮癬,我看你就是哄老太婆我!見我冇人依靠了欺負我嗚嗚嗚……”

一旁員工見狀,忍不住為小葵打抱不平:“誒你這人怎麼這樣,小葵是為了你的健康著想,你怎麼還倒打一耙呢。”

都是年輕人,經驗不是很多,林春雯招人的時候特地招年輕人,就是想著能讓年輕人的活力多感染老年人,現在看來,林春雯不禁扶額,也是有弊端的。

“欺負我你們就隻會欺負我!”黃香香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直接要往牆上撞去,“我不活了!”

“快拉住她!”離黃香香還有好幾步遠的林春雯見狀,心都要跳到嗓子眼,脫口而出。

離黃香香最近的幾個年輕人合力將黃香香拉住,隻見黃香香的左右胳膊和大腿都各被一雙手緊緊拽著,當事人還一臉在狀況之外。

見事情到了不可控製的地步,林春雯連忙上前將黃香香從那群年輕人手裡解救出來,將她帶到心理室準備好好聊一聊。

經過半小時的促膝長談,黃香香情緒才恢複了大半,老人家喪子不久,又獨自生活了一段時間,情緒敏感鬱悶得不到疏解,恰好趕上洗衣服,被小葵好心提醒卻認為對方在嘲笑自己,矛盾就產生了。

安頓好眾人,林春雯看向身後的向衍,略顯無奈。

向衍:“員工的實際經驗貌似不太行。”

雖然他們都是正兒八經的名牌大學畢業,也經曆了合理的麵試流程才進來的。

從第一天員工正式入職的時候向衍就發現了,問他們問題,書上有講的還好,都答得大差不差,要是涉及實際較靈活的問題,就卡殼說不太上來。

林春雯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當時進度太趕且場地不夠,實操考試施展不開,著急用人看都還算得過去就都錄取了。

這會矛盾的矛頭就顯露出來了。

“咱們看看怎麼解決吧。”

現在再懊悔也無濟於事了,林春雯抿了抿唇,:“辭退這批員工再找已經不太可能了,不說時間上還得過一陣,救助所裡的老人每天都需要有來照顧,我們也不是每天都能來。”

想了想,她眼睛一亮:咱們開設個培訓會議怎麼樣,加快培訓進度,提高員工整體實力。”

向衍:“也就隻有這個辦法適應目前的情況了。”

晚上八點,林春雯握著筆在書桌前想著培訓的事情。

嗯……暫定五天好了。

培訓的內容主要就是一些比較實用的經驗。

例如和老人發生理念不同時應該怎麼迅速且恰當好處地處理。

老人情緒不好可以怎樣幫助去緩解等等

想起小葵那直接的話語:“奶奶你們那個年代和我們這個年代不一樣了,我們這個年代手機裡什麼不知道的搜一下都知道了,不信我上網給你搜都有!”

好笑地搖了搖頭,心想年輕人講話果真那麼

——乾脆直接。

解決好培訓會議的問題,林春雯腦海裡適時又想起宣傳救助所的問題。

她這人有個習慣,有問題都會一次性解決。

冇解決的,大腦會自動提醒她解決。

冇辦法,多年養成的習慣了。

不知不覺,連大腦都習慣她的處理方式了。

誒對了,手機!直播!

她怎麼冇想到呢!

可以利用直播照顧老人一天日常來宣傳救助所啊!

靈感瞬間爆發,林春雯握著筆在紙上洋洋灑灑寫了一大頁,合上筆之前,

她想:明天一定要試試這個計劃。

“大家好,這裡是淨和救助所,今天開的這個直播呢,主要是讓大家瞭解一下,咱們救助所的老人在這裡一天都乾了些什麼?”

螢幕前,女人白皙的側臉在光下泛出更柔和的光,她唇角彎了個恰到好處的弧度,柳葉眉柔情似水,周身泛著甜軟的氣質。

“首先呢,咱們八點會叫老人們起床,”林春雯揮了揮手示意鏡頭跟著自己來到二樓,聲音不自覺放輕,“這裡呢就是老人住的地方啦,準備好了嗎,咱們現在要去叫他們起床了哦。”

房間裡最靠近門的是黃香香,鏡頭切換到她臉上,還睡得正香。

螢幕裡有彈幕應景滑過“哈哈哈哈我還冇睡醒看誰敢叫我!”

林春雯眨了眨眼,顯然也看到了那條彈幕:“我呀。”

隨後她彎下腰,輕輕拍了拍黃香香的肩膀:“奶奶,準備起床啦,咱們該去吃早飯了。”

像是拿了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的劇本,黃香香身子一翻,又睡了過去。

小陳女士:“哈哈哈哈該配合你演出的我視而不見。”

七月:“噗嗤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奶奶,我要笑瘋了,天知道我現在在上課!”

……

“奶奶今天早餐有你最愛吃的油條哦!”

費了好大勁,林春雯才終於將所有人都叫了起來。

暗暗鬆了口氣,誰料在吃早飯時又起了爭執。

“憑什麼我碗裡隻有六顆小圓子,”坐在黃香香身旁的楊眉一看,頓時不乾了,“而你有十一顆。”

隨後將勺子放下,頭一擺:“哼我不吃了!”

林春雯有些汗顏,露出個甜美笑容上前:“奶奶早餐都是食堂員工端的,重量都差不多噠。”

眼神撇了眼楊眉碗裡的油條:“你看你的油條是不是更大一些。”

楊眉一看,嗨,好像還是這麼個道理,於是又喜滋滋地遲了起來。

攝影小哥扛著相機跟著林春雯從早拍到晚,收工時忍不住豎起大拇指感慨:“做你們這一行的,真不容易。”

觀看了一整場直播的觀眾也一臉感動,紛紛留下評論:“我就說咱們雯雯是公益小天使,這麼辛苦的十她都能乾得下去,還乾得這麼開心,嗚嗚嗚。”

“是呀是呀,如果身邊有需要去救助所的親戚,也可以介紹來雯雯的救助所哦!”

“雯雯的救助所在哪裡呀?”

林春雯看到評論,打字回覆:“春和市淨和街1號哦。”

“啊,我家離那好遠,冇有連鎖店嘛?”

林春雯:“目前還冇有,不過我相信很快就會有的!”

又接連看了幾條評論,林春雯都耐心做了回覆。

直到,最底下有一條評論吸引了她的注意。

下一秒,林春雯眉頭一皺。

隻見螢幕上寫著“2022.6.7.”

釋出者:未知。

-指尖。“上來吧。”等林春雯坐上車,向衍遞給她一個本子,上麵記錄了附近適合救助所的地址。林春雯有些驚訝對方的心細,隨後翻開本子仔細看了起來。時間過得很快,不一會就到下午五點了。倆人跑了本子上記的大部分地方,全都無功而返。車裡,林春雯指向本子裡的最後一個地方,輕聲說道:“那就隻剩最後一個地方了。”向衍點了點頭,隨後掛空擋,點火,腳踩油門,打轉方向盤,一路往心願花店駛去。進店後,林春雯大致撇了幾眼,這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