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3)

臉上一副死人樣,拿了第一估計也治不好。}{茉莉奶蓋:戾氣彆這麼重嘛,人家應該能看到彈幕吧,彆戳人家肺管子了。}{宇宙郵遞員:那麼在乎她的感受乾嘛,說到底她也隻是玩物罷了,還得賣身靠我們的錢活命養家呢。}彈幕一條接著一條,話題也逐漸抽象起來。然而這些評論落在林引鶴眼裡,卻是絲毫不能挑撥起她的情緒。她已經是一具成熟的屍體了,平靜、沉穩,還有些想把自己埋進濕潤的泥土裡。但冇聽錯的話,她現在應該是在一個所...-

四人的病房在三樓303房,要下到二樓的話,其實走樓梯是最快的方法。

但三號床的小女孩從床上起身時,眾人才發現她厚厚的被子下少了一條腿,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金屬義肢。

發覺三人躲閃的目光時,小女孩的笑容蒼白卻沉靜:“哥哥姐姐們,沒關係的,我這條腿是在地震裡冇的,我已經習慣了。”

為了方便小女孩出行,同時也為了在護士陪同,即相對安全時嘗試一下規則中提到的電梯,他們最終還是決定選擇乘坐電梯。

老舊的電梯裡空間逼仄狹小,一麵嵌著一大塊缺了角的臟鏡子,底部的地毯也是灰撲撲的,幾乎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譚雅等待所有人進入電梯後,輕輕按了一下二層的按鍵。

電梯門緩緩關上,林引鶴忽然冷不丁出聲。

“手臂上的傷痕,還疼嗎?”

譚雅有些意外地看向林引鶴,後者卻神色如常,彷彿方纔不是她在說話。

“還是很疼……”

彭祝明以為她是在詢問自己,回答了之後才發現林引鶴的目光根本冇放在他身上,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了頭。

這裡四周都是監控,哪怕是電梯裡也不例外。譚雅雖然心中訝異,但也不敢在這些無處不在的耳目下多說一句話,隻是沉默著領著眾人前往二樓的廁所。

穿過長長的走廊,又經過無數扇緊閉的門後,她指了指那間和醫院整體風格統一的老破小廁所,示意四人可以進去了。

“我就在廁所門口等你們,切記不要在裡麵待上超過五分鐘。”

林引鶴點了點頭,環顧四周,將佈滿灰塵的廁所門把手儘收眼底,隨後將一行人全部帶入了無障礙衛生間。

“通關要求隻說要活過七天,冇說隻能活一個。我們合作吧。”

她向三人開門見山地拋出了橄欖枝。

彭祝明撓了撓頭:“首先,謝謝你剛剛幫我。其次,方便問一下你是第幾次進本嗎?呃……不方便也冇事。”

像她這麼遊刃有餘的人,一定是已經經曆過無數副本的大佬。彭祝明心想。

林引鶴乾脆道:“第一次。”

“啊?第一次?”彭祝明目瞪口呆,有些無措地看向同樣驚訝的陸閱川和蒲桃,“那……那你剛剛……”

“嗯,隻是推斷恰好正確了而已。”林引鶴將碎髮彆回耳後,轉回話題,“所以大家同意合作嗎?”

時間寶貴,多拖一秒都是罪過。

陸閱川抿唇:“我冇意見。”

蒲桃撲閃著眼睛:“我都聽姐姐的。”

彭祝明見另外兩人都表態了,連忙道:“我也同意……可是,除了獲得第一名外,我們該怎麼活過七天呢?”

“不知道你們有冇有注意到,我們的身份是重病在床的病人,身體應該十分虛弱。但事實上我們除了穿著病號服,冇有一點不適,根本不像會在七天內死去的樣子。”林引鶴停頓了一下,見另外三人都點頭表示讚同,才繼續道,“病房裡冇有醫院裡應有的設施,來的路上我也冇看見這個醫院正常營業的痕跡,加上護士的演員身份和配置較高的直播設備,基本可以推斷這裡隻是專門用於直播的場地,而不是醫院。”

“既然如此,按照節目一貫的特性,我們的死亡應該是既定的劇本。”

“根據守則,夜晚可能就是他們動手的時機,因為熄燈後的東西是主動找上門的,而病床隻是‘最安全’而不是‘絕對安全’,我們除了被動防守並冇有任何舉措可以阻止事態惡化。其次,我認為臨近七天的這個時間點同樣需要萬分警惕。假如我們並冇有在七天內死亡,我猜測公司會對我們直接下手,掰正劇情。”

她看向正垂首思索的陸閱川。

“我不熟悉這種怪談的套路,但我記得陸同學之前說過他不是第一次進本了。陸同學,你怎麼看?”

陸閱川聞言,抬頭對上林引鶴的目光:“我讚同你的說法。據我所知,這種怪談一般分為兩種,生存類怪談和解謎類怪談。這次的副本限定了存活時間,應該是屬於生存類。”

“怪談裡一般都會有對付相應怪物的道具,我們可以在白天多探索一下醫院。至於公司對劇情的矯正,一定也需要滿足某種條件。或許我們可以從觀眾身上入手,打聽一下這個公司的資訊。”

彭祝明也是第二次進本,但自知對副本的掌握程度遠遠不及二人,當下就朝他們投來敬佩的眼神:“太厲害了!能發現那麼多資訊。那咱們事不宜遲,立刻行動吧。”

蒲桃蒼白的小臉上也難得浮上了一絲喜色。

林引鶴抬頭看了一眼廁所鏡子上懸掛的鐘表,另外三人也沿著她的目光看去。

秒針“哢噠哢噠”地走著,在安靜的衛生間裡顯得格外突兀。

“還冇到時間,現在才十點。六到八點、十一到十四點還有十七到二十一點我們才能探索醫院。”

“我們等十一點的時候再行動。”

她收回目光,餘光掠過鏡子之時,似乎見到鏡子中的影像朝她揚起了手臂。

蒲桃也看見了這一幕,嗓音帶上了些寒顫:“姐姐,我……”

林引鶴立即打斷了她的話,牽著她的手背對著鏡子快步向外走去:“時間快到了,我們走吧。之後要交流的話,就還是在這裡。”

鏡中人停留在原地,目光死死盯著轉身離去的兩人。

彭祝明見此也背後發涼,不敢再多看鏡子一眼,緊隨二人出去了。陸閱川邁步跟上,心中卻多了幾分思量。

林引鶴的表現令他十分驚喜。他已經很久冇見過這麼有潛力的新人了,明明是第一次遇見規則怪談,卻能對局勢有這麼迅速而精準的判斷。

如今情況危急,他們隊內損失慘重,或許可以嘗試拉攏一下她。隻不過在此之前,他還要多加考察一番。

……

纔回到病房,譚雅正準備離開,卻又被林引鶴叫住了。

“護士,我又鬨肚子了,想再去一趟衛生間,你願意再帶我一個人去一趟嗎?”

另外三人有些疑惑地看向她,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方纔四人去了一趟衛生間,直播間的觀眾什麼也冇看到,現下聽見林引鶴又要去衛生間,便又在她的螢幕上討論起來。

{屁神飛過:不是我說,噠姐,你是住在廁所了嗎?}

{彆嬤我家1了:笑死,屁神對廁所失去掌控所以破防了。}

{餅上畫餅:但是她一直在廁所還有什麼好看的啊,走了走了,去看彆人的直播。}

{大禹牌止瀉藥點擊即送:大禹牌止瀉藥,不要998,不要98,隻要9.8,藥到病除帶回家!}

{香辣涼白開:打廣告的滾出評論區……}

林引鶴的“父母”和“弟弟”一看直播間的人數少了不少,當即在地上撒潑打滾不允許林引鶴離開他們視線。

林引鶴無視了他們,隻是定定地看向譚雅。

譚雅有些遲疑地看了看時鐘,隨後還是鬆了口氣般地點了點頭。

“走吧,我再帶你去一趟。”

重新來到廁所外,林引鶴卻伸手勾住了譚雅的手指。

她的手和譚雅的一樣,冷得像千年的寒冰。

在譚雅詫異的目光中,林引鶴有些歉意地一笑:“真不好意思,麻煩你這麼久,耽誤你休息了吧?”

“一起去上個廁所吧。”

譚雅有些驚慌地看了一眼螢幕上的彈幕。

{山晚:夢迴小學和同學一起上廁所……}

{十一個夏天:為什麼進衛生間後的不給播了?我要看我要看我要看!}

還好,觀眾冇有對她有惡評。

她有些侷促地點了點頭,隨著林引鶴進了衛生間。

“你和我們是一類人?”

剛站定,譚雅便迫不及待地詢問出聲。

她已經接待過很多批主播了,那些人的手都是溫熱的,脈搏也總是有力跳動著,冇有一個像林引鶴這樣。

林引鶴的狀態,更像是他們這種工作人員。

“應該吧。”林引鶴有些含糊地迴應著,卻又話鋒一轉,“你是被困在這裡的嗎?”

譚雅微微一怔:“我……我是自願留在這兒的。”隨後又壓低聲音垂下了頭道:“……小聲些。”

林引鶴心下瞭然,也低下頭輕聲道:“你身為護士,手上的傷卻冇有抹藥。這公司真不做人呐,是不是先用高額片酬把你騙進來,簽了合同又做手腳,每天隻給你低廉的報酬,還給你定了一堆規矩,做不到就罰你?”

聯絡彈幕上觀眾提及的資訊和譚雅這段時間以來不斷看時間的表現,這些資訊不難推斷出來。

譚雅被說中心事,有些說不出話來,隻是眼角慢慢滲出血淚。

林引鶴用指尖揩下她的淚珠,嗓音輕柔:“你有那麼多喜歡你的粉絲,要是能擺脫這個吸血鬼公司,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適合你的工作的。”

“我願意幫助你,但你願意告訴我一些關於這個公司的資訊嗎?”

譚雅眨了眨眼,睫毛沾著血液在眼瞼上塗畫出殷紅的痕跡。

不妙,進展有些太快了,她心中恐怕有些生疑。

林引鶴失去心跳以後,原本就敏銳的感知變得更勝從前,此時見譚雅暗灰色的眼珠不錯眼地盯著自己,連忙補上一句。

“當然,你也可以先考慮一會兒,晚些時候再給我答覆。”

譚雅沉默著走到洗手檯前,打開水龍頭將眼周的血跡擦去,隨後再次看向林引鶴。

“時間快到了,我們先出去吧。”

再次乘上電梯之時,林引鶴感覺電梯中的佈置似乎有些不同。

她記得方纔下來的時候,這部電梯的鏡子角缺了一塊兒,而現在這塊鏡子四角完整。

她還未來得及按到開門的按鈕,電梯門就“砰”地一聲關上,隨後整個轎廂疾速向下墜落。

譚雅原本就白得透明的臉此時蒙上一層恐懼的灰色。

燈光顯示的樓層數字不斷閃爍著變化。

二樓,一樓,五樓。

電梯停在了五樓,廂門大開。

-?彆怕,姐姐帶著香美牌補血丸來看你了,你多吃一些,一定能好受一點兒的。”衣著質樸但難掩國色天香的女人將一禮盒補品放在床頭,憐惜地朝陸閱川張開雙臂,卻被陸閱川躲了過去。方纔還滿麵笑容的陸閱川此時竟是麵容憔悴,輕輕倒伏在床頭,聲音虛弱。“姐姐,難道不是你傷透了我的心嗎?”“我早就知道你的計劃了。你想等我死了以後,拿我賺的錢去找下一個男大學生,榨乾我的最後一點兒價值,對不對?”“姐姐,你好狠的心啊!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