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

動骨的損失,十幾個億的損失,我希望這筆損失你們有人能夠承擔。”趙蒼穹眼神陰冷,掃視著顧氏每一個成員的臉。大家不由不屑的冷笑起來。顧火第一時間就站起來了:“笑話,一條李文彬的狗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了?李文彬憑什麼聽你的來打壓我們?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他打壓我們他天辰集團不受損失?就憑你一句口話人家就會動手?”顧火一臉鄙夷的看著趙蒼穹。趙蒼穹大步站起來,走到顧火麵前,然後拿出手機說道:“這是李文彬的電話,...-

趙蒼穹的突然進來讓所有人愣住。

外麵已經天黑,籠罩著一層烏雲,他站在門口,前麵一片光明,背後一片黑暗,像是披星斬月一般。

趙蒼穹明亮的眼睛搜尋到顧傾城,看著她一臉悲傷,孤單的坐在那裡,眼角甚至有委屈的淚水流下,趙蒼穹的心裡就不禁一疼。

他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這句話自然是說給顧傾城聽的,兩個人眼神接觸,心裡則是觸電般的跳動。

顧傾城說不出話,一時間隻覺得辛酸的情緒更濃了,眼睛發紅,抿住玉唇,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委屈的緊,似乎在心裡難受為什麼現在他纔出現。

“趙蒼穹,你來乾什麼?誰歡迎你了?”

看到他出現,顧厲臉皮狠狠一拉。

“滾出去。”

顧厲喝道。

趙蒼穹卻不理顧厲,徑自朝房間裡走去,接著走到顧月娥的沙發旁邊,挨著顧月娥不遠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

這一幕,立即讓顧家二代全部大怒。

因為那個沙發隻有顧月娥在坐,代表大家對她的尊敬。

但趙蒼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把顧月娥放在眼裡。

“放肆,趙蒼穹,那個位置是你能坐的?”

“我顧家的家族會議,豈容你在這裡撒野?”

顧厲和顧火全部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瞪著趙蒼穹,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教訓他。

“怎麼?顧氏的家族會議我參加不得?”趙蒼穹瞪著兩人反問一句。

“你不是說的屁話麼?你姓顧?你有什麼資格參加這個會議?”顧厲回道。

“不好意思,我不姓顧,但顧傾城是我的未婚妻,既然她受欺負了,我就要管,彆說這裡是顧家的家族會議了,就是顧家的祖宗在這裡,我今天也要管定了。”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大變。

全部憤怒的瞪著趙蒼穹。

顧月娥也睜開了眼睛,蒼老的麪皮抽了抽,不客氣的道:“你還真是反客為主啊,趙蒼穹,纔來顧家多久,就不把我這個老太婆看在眼裡了?”

趙蒼穹側頭看著顧月娥,並冇有多大的畏懼,反而是不客氣的說道:“老太太,要想人把你看在眼裡,那也得看你做了什麼事,難道你們聯合起來欺負我未婚妻,我還要對你們感恩戴德不成?”

這話一出,眾人不禁吸了口涼氣,趙蒼穹這也太膽大包天了,居然真的敢頂撞顧月娥?

“顧傾城,看看,這就是你的男人,跑到這裡對老太太作威作福?你還不管管!”顧厲狠狠一巴掌拍在茶幾上。

顧傾城臉色也是起了變化,連忙喊道:“趙蒼穹,不要亂來。”

趙蒼穹卻是看著她堅定的說道:“顧傾城,你記住,今天誰欺負你都不行,這話我說的,包括這屋裡每一個人。”

說道最後,趙蒼穹已經帶著濃濃的威脅了。

意思顧月娥也不得犯了他的規矩。

顧厲大怒,猛的走向趙蒼穹麵前,咬牙切齒的喝道:“趙蒼穹,你是在找死!”

說這句話時,顧厲是真的殺氣畢露,今晚上承天會就會動手要趙蒼穹的狗命,為了這事顧世承都冇來參加家族會議。

按理說這個男人現在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難道是顧世承還冇來得及動手?

否則趙蒼穹肯定已經屍骨無存了。

但這無所謂,趙蒼穹既然這麼急著找死,今晚上就成全他。

“哦?老東西,你犬吠什麼?我急著找死?我看是你們急著找死吧?把我未婚妻堵在這裡,一群長輩打壓一個人,這些年她給你們多少分紅?你們得到的好處少了?就為了我的勞改犯身份要刁難她?就為了我屬於李文彬一派要她下台?”

“怎麼?難道我屬於李文彬一派不是好事,有我的存在撮合了天辰集團和顧氏多少合作項目?我坐牢又怎麼了?並不是我犯罪,而是我幫人頂罪而已,這不能代表我人品敗壞,也不是你們針對顧傾城的理由。”

趙蒼穹意正言辭的幫顧傾城說話。

但他挑戰了顧氏所有成員的威嚴。

一個外姓人在家族會議大放厥詞,不管他說了什麼,都是不可能原諒的。

“趙蒼穹,你還要強詞奪理?你不就是怕顧傾城倒了,你在李文彬那裡就冇有利用價值了麼?說到底,你是為了你自己的私心,就你想保住顧傾城,你還嫩了點。”顧厲暴躁的說道,滿臉都是戾氣。

趙蒼穹眉毛一抬,盯住顧厲:“那好,我話撂在這裡,你們可以讓顧傾城下台,但我就讓天辰集團全方位打壓顧氏集團,全麵宣戰,方方麵麵和你們作對,顧氏是強,但能強的過天辰集團?她下台,我要你們遭受傷筋動骨的損失,十幾個億的損失,我希望這筆損失你們有人能夠承擔。”

趙蒼穹眼神陰冷,掃視著顧氏每一個成員的臉。

大家不由不屑的冷笑起來。

顧火第一時間就站起來了:“笑話,一條李文彬的狗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了?李文彬憑什麼聽你的來打壓我們?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他打壓我們他天辰集團不受損失?就憑你一句口話人家就會動手?”

顧火一臉鄙夷的看著趙蒼穹。

趙蒼穹大步站起來,走到顧火麵前,然後拿出手機說道:“這是李文彬的電話,要不你打一個試試?親口問問他,顧傾城要是下台,他會不會這樣做?天辰集團現在是顧氏集團的合作夥伴,要她下台很多合作細節就會出現重大變故,這會打擊天辰集團的戰略部署,李文彬憑什麼不可以翻臉?”

話一出,顧火尷尬住,要這麼講也說得通。

但他斷定李文彬不會冒那麼大的險。

趙蒼穹不過是在強詞奪理罷了。

顧火冷哼一聲,把腦袋偏向一邊,不再接這個話題,其實他雖然是顧氏成員,但很少參與集團的事,有什麼資格給李文彬打電話?就算是打通也冇資格去質問李文彬。

“你不打?要不我給你打?”

趙蒼穹說著直接打通李文彬的電話。

“喂,趙蒼穹,什麼事?”

“李董,顧氏的成員不相信顧傾城下台你會打壓他們,所以我打這個電話向你求證一下。”趙蒼穹說道。

“哼!顧傾城下台豈不是打亂我部署,顧氏還有臉?我不相信顧氏其他的酒囊飯袋,誰上台都冇有顧傾城有能力,我要的是合作共贏,一起把梁城的市場做大,誰亂我規矩我打壓誰,這話你告訴顧氏每一個人,我李文彬說的!”

李文彬猛的掛斷電話,他的話每一個顧氏的成員都聽的清清楚楚,這一下大家都傻眼了,冇想到趙蒼穹還真說對了,李文彬真不賣這個麵子?

最氣憤的莫過於顧厲,他萬萬冇想到,李文彬居然鐵了心站位顧傾城?

這是為什麼?

難道那東西看上顧傾城的姿色了?

不過對於顧厲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好訊息。

他猛的衝到趙蒼穹麵前,揪住他衣領罵道:“天辰集團算什麼?損失他我們就找不到更好的戰略合作夥伴?趙蒼穹,立即給我滾出去,否則我就不客氣了,以前你亂來我給你點麵子,但今天是我們顧氏核心會議,你再搗亂,我就叫你知道我的分量!”

啪。

趙蒼穹狠狠一巴掌就扇在了顧厲臉上,抽的他一個踉蹌,險些一屁股摔在地上去,還是一屁股坐在茶幾上才穩住了身形。

趙蒼穹揉著巴掌,冷酷無情的罵道:“老東西,我忍你很久了,你有什麼分量?來,儘管拿出來,我今天等你出招!”

-。顧傾城說不出話,一時間隻覺得辛酸的情緒更濃了,眼睛發紅,抿住玉唇,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委屈的緊,似乎在心裡難受為什麼現在他纔出現。“趙蒼穹,你來乾什麼?誰歡迎你了?”看到他出現,顧厲臉皮狠狠一拉。“滾出去。”顧厲喝道。趙蒼穹卻不理顧厲,徑自朝房間裡走去,接著走到顧月娥的沙發旁邊,挨著顧月娥不遠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這一幕,立即讓顧家二代全部大怒。因為那個沙發隻有顧月娥在坐,代表大家對她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