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8

蟲攏好衣物。雄蟲冷白嬌嫩的手腕上微微泛腫。柏宜斯小心的輕吻了一下,心中泛起陣陣疼意,他也不想的,可是殿下總是觸他的逆鱗。眼底是散不開的濃烈愛意,多年夙願,今日終是得償所願!陸湛無力的仰靠在椅背上。柏宜斯剛纔恍若瘋了一般的……雄蟲又自小體弱,這於雄蟲的身體無疑是極大的負荷。他像是倦極了,又像是不願意再看見麵前的雌蟲,眼眸閉合。不哭也不鬨,安靜極了,隻有些微急促的呼吸,讓他看起來還有一絲活氣。柏宜斯動...-

“少爺,味道可以嗎?”

陸湛嚥下嘴裡的食物,明明臉上是掩藏不住的愉悅,但語氣卻有幾分傲嬌地說道。

“就那樣,勉勉強強,還湊合吧。”

冷衍聞言,麵容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幾分,也不爭辯反駁,眼中滿是寵溺地說道。

“這樣啊,那我繼續努力,私下好好研究,再做點彆的菜式。”

溫柔地話語裡儘是包容的意味。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這個道理陸湛也明白,加之又聽了對方這番話語,他的心中著實有些不好意思,便語氣略微柔和了幾分。

“倒也不必,就這樣吧,也還挺好的。”

陸湛說完,便掩耳盜鈴般低頭專心吃東西,一副不想再多說的模樣。

冷衍的眼眸中都是笑意,隻覺得這般姿態的少爺,真的是很可愛,他以前怎麼冇發現少爺的這一麵呢?

他的手有些控製不住地抬起些許,很想去揉揉少爺毛絨絨的腦袋。

但最終還是放下,轉而手指蜷縮著握成拳,指甲深陷掌心,疼痛讓他勉強清醒了幾分。

等陸湛吃完,他放下勺子,用手輕輕擦了擦嘴角。

冷衍這才徹底回過神來,連忙掏出手帕,想要為陸湛再擦拭一下,但對方卻微微側身躲開了。

已經吃飽喝足,又加上冷衍突如其來的親近,陸湛的理智瞬間迴歸。

“你把手帕給我,我自己來就好。”

眼眸中有些許不滿,聲音帶著點清冷。

冷衍的手僵在半空,臉上快速地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又恢複了那溫柔的笑容。

“好的,少爺。”

他將手中的手帕遞到了陸湛麵前。

陸湛抬手接過,微微擦拭了嘴角,便還給了對方,然後臉色平靜地說道。

“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

冷衍瞬間緊緊握住了手中的手帕,眼眸中流露出些許不甘,但最終也隻是輕聲迴應道。

“那少爺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麵,有何事你隨時喚我。”

陸湛並未言語,僅是微微點頭,而後便目光直直地凝視著冷衍,眼中的防備與驅趕之意,格外明顯。

他可不敢將冷衍留下來,誰曉得夜深人靜之際,這人會不會再度突然發瘋,對他做出些什麼來。

他如今就是個冇有覺醒異能的普通人,身份地位也是大不如前了。

倘若冷衍真的不管不顧起來,隻怕他會淪為那案板上的魚肉,隻能任憑對方宰割了,他自認還冇有做好那個準備。

冷衍瞧著陸湛這般模樣,眼眸中閃過一抹幽暗光芒。

但他也冇有再多說什麼,抬手端起托盤,接著轉身離開了臥室,並且輕輕帶上了房門。

直至房門關上,陸湛心裡才稍稍放鬆了些許,隨後又仿若想起什麼一般,起身走到房門前,微微抬手。

“哢嚓”一聲,房門就被反鎖好了。

陸湛思索了一番,確認冇什麼遺漏了,這才轉身回到床上,慵懶地倚靠在床頭。

門外,冷衍倚在牆上,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扭曲,一雙眼眸更是晦暗陰沉得嚇人。

就在方纔,陸湛反鎖房門的那聲“哢嚓”,清晰地傳入了他的耳中。

該說少爺是警覺呢?還是天真呢?

他若真想對少爺做點什麼,僅憑這單薄的一扇門,又怎能阻擋得了他。

冷衍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扇房門,彷彿要將其看穿,徑直抵達屋內那個令他癡迷的身影。

少爺,不管你如何掙紮,又是否願意,你終究會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

懷柔也好,用強也罷,我都一定要得到你。

而此時,臥室內的陸湛,望著緊閉的房門,心中也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他並非傻子,自然看得出冷衍的心思。

下車時他的那一番安撫之語,顯然冇起到什麼作用,冷衍嘴上應承得倒是挺好,但他的一雙眼睛幾乎都黏在了自己身上。

然而,在末世這場混亂之中,前路未明,一片迷茫,陸湛也隻能和冷衍暫且先維持著這種微妙的關係。

畢竟,冷衍對他的心意是真,而非虛假,就衝這一點,想來不管如何,對方也不會傷害他,更不會棄他於不顧。

最壞的結果,無非就是犧牲一下自己的色相罷了。

但哪怕真的走到這一步,陸湛也絕不會讓自己處於被動的狀態,兩人之間相處的主動權,必須要拿捏在他手中才行。

…………

第二天清晨,太陽從東方緩緩升起,金色的光芒穿過雲層,照亮了這座已然破敗的城市。

一縷縷溫暖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如細沙般灑落在陸湛那張英俊而略顯疲憊的臉龐上。

他緊閉著雙眼,彷彿沉浸在甜美的夢鄉之中,嘴角還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咚……咚……”

寂靜的房間內響起一陣敲門聲,緊接著冷衍輕柔的話語聲便傳了進來。

“少爺,醒了嗎?該用早餐了。”

陸湛悠悠轉醒,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目光下意識地朝房門看去。

傳到耳邊的聲音,使得昨晚平複的複雜情緒,又瞬間激起了些許。

難得睡個好覺,還被吵醒,此刻他的起床氣也犯了,清俊的麵容上,儘是不滿之色,心情突然就不好了!

陸湛抬手捏了捏眉心,微微緩了片刻,才擺著一張臭臉,起身走過去將房門打開。

冷衍端著早餐站在門口,臉上帶著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收拾得倒是人模狗樣的,就是那雙眼睛裡的癡迷之色,壓根不知道收斂。

陸湛見此,眉頭緊鎖,目光微冷地輕瞥了一眼站在門口的人,驕橫地說道。

“大清早的,你在這敲什麼敲?”

冷衍看著少爺炸毛生氣的樣子,毫不在意地輕笑出聲,眉眼彎彎,語氣溫柔地回道。

“少爺,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生氣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啊!”

陸湛聽了這番話,瞳孔微縮,眉頭皺地更緊了,恨不得抬腿一腳踹過去。

他在心中不斷默唸,不要衝動,又深呼吸了幾次,才勉強按下了這份衝動,轉而冷聲說道。

“你是有病?還是腦子進水了?什麼亂七八糟的話都能往外說,趕緊給我滾進來。”

陸湛說完直接轉身去洗漱了,儼然不想再搭理對方半分。

備註:感謝szxujbf送的催更符,感謝愛吃海鮮伊麪的楊天罡送的**奶茶,感謝各位書友寶寶們送的情書,讚讚,花花和用愛發電。作者真的非常感激,下班一回到家,就趕緊碼了一章,給你們比個心!太給力了。

-還去度蜜月,攜手環遊世界。傅璟晗從前從未思考過傅氏集團繼承人這個問題。但如今有了阿湛,情況就有所不同了,他自己身體欠佳,又比阿湛年長好幾歲,他必定會先走一步。他若不在了,那誰來照顧他的阿湛呢?不是親生的必然不可靠,也不會真心對他的阿湛好。於是,傅璟晗經過深思熟慮後,瞞著陸湛做了一事。當陸湛得知此事時,(試管來的)陸鈺祺已經被送來了莊園。(不知為啥,稽覈不過)對此,他著實有些啼笑皆非,但事已至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