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微雨 民國微架空if線番外

災建房。”這路人哈哈一笑。“此後,他還帶人清剿了土匪、修建了街道商鋪。這位小姐,您一定想不到,七個月前這城還全是土房子草房子,飛賊都能橫著走!您瞧,剛纔帶頭那王大娘,兩天前孩子丟了,都是老爺命家仆去找的。”洛璃一笑:“那還真是個善人。”她隨意寒暄幾句,輕易便斷定這人並無什繼續利用的價值,隨意找了個藉口便離開。顧府門前的台階上被鄉親們報恩的禮物堵的水泄不通。看似是熱鬨非凡……。若這顧以卿真如那人所說...-

純黑的鳥兒立在一根被燒焦的木樁上,血色的眼睛隨著腦袋歪過去,直勾勾的盯著朝這邊走來的女人。洛璃吹了聲口哨,烏鴉便飛到她肩膀上,猶如溫順的信鴿般伸出一隻爪子。她毫不在意烏鴉彎鉤般的爪尖在她身上扣出的血痕,摘下它身上綁著的紙條,利落地拔槍對著天空打響。烏鴉受了驚,展開翅膀,轉瞬間就消失在了它來時的方向,隻留下幾句嘶啞的長鳴。她彎彎嘴角,倒是一副愉悅的樣子。輕佻的聲音隨著那驚鳥而去。“主家冇教過你對我要客氣點嗎做出那副金絲雀的樣子是給誰看的”女人隨手把玩著那張紙條,掃了一眼上麵的內容便丟在地上,一根點燃著的火柴被準確無誤的扔在了上麵。火苗妄圖肆意擴張,卻終究隻是囹圄於那一張宣草紙。洛璃眼中映上一抹火光,隨即百無聊賴的摘下頸間的王佩把玩。臉側的紫晶耳墜隨著動作輕搖,反射出耀目的寒光。“看來……過兩天得進趟城,去會會信上這位——”“顧以卿,顧先生。”紙條燃燒殆儘,在城外淩亂的泥石路上更是一絲痕跡都留不下來,兵馬忙亂的年代……又有誰會留意到這不起眼的灰燼呢?初春的天氣可以說得上是舒適,城門處盛開著杏花,路過便會讓人心情大好。城門口的守衛正盤問著一位獨自一人入城的女子。她身著一件旗袍,版型修身,繡著的紋樣不繁雜卻十分精細——兩隻栩栩如生的燕子嬉戲打鬨著。若是讓懂行的人來看便會知道,這衣服乃是出自鴻翔,並非常規款式,大扺是為哪家闊太太量身定製的。不過這士兵也就一粗人,自是不懂頭的彎彎繞繞。這位小姐的衣角還沾著泥痕,發鬢也略有些狼狽,精緻與淩亂同時在她身上割裂開,倒卻越發顯得我見猶憐起來。士兵隨意掃了證件,倒也有些不捨得這樣的女子漂泊在外,不免的多說了幾句話。“姑娘若是手頭吃緊,不妨去找城內顧先生,想必他會願意為了姑娘伸出援手。”“謝謝,我會的。”洛璃含著絲別人不易察覺的笑意道了謝,接過自己的身份證明,加快步子進了城。七拐八繞的衚衕巷子愣讓她走出了一副閒庭散步的模樣,明明是初來此處,心頭卻和明鏡似的。她並不著急,直到來到一條幽僻小巷中,才挑了挑眉,放開自己按在槍上的手。再出來時便已變了一副模樣,連身量都拔高幾分。她狀似隨意的溜達在大路上,卻幾近是直奔著目的地而去。首先映入眼眸的是一片嘈雜的人群。一位大娘虔誠地走上前,放下一屜包子,嘴唸唸有詞:“謝顧老闆恩情,我陳氏無以為報,還請您收下!”洛璃指尖微微一轉,將方纔把玩的玉佩抓在手中,抬眸望去。巨大的紫杉木牌匾上刻著顧府二字,筆法蒼勁有力,似是出於大家之手。後麵的人頭烏泱泱排到了街口,她有些微妙地挑了挑眉。一般而言,她的目標隻有兩種人。一種是極惡之人,是委托者為了複仇或是滅口而咬牙發動巨資請動她;一種是極善之人,通常是礙了別人的事,派她來除掉。通常而言,她所要殺的人會滿足這一規律。畢竟她的要價可不低,不會有人為了玩笑而一擲千金。就算有,通常也並不會選擇她來完成,許多人看到價格便望而退步了。哦,倒是有例外。若是碰到她自己感興趣的獵物……縱使冇有賞金,她也願意下場去捉弄一番。不過此人倒是奇怪。要說是個惡人,怎眾人能如此愛戴可若是後者.....她若有所思地望過去——顧府大門緊閉,甚至冇有家仆出來表態,她方纔轉轉悠悠觀察的後門也是如此。這極不正常,若說是怕人打攪……有位過路人看著她饒有興致的樣子,樂地招招手:“姑娘,一看您就是外地來的,不知道顧老闆的名號。他呀,在我們這邊可是有名的大善人喔!”“哦?”正好,藉此機會瞭解一下目標。“前陣子我們城鬨了洪災,顧老闆那時也是初來乍到,大家都以為他和那些軍爺一樣對我們這些群眾不理不睬,誰成想他卻幫我們賑災建房。”這路人哈哈一笑。“此後,他還帶人清剿了土匪、修建了街道商鋪。這位小姐,您一定想不到,七個月前這城還全是土房子草房子,飛賊都能橫著走!您瞧,剛纔帶頭那王大娘,兩天前孩子丟了,都是老爺命家仆去找的。”洛璃一笑:“那還真是個善人。”她隨意寒暄幾句,輕易便斷定這人並無什繼續利用的價值,隨意找了個藉口便離開。顧府門前的台階上被鄉親們報恩的禮物堵的水泄不通。看似是熱鬨非凡……。若這顧以卿真如那人所說,是個純粹的好人,怎會這般故弄玄虛?她在心冷笑一聲,更像是吊著他們的報恩之心,以便日後控製吧。太陽不緊不慢的抬起頭,溫暖的陽光讓人不免有些倦怠。洛璃眯了眯眼,街頭巷尾倒是候了不少黃包車,她隨手攔了一輛便與那車伕攀談起來。“今兒怎的這熱鬨?”“小姐您不知道”那車伕或是健談,或是瞧著洛璃服裝氣質都不似普通人,不等洛璃回覆便自顧自的說起來。“千羽商會那位新的當家人輕羽小姐今日啊,要開個交談會呢!”“哦?”洛璃笑道:“我初來乍到,確實不太清楚。”車伕神色都有些飛揚了:“您是不知道啊,這幾日的人多極了,像您這樣不遠萬過來的也有不少呢。”洛璃做出一副欲要上車的樣子,車伕連忙過來為她放下腳踏。“小姐向哪邊去”“嘉興街吧。”洛璃眯眯眼:“不用太快,慢慢走就好,我受不了顛簸。”“好。”車伕拉起車,不免又偷眼觀察了一眼洛璃。她正慵懶的撐著腦袋,身上的旗袍采用了深寶石藍的絲綢麵料,粼粼的光澤在陽光下流轉,顯得端莊而大氣。“不走”洛璃雖然合著眼,但精神可冇有絲毫放鬆。車伕不敢再看,連忙拉汽車走動起來。“師傅,剛纔你說的千羽商會我倒是有幾分興趣,不知你瞭解多少”常混跡於酒館店宅等嘈雜地方的人得知訊息的門路總是廣一些。洛璃坐在茶館靠窗的一角落處,手上卻是把玩著一封淺紫色的信函。這渾水,她倒是要去趟一趟。

-表態,她方纔轉轉悠悠觀察的後門也是如此。這極不正常,若說是怕人打攪……有位過路人看著她饒有興致的樣子,樂地招招手:“姑娘,一看您就是外地來的,不知道顧老闆的名號。他呀,在我們這邊可是有名的大善人喔!”“哦?”正好,藉此機會瞭解一下目標。“前陣子我們城鬨了洪災,顧老闆那時也是初來乍到,大家都以為他和那些軍爺一樣對我們這些群眾不理不睬,誰成想他卻幫我們賑災建房。”這路人哈哈一笑。“此後,他還帶人清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