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已經約了朋友了。”蘇曉婉拒道。“好吧,那,祝你有一個愉悅的晚餐。”“謝謝。”婉拒了章澤要約的蘇曉有些呆滯的走回了寢室,回想起了她的第一次心動,也許都算不上喜歡的悸動。那個時候的蘇曉還是一個剛步入學校的初中生,但也是那一年,蘇曉好像愛上了一個人,可他是真的令人討厭。依稀還記得那是初那一年的秋天。猶記那時的蘇曉單純無真,分不清男女之間的界限,絲毫不懂男女有彆,在與男同學做同桌時毫無界線,竟有一次在上...-

但是該來的總會來的,最終蘇曉還是羊入虎口,但是出乎意料的風平浪靜,這一個新班主任隻是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蘇曉,走完了所有流程後就叫她離開了。過了幾天後,蘇曉並冇有被這個被同學賦予外號為球球的班主任找碴。

也許是因為老師和同學還不是熟悉的緣故吧,班級上的座位也無甚改變,王文傑依舊坐在她的右後側。蘇曉甚至能在上課的時候體驗到他那炙熱的目光。但明顯對他不感興趣的蘇曉著實感到厭惡,心中一直在祈禱著快點換位子。

就在蘇曉祈禱之時,球球突然就叫蘇曉站可起來回答問題。在這一個千鈞一髮之際在暑假的時候因為近視而配上的眼鏡在此時發揮了關鍵作用。

蘇曉望著黑板上那一道經典難題,在呻暗暗不屑:拜托,我隻是英語不好而已。語文,還想為難我?怎麼可能。

在蘇曉流利的說完她心中的答案後,球球的臉色好像變得不對勁了起來。果然不出意料地,蘇曉回答出了與標準答案相差無幾的回答。

付老師(球球)黑沉著臉讓蘇曉坐下,但就在此時,蘇曉發現她左邊那個男孩子也在看著她。

蘇曉轉過頭與他對視,他粲然一笑,轉過了頭,但紅暈卻漸漸爬上了蘇曉的耳尖,好像在這一刻蘇曉知道了何為心動。

從坐下之後,蘇曉開始從她那模糊的記憶中不斷回想,哦,記起來了,他叫張逸傑。

誰後開始偷偷地觀察他。他的雙眉粗而長,眼睛明而亮,鼻梁高而挺,嘴唇薄而紅潤、清晰的下線,精瘦的身材,健康的小麥膚色,簡直令人沉迷,這就是自己的理想型。蘇曉在心中呐喊。

最終蘇曉在球球的眼神殺和同桌的提醒下終於回過了神。但一下課就驚奇地發現,他也過來與我們一邊說話。

不帶猶豫的,有機會不抓是傻子,蘇曉馬上開始和他搭話,不用幾天就已經和他混熟了。

蘇曉也開始漸漸的瞭解到了他的本來麵目:他是一個天稱座的男孩,十分毒舌,他愛鬨愛玩,熱愛一切的體育活動,他的成績不能說差、隻能說很差作業也是能抄就抄,但這些並不能體現出什麼這又有什麼關係呢?蘇曉這麼想著,反而覺得這個人太愛了。甚至會儘量寫完作業去給他抄。

她們兩個的關係也越來越近,張逸傑也會時不時地拽蘇曉的凳腳,輕輕扯一下剛紮好的馬尾再快速收回當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會在蘇曉被球球“折磨”哭的時候傳來小紙條安慰,看見她偷摸寫小紙條的時候也會來詢問問一下。蘇曉的課桌中也會時不時出現些甜食。

隨著時間的流逝,天氣轉寒,不規律的飲食所造成的後果也開始表現了出來。

這一年的冬天蘇曉十杯分畏寒,冬天剛開始的時候就已經用上了暖寶寶,瓶子也變成了保溫杯,肚子疼也成了平常事。張逸傑似乎也看出了什麼,每天早晨都會跨進倆人都不喜歡的辦公室內去幫蘇曉打熱水。每天從他手中換暖寶寶也成了慣例。

看著他們越來越親蘇曉密.王常傑終於受不了了,寫了一張紙條來問蘇曉:你不是接受了我給你送的零食嗎?怎麼跟張逸傑走的那麼近呢,就算你拒絕了我的表白,但是也不用像現在這樣子吧,現在這樣像什麼?

那些零食還是你給的嗎?我以為是我朋友給的呢,我給錢給你吧。蘇曉回到。

他哪裡比得上我,我成績,外貌,哪個不比他好?

蘇曉在腦中回想了一下、確實她喜歡的成績外貌都冇有王常傑好,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她喜歡的就是最好的。

“你憑什麼跟他比?!”蘇曉回覆了他後再傳來的就是張逸傑寫的紙條了:在聊什麼呢,聊了這麼久?

冇什麼,一點小事罷了。對了,馬上中考了你打算考什麼學校啊?

都行.

我想考市一中,我們一起考好不好?

等了很久,紙條終於傳了回來。上麵寫著被筆狠狠劃過的兩個字:好啊

另外一行上寫著:那我加加油,看看有冇有希望?

在傳完這張小紙條之後,蘇曉陷入了沉思。他是不是也喜歡我?不然為什麼對我跟對彆人不一樣。可是他既然喜歡自己為什麼不表白啊,如果他向我表白了,我看定會答應他啊,這樣我們不就在一起了嗎?

-這一偉大的發明之後,距離就再也不是阻擋人們聊天的理由了。看著那一條小紅點,蘇曉猛地就一頭紮了進去。過了幾天了後.蘇曉從早上醒來就覺的心口有一點點慌亂,總覺會有大事發生,果不其然。就在她吃完晚夕的時候王常傑就給她發來了表白信,有情人終成著屬,但蘇曉對他真冇有什麼感覺,連猶豫都不帶的,拒絕地十分乾脆。再過了幾天,成績出來了。蘇曉看著自己那120多分的數學傻了眼,意識到自己是真的退步了,但母親望著那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