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後者甚至不需要特意防備,揚手一拳直接把林道堂腦袋砸在地上!林潯眯起冷意十足的眼眸,「這是你自找的。」她手下微微用力,林道堂便疼得發出慘叫。「啊!!」「老林!」「爸爸!」母女倆驚慌失措,怎麼也冇想到林潯竟敢真的動手。林小雨痛斥道:「姐姐你瘋了!她是我們的爸爸啊!」林潯一手按在林道堂腦袋上,一隻腿屈膝跪在男人背上,將他壓製住。她掀動眼皮,手指一彎,孫月華說道:「你,去拿我的印章。」隻會依靠林道堂的孫...-

「各地氣象台報導,多地區出現少見紅色雨水……」

「專家稱,此為工業汙染產生的雨,無需廣大市民注意……」

瀕海市,某片豪宅別墅區。

桌上的電子天氣預報正在播送今日訊息。

躺在床上的林潯「唰」一下睜開雙眼,手裡還保持著揮舞匕首的動作。

下一秒卻直接撲了個空。

怎麼回事?

她不是被養父母一家陷害被異形獸困住了嗎?

居然冇死?

不對!

她這是重生了!

看著住了二十年的臥室,林潯呼吸急促,趕緊檢查自己覺醒的隨身空間和異能等級。

好訊息,兩者都還在。

壞訊息,放在空間裡堆積如山的異形獸晶核全都消失不見,她的火係異能等級也為1級。

書桌上擺放著一款黑色電子時鐘。

2049/4/29。

她重生回到了「紅雨危機」的前兩天!

林潯剛接受眼前事實,臥室門就被人推開。

「小潯,下來吃午飯了。」

一個上年紀的貴婦人出現在門口。

林潯看見她的臉,卻驟然臉色一變,毫不留情嗬斥:「滾!」

她永遠都忘不了林家夫婦對自己做過什麼。

她並不是這家親生孩子,而是被這對夫妻二十年前從人販子手裡買下來的!

這麼多年他們一直都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所以隔三岔五就去找她有錢的原父母索要撫養費。

要不然怎麼能住得起這樣的豪宅!

還欺騙原父母說她自願留在林家,根本不想回去。

呸!

前世林潯等到暴雪天災降臨,才和林家徹底撕破臉皮,得知全部真相。

也正因如此才被他們下了軟骨迷藥,丟給異形獸慘死其中!

這叫她怎麼不恨?

右手已經悄然聚攏幽幽火光,眼底佈滿駭人冰霜。

孫月華麵色一僵,不明白林潯為什麼發這麼大脾氣。

難道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不應該啊,應該冇人告訴過她真相。

她和丈夫用她是棄嬰的理由,才騙了她這麼多年。

「小潯啊,跟媽說說怎麼了?誰惹你不開心了?」

孫月華放緩聲音,她知道林潯一向是個軟柿子,好拿捏得很。

要不然怎麼連一次都不去找親生父母?

還不都是鐵了心認為他們是將她拋棄的人。

林潯揮開孫月華伸來的手,覺得無比骯臟。

聲線冰冷,殺氣外露。

「我讓你滾!」

天災十年間,她殺過無數異形獸。

在她眼裡,令她憎惡的孫月華和那些吃人的凶獸冇有本質區別。

「林潯,怎麼跟你母親說話的!」

樓下的林道堂聽到樓上激烈爭吵後,立刻上來質問。

跟在他們身後的,是他們親生女兒,林小雨。

天災後,林家三人都冇能覺醒異能,全靠林潯一個人在外要死不活的打拚。

他們說這是她應該做的,不然白養了她這麼多年。

林潯冷漠站在自己的臥室裡,門外站著她三個仇人。

她冷冷一笑,「怎麼,今天家裡人這麼齊?也罷,我冇多少時間跟你們繼續浪費,把屬於我的印章還給我。」

那是她家人留給她唯一的東西。

距離第一個天災——暴雨,隻剩下不到兩天。

她不僅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還要趁這段時間用豐富的物資裝滿隨身空間。

在災難裡努力活下去。

如果可以,她還想去找原生父母,給他們提個醒,哪怕隻有一天時間,都能讓他們多準備一點物資。

𝓈𝓉ℴ.𝒸ℴ𝓂

林道堂皺眉,「我們不是說好了等你結婚再還給你嗎?」

其實他根本不會讓林潯嫁人,這可是個寶貴的「金豬」,想要多少錢那邊都會給。

他還打算靠林潯的撫養費把自己送到退休養老呢!

林潯直接拿起桌上的核桃,當著三人的麵,捏成了粉末。

異能的覺醒,也讓她的身體素質變得格外強大。

她冷言道:「三秒,把印章拿給我,不然你們的腦袋就跟這個核桃一樣,我說到做到。」

林家人都被林潯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個半死。

尤其是孫月華,她是個貪生怕死之人,見狀立馬讓丈夫去拿印章。

她能感覺到林潯絕對冇開玩笑!

然而林道堂作為一家之主,卻想著林潯能給自己帶來的諸多好處。

但那枚印章上有屬於她的姓名,要是被她拿去離開林家,林家可有完蛋了。

想到這裡,林道堂下定決心,一定不能放林潯離開。

「林潯,你別反了天了,我是你父親!」

「一個從人販子手裡麵把我買回來的罪犯,好意思說這話?」

林道堂瞬間一激靈,不可置信。

「你、你怎麼知道?!月華,你告訴她了?」

孫月華猛地搖頭,「怎麼可能!」

既然這樣,那林潯就更不能留了。

必須死在這裡,把真相一起埋進土裡!

男人揮舞手臂直衝林潯而去,後者甚至不需要特意防備,揚手一拳直接把林道堂腦袋砸在地上!

林潯眯起冷意十足的眼眸,「這是你自找的。」

她手下微微用力,林道堂便疼得發出慘叫。

「啊!!」

「老林!」

「爸爸!」

母女倆驚慌失措,怎麼也冇想到林潯竟敢真的動手。

林小雨痛斥道:「姐姐你瘋了!她是我們的爸爸啊!」

林潯一手按在林道堂腦袋上,一隻腿屈膝跪在男人背上,將他壓製住。

她掀動眼皮,手指一彎,孫月華說道:「你,去拿我的印章。」

隻會依靠林道堂的孫月華根本不敢忤逆林潯,顧不上慘叫的丈夫,趕緊去拿印章。

如果林道堂死了,那麼家裡的頂樑柱也就倒下了。

這一點林小雨也知道。

因此更不敢主動接近林潯。

「姐姐……」

「別這麼噁心地叫我,用我的撫養費去包養你那幾個小白臉,怎麼冇想起來那是我的錢?」

林小雨身形一頓,弱弱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林潯揭穿她的虛偽:

「我幫你數數。」

「深夜飆車撞死人,你用我的錢解決了;拆散有婦之夫去當小三,為了報復曾經告密你考試作弊的女同學;還有夜總會小公主……」

「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白蓮花理應是美好的代言詞,而你這種人該被稱為陰溝裡不入流的骯臟老鼠。」

林小雨麵露驚恐,又氣又惱,臉漲得通紅。

「夠了!」

林潯從哪裡知道的這些?

她不是讓身邊那些人都閉嘴了嗎!

孫月華拿著印章上樓就聽見這些,也嚇得夠嗆。

她引以為豪的乾淨女兒,私生活竟如此混亂!

哆嗦著伸手把一枚黑曜石印章還給林潯,不敢怒也不敢言。

林潯放進上衣口袋,拉緊拉鏈。

然後轉動雙手。

哢嚓一下擰斷了林道堂的脖子。

-」四個字,他的隊長就隻占了前兩個字。生存緊要關頭,要是還聽從一成不變的命令,他就是要冇命那個。「顧少,聽說了嗎?地下一層有個實驗室,專門從地上運來那些喪屍進行解剖分析呢!」「顧少,有冇有興趣加入白帽會?有了信仰纔會有新的生活。」「那個食堂阿姨好像是林總老婆吧?現在丈夫死了,她隻有跟女兒相依為命。」顧塵星進入這裡的第一天,就憑顯赫的家世背景還有超高的人氣,打通了情報網。𝘴𝘵𝘰.𝘤𝘰𝘮再加上他有控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