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了,聽到開門聲許安抬起頭看了一秒又趴了下去用被子把自己蓋住宛如掩耳盜鈴的場麵以這樣的姿態擋住楊女士的魔音,眾所周知楊女士的脾氣不太好耐心也亦是如此,看到女兒還在床上不動快溢位胸腔的火氣頓時往外冒出抱著手麵向許安的床道:“許安我數三個數你再不起來你今天就自己走路去學校休想讓我和你老爸幫你!”原本睡眼朦朧的許安聽到這句話瞬間開機蹦了起來衝向廁所洗漱去了後又火急火燎的穿好衣服走下樓去吃早餐去了一頓操作行...-

微弱的陽光打在藍灰交錯的床單上而那旁邊的鼓起的一團則是還未睡醒的許安,原本在之前學校就讀的她現在礙於父母工作的緣故轉A市中的一所高中裡而今天就是去學校的日子,偏偏許安不以為然昨晚更是以不一般的毅力玩到了淩晨兩點才躺下閤眼,門外響起許安媽媽楊女士的叫喊聲“許安!大懶蟲女兒你怎麼還不起太陽都快曬到你屁股了!快起來吧!你忘了今天去學校了嗎!?”楊女士如雷貫耳的叫喊聲隻是讓許安翻了個麵繼續睡,約莫兩分鐘的等候楊女士實在忍不了了就去拿許安房間裡的備用鑰匙把門打開了,聽到開門聲許安抬起頭看了一秒又趴了下去用被子把自己蓋住宛如掩耳盜鈴的場麵以這樣的姿態擋住楊女士的魔音,眾所周知楊女士的脾氣不太好耐心也亦是如此,看到女兒還在床上不動快溢位胸腔的火氣頓時往外冒出抱著手麵向許安的床道:“許安我數三個數你再不起來你今天就自己走路去學校休想讓我和你老爸幫你!”原本睡眼朦朧的許安聽到這句話瞬間開機蹦了起來衝向廁所洗漱去了後又火急火燎的穿好衣服走下樓去吃早餐去了一頓操作行雲流水如此的熟練可想而知許安是經常被楊女士督促了

在早餐過後老許也就是“嚴母慈父”中的“慈父”早就已經把許安的東西搬到車裡了而當事人還在與家裡的所以物品一一道彆彷彿這一去就不再回來一般似的,被老許喊了才依依不捨的上車,車一路安穩行駛著車上三人一路無言,當父母把她交付於現在的班主任時許安開始有些緊張了,班主任姓於是個微胖的中年女老師一張和藹可親的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看著她,許安有些緊張不安的掐著手上的肉這是她在緊張或者不安時候的小動作,麵前的班主任開口道“許安同學不要太緊張啦以後我就是你的班主任啦”許安:“於…於老師好”班主任:“不用那麼拘謹啦以後叫我老班就行”許安一愣心想這新班主任還挺友好便道:“好的老班!”

雖然說許安這個人是個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是不妨礙她社恐一想到馬上進入陌生的教室一切皆是陌生的,也深知進入了校園什麼都得靠自己了想想都感覺很恐怖她像個鵪鶉似的跟隨著於老師的步伐進入新班級內,站在講台上的於老師拍了一下黑板示意他們安靜下來後大聲說:“各位同學們咱們班來了位新同學我們一起掌聲歡迎她加入我們2班的大家庭之中希望新同學能在這裡結交新的朋友共同學習!接下來請她來自我介紹一下吧”許安忐忑的深呼吸了下開口道:“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叫許安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一起度過”說完便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台下掌聲一片還有同學的呼喊聲於老師等待聲音安靜下來時在教室周圍掃了一圈最後鎖定在一處抬手示意許安讓她坐那,望向座位很慶幸同桌是位女生許安拉開凳子坐了上去放下東西正在躊躇著如何和新同桌怎樣打招呼纔不會那麼尷尬。

許安喝了一口路上買來的水手握成拳狀持在嘴邊咳了一聲:“那個同學你好啊我叫…”

“我知道”一道好聽且冷漠的聲音從左邊傳來

這道聲音讓許安更加尷尬了就差自己刨個洞把自己埋起來了為了給同學一個好影響還是硬著頭皮繼續搭話

“那同學你叫什麼名…”

“林杏”

說完名字的她抬起了頭看向這剛來到班級擾亂她清淨的新同學“請問你還有什麼事嗎?”

許安被她的清冷的麵容冷到了像鵪鶉似的縮了縮“冇事了冇事了林同學你繼續刷題吧”是了剛剛不小心瞟了一眼她所寫的內容這位從她進來到現在一直低著頭的同桌原來在刷題看來是位高手級的學霸了,打完招呼的氣氛一度更陷入尷尬正好老師說剛來學校的第一天先不著急上課看電影放鬆放鬆,許安就把注意力放在電影上邊了而旁邊的人對所放的電影彷彿不感興趣似的依舊在刷題好像剛剛的差池如一場許安自導自演的幻覺。

不知不覺已經臨近放學了要問許安剛來是如何知道放學時間的那麼就是因為周圍同學都在收拾東西並且已經對衝出教室門口蠢蠢欲動了,視線不自覺的往左手邊看了一眼不知何時林杏低頭的姿勢變為趴在了桌上仔細看看她還有些發抖

-的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看著她,許安有些緊張不安的掐著手上的肉這是她在緊張或者不安時候的小動作,麵前的班主任開口道“許安同學不要太緊張啦以後我就是你的班主任啦”許安:“於…於老師好”班主任:“不用那麼拘謹啦以後叫我老班就行”許安一愣心想這新班主任還挺友好便道:“好的老班!”雖然說許安這個人是個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是不妨礙她社恐一想到馬上進入陌生的教室一切皆是陌生的,也深知進入了校園什麼都得靠自己了想想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