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誤導,兩年練習?練習時長兩年半!

感覺,但他的手卻無法穿過。“牆壁是一個例外,為此感謝上天,”老趙說。“那麼,這裡是地獄、天堂還是陰曹地府?”李淩泉問他,他似乎比想象中更容易接受自己的死亡狀態。但阿玲知道這不是真的。她已經死了快一年了。一開始,大多數人並不覺得好笑;死亡看起來就像生活一樣。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就受到了打擊,尤其是那些被困在養老院的人。空間有限;不需要睡覺、食物、上廁所、換衣服或任何身體機能。他們可以觸摸某人,但...-

循聲而看是馬教授,李淩泉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有種在河中溺水被人拉了一把的感覺

“跟我來。”

李淩泉彆無選擇,隻好跟在馬教授身後。走進一位老太太的房間後,馬教授開始說話。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正要向顧傾寒求助。不要費心了,她不會幫助你的,你這次做的事情太過分了,冇人會幫助你的,冇人會。”

“你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迫切的想要答案,你想要選擇,你不想被束縛。至少你不是第一個,前一個是我,我也這麼做了就在第一年的時候。作為一個科學人,我對很多反常規事情感到困惑,這裡發生的一切彷彿把我的信仰徹底轟塌,物理學的知識彷彿就是在放屁,我作為一名物理學博士,簡直就是對我前半生的信仰產生了深深地懷疑,但我相信這隻是我們無法定義的科學,他仍然是有規律可循的,隻不過我們還冇找到。”

馬教授望著李淩泉繼續說道

“比如如果我們不呼吸,我們怎麼能說話呢?我仍然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在趙菲死前看到了她,親眼看到她變成了鬼,但在她死後,我看到的這個女人至少年輕了十歲,這簡直難以置信。現在我認為人死後,我們會形成我們對自己最後的清晰形象,不管你死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一切應該都以自己對自己的定義為準。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學到了一些東西。然後我對這裡發生的一些事情做了很多假設和解釋。和你一樣我問了太多的問題,惹惱了很多人,但我從來冇有做過讓彆人變成噬魂者的事。”

“這不是我的本意,我隻是想看看她的具體情況。”李淩泉提出抗議。與此同時,馬教授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他知道李淩泉是想為自己辯護。

“無論如何,她正要自己反抗。我不是故意的,我冇有想害死她。”

“你的藉口說完了嗎?”

李淩泉冇有回答。但從心裡他知道馬教授是對的,他對趙菲的不幸變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聽著,孩子,我可以嘗試教你如何汲取能量。但問題是每個人對這件事都有自己獨特的理解,你要知道他不是一個死公式可以套用,我能用未必你也適用。對於我來說,我認為它是液體表麵張力理論,它幫助我以我自己的方式做到這一點。但是,說實話,我不擅長教授這種深奧的東西,但我們會有很多機會親手嘗試並與這位老太太一起練習,她的名字是楊娟,他將是你實踐的對象。”

老婦人坐在輪椅上,對周圍的一切渾然不覺。一陣風吹過,捲起了她的鬢角,老人的神情依舊平淡。

“你嘗試著去觸碰她。”

李淩泉按照指示做了,但是什麼也冇發生。

“對我來言,這就像試圖將肥皂泡放入普通水中並讓它留在那裡而不破裂。初階物理學,正是在破壞水的表麵張力,讓自己融入進去從而形成一體這樣就可以讓能量從她的環形圈流經你的體內,再利用我們的蓄能功能留下能量,大概在丹田處會感受到一股暖流。”

馬教授放低了姿勢,看著自己的手指和女人的皮膚。他必須有完美的控製力,才能維持幽靈指尖與老太太皮膚融合在一起的那一刻。然後,一種微乎其微、幾乎不存在的、模糊的觸感證明瞭能量汲取理論的成功。

然而,最近去世的人對某些東西的感人程度有如此多的記憶,以至於他們無法接受這種新的、淡化的、可悲的藉口來解釋這種感覺是真實的。年紀越大的鬼魂,越容易學習這個技能,因為他們已經很久冇有感受到什麼了。

“你必須練習並儘最大努力去感受這種聯絡。”

“你花了多長時間才學會這個?”李淩泉在幾次失敗後問道。

“大概六個月的時間,我自己悟出掌握總體概念並開始識彆其中的聯絡。現在過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的實踐練習,我已經做得足夠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在噬魂者麵前生存下來了。”

“半年悟道,兩年實踐。死了還要卷,這次我是真的死定了。”李淩泉再次抱怨,手冇有停過,仍然在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李淩泉心裡咯噔一下,“我也要做兩年半的練習生了嗎/”

“這是事實,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無論到哪個地方哪個領域都一樣,要是冇有大量練習夯實基礎就有失誤的風險,正所謂基礎不牢地動山搖”馬教授示意道。

“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要幫我嗎?”約翰好奇地問道,他真的迫切想知道為什麼馬教授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後仍然不計前嫌的主動找到我並提供幫助。

“因為我也決定這麼做,也因為像你一樣,我不相信顧傾寒或那個怪人柳文遠。他們在這裡生存了太久了,他們一定有所隱瞞,甚至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比如這座養老院的秘密。”

“阿玲告訴我,你總是用你的物理學知識來解釋這裡發生的許多事情。”

“是的,我願意,”馬教授承認。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馬教授走出房間,站在那裡,看著走廊儘頭的牆壁。

“就是這棟大樓。這是我的結論。這棟建築的構造有些不對勁。這個想法是我幾個月前想到的。我記得在我還活著的時候,腦子還可以正常運轉的時候,這裡曾經有過一些技術人員來過,他們想知道為什麼這棟樓時不時就會出現保險絲燒斷的問題。技術人員表示,建築物的金屬框架中有一些奇怪的結構,有時似乎會產生某種靜態能量飽和。後來我發現,這些全麵斷電與噬魂者襲擊事件幾乎每次同時發生。”

“哦,好吧,大樓是問題所在,但我們能做什麼呢?難道要摧毀大樓嗎,可是我們並冇有實體這可怎麼完成呢”

“小子,如果我知道的話,我早就修好了。問題是,我不認為這是隨機的。我認為這裡有一些故意的事情。這個地方已經存在了四十多年了。這裡的年長鬼魂一定知道一些事情,如果他們告訴我們,那我們的探索就冇有意義。”

“你有冇有嘗試從他們那裡得到一些資訊?”李淩泉問道。

“我真的嘗試過,不過他們不想談論它。柳文遠甚至懶得聽我說,顧傾寒更是告訴我不要浪費時間,而是應該努力的練習汲取能量保持生存。在聽我說話的時候你也應該保持嘗試尋找重合點。”

李淩泉點頭後又重新開始訓練,雖然依然冇有任何進展的跡象。“這就是很多人躲進顧傾寒房間的原因。他們既冇有耐心,也冇有技巧,甚至冇有意願去學習如何汲取能量。雖然這技巧真的無聊而且很難掌握。

夜幕降臨,事情又變得可怕了。燈光閃爍,噪音,牆壁上傳來痛苦的哀嚎聲——一切都比以前更加強烈。

“這征兆看起來很不好。我認為我們即將要被噬魂者攻擊了。”馬教授說。所有其他的鬼魂要麼在顧傾寒那裡避難,要麼那些能夠找到能庇護他的人。也有些人選擇了不太安全的選擇,即為工人準備的食品儲藏室。其中一扇門在人們進出後會自動關閉。問題是,如果門在攻擊過程中被打開並且噬魂者抓住了它,就無法逃脫。這是約翰必須注意的地方。

當燈光閃爍、牆壁發出尖叫聲時,養老院裡的工作人員們在聊天,冇有注意到周圍異樣情況。

“天哪,那家店太棒了。我去那裡買了一件很棒的健身房上衣;質量很好,還這麼便宜。”穿黃衣服的女孩說道。

“是的。我那裡也有一些好東西。讓我們看看它能開多久。所有商店一開始都很棒,然後變得太貴或者開始賣質量不好的東西,都是套路”一位綠衣護工說道,彷彿能夠預見剛纔所說的那家商店的最終命運。

一個男人推門進來。

“嗯,我想葉江先生很快就會發病的,需要你們多多照看。”

“嗯,好的。請問他今年多大了?”黃衣服女孩問,

“一百零一歲了。”護工回答道。

“哇哦,一百歲。我可不想活那麼久,我好像也很難活到那麼久。他現在根本生活不能自理,這種不是人生,簡直是受罪。”那傢夥說道。

“嗯,年齡太大了,我們今後得更加註意,防止他突發疾病。”護工說道。

“我們?為什麼要對他那麼細心照料?”那傢夥問道。

“你看,葉江先生是這塊土地和其他幾塊土地的所有者。這家療養院是根據他的租約建造的。他的一個兒子正在管理這家公司。但這塊土地仍然在老人的名下。當他死後,兒子們很可能會掀起家產爭鬥。”護工解釋道。

“所以呢?為什麼這會影響我們?”黃衣服女孩問道。

“嗯,這棟樓很舊了,它應該無法通過某些部門的標準,可以說簡直是一棟危樓。十年前他們本來應該對這座大樓進行一次大修,但他們冇有這樣做。後來我們通過了檢查,因為葉江先生塞了不少錢給相關部門。但如果他死了,他的兒子就會對這重新考慮,對這個地方的改造甚至推平……他一死我們這家養老院肯定要關門大吉,那時候我們就失業了,他還落到一個大孝子名聲,他兒子好像很喜歡賭博還給自己取名字叫永富,真是糟糕透了。”

房間裡的所有鬼魂都在聽他們閒聊。當然,這些都是壞訊息。工作人員一直在談論很多事情,但冇有一件是真正重要的。一夜過去,早晨,牆壁歸於寂靜,燈光不再閃爍。幸運的是這次噬魂者仍然冇有進攻。

-事情變得更糟的情況下與這個令人驚歎的美麗女人交談。他對女人一向不對付一直以來都是害怕和女性主動交談,即使死亡也不會神奇地改變這一點。幸運的是,顧傾寒是一個寬容的人。她向他的方向點了點頭,臉上依舊波瀾不驚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你可以進來了,”她說。房間裡還有十個鬼魂和她在一起,他們都靜靜地站在那裡。房間裡的浴室發出昏暗的燈光,足夠暗,暗到可以睡覺,但足夠清晰,可以以適當的方式看到事物,以防住戶半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