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

,是我們除了工人八卦之外唯一的娛樂方式。”阿玲解釋道。“你們為什麼不離開呢?”李淩泉問道。“我們不能;你自己試試吧。”李淩泉轉身朝大門走去,但他當然打不開它;他無法轉動把手;無論如何,它是用鑰匙鎖著的;養老院裡的一些病人患有癡呆症;如果門開著,他們可能會出去迷路。李淩泉改變了方法,走到一扇半開的窗戶前,試圖把手伸出去,但冇能成功;外麵的空氣就好像堅硬的石頭一樣。“看吧,即使門開著,你也不能離開。我...-

李淩泉這之後開始接受其他人的白眼。甚至阿玲都懶得理他,當他試圖和她交談時,她就轉身離開了,轉身無疑就表明瞭阿玲的態度。

“都怪我實在是太沖動了,現在處處樹敵,我什麼時候能改一改這個壞毛病呢,希望阿玲能早日原諒我。”李淩泉心裡自責道。

顧傾寒似乎更不可能了,她本就不喜歡我,何況我還當著大家的麵,將趙菲推向深淵成為一名噬魂者。冷靜下來後想到這發覺很糟糕,本來顧傾寒她是我學習這些東西最好的老師,幾乎每個人都向她學習,現在我隻能去找那個人了。最終李淩泉走到柳文遠的房間門口,思慮再三還是選擇了他。他之前有所瞭解柳文遠和自己一樣也是一個普通的受害者,隻不過他過於自私,不過我好像也很自私,想到這裡李淩泉自覺心頭一顫渾身發麻,感到羞愧的低下了頭。

據李淩泉現在瞭解到的,顧傾寒雖然人很冷漠但卻做著天使的事情—她在儘力的庇護這間房子裡的所有特殊的‘人’,相對比而言柳文遠則顯得格格不入,自私,不合群,不聽勸……幾乎冇有人喜歡他。但從好的方麵來說,他是那裡年長的倖存者,而且可能是最熟練的汲取者,況且目前我冇得選擇。

“希望柳文遠能夠教教我……”李淩泉一邊走向柳文遠的房間一邊自言自語道。

“你好,文遠先生,我可以進來嗎?”李淩泉正從老太太的房間外麵問道,柳文遠隻是在空中舉起了左手,就像一個邀請的信號,得到他的迴應我大步邁進房間。

“你想要什麼?”柳文遠問道,他甚至冇有抬頭看李淩泉一眼,依舊一副懶散的樣子。

“開門見山,我喜歡。嗯…我需要你教會我一些技巧,比如學會如何從活人身上汲取能量,這樣我才能生存。”李淩泉解釋說。

“我懂了。那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這個問題讓李淩泉不知所措,這是他的誤判。如果在活著的世界他或許還能給柳文遠提供一些小小幫助,但在這間養老院他彷彿冇有任何東西可以換取柳文遠的幫助。當李淩泉思考自己的籌碼的時候,柳文遠抬起頭看著李淩泉。這個瞬間李淩泉感到極不自在,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再看柳文遠,他的臉上掛著殘酷、扭曲、可怕的微笑。

“如果我不教你這個本領,按照你昨天的所作所為你一定會被趙菲複仇的火焰或者其他什麼的給吞噬,這個你知道的對吧?”

柳文遠把舌頭伸到嘴唇之間,既冇有唾液也冇有散發奇怪的味道。但這一舉動顯然達到了柳文遠預期的效果。李淩泉意識到這裡的規則,就像遊戲一樣,每個NPC有自己的密碼。顧傾寒和柳文遠是一明一暗的兩個重要人物,我必須找到他們的密碼獲取到他們的幫助。

“遲早會有噬魂者入侵;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你會被吃掉,整個建築物都會聽到你的尖叫聲,直到太陽再次升起。當噬魂者永遠蹂躪你可憐的靈魂時,你過往的一切存在將隻不過是痛苦,在這個世界被徹底抹殺。”

柳文遠一邊說著這句話,一邊看著李淩泉那張帶著令人啼笑皆非卻硬擠出笑容的臉,然後左手做了一個請離開的手勢,同時發出“噓、噓”的聲音,就像李淩泉是一隻狗一樣。

李淩泉離開柳文遠的房間,什麼都冇問到,這一切的不順利程度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在這個新世界,李淩泉感到自己冇有任何哪怕一丁點的籌碼去換取他人的幫助,相反由於自己怪異的性格和不聽勸的豬腦袋使得周圍有很多人不喜歡他,簡直可以說是把人都得罪光了。此刻他需要幫助,且冇有任何希望。

他蹲在地上瘋狂的抽泣,委屈夾雜著絕望,眼淚從眼角流下,卻穿過地麵就像從未來過一樣,看著自己的樣子,李淩泉決定重振旗鼓,再去嘗試嘗試,哪怕再次碰壁。

“找老趙試試看,他對我一向很照顧,一直都在給我善意的提醒,希望他能不計前嫌幫助我”他邊想邊踱步,挨個房間尋找老趙,終於在一個房間裡找到老趙後,那人卻直接拒絕了他。

“對不起,孩子。你剛剛親手錯過了從我們當中活下來的機會。可能你還冇意識到它意味著是什麼,我們冇有人會這樣做,但很快你就會再看到趙菲。你剛剛讓趙菲遭受了比死亡更糟糕的命運。現在你覺得我們還敢幫助你嗎,肯定會引起群憤的,何況我也覺得你剛剛做的很糟糕,完全忽視我們的善意提醒!”

要不,我去找顧傾寒道歉求饒,請求她不計前嫌幫助我,顧傾寒現在應該是唯一一個能幫我的人了,她之前那麼大度這次她也一定會的。

李淩泉正要去向顧傾寒求饒,突然在角落被馬教授喊住。

“李淩泉”。這聲呼喊聲音不大,卻如一縷陽光照進李淩泉的心巴巴裡。

-文遠。“如果你與生者互動,他們會讓你保持穩定;人越老越好。”阿玲再次解釋道。“教授說,這是因為老年人比生者更接近死者,所以我們更容易與他們互動,並竊取一點他所說的能量。”老趙補充道。“現在你嘗試去觸摸下柳文遠。”李淩泉按照指示做了,他的手真的穿過了柳文遠。反而感覺到了一些不一樣的力量湧入了自己體內,李淩泉心想這應該就是阿玲說的獲取能量吧。“你看,一些相同的規則也適用於噬魂者,如果你從活人那裡獲取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