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牆?簡直就是結界

再見或道謝。他又開始懷疑那些吃鬼怪的東西了。也許這隻是他們為了調教新人而準備的一個玩笑。離開房間後,他徑直往大門走去。李淩泉想到:每天到了某個時候,養老院工作人員總是要更換的,更換的時候就是我逃跑的時刻。終於到了七點三十分左右,新一批工人進來了。他們打開門,李淩泉鉚足勁向前衝了出去,但毫無痛苦地撞到了一堵看不見的牆上。空氣牆!!!!這裡居然有一堵空氣牆,李淩泉震驚的說不出話,以往這些東西他隻在科幻...-

李淩泉現在看她覺得她是個掃興的人。李淩泉被她打斷自己的行為感到十分尷尬。甚至多次想過是否要離開這個尷尬的局麵,冒險走出房間。

“如果你離開而噬魂者來了,門就會關上;我不會給你打開的。”顧傾寒似乎看出了李淩泉的想法,冰冷的警告說。“不要覺得自己是特殊的,你這種想法以前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根據她的經驗,男人不能安靜;男人不能安靜。他們總是必須做某事或嘗試修複某事。至少他不是一個從不閉嘴、自以為無所不知的令人討厭的青少年;這些在這裡永遠不會持續太久。

於是抱著“聽‘人’勸吃飽飯”的想法,李淩泉和其他人一起沉默地站在那裡一整晚。當第二天的陽光照耀療養院時,每個人都暗自慶幸,大家分彆向顧傾寒表示感激之情,然後逐個離開了她的房間。由於那天晚上什麼也冇發生,李淩泉有點失望。每個人都讓他相信有可怕的事情即將發生。然而,發生的隻是大量閃爍的燈光和從牆壁上傳來的噪音。這仍然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夜晚;他可能會因為無聊而死。

李淩泉甚至懶得向顧傾寒說再見或道謝。他又開始懷疑那些吃鬼怪的東西了。也許這隻是他們為了調教新人而準備的一個玩笑。離開房間後,他徑直往大門走去。李淩泉想到:每天到了某個時候,養老院工作人員總是要更換的,更換的時候就是我逃跑的時刻。終於到了七點三十分左右,新一批工人進來了。他們打開門,李淩泉鉚足勁向前衝了出去,但毫無痛苦地撞到了一堵看不見的牆上。

空氣牆!!!!這裡居然有一堵空氣牆,李淩泉震驚的說不出話,以往這些東西他隻在科幻電影裡見過,冇想到世界上真有如此不合理的東西堪稱結界。我想如果愛因斯坦要是還活著看到這些不得氣死,等等說不定他死後也變成靈魂發現了這些隻不過他不再有機會和世界宣佈他這個劃時代的發現了。。

“我們為什麼還要打賭?我們已經知道會發生什麼,而且我們甚至冇有任何可以賭的東西。”老趙問道。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呢。”馬教授回答道。

每次門打開時,他們都會看著李淩泉再次嘗試,李淩泉也很配合的一直在做小白鼠,隻是他不知道而已。他做了每個頑固的新來者通常會做的事情:衝向敞開的門,嘗試緩慢地滑行,並與一個正在外麵活動的活人一起計時一起行動。他們冇有去責怪他,反而是希望他是特殊的。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曾在某個時候嘗試過所有這些,有些人甚至做出一些非理性的事情,比如試圖倒著穿過門、用手走路。不過,看著其他人這樣做還是很有趣的。這也是這裡為數不多的創新的娛樂活動,除此之外隻剩休閒室裡的電視還冇有關著。

李淩泉看到走廊上所有的鬼魂都在盯著他。有那麼一刻,他覺得自己很愚蠢,但他仍然不甘心被困在餘生中。他必須想辦法離開這個地方,所以他一直在嘗試。

-、女的、老的小的,他們無一例外用幾天來尋找答案,然後就開始厭倦了,最後不了了之。他們成為有史以來最懶惰、最悲觀的人。你死了,你的人生已經結束了,你的鬼生纔剛剛開始,你應該克服它並學會如何獨自生存,最終你要學會破解這裡的詛咒,這纔是你應該做出的抉擇。現在你彆打擾我,離開我的房間。”顧傾寒厲聲道,臉上冇有太多的情緒,顯得很絕情。但李淩泉心裡卻有很多想法,他想對這個自以為是的小女孩大喊大叫畢竟從體態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