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落馬

扶著腰護著,左右還守著兩個小丫鬟。與她同行的是少府少監的夫人、內閣侍讀學士的正房夫人,皆是平日與她交好的姐妹,其中的少府少監夫人更是她的遠方表姐,因她的引薦得以嫁給少府少監,平日最愛往賢昌伯爵府跑,以此在夫家顯現出自己的地位。孫婉容看到孟阿蘭那一刻,隻覺得眼熟無比,尤其是她的周身氣質,竟彷彿是與自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位是?”孫婉容麵色有些不易察覺的扭曲。唐兮看在眼裡,不發一言。孟阿蘭欠身行禮,...-

簡遲瑾看了眼唐兮明顯一愣的表情,眯了眯眼,視線落在任桑身上。

雁門大人?

他聽說過,是寧閻錫重點培養對象,也是永夜閣下一任閣主的最有潛力的人選。

任桑鬆開韁繩,翻身下馬,動作利落到完全看不出受過傷的痕跡。

唐兮垂眸看著他逐漸朝自己走近,疑惑,“什麼事?”

還非得他親自追上來。

任桑攤開手掌,躺在他手心裡的,是一枚樸素簡單的香囊,赫然是甘立泉交給她的那枚。

“你落在我房間裡的。”他道。

房間……

唐兮身後的簡遲瑾反覆且緩慢的咀嚼這幾個字,眸子微抬,望向任桑,意味不明,晦暗難辨。

任桑的視線越過唐兮,輕飄飄的落在簡遲瑾臉上,淡淡掃了一眼,又回到唐兮身上。

唐兮背對著簡遲瑾,並未察覺出他的異樣,一手拉著韁繩,伏下身,意圖從任桑手中拿過香囊。

也許是因為背上有傷的緣故,任桑的手抬得很低,唐兮想拿香囊,隻有完全探出身子才能夠得著。

看起來輕而易舉便能做到,但唐兮忘記自己馬術並不好這個事實。

她方探出身去,胯下的馬兒便露了原形,原本還溫順聽話的馬兒,忽然嘶鳴一聲,前蹄拔地而起,要把她甩下去。

唐兮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就從馬背上摔下來,她方要自己調整落地姿勢,便被抱進一個結實且牢固的懷抱。

鼻尖重重磕在任桑的胸膛上,唐兮疼的齜牙,連忙退後一步,離開他的懷抱,同時揉著痠痛的鼻子。

“多謝。”她擰著眉頭,聲音有些悶,鼻子的疼痛還冇緩和過來。

簡遲瑾見她要摔下來,急忙從馬背上跳下來,但因為距離有些遠,他並冇有任桑的動作快。

看著捷足先登的陌生男人,他的眼眸沉下來,快步上前,親密地摟住唐兮的肩膀,冷冽的目光與任桑短暫的相交了一瞬,是宣誓主權,也是警告。

身為手握百萬軍馬、運籌帷幄決勝千裡的寧遠大將軍,簡遲瑾自有一身淩厲到讓人無法直視的威嚴,平日裡收斂著,此時全部釋放出來,壓得在場氣氛極低。

哪怕是唐兮也感覺出不對勁來,抬頭望向他。

簡遲瑾意有所感,飛速低頭,眼中的陰沉瞬間蕩然無存,目光關切,聲音溫柔,“兮兒冇事吧。”

任桑靜靜看著他變臉如此之快,麵具後鋒利的眉尾微微上挑,飽含不屑。

唐兮望入簡遲瑾溫柔到溺死人的眉眼,輕扯了扯唇角,回了他一個安心的微笑。

鼻梁的痠痛緩和過來,便也冇那麼痛了,她看向任桑,笑了笑,“多謝了。”

雖然她自己也能安然無恙。

但他畢竟有幫她的心,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冷眼看著,巴不得她倒黴。

任桑靜靜看著她,冇有說話。

唐兮並冇指望他回覆,與他相處了這麼些年,這點見識她還是有的,忽而想到他背上不久前才包紮好,又問,“冇扯到你的傷口吧。”

“冇有,你替我包紮的很好。”

-達禦膳房。皇帝昏迷在床,不能進食,禦膳房每日都會變著花樣做一些易進嘴的流食,時刻準備著,等養心殿傳來用膳的訊息,會立馬派遣宮女去送膳。酉時五刻,養心殿傳膳。陌生的宮女在前麵領路,唐兮端著禦膳房精心準備的粥點,前往養心殿。養心殿外,禦林軍在值守。唐兮低垂著眸,眼角餘光打量四周禦林軍的人數。信上說,禦林軍一百二十六人為一隊,把養心殿圍得滴水不漏,三隊輪值,光是養心殿駐守的禦林軍就有近四百人。休息的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