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友好的規則

更在意的事了。“是的,往生值可以通過多種渠道獲得,您需要自行探索,冇有其他疑問的話我就下線了,祝您未來生活愉快。”聲音在“呲”的一陣後就消失了。“誒等等...”黃狗生一大堆問題還冇問清楚,係統就下線了?而且聽話的意思是,之後就靠自己了?這麼不負責任?他還想先改一下這個世界的ID啊...狗生欲哭無淚。他感覺身上的束縛感隨著聲音的消失也逐漸變淡了,視線還冇有完全清晰,但重力恢複了,讓他感到一絲踏實。他...-

未確定是敵是友的情況下,在初次見麵就暴露自己的能力,這無疑是亮出自己的底牌,沈落纔不會那麼傻。

“這話什麼意思?”齊容與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但馬上恢複了平靜,果不其然,沈落是個能力者。

“能力數據上有幾個類彆,其中有攻擊力,控製力和防禦力。如果這個世界不需要互相殘殺或者其他暴力傾向,我想這些數據冇有什麼意義。”

沈落的話意很隱晦,但齊容與的反應明顯是聽懂了。一山尚且難容二虎,這個世界的能力者豈能和平相處?

“我本來還好奇,為什麼我進入了洛一亭的心域,你不但救我,還冇有表現出一點警惕之意。這樣看來,你們是在尋求能力者合作吧?”

彷彿感受到自己的價值感,加上洛一亭一副暴露的表情,沈落說話明顯自信了起來。

他們對沈落的道德綁架的計劃顯然失效了,齊容與意識到了——合作的主動權現在在沈落手上。

“或許存在一種可能,殘害往生者也是獲得往生值的一種手段。你們可以對我下手,但同時你們也是彆人下手的對象,這是世界對你們的挑戰。”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洛一亭見到他就起了殺心。至於齊容與,他救自己有兩個原因:

一是自己當時還冇有觸發往生值,他們得手後不一定能夠有效,或者往生值收益不會很高。

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認為自己有利用的價值。

“你不像是會做魯莽決定的人,所以,你是要考驗我們嘍?”齊容與對這個小年輕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單從他能擅自闖入洛一亭的世界,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能力者。

但讓他失落的是,他們這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的好戲竟然被識破了。能短時間內審判形勢並看出對方的目的,這個人了不得。

“我首先要瞭解這個世界的規則,你們一直冇有解釋一個問題——往生值到底從何而來?”同為異世界來客,係統並冇有給他任務,而是讓他自己尋找渠道,所以往生值並不是係統派發的,那齊容與口中的任務是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沈落一直在思考。他其實已經有些頭緒,隻是在等待確鑿的證據。

以及,測試這對兄妹是否真誠。

可是沈落的心思瞞不住齊容與。能反客為主,說話留有餘地不咄咄逼人,在嶄露鋒芒的情況下又能最大程度維護自己的利益,他對沈落的讚賞之意不加掩飾地流露了出來。

簡直太可愛了。

的確是自己先待人不誠的,看來要是想把這個人拉攏到手,他們需要拿出自己的態度。

“這個世界的往生值相當於能量的存在,而且不是無窮無儘的。所以往生值的增加應該理解為,往生值之間的轉移。”齊容與觀察著沈落的表情,他泰然自若地與自己對視,彷彿在考察自己話語的真實性,而對他本身的情緒隱藏的很好。

齊容與的解釋彷彿霧裡看花,但沈落已經逐漸明晰了心裡的答案。

那就是說,往生值要麼彆人自願贈與,要麼暴力獲取,所謂的“任務”自然也就是美化過的說法。要麼拿人好處,替人辦事;要麼背信棄義,罔顧道德。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爛泥不會成為大魚的第一選擇。這種情況下,反而是往生值偏高的人更容易成為眾矢之的。

“原來的世界常用財富,權利將人分為三六九等,而在這裡,往生值就是劃分階級的工具,對嗎?”如果冇人會強奪自己碗裡的飯,他寧願躺平,可是如果連基礎的生存空間都要被壓榨的話,他不得不采取行動。

“比喻得很恰當,就像那個世界一樣,這裡底層的人覬覦上麵的人,上麵的人則擔心跌入塵埃,單打獨鬥絕非明智之舉。”齊容與一揮手,桌麵上憑空出現了一套紅酒具。他嫻熟地打開一瓶不知名的酒,分盛在二人麵前的酒杯裡。

“強者之間的較量往往是資訊之間的較量,這個世界遠比你想的要複雜,但是提供更多的資訊,隻有同伴會這樣做。”齊容與喜歡與聰明人共事,輕托酒杯,他向沈落髮出邀約。

“但是你得承認,我們依舊是競爭關係。”沈落當然願意能與他們共享資訊,但花言巧語是最難防的武器,隻有放在明麵上說,纔能有效避免被隊友背刺的風險。

“你會感謝自己的決定的。”沈落毫不謙虛,齊容與也並不否認。

酒杯輕碰,二人相視一笑。

“沈落哥多大了?”方纔二人對峙,洛一亭大氣不敢出一聲,這會兒氣氛緩和了纔敢插嘴。

“二十一。”

“看起來不像,剛大學畢業?還挺慘的。”齊容與接起話題,他淺酌一口紅酒,好像在思考怎麼對待一個剛從象牙塔裡走出來的三好青年纔好。

“來到這裡的人都是非自然死亡,他們有著各種各樣的需求,會用往生值相互做交易,能力者會在交易中占據優勢。然而願意用掉往生值的畢竟是少數,所以能力者之間需要相互爭奪生意。”與普通往生者交易效率很低,但這是最為體麵的方式,齊容與認為,這也是沈落最能接受的方式。

“這種交易一般獲利怎麼樣?”往生值不能自然增長,普通往生者能有多少交易的資本?

“一般是兩點,最高不會超過5點往生值。”

果然,那要是本本分分做任務得等到猴年馬月,沈落不相信齊容與會這麼老實。

“那如果是直接強奪能力者的往生值呢?”沈落不喜歡過家家,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獲取往生值高效的方法當然是坐收漁翁之利,直接向能力者下手。

齊容與顯然冇想到沈落會這樣問,他哈哈大笑,再次對他表示讚美。

“不愧是能成為能力者的人,但是我並不讚成這個做法,這並不體麵。”即使難掩興奮之意,但齊容與還是要保持理性。

“是因為打不過嗎?”沈落一針見血,彷彿在他這裡不存在道德這個詞語。

齊容與一聲不發。

洛一亭憋笑得臉都扭曲了,她頭一次見到有人敢這樣質疑他哥。可是在被齊容與瞥了一眼後她立馬收住,默默啃起手中的雞腿。

“所以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們你的能力了嗎?”齊容與冇有辯解,隻是對沈落的能力更加好奇。

“空間移動。”說著沈落站起身來,“就像這樣。”

說完他就消失了。洛一亭正疑惑著,隨後便感覺背後有人觸碰她。回頭,卻發現什麼也冇有,沈落此時已經又出現在了齊容與麵前,手裡還拿著從洛一亭那裡搶來的雞腿——完全捕捉不到移動的痕跡。

“原來是這樣,真是個好能力。”齊容與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他知道沈落肯定還有所保留。

正迷失在洛一亭的讚美聲裡,沈落的肚子不爭氣地叫了,原來這裡還保留著人的物質**。

“吃食和住所也和往生值有關嗎?”他發問的同時已經在探索眼前麵板上的資訊了。

“往生值1,您可享用的食物為:饅頭。”

啊?沈落現在覺得他才應該先感謝自己的決定。

略顯尷尬地看了齊容與一眼,就被對方敏銳地捕捉到了。他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直接開口向齊容與要飯。

齊容與忍俊不禁,沈落此時的模樣讓他想起了自己生前養的一隻小狗。

“記賬上了,以後要還的。”齊容與說著從麵板上調出一大堆美食來。

沈落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段位的能力者,但是單憑齊容與能享用的食物的規格,就能知道這是個大佬無疑。

不過那又怎樣?生前多年磨練出了好心態,他沈落自認為不比彆人差。

“你還冇告訴我,你的能力是什麼?”沈落吃飯的時候突然想起來。

“先不告訴你,該知道的時候就知道了。”齊容與故作高深,卻見沈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有點泄氣。

洛一亭拉著這位新哥哥問東問西,沈落注意到齊容與冇有說什麼話,隻是眼神似有若無地往自己這瞟,他也大大方方地讓他看。

正當沈落要搭話的時候,對方卻剛巧要接一通電話離開了,看樣子是來活了。

心思縝密,揣奸把猾,沈落目前對齊容與的看法是這樣的。

齊容與回來了,看起來冇有什麼異常:“S31號往生者受到能力者攻擊波及,出現三級寂滅狀態,準備接任務。”

洛一亭臉色卻突然變得很難看,她好像想說什麼,卻又憋回去了。沈落則等著齊容與向他解釋。

“在這個世界裡往生值清零並不可怕,可怕是是陷入了“寂滅”的狀態。這常常是因為往生者意誌受創,被磁場乾擾而困在自己的心域中無法逃離。

他們會在心域裡備受煎熬,然後在自己主導的世界裡自我毀滅。”齊容與平淡地闡述著,好像對這種事已經習以為常。

“好訊息是,如果幫助往生者脫離寂滅狀態,將會獲得他的所有往生值。”

正所謂高風險,高收益。

“看來你冇時間休息了。”齊容與輕靠沙發,抱著胳膊看向沈落。

“走唄。”沈落一臉輕鬆地回答,顯然他還不知道自己要經曆什麼。

這個世界外觀上與沈落印象中的冇有什麼不同,他坐在副駕駛,一路上洛一亭安靜得出奇。

“閉嘴。”齊容與突然踩下刹車,不知道在跟誰講話。

沈落正莫名其妙,後座的洛一亭“哼”得一聲,生起了悶氣。

合著這倆揹著自己在說悄悄話呢?

沈落還冇來得及申請加入群聊,車子就停下來了。

在一片廢墟中央,一個身著校服的女孩直挺挺地跪在地上,極度狼狽。

“準備好了嗎?”齊容與看向沈落,帶著一種調戲的意味。

他不知何時拿出一個巴掌大的透明球狀物體,往裡麵注入了自己的氣息,然後把球丟向了女孩的位置。

噠、噠、噠...

轟————

玻璃球在女孩身邊爆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罩,將女孩圍在中間。

沈落跟著齊容與往光罩裡麵走。

光線消失,三人進入了女孩的心域,可是沈落一開始便發覺到不對勁。

“齊容與,你能看見東西嗎?”沈落小聲地確認身邊有冇有人。

他張開雙手摸索著周圍的事物,拍到了一個結實高大的身體。

“我能。”熟悉的聲音響起,但是不像是從身邊傳來的,倒像是腦顱裡直接響起的。沈落想,這應該就是他們車上交流的方式,但他不明白為什麼齊容與要在這時候用。

“看來,你變成了個瞎子。”齊容與的聲音似笑非笑地衝擊著他的神經。

一隻溫暖的手悄悄地攤開他的掌心,那是齊容與的位置。隨後他感覺那人在手心寫字,癢癢的,字的內容是:“彆怕。”

沈落一陣雞皮疙瘩生起,甩掉了他的手。

“哥,我們好像是在一所教學樓。”沈落記得洛一亭是跟在他後麵進來的,可是此時她已經在翻東找西,好像冇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你們怎麼了?”她看見兩人還站在原地,哥正握著沈落的手。

“你們在乾嘛?不要拿我當空氣吧!”洛一亭一向覺得齊容與是個花孔雀,冇想到在這裡也要趁機揩油。

“我變成了啞巴。”齊容與將聲音通過能力傳給沈落和洛一亭。

洛一亭呆滯了。

“我也好像失去了視覺。”沈落補充說。

洛一亭石化了。

一個聾子一個瞎子,這還怎麼玩?

-與齊容與握手致禮,在他們手心觸碰到的一瞬間,他眼前憑空出現一個進度條:“往生值觸發,進度1。”是係統的聲音,其他的二人冇有任何反應,看來隻有他自己能看到和聽到。齊容與察覺出沈落的驚訝,朝他善意一笑試圖給予寬慰。是牆上那些海報!沈落猛然想起,海報上的他也是這樣笑的。但是海報冇有眼前這樣動人。...“哥!你下手冇輕冇重啊!”後麵的洛一亭喊叫著。齊容與隻是轉身看了她一眼,洛一亭立刻一副吃癟的表情。“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