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群彪形大漢的注視下醒來,都會覺得崩潰吧?尖叫就在卡喉嚨之中,差點便破口而出,好在虞笑棠及時忍住,在驚懼之下還能大腦還能轉動——瞧著他們的穿著打扮根本不是現代人,如果這不是在拍戲或者整蠱惡搞的話。她悄悄瞄了眼四周,徹底明白了自己當下的處境:寥無人煙的山林,一眼望不到頭的小路,一群手持大刀的男人和一個弱小無助的她。虞笑棠眼眶一熱,心底一抖,差點慌得哭出聲來,她哆哆嗦嗦半天也冇憋出一個字。一圈大漢們看...-

腦海中一連串的語音令虞笑棠腦袋發懵,暈暈乎乎在眾人的簇擁下回到山寨議事廳,議事廳內有幾人熱切地迎了上來。

為首的那人穿著青袍,身形較為清瘦,手上拿著賬本,看上去是個讀書人。虞笑棠在原主的記憶裡搜尋,認出了這人,他叫趙洵,因得罪了鄉紳因此投奔清風寨,能識文斷字,是山寨的二當家,寨子裡衣食住行賬房文書等方方麵麵都是他在負責。

趙洵捧著賬本,滿臉期待地看著虞笑棠,問道:“大當家的,今日可有收穫?”

麵對他期待的眼神,虞笑棠隻能尷尬一笑,她身後的絡腮鬍大漢替她答道:“倒是遇上了一個,不過大當家的讓放行了。”

“什麼?”趙洵身後另外幾人驚呼,轉向虞笑棠問道,“大當家的,這是為何?”

趙洵白了他們一眼:“大當家的這麼做自然有她的道理。”

一群大漢閉上了嘴,點點頭,大當家的做事一定有她的道理。

虞笑棠:“……”清風寨上下對於聽話這一點倒是很一致。

她當然有她的道理,打劫是違法犯罪行為,做不得,更重要的是,她擔心官府追究的那一天會小命不保。不過這些現在能說嗎?雖然這些人似乎很聽她的話,但是他們依舊是以打劫為生的山匪啊,對著一群山匪講遵紀守法的道理那不是太扯了嗎?

所以虞笑棠選擇微笑不語。

好在清風寨上下都信服大當家,也冇問個究竟,各自散去做自己的事去了唯有二當家趙洵冇走。

趙洵憂心忡忡,冇了剛剛的風輕雲淡,他將手中的賬本遞給虞笑棠,愁容滿麵:“大當家,這半月寨中錢財隻出不進,寨中積蓄已然見底。寨子上下百餘口人,寨中餘糧怕是撐不了幾天了。”

虞笑棠接過賬本,大致能看懂,翻看完幾乎要暈倒,這看著風光的大寨子生存危機已然這般嚴重,竟連吃飯都成了問題。

趙洵走後,虞笑棠歎息一聲,終於想起了腦海中那個聲音,她試著在腦海中輕輕喚道:“係統?”

“宿主您好,金盆洗手係統為您服務。”

“金盆洗手係統?”虞笑棠喃喃重複道。

“是的,檢測到您作為山匪大當家阻止了一場打劫,因此選中您進行綁定,助您遵紀守法金盆洗手,和諧發展山寨,為世界和諧美麗出一份力。”

虞笑棠問道:“如若我未曾阻止打劫呢?”

“係統將不會選擇您。”

虞笑棠若有所思,本以為這是她穿越的金手指,但實際上是因為她身為土匪頭子卻有想金盆洗手的心思,纔會綁定這個係統。

“請宿主查收獎勵。”

虞笑棠趕緊進入係統介麵,在郵件處領取了獎勵,打開一看,她默默無語,就這?

一管牙膏。

好歹能刷牙用,虞笑棠安慰自己。

“宿主不必氣餒,在金盆洗手過程中,係統會釋出任務,完成會有珍貴獎勵。下麵釋出第一個任務——請確定山寨發展方向,不可違反當朝律令,不可違背世俗道德,完成任務即可領取新手大禮包。”

就算是冇有係統,這個任務也是目前虞笑棠想要去做的,世界之大,人生地不熟,她一個外來者冇有什麼安身立命之所,孤身一人也必定風險重重,目前還是待在清風寨為好。

既然決定在清風寨安身,她如今又是清風寨的大當家,那麼理應擔起大當家的責任,當務之急,就是解決山寨的生存問題。

在原主的記憶裡,前兩年清風寨過得不算富裕,但還是能溫飽的,但由於官府監管更嚴了些,好些路段都不能去堵人了,他們山寨一般比較慫,因此隻能守著清風山腳下的小路。

他們好不容易劫到的也冇幾個錢,山寨又有百餘人要養,這才導致了入不敷出的情況,直至現在,終於,連飯都吃不起了。

虞笑棠翻出本空白冊子,手中把玩著毛筆,閉上眼睛仔細回憶起原主記憶中的清風山,翻閱記憶的過程像是在一點一點挖著寶藏。

在原主的記憶中,清風山上風景秀美,後山有懸崖有瀑布有山洞,山上長有各種奇珍植物,就算是在這個大自然冇有被人工破壞得太厲害的時代,清風山也算得上十塊風水寶地,景色全然不輸那些名山大川。

虞笑棠在腦海中初步勾畫出清風寨的發展藍圖,覺得也許可以將山寨打造成一個吃喝玩樂一體化的旅遊度假景區。

這個朝代在開國皇帝統一大江南北之後休養生息多年,百姓相對以往來說安居樂業,生活較為富裕,南來北往通商也比較頻繁,因此旅遊業絕對不是發展不起來。

虞笑棠在冊子上寫寫畫畫,將初步想法記錄下來形成一個大致規劃,幸而原主還是識得些字的,不然她連現在的字都不會寫。

有了長遠發展的方向,虞笑棠更有了在清風寨好好生活下去的動力,不過目前,還是必須先解決眼前的吃飯問題。

現下,需要的是掙到解決生存問題的錢,還需要發展景區的啟動資金。

正當虞笑棠正激情滿滿勾畫山寨美好藍圖之時,有人進來通報說:“大當家的,不好了,關著的那位鬨著要咬舌自儘呢!”

“啊?”虞笑棠抓著筆撓頭疑惑道:“誰?”

這是犯了什麼錯要被關起來?

“就是昨日三當家擄回來的那位。”

虞笑棠震驚,本以為這清風寨也就劫個財,以後洗白上岸也容易些,怎麼還劫人啊?不會還搞什麼人口販賣吧?

隻是想帶著清風寨金盆洗手漂白上岸安穩生活的虞笑棠默默碎了,你們到底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

她緊急抱佛腳仔細翻看原主的記憶,找來找去隻發現了一句關於拐賣人口的資訊,就在昨日,是清風寨三當家張金虎,他說:“老大,今日又冇劫到錢,但是我給您帶回個美人,給你當壓寨夫郎。”

原主嫌棄人留在山寨吃白飯,讓三當家趕緊把人給放回去。

虞笑棠仔細回想,十分確定除了這一段再無其餘關於此事的資訊。她稍稍放下心來,看來他們不是搞拐賣人口的慣犯,隻是,這人為什麼還冇被放走,還開始鬨自殺了?

虞笑棠吩咐手下:“你去跟他說明日天亮就放他走,彆想不開。”

“今日一早三當家的就說放人了,可這人死活不走,今晚又是鬨著要見您又是鬨著要自儘。”

虞笑棠頭疼,這難道就叫請神容易送神難嗎?為了防止人死在清風寨,給清風寨多添一筆案底,虞笑棠隻好親自去見見那人。

虞笑棠在手下的帶領下去往關著那人的地方,那人被關在一間破舊的茅草屋中,位於山寨庫房後方,因位置偏僻,平常冇什麼人過來。

茅草屋破舊凋零,房頂還塌了一塊,因為廢棄已久,所以到處佈滿了厚厚的灰塵,虞笑棠邁進房間時被灰塵嗆了一下,咳嗽兩聲掩住了口鼻。

被牢牢綁住的男人本是低著頭坐在地上,白衣沾滿灰塵,長髮微亂擋住了麵容,聽到來人的聲音才抬起了頭,恰好與虞笑棠的視線撞上。

虞笑棠愣了片刻,那是一張幾句衝擊性的俊美麵容,不得不承認,三當家口中用美人來形容他確實絲毫不誇張。

但是長得再好看也不能留在清風寨蹭吃蹭喝,貧窮的山寨大當家心中暗想。

不過將人擄上山寨畢竟是他們的錯,因此虞笑棠首先采取懷柔政策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一邊吩咐手下給他鬆綁,一邊安慰道:“聽說你不願下山?將你擄來確實是我們的不對,我是這裡的大當家,你有什麼訴求,可儘管告知於我。”

鬆綁後,這人站了起來,大概有一米八五,比虞笑棠足足高了一個頭。

“大當家,”剛剛還光風霽月俊美無儔的公子瞬間變臉,麵上寫滿了委屈,“三當家說是要我給你當壓寨夫郎的,是不是我哪裡不好,你纔要趕我走,還是大當家有彆的壓寨夫郎了?”

虞笑棠的大腦直接宕機,笑容默默碎掉,哪有人上趕著當壓寨夫郎的?

她陷入迷亂,內心大呼救命,這人這話這語氣怎麼有點……茶茶的?

這更加堅定了虞笑棠送人下山的決定,這人要是不走還不知道會搞出多少幺蛾子,虞笑棠微笑迴應:“實在是不巧了,現下山寨境況不佳,連吃飯都成問題,多一人都養不起。”

聽聞這話,這人更委屈了:“大當家,我被父親趕出家門,孤苦無依,本欲尋個山崖自我了斷,誰知被三當家救下有緣到了這清風寨。我本以為這裡能有個安身之所,冇曾想,到這裡也是個被嫌棄的命,罷了,還是死了乾淨。”

虞笑棠:“……”一段話硬控她30秒。

這人繼續說道:“大當家,您留下我吧,我吃得少,不像他們。他們都是些粗人,哪有我貼心,我可以給你洗衣做飯,陪你聊天解悶。”

虞笑棠旁邊的手下莫名覺得自己被無形踹了一腳。

虞笑棠心中冷笑:嗬,這人真的是綠茶!

沈雲洛,也就是這位被虞笑棠蓋章為綠茶的公子,最終還是被允許留在清風寨,留下他是因為他相貌實在出眾。

並不是虞笑棠見色起意、色令智昏,而是她忽然想到了一個有利於建設景區的計劃。

算上現代的明星,這沈雲洛算是虞笑棠見過長得最好看的男人,不聽他說話隻看他的相貌,好似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如若為他打造個人設,作為景區的代言人作為營銷宣傳,以他的相貌必定能吸引許多人為他前來,到時候,口口相傳,這對於景區的推廣是一個非常大的助力。

再在山上建個廟,栽棵姻緣樹,編一段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不愁景區無人問津。

到時候讓沈雲洛在姻緣樹下一坐,彈上一曲,便是景區一大必遊打卡點。

虞笑棠腦海中浮現出這一幕,忍不住笑了下。

她隨口係統吐槽道:“你看,這可不是我綁架人口,這是他自己死賴著不走的。”

-綁定這個係統。“請宿主查收獎勵。”虞笑棠趕緊進入係統介麵,在郵件處領取了獎勵,打開一看,她默默無語,就這?一管牙膏。好歹能刷牙用,虞笑棠安慰自己。“宿主不必氣餒,在金盆洗手過程中,係統會釋出任務,完成會有珍貴獎勵。下麵釋出第一個任務——請確定山寨發展方向,不可違反當朝律令,不可違背世俗道德,完成任務即可領取新手大禮包。”就算是冇有係統,這個任務也是目前虞笑棠想要去做的,世界之大,人生地不熟,她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