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

經結婚了,甚至是小孩都那麼大了。”我的內心對著自己一通剜心嘲諷,回過神來才發現眼淚早已佈滿了手機螢幕。這眼淚是什麼時候開始落下來的,我早已記不清了。或許是在翻到頭像的那一刻,或許是在罵完自己的那一刻?然而,在哪一刻已不再重要,我甚至不想承認我落過淚。我的手像是中了詛咒,它已經不受我的控製,不停的翻著有關她的一切;我的大腦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我的內心讓我試著聯絡她,我的大腦竟然默許了。也許,並不是我...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