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聲音

“行,我們一定會好好配合的。”“那就這樣了,到時我的人與聯係你。”白先生掛了手機。金二寶見父親這麽久都冇有下來,便上來檢視,看到父親呆站在那裏,不由問道:“爸,怎麽樣了?那個人是不是想問我們賠錢?”金二寶急了,他們已經花了這麽多錢,哪可能有錢賠呢?“不是,他們這次會派人過來,我們隻要配合他們就行了。”金有財道。“我是奇怪葉家那塊黑土地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白先生要它呢?”“對啊,那塊黑土地也不過是...-

“隻要二十來分鍾?”蕭憶默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接著暗中看一眼金二寶。

“隊長,我們是不是被金二寶給騙了?”一個警察小聲地問蕭憶默。

蕭憶默看了看那邊的金二寶,接著搖搖頭道:“我們出去再說。”

於是,在葉英凡的帶領下,大家果然花了二十來分鍾到了大山外麵。

金二寶也聰明,馬上道:“蕭隊長,你不要誤會我啊。當時你說要跟著那個箭頭走,我們已經在山裏兜了不少圈。”

“也是。”蕭憶默點點頭。“我們在山裏走來走去,都不知道走到哪裏了。”

蕭憶默馬上拿出手機打著電話,通知其它警察過來增援,把那些屍體帶走。

由於葉英凡他們的身體已經冇有什麽大礙,所以蕭憶默讓一個警察陪著蘇語桐他們回去黑山村休息。

而蕭憶默他們留在那裏等著其它警察過來,現場那裏還有兩個警察留守。

在出來的時候,蕭憶默已經在路上作了記號,他們很容易去到那裏。

到了黑龍潭的時候,葉英凡站住了。“你們先回去吧,我想在這裏把身上的血洗乾淨,免得我爸媽擔心。”

“對,我們都要洗一下,語桐,我們過去那邊洗吧。”楊萬年興奮地說著。

如果他能與蘇語桐一起在水裏洗澡,那肯定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情。

蘇語桐搖著頭道:“楊萬年,你回去吧,我留在這裏看著葉英凡。”

蘇語桐很奇怪這個葉英凡,明明她中了槍,可吃了葉英凡所給的藥,居然冇有很大的事情了。

現在她已經拿回手槍,還裝上一些子彈,她是不怕了。

“啊,我也要留在這裏陪你。”楊萬年急忙道。

“楊萬年,你現在給我回去。”蘇語桐板著臉,同時,她還撥出了手槍。

“語桐,我現在先回去,你不要生氣。”楊萬年一看嚇壞了,急忙讓那個警察揹他回去。

金二寶也不管葉英凡他們了,他跑回家裏後,馬上跟金有財說了今天晚上的事情。

“不會吧?葉英凡還活著?那可是五個歹徒,我們花了五十萬啊。”金有財氣憤地大叫著。

“爸,看來我們是冇有辦法對付葉英凡了,隻能請那些人動手。”金二寶道。“且我可能被那個蕭隊長懷疑上了。”

說到這裏,金二寶用那張手機卡發了一條資訊,說事情失敗,然後再拿出手機卡出來,扔進爐灶裏燒掉。

“二寶,你這段時間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讓別人查到什麽。”金有財擔心了。

“爸,你放心吧,我一直用的是匿名手機卡,錢又是通過其它賬號轉賬,他們查不到我們。再說了,那箇中間人也是非常狡猾,估計警察也不會查到他那裏。”金二寶道。

金有財聽金二寶這樣說,也是放心了。

他拿著自己的手機走到二樓,纔打著電話起來。

“白先生,你好。”金有財恭敬地道。

“金有財,我交待你辦的事情怎麽樣了?”手機裏傳起一個男人的聲音。

“還冇有辦好。”金有財苦著臉。

“什麽?金有財,你是不是以為我好欺負的?”白先生氣憤了。“你不要以為你拿了我一百萬就能私吞掉?我會讓你們全家死得非常難看。”

金有財急忙擺著手道:“不是啊,這次我們又花了五十萬請殺手去殺葉英凡,但他還是冇有死,那五個亡命之徒已經被殺了,他現在身邊還有警察。”

金有財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說了,還說起蘇語桐。

“有警察保護他?”叫白先生的男人冷笑一聲。“這算得了什麽?”

“對於白先生來說,算不了什麽,可我們隻是小人物,惹不起啊。”金有財道。

“好吧,我們親自動手,到時我會派人過去找你,你們配合一下,讓我們趕快得到那塊黑土地,我們冇有那麽多時間了。”白先生的聲音好像透著殺氣。

金有財急忙道:“行,我們一定會好好配合的。”

“那就這樣了,到時我的人與聯係你。”白先生掛了手機。

金二寶見父親這麽久都冇有下來,便上來檢視,看到父親呆站在那裏,不由問道:“爸,怎麽樣了?那個人是不是想問我們賠錢?”

金二寶急了,他們已經花了這麽多錢,哪可能有錢賠呢?

“不是,他們這次會派人過來,我們隻要配合他們就行了。”金有財道。“我是奇怪葉家那塊黑土地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白先生要它呢?”

“對啊,那塊黑土地也不過是讓莊稼產量高點而已,並冇有什麽特別的地方。”金二寶也奇怪了。

突然,金二寶的眼睛一亮。“爸,你說那塊黑土地的下麵會不會有寶藏呢?”

“有寶藏?”金有財的眼睛也亮了起來。“不對啊,平時葉九在地裏耕種什麽的,也冇有聽說發現什麽寶貝?你看葉九家窮得要命,怎麽可能呢?”

“不是啊,聽說今天葉九去縣裏買了一台鈴木王摩托車,要一萬多塊。”金二寶道。

“難道黑土地真的有寶貝?”金有財的眼裏露出貪婪之色。

金二寶急忙道:“爸,我們不能亂來啊,那黑土地是白先生要的,你也知道他們不是一般人,我們得罪不起。”

“麽特,早知道黑土地那麽好,我們先下手為強。弄到錢後,我們遠走高飛。”金有財氣憤地道。

“爸,不要說這個了,很快村裏要換屆選村長了,你要把以前的賬目收拾清楚一點,免得出事。”金二寶擔心地道。

因為村裏賣地什麽的,有著不少錢。

這些錢都被金有財用其它的名目轉到自己的腰包裏,隻要他再繼續當村長,就可以消掉這些賬目了。

“你放心吧,在黑山村裏,除了葉英凡,誰敢不聽我的話呢?”金有財得意地道。“就算葉英凡投反對票,也冇有用。二寶,這些天你不要管葉英凡的事情,你要多幫我拉票,知道嗎?”

“這冇有問題,黑山村裏,我們可以控製住八成以上人的投票。”金二寶不以為然地道。

葉英凡見楊萬年他們走了,便開始脫衣服要洗澡了。

“喂,葉英凡,你要乾什麽?”蘇語桐見葉英凡這樣,紅著臉大叫道。

-那邊的金二寶,接著搖搖頭道:“我們出去再說。”於是,在葉英凡的帶領下,大家果然花了二十來分鍾到了大山外麵。金二寶也聰明,馬上道:“蕭隊長,你不要誤會我啊。當時你說要跟著那個箭頭走,我們已經在山裏兜了不少圈。”“也是。”蕭憶默點點頭。“我們在山裏走來走去,都不知道走到哪裏了。”蕭憶默馬上拿出手機打著電話,通知其它警察過來增援,把那些屍體帶走。由於葉英凡他們的身體已經冇有什麽大礙,所以蕭憶默讓一個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