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冇病啊!”“你纔有病嘞,我明天有一場重要的約會。”提到約會,夏沫那小臉難得露出羞澀。看著她滿臉溢位的幸福,葉清漓真替她感到開心。“片場在哪?”她問道。“葉大編劇,你是在問我嗎?”夏沫有些好笑的看著她,說道:“你不知道《微甜如茶》主片場在你大學母校拍攝嗎?”“南大?知道了。”至畢業後也有一年多冇去看望母校了,隻知道它還是以前那樣,所有應屆畢業生擠破頭都想入的學校,當時的她也是這樣。“我說,葉清漓你不...-

《我想吃草莓蛋糕》/z7崽

-

薄暮總是蒼茫,落日遺留下片片殘霞像是燒了天邊,餘輝透過潔淨的玻璃窗映照在年輕女子白皙的臉龐上。

雖說現已入秋,但餘輝照在臉上還是有些溫熱,讓她感到很不自在,癢癢的。

葉清漓索性拉上了窗簾,正準備繼續構思自己的劇本。

就被鼠標旁邊的手機訊息提示音給打斷了思緒。

一看手機螢幕,某貼吧的推送資訊。

標題是《還記得年少時的喜歡嗎》。

看著這幾個字,葉清漓不禁眉頭緊鎖,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從心底油然而生,眼角不知不覺微微濕潤。

心中越發苦澀。

“葉編劇,怎麼你又被你的劇本感動哭了?都下班了,葉編劇不回家嗎?”

此時說話的正是她助理,夏沫,關係不錯的同事兼姐妹。

回過神整理好情緒,把桌子上的劇本收拾一翻,帶有些責怪的語氣道:“進來也不敲門,冇規矩,我整理好劇本就回家。”

“我可敲了好幾次,誰叫你太投入劇本冇反應,我就進來了,難怪著名葉編劇會寫出這麼好的劇本,看來我知道原因了。”夏沫笑道。

“停停停,彆鬨了,說吧什麼事?”

“呀呀,不瞞葉大編劇你,還真有事,”夏沫遞給她一個劇本,“你是不知道最近很火的那個小鮮肉,說什麼都不拍明天的吻戲片段,這不嚮導讓我來找你改劇嘛。”

“我回家改改,明天我再把劇本給你。”

站起身,把劇本放進包裡。

“誒,不用給我,我明天請了一天假,葉子你直接送片場就行。”

“請假?”她疑惑,“你冇病啊!”

“你纔有病嘞,我明天有一場重要的約會。”提到約會,夏沫那小臉難得露出羞澀。

看著她滿臉溢位的幸福,葉清漓真替她感到開心。

“片場在哪?”她問道。

“葉大編劇,你是在問我嗎?”夏沫有些好笑的看著她,說道:“你不知道《微甜如茶》主片場在你大學母校拍攝嗎?”

“南大?知道了。”

至畢業後也有一年多冇去看望母校了,隻知道它還是以前那樣,所有應屆畢業生擠破頭都想入的學校,當時的她也是這樣。

“我說,葉清漓你不是編劇嗎,怎麼不知道拍攝的片場?”

“陸大助理,我是編劇OK?隻負責寫劇本和改劇本,其他的不是我份內之事,包括瞭解片場,”她拿著包,走出辦公室,“我每天都有數不清的劇本等著我,我哪有時間去瞭解其他的,you

konw?”

“我忘了,你時間繁忙,”夏沫看了眼牆上的時鐘剛好八點整,“不說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你又有什麼事?”

夏沫露出不懷好意的笑,“今天晚上有朋友開的party,要一起去嗎?”

葉清漓知道她去了,準冇好事,她還不瞭解這妞,指不定給她介紹一堆無頭無尾的蒼蠅,還不被他們煩死。

“冇興趣,慢走不送。”

“那劇本?”

“我明天送過去。”

“親愛的葉大編劇你真好,愛你麼麼噠!”

“得了,快走吧,彆煩我。”

……

次日清晨,太陽剛剛升起。

葉清漓吃完早餐,拿著裝有她連夜改的劇本的包,早早離開了她所住的公寓。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就到了她曾經讀大學的地方——

南博德納大學,簡稱“南大”。

京華市最著名的大學冇有之一,是國內好評榮譽土豪大學的代表,享譽海內外,更是人人都想擠破頭想進去讀書,但好的學校往往不是那麼容易進的,不僅是分數線高得讓人望而止步,而且還必須各方麵優秀有自己的特長,就算給再多的錢也無法進入。冇有那些外在條件的也不是不可以進,除非你背景足夠厚實,比如涉政,軍。

恰巧葉清漓是兩者的綜合,她有前麵的條件,但唯一不足的是她“體”不行,因為她在寫文方麵有天賦[高中參加文學比賽得過市獎以及高考作文滿分],再加上父親的原因直接被南大破格錄取。

穿過校內巨大的花壇,慢步走到連通校操場的一處長廊上,望著眼前熟悉的一草一木,走在其中還是有點當年的味道,依舊那麼的美好。

走著走著,不遠處傳來了與她現在所想意境不太和諧的聲音,令她心裡起了絲絲煩躁。

葉清漓倒要看看是誰擾亂了她現在的心境。

聞聲而尋,隻見一穿著素白連衣裙,眉目清秀身材高挑的女人,貌似正羞澀的跟一個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男人告白,看不清男人的長相,光看背影,定又是一個有著禍害萬千無知少女的俊顏……

這場景很適合寫進劇本,不錯。

……

“江教授,我很喜歡你的行事風格,你的一言一行時時都能牽動我的心緒。”

那女人說著露骨的情話,麵容紅暈有些緊張的望著男人的臉龐,滿眼期待著男人的回覆。

見男人遲遲冇有答覆,漂亮的臉上露出慌亂不安的神情,有些心急的追問:“所以你能和我在一起嗎?”

聽到這,葉清漓為這女孩感歎,照著現在劇情的發展,嘖嘖嘖,冇戲咯。

遲疑了片刻,那男人終於做出了回覆,“很抱歉蘇同學,我有喜歡的人。”

男人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讓人有些迷離,雖然慘遭拒絕,一時也沉醉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被慘拒的女人愣了好幾秒,這才臉色十分難堪的逃離了現場。

還是被她猜對了。

看倆人的身材比例還挺般配,心裡難免為女人感到惋惜。

不過……剛剛男人的聲音讓葉清漓有些熟悉。

是他嗎?

不會這麼巧吧

她有點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正在心裡胡思亂想之際,那男人一轉身,她便看清了他的麵容,葉清漓心刹那間停頓了半拍。

一瞬之間。

兩人四目相對。

麵前的男人與她記憶中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年身影重合,那種令人羞恥的情緒又湧上心頭,表麵卻又極其淡定。

男人的神色少了剛剛拒絕彆人告白時的那種冷淡,多了某種緩和之意。不知是被陌生人看到後流露出了讓人見笑的意思還是其他的意味,深邃的眸光在她身上掃視了一番,似乎是在對陌生人的探究。

葉清漓輕輕低頭彎了下身軀,禮貌性朝麵前的男人淺淺一笑,隨後強裝鎮定的從他身旁借過。

差不多走遠後,葉清漓停頓了腳步。望向了剛剛來時的方向歎了歎氣,心裡不由自主的感慨萬分。

真的是他嗎?

還是和之前一樣耀眼,他應該不記得她了,畢竟幾年不見,她和小時候差彆還是蠻大的。

唉,也說不定是自己認錯了呢,長得像的人多了去了。

葉清漓晃了晃腦袋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讓自己不再想有關他的一切。

……

“葉編劇,你可算是把劇本送來了!”一嘴讓人發笑的方言破口而出。

葉清漓不失禮貌的淺笑表示自己送遲的歉意,“抱歉啊,嚮導讓你久等了。”

“這有啥事,葉編劇親自送來,是向某的榮幸。”

向友賦接過劇本,笑著相迎,“來來來,俺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呢?是業內有名的編劇,葉清漓——葉編劇。在經過她手的劇本,拍出的戲那絕對都是大火,所以這部戲能火都要靠葉大編劇的編寫啊,整部戲的大功臣啊!”

這部戲葉清漓的原創劇本,青春校園主題類型邊拍邊播,預告剛出來時熱度便破了3w,是新上映電視劇裡的榜首。

“我的職業所在,哪裡哪裡,不敢當!還是要靠在場的工作人員們的一起努力。”

“應該的應該的,”向友賦性格也是直爽,笑得大方轉身向她說道:“忘了介紹,這位是前些天剛從美國紐約回來的,現在也是南大最年輕的教授……”

葉清漓抬眼,好巧不巧的就看見他目光犀利的盯著她,不知情的還以為滿眼都是她。

突然沉默了幾秒後。

男人朝她伸出了右手——

“江晏初,我們剛剛纔見過。”

又是記憶中熟悉的低沉而又性感的嗓音,這次換她沉溺其中。

葉清漓楞住了。

真是他。

淡定的與他握了手,展現了一個十分明豔的笑容。

“葉清漓。”

還冇改名字之前她叫葉忻妤。

在她15歲那年突然生了一場大病遲遲不見好,從不信迷信的母親便帶她去算了命。

算命先生說她命裡缺水,“忻妤”兩字雖是五行屬水,卻水不足。

因此取個明顯點帶“氵”的名字,才能不壞運氣,就取了“清漓”兩字。

-身高已然達到了185cm還處於在長的階段,而葉忻妤也不矮14歲155cm的身高在同齡女生中也算比較高的了。差了30cm的身高,她隻能仰頭看他。葉忻妤從今天開始暗自在心裡立了個flag,每天早上喝杯牛奶。“江......晏初。”她糾結許久還是叫出了他的名字。江晏初聞言停頓了腳步,側著上半身低頭看向她,“怎麼了?”“我還冇習慣有個哥哥,能先叫你名字嗎?”葉忻妤緊巴著小嘴生怕自己說錯話。其實她的本意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