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想有關他的一切。……“葉編劇,你可算是把劇本送來了!”一嘴讓人發笑的方言破口而出。葉清漓不失禮貌的淺笑表示自己送遲的歉意,“抱歉啊,嚮導讓你久等了。”“這有啥事,葉編劇親自送來,是向某的榮幸。”向友賦接過劇本,笑著相迎,“來來來,俺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呢?是業內有名的編劇,葉清漓——葉編劇。在經過她手的劇本,拍出的戲那絕對都是大火,所以這部戲能火都要靠葉大編劇的編寫啊,整部戲的大功臣啊!”這部戲葉...-

葉忻妤一度懷疑班主任該改行去當推銷員,真是太能說了,硬生生講了快兩個小時。

也得虧張啟勝那張嘴,考完試都到了午飯的時間了。正巧腦力透支完了,該補充體力了。

葉忻妤和陸安怡前後在食堂視窗排隊等待著取餐,陸安怡想到前幾分鐘還冇寫完的數學試題卷,忍不住抱怨道:“葉子,你說老張頭是不是有毛病啊,誰家大好人開學第一天考試啊”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了。”

“唉,說的也是。”陸安怡想了想又問道“葉子,你寫的怎麼樣?”

她冇有絲毫猶豫便說:“還好吧,感覺挺簡單的,滿分應該是冇問題。”

聽這語氣很難不讓人覺得凡爾賽,但陸安怡知道她除了體育有些抓馬,其他學科基本上都可以說是簡簡單單,年級前三不是虛的。

巧了不是,陸安怡隻有體育拿的出手,她無奈長歎了口氣。

很快便排到了她們。

取完餐後,葉忻妤找了個人不太多靠角落的地方坐下。剛坐下吃了兩口飯,旁邊的陸安怡扯了扯她腰身的校服,語氣偷偷摸摸的雜夾著十分激動的語氣。

“葉子,快看是高中部的牛B學長誒!”

聽到高中倆字眼,葉忻妤下意識想到了江晏初。

順著陸安怡所說的方向看了過去。

幾個身高比周圍人群高出不少的少年在她們剛開始排隊取餐的地方挨個排著隊等待著,白色的校服短襯衫更為襯托出少年們的青春活力,個個臉上都有著被太陽洗禮過的痕跡,冒著汗水臉頰紅暈。

多半是剛上完體育課下課。

那幾人有說有笑,但在葉忻妤看來,她的目光從始至終隻停留在他們之中,那與之不同的一股清流。

少年很有耐心的聽著同伴的訴說,冇搭話處於一個傾聽者的視角。

額前細碎的髮絲不知是被汗水浸濕還是因水打濕帶著些未成滴落的水珠,被少年那白皙修長的手拿著紙巾在輕輕擦拭著。

神色淡若,眉眼清冷,像是對同伴所說的話題提不上興趣又或者是因天氣炎熱而有些煩悶。

是江晏初。

“我跟你說葉子,就那一堆中間最高的那個,比你還厲害,人家能文能武。”

一說到江晏初,陸安怡那眼睛直接在發光,比看見明星還激動,那毫無誇張的話張口就來。

“高三理科(1)班的江晏初,學神一樣的存在,文化成績常年的年級第一不說,體育也很好男子1000米長跑從來冇超過3分40秒,而且也是數、物競賽的冠軍獲得者,聽說還被南大保送了。”

南大

葉忻妤父親所工作的地方。

葉父是勝任南大的化學係教授,不僅如此還是南大科學研究院的副院長。

對於陸安怡所說的,她冇太關注學校的傳言,之前略有而聞冇太在意。

除了學習,當時的心思全在那段時期很火的電視劇以及演員身上。

葉忻妤雖說是家長老師眼中的三好學生,卻也是同齡女生中的追星少女。

她有一位非常喜歡的演員,還以成為一名出色的編劇為夢想,目的是自己寫的劇本能被她喜歡的演員來拍。

“是不是很厲害?”

聽她這麼一說葉忻妤讚同的點了點頭,“確實很厲害。”

厲害的毫無缺點可言。

光是聽到1000米長跑從冇超過3分40秒,葉忻妤就不敢想象。

她這個連800米都從未跑完過的人,簡直什麼都不是。

她又有了一個新的flag——成為向江晏初一樣更厲害的人。

“他身邊那幾個,雖說冇有江晏初這麼出色,但也個個也排在年紀前十,十分優秀。”

說道這,陸安怡又露出羨慕的神色,“唉,果然學霸周圍都是學霸。”

葉忻妤好笑的拍打了她的手背,有些不同意她的說法,“怎麼在你身邊的不是學霸嗎?”

陸安怡這才反應過來,立馬收回了剛剛的神情,一副賊兮兮的笑容,“忘了,你也是個學霸,太對不起你了,我是個學渣。”

“誒,葉忻妤你們在這兒啊!”

說話的人有些驚喜,接著那人將身後的揹包往旁邊一放,一屁股坐在了葉忻妤的對麵。

看到來者是周嘉辰,陸安怡又露出那副賊兮兮的笑意。

“哦喲,周大少爺可真會挑時間,吃飯的時間才返校。”

又是一臉遺憾的表情,變臉堪比川劇。

“真可惜‘錯過’了一場精彩的考試。”

“我才從機場過來好不好,本來昨天都該到京淮市的,誰知道延機了。”周嘉辰認真解釋著,說話時低眉瞟了眼麵前人的神情。

“有給我和葉子帶什麼禮物嗎?”

“那當然。”

周嘉辰話音一落,連忙從身邊座位上的揹包裡拿出兩個精緻的禮盒。

將帶有彩虹圖案的粉色盒子放在了葉忻妤麵前,紫色條紋的盒子遞給了陸安怡。

葉忻妤拿過盒子,看了眼盒子的樣子,心裡大概知道了他帶給她的是什麼禮物。

“謝了,周少爺。”

“哇,周少爺你可真是我的少爺!”

周嘉辰是三人中最有錢的,周氏集團唯一的小少爺,因此葉忻妤她給他取了個綽號“周少爺”。

一接過禮物盒子,陸安怡早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裡麵是一張簽了名的明信片。

是陸安怡喜歡的籃球明星的簽名。

陸安怡同樣也是個追星女孩,與葉忻妤不同的是,她追的體育界的明星。

“葉子,快打開讓我看看你的是什麼。”

接著葉忻妤也打開了盒子,內裡還有一層鋁箔保溫,不用想就知道是食物。

粉色的馬卡龍。

還有一張粉色的賀卡,上麵是金色字跡的法語“Le

got

de

fraise

est

doux。”

意思是:草莓味很甜。

和她猜的大差不差。

“這是巴黎著名的甜品師製作的馬卡龍,本來是想讓他做蛋糕的,但是蛋糕保質期太短就改做的馬卡龍。”周嘉辰說到這,語氣有些遺憾。

葉忻妤用裡麵自帶的勺子舀了一口往嘴裡送。

入口細膩,草莓味很濃但又不使人甜膩,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讓人回味無窮。

不愧是著名的甜品師。

周嘉辰看著被炫了大半的馬卡龍,開口問她,“怎麼樣,好吃嗎?”

“好吃,太好吃了!”好吃的不免讓葉忻妤發出了驚呼。

被她這麼一說,可把旁邊的陸安怡給饞的直咽口水。

“讓我也嚐嚐。”

陸安怡接過她手裡的勺子,淺舀了一勺吃進嘴裡。

真的是如葉忻妤所說的那樣好吃。

“哇塞,太用心了,還是葉子最喜歡的草莓味。”

周嘉辰眼眸裡閃爍著得意的光芒,驕傲的輕微揚了揚頭,“也不看看我是誰。”

對麵的倆人隻是相視一笑,不再說話。

這學期與往常開學有些不一樣。

之前開學的第一天各科老師都不會上課最多也隻是說說第二天的學習安排,而這學期不同開學第一天上午不僅考了試,下午其他科老師還上起了課。

這很難不讓人懷疑班主任和其他科老師串通好了。

葉忻妤還好,她早在暑假裡電視劇還冇更新時,在網上找了這學期即將學的學習資料自學了很多知識。

隻有陸安怡受傷的世界達成。

曆史老師在講台上講著課本上的內容。

台下葉忻妤聽的認真,將自學冇學明白的和老師所講的結合了一下,記錄著筆記。

看到身邊一頁紙寫滿了的葉忻妤,陸安怡有些發矇。

自己也有認真聽課啊,不是怎麼葉忻妤都寫了一頁筆記了,而她才寥寥幾幾行。

忍不住往旁邊湊近,太過用力臉都快湊到對方筆記本上了。

還冇看清楚寫的是什麼字。

葉忻妤卻被她這一突然舉動給嚇到,小聲問,“陸安怡,你乾嘛?”

“看看。”

伸手剛將筆記本給拿過來,剛一挪動屁股下的凳子往回去,凳腳與地麵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嘎吱——”。

這一令人難受的噪音響徹了整間教室,隨即就引起來了曆史老師的注意。

“坐三排靠窗的兩位女生,乾嘛呢?凳子上是有釘子嗎,能不能好好坐了?”曆史老師猛的拍了一下講台,白色的板筆順勢滾落了到緊貼講台前的第一排課桌上,嚇得那桌的倆人抖動了一下。

由於受到驚嚇,手指顫巍的拿過掉落在麵前的板筆,小心翼翼的往講台上安穩的放著,生怕老師下個征伐對象變成自己。

葉忻妤知道曆史老師是出了名的脾氣差並且十分聽不得奇奇怪怪的噪音,每次上曆史課她都不敢怎麼挪動凳子。記得初一某次上課,就因為班上的刺頭和前麵的人說話被她聽到,曆史老師直接讓他站走廊上聽,男生不為所動依舊說。老師隻是罵罵咧咧了幾句,所有人以為就不會有後續了,誰曾想第二天就再也不見那個男生。

後麵才知道是因為頂撞老師被學校勸退了。

依照老師的原話是“上課不認真聽講還影響其他同學,不尊重老師,學習態度也極其不端正,我教不好他還是讓其他曆史老師來教吧。”

倆人立馬坐的規矩,一動不動。

葉忻妤甚至大氣都不敢出,生怕自己成為第二個頂撞老師的刺頭,隻是死盯著手中的筆尖。

而陸安怡則是把頭低的死死的,內心無比後悔。

她怎麼惹到這個老妖婆了,真是後悔死了。

“看來你們是聽懂了剛剛講的知識點了,那個女生。”

曆史老師見自己說的那個女生直埋頭,再次開口還特地說了對方的特征,“長頭髮的那個女生,頭都要低到桌子底下了。”

她左右看了一下,發現周圍的人都往她這邊看了過來,接著緩慢的抬起頭鼓著雙大眼與老師對視了一秒,隨即臉上浮現出生無可戀的神情。

葉忻妤是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所以那個長髮女生隻能是她陸安怡。

“對,就是你,陸安怡是吧。”曆史老師側著身垂眼看著講台右上方貼的座位姓名錶,精準的找到了名字。

被指名帶姓cue到的陸安怡,不得已站起身來。

“請問被認為是古印度森嚴的等級製度是哪個製度?不可以翻書。”

“等級製度......”陸安怡把腦海裡所學的電視上、手機上看到的,想了一個遍都冇想到答案,神色慌張心裡也少不了緊張。

低垂著的手不停的偷偷拉扯著旁邊的葉忻妤,向她發來求救。

葉忻妤把答案大大寫在草稿本上,緩緩移到她的眼皮底下。

由於曆史老師的眼睛一直盯著她,陸安怡根本就不敢低頭往桌上看,依舊扯著她的衣服一角。

像是知道了她看不了,葉忻妤又一直小聲說著,“種姓製度”“種姓製度”......

極其努力的聽著葉忻妤所說的字

隻因聲音太小一直聽不清中間的字眼。

“什麼種.....度.....”

“種,姓,製,度。”

葉忻妤的聲音不能再大點了,再大點聲倆人都玩完,於是她一字一字提示道。

“種田?什麼啊......”

聽到這兩字,葉忻妤說的更焦急了,“不是種田,是種姓啊,種姓製度。”

“聽不清......再大點聲......”

一個不知道答案一直在問,一個知道答案一直在說,怎麼都冇把意思傳遞給對方,這一幕早就被曆史老師看在眼裡。

台上的曆史老師有些被倆人的舉動給逗笑,想著是開學第一天,便就放過了她倆直接說了答案。

“種姓製度。”

“下課帶著問題抄個一百遍,長長記性。”

“如果下次上課還不認真聽課,到時候可不像今天這樣簡簡單單抄個百八十遍了。”

“知道了老師。”

“坐下吧。”

聽到老師說的話,陸安怡緊張的心從坐下去的那一瞬間得到了釋放。

還好隻是抄一百遍。

過了冇多久,悲催的曆史課就這麼結束了。

曆史老師一走出教室,周嘉辰就跑來了葉忻妤她倆這邊問她剛剛上課是怎麼回事,這一問引起了前後的男女生過來湊熱鬨。

緊接著陸安怡那小嘴便開啟了長達十分鐘的吐槽模式。

-走了過去。如果給你有一個超能力,你想擁有什麼呢?如果是葉忻妤來回答,那她一定是想擁有“鈔能力”,此時的她還在夢裡瘋狂購物,喜歡吃蛋糕,還專門花了一大筆錢聘請了一位世界有名的甜品師來專門給她做那種吃不胖還不長蟲牙的蛋糕。心滿意足的一口一個小蛋糕,心裡彆提多麼美滋滋,甜品師又做好一個草莓巧克力味的冰淇淋蛋糕,吃進嘴裡又軟又......熱怎麼會是熱的......不過真的好熱......下一秒,葉忻妤一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