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碰貓頭鷹的金色羽毛,又把它拿起來撥弄著屁股後麵的的按鈕,轉了幾圈後又放置在櫃檯上。噠噠噠——滋滋滋——金屬爪子不斷拍打著桌麵,內部的齒輪不停的在轉動,金色的貓頭鷹從暗處走到桌角的邊緣停下,陽光下的羽毛閃的耀眼,鑲嵌在羽毛周邊的藍色寶石也跟著鍍了層光。貓頭鷹內,黑霧緊緊依附在內壁上,鋒利的齒輪堪堪在離他的一指處停下。黑霧幻化出利爪,金色的內壁被撓出了深深淺淺的劃痕,他眯了眯眼,眸中血色閃過。如果要是...-

怪物鑽進了船艙,身後的咀嚼聲傳得斷斷續續。

怎麼辦……

維萊亞身後站著六個人,即使身經百戰看到這種情況,依舊站不住腳。

維萊亞站在船艙門口,總結出怪物的特點與習性,拿著匕首利索的割斷身上繁瑣的布料,“大家把身上的血跡洗乾淨,洗不掉的就用刀隔割斷,不然會引來怪物。還有,這些東西怕光,拿出手電筒往下照!”

其餘的人受到驚嚇也來不及思考,都紛紛跟著照做,直接扯下多餘的布料。看到維萊亞就著亮光赤腳走入河水中,也亦步亦趨地跟著。

河岸狹窄,河水散發著腥臭味,七個人靠著岸邊慢慢移動。不知道過了多久,咀嚼聲停了,周圍一片寂靜。所有人身形一頓,反應過來後前行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落在隊伍最後一位的成員感受到若有若無的涼意,頓時驚得脊背發涼,滿頭大汗。

“它好像跟過來了!”

河水慢慢地向前流動。

維萊亞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往後轉頭,就看到一張無眼無耳的人臉靠過來,它張著口露出森白的牙齒,鮮紅的舌頭粘連著黏稠的唾液往下滴。

臭味撲鼻而來。

“呼嚕嚕——”

維萊亞:“……”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白磊申想要一刀捅死它了,現在他看到了也很想捅。

【品種:怪物1號。】

【特點:眼盲耳聾,嗅覺靈敏,畏光。】

【魅惑技能加持中……】

【滴!

怪物1號對你表達了喜歡!】

【……】

【怪物喜歡你身上的香甜血液味,並且十分熱情地嚥了口唾沫。】

伴隨個一陣“噗噗噗”的氣泡聲,粉紅色的小愛心滿溢在維萊亞的周圍。

草莓味的香甜氣味不斷在半空中飄著,與現在昏昏暗暗的場景極為不符合。

維萊亞:“……”

維萊亞看著與自己相距不到半尺的怪物,生平第一次有種無措感。他沉默了許久,那怪物也麵對著他許久。

久到怪物收回了舌頭,歪著頭麵對著維萊亞,似乎是感到有些不解。

跟在維萊亞身後的人都退到了兩米遠的距離麵麵相覷。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奇怪的發展啊?!

“……”

維萊亞靜靜地沉思了段時間,確認它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後,放心地收回視線,抬腳往前走。怪物感知到他在往前走,它也在後麵跟著。

水聲又響起來了,甚至還越來越大聲。

怪物與維萊亞同行,高興地發出呼嚕嚕的響聲。

而跟在怪物身後行走,並且保持著奇怪距離的一行人看到怪物都快晃出虛影的雙腿和迸濺出近一米高的水花,集體陷入了沉默。

——

“終於等來你們了。”尖細的聲音從上方傳來,維萊亞抬頭向上看,首先入眼的是印著金色花紋的直筒靴再者就是張揚明豔的紅色禮服和一張表情豐富的臉。

是瘋帽子。

半邊臉都是顏色鮮豔的油彩,他勾起了大大的笑容,但眾人並未覺得他和善,反而覺得他相當難對付。

“接下來,我將帶領你們進入宴會廳,相信我,這絕對是無比震撼的一晚。”

瘋帽子眼神圍著他們繞了一圈,不懷好意地笑了兩聲。

“不過,你們現在的著裝實在是一言難儘啊。”瘋帽子打量著,不禁咂舌,隨後背過身自顧自的往前走,“跟我來吧!美麗的服裝正等待著你們。”

一行人沉默地跟隨著瘋帽子的腳步。

他們穿過一大片的玫瑰花園,又穿過一條條長廊,最終來到更衣室。

“嗯……”

瘋帽子看著手中的金屬表,沉吟道,“時間並不充裕,‘愛麗絲’們請加快你們的動作,不然——”

瘋帽子把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做抹殺的動作,表情活靈活現。

隨即他哈哈大笑,愉悅地關上大門,隻留下一片毛骨悚然。

——

宴會佈置的極其奢華。

紅皇後還未到場,大廳裡就已經擠滿了人,每個人的臉上都帶有麵具,明明看著就很熱鬨的場景但都鴉雀無聲。

賓客們或是站著或是坐著,他們都舉著酒杯,但又麵無表情,或是笑容僵硬的像是臉上蒙著著塊肉色的布條拿著染料畫上去的般。

詭異又不詳。

“哥,這裡好奇怪……”

張和二跟在張和一身後,烏溜黑的眼珠子不停地轉,他打量著佈局和賓客,覺得毛骨悚然。

他縮在哥哥身後,低頭不敢看他們,但無論如何心裡還是毛毛的,好像有人在暗處打量著他。

維萊亞眉頭也皺了起來,自從他們進來後,原本隨處分佈的賓客像是受到指令般慢慢向他們靠攏。

一雙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張和二的臉瞬間僵住了。他緩緩轉頭,看到的是一張麵如木色的臉,像極了木偶人。

張和二想到自己之前看的《死寂》,頓時嚇得哇哇亂叫。

“這位小姐,您需要酒水——”

“哇啊啊啊!

哥!

救命啊!!!

張和二的聲音大的快要掀開房頂,連靠過來的人都頓住了腳步。

“媽的,張和二你喊什麼啊!

待會要是招來了什麼東西,我們都得死!”

“對啊,對啊。”吳宇覺得很有道理,他拘束地把食指抵在嘴唇上,小聲說,“小聲點,安全點。”

張和二聽得話都不敢說了,哭喪著臉連連點頭,臉色煞白煞白的,手裡拿著一打符紙顫顫巍巍的往前走。

張和一歎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怕就找哥,哥在。”

維萊亞往後麵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他的表情淡漠抬腳就往人群中央走去。

水晶吊燈一直綿延而下,散發著璀璨的光芒。維萊亞站在中央,他目光直視第二層,等待一抹身影出現。

很快,紅色的身影映入大家的眼簾。紅桃皇後帶著一副純白的半邊麵具走出來,她雙手撐在石柱上,纖長的身形被紅色的長裙所包裹。她站在最高處,居高臨下地看著下麵的人群,眼神冷漠且慵懶。

紅桃皇後掃視一圈,最終眼睛定格在了維萊亞身上,她勾起了嘴角,眼中閃過玩味。

水晶吊燈不斷旋轉,琉璃般的光線毫無停歇地變換位置。白皙的皮膚,明豔張揚的唇色,慵懶至極的身姿,無人不讚歎她的樣貌驚豔決絕。

紅桃皇後濃密的羽睫微微向下,攏出了一小片陰影,她像極了一條美麗至極的蛇,內膽卻又是濃墨般的黑。

——冇有人不愛慕於她的皮囊,但又厭惡極了她內在的靈魂。

“歡迎你們來到我的晚宴。”她將手指抵在唇邊,“請記住,這是你們的榮幸。”

說著她走下二樓,穿過人群走到維萊亞麵前。紅桃皇後伸出了手:“我想邀你一起與我共舞。”

維萊亞應下她的邀約,微笑地將手插入她的指縫。

現下,賓客四散開來,形成了圓形的空地。站在最外圍的“愛麗絲”們探著腦袋扒拉著人群使勁往內瞅。

“同等身高的兩個人,站在一起怎麼看怎麼劍拔弩張……”張和二腳墊的高高的,瞪大眼睛扯著張和一的肩膀道,“哥,你說,他們會不會跳著跳著打起來啊?”

“要是打起來了,我們可要去幫一下忙,畢竟救了我們一命。”

張和一極輕地“嗯”了聲。

目光也十分關注裡麵的動靜。

“幾次三番都能勾搭上npc,誰知道背地裡乾些什麼”

站在吳宇身側男人目光怨毒地盯著維萊亞:“我就不信他能那麼好命!”

“……”

吳宇習以為常的聳肩,默默移開了腳步慢慢與身旁的人拉開距離。目光專注地看向中央,看著他們互相行禮。

維萊亞於紅桃皇後之間的氛圍倒不是張和二所說的劍拔弩張,反而氛圍極好。

紅桃抵著維萊亞的手轉了個圈,兩個人的手鬆鬆握握,相互抽離又相互融合。

在這一刻,紅桃皇後放下了高高在上的姿態,豔麗的毒蛇化作順從的鳥,主動搭上對方的肩膀,隨著他的動作而跟從。兩個人的指尖相抵,掌心分離又相觸,腰身相抵又一觸即分。

旋轉,回握,跟隨……

直至雙方的鼻尖相抵,紅桃皇後輕笑出聲,她是發自內心的愉悅。

——兩個異時空的怪物在眾人的目光下重逢。

“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人。”

維萊亞誠實地回讚道:“你也是。”

說著,他的左手抽離紅桃皇後的腰身,右手牽著她的左手旋轉一圈。

瑩白的脖頸上揚,她會心一笑,明豔張揚。火紅的裙襬瞬間炸開了花,粟色的長髮如同盪漾在水中的槳,波動著漣漪。

分離又重合後,雙方又再次撞入彼此的眼眸。紅桃皇後眼睛波濤洶湧:“我送你個禮物如何?”

她看著維萊亞,像是在透過他看著什麼人。

“什麼禮物?”維萊亞看著她。

紅桃皇後睫毛顫了顫,宛而一笑:“晚上你就知道了。”

維萊亞目光深沉的看著她,冇有再搭話,隻是再次握住她的手轉了個圈。

——

舞蹈接近尾聲,宴會被推入**。

人群開始四散,悠揚的樂聲響起,華美的樂章也慢慢鋪陳開來。

維萊亞道彆了紅桃後,就一個人縮在角落,觀察者宴會廳裡的動靜。

相較與他,剩下的人就冇有那麼幸運了,他們被宴客們拉著跳了一隻又一隻舞,腳都快磨出血泡來了都不能停下,隻能苦兮兮著張臉,無助地望向四周。

紅桃皇後一隻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握著盛著酒液的器皿,好以整暇地看著樓下共舞的場景。

這個國度裡最惡毒的蛇正吐著信子,觀看一場荒誕的盛宴。

宴會過後,瘋帽子領著他們前往偏殿休息。

濃濃夜色中,馥鬱的玫瑰香氣溢滿了整個花園,一眾人穿過石子路來到金黃璀璨的大門麵前,瘋帽子推開大門,等所有人都進去後。

他才笑著說:“夜深了,請各位早些休息吧!”

話落,手指勾住門鎖,“砰”的一聲,大門關得嚴絲合縫。

高階之上,瘋帽子整理著皮質手套。他回頭蔑了一眼,將手指放入口中吹了一聲口哨。廳內的明燈就從他的身側逐一沿著台階向下滅。

濃濃迷霧裡,瘋帽子走下台階,身影慢慢隱入黑暗中。

烏鴉嘔啞嘈雜的聲音混著泥土腥味的風,隱隱透露著不詳的預感。

“遊戲愉快。”瘋帽子頓了一下,隨即又勾起極大的笑容,“我的,愛麗絲們。”

破土而出的枝條攀延上高大的宮殿,不一會這裡成了綠色的花園。

【限時遊戲已開啟。】

【遊戲名稱:驚.悚迷宮】

【遊戲規則:在大迷宮裡躲避怪物的追擊,並且存活到大鐘敲響的那一刻為遊戲勝利,若是被怪物抹殺導致為永久抹殺!】

【最後預祝你們遊戲通關!】

-血泡來了都不能停下,隻能苦兮兮著張臉,無助地望向四周。紅桃皇後一隻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握著盛著酒液的器皿,好以整暇地看著樓下共舞的場景。這個國度裡最惡毒的蛇正吐著信子,觀看一場荒誕的盛宴。宴會過後,瘋帽子領著他們前往偏殿休息。濃濃夜色中,馥鬱的玫瑰香氣溢滿了整個花園,一眾人穿過石子路來到金黃璀璨的大門麵前,瘋帽子推開大門,等所有人都進去後。他才笑著說:“夜深了,請各位早些休息吧!”話落,手指勾住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