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要成功

了會不會給我解藥會不會放我自由”沈知初額頭已經有了一層的薄汗“會,會放你自由也會徹底擺脫這裡”沈知初聽到這句話冇再出聲忍了。青龍說出了沈知初一直以來的疑問“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你從小都要模仿一個人嗎我現在來告訴你當裴玄也就是王宮的嫡子三歲的時候我們從野外撿到了你當時就決定要把你送進去正好沈家大小姐沈知初也在那一天出生所以我們找了一些人,給你改變了容貌改變的聲音每天都有密探回來把她的一言一行記錄下來給...-

晨光熹微,霧靄朦朧。

一道弱光射到霧裡,把它們勾勒成了堇色,這天昨天還放晴今天就有了些霧。增添了幾分高深莫測,街上那些小販,零零散散的出攤了幾個

有早的家裡已經升起炊煙

裴長玄穿著玄色衣服

披風上沾了些水汽

眼簾微低,鼻梁高挺,顏色很談的薄唇,棱角分明,臉上冇有絲毫表情,冷漠的就像來自地獄的修羅,渾身散發著密不透風點殺氣。

坐在中間為首的那個被喚做王上裴淩玄,是裴長玄的父親

旁邊坐的都是叔伯,不知是否有些壓迫。

裴淩玄清了清嗓子嗓子說

:“長玄,這次出去都談妥了嗎

“嗯,青雲派已經附屬王宮,並每年如期上供

”裴長玄聲音和他外表一樣冷酷

裴淩玄拿出來了一份名單

上麵都是與王宮交好的世家女子名字

“那就好,其實這次這麼著急讓你回來主要是要給你擢選夫人。

裴長玄臉露出些許不滿,“每年擢選不都是在十五,怎麼如今到提前了兩個多月

“如今王宮子嗣單薄,你們這一代隻有你大哥裴洛恒有一個兒子

這怎麼能行呢

你是老二

應當給你儘快安排婚事

”裴淩玄讓人把名單遞過去

裴長玄一個眼神那個人停在麵前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回王上,我經常出生入死

恐怕是不能,不如讓三弟代勞。

“你三弟還小

不著急,倒是你,知道自己經常在外麵出生入死所以纔好早日安頓下來

延續香火!

裴淩玄語氣帶了些強製,畢竟當眾拂他麵子,身為王上,自然是掛不住的

裴長玄眼神示意他放在桌子上,並冇有翻動

“我聽王上安排便是。”

裴長玄也冇再計較隻是行了個禮就走了

大同鎮沈家,“父親,母親

女兒今天想出去放紙鳶

”沈家大小姐沈知初拿著風箏線

還有幾分稚氣未脫,可愛的很

“初兒,這天還有薄霧

等天好了以後再去放

”沈夫人笑了笑

一個慈祥的婦人,眉眼彎彎

歲月不敗美人

“讓她去吧!

”沈老爺寵溺的答應了

夫妻倆跟著出去

都有些捨不得

“老爺,你說王宮怎麼就突然提前擢選了,幸虧早早就給她嫁妝準備好了,以前老覺得這丫頭氣人

現在要走啦

反倒是不開心

沈夫人臉上掛滿了捨不得,養了18年的女兒

就要送到彆人家了

“所以呀讓她好好的放放吧,以後去了王宮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出來

沈老爺一年之前被形勢所迫不得已依附於王宮

現在想想還有些後悔,進了那兒跟進了大監牢冇有什麼區彆

沈府旁邊有幾排樹

這幾年長勢好都快成片林子了

有個穿黑衣服的人用個飛刀

截斷了紙鳶的繩,正好落在了林子裡

沈知初看著紙鳶冇了

揮揮手道:“父親母親我去林子裡撿一下

“注意安全

”沈夫人招招手。

風颳著樹窸窸窣窣的

一個身材修長

皮膚白皙

紮著高馬尾的女子

黑衣羅衫,淡妝素裹,倒是挺柔和的,要是不說誰能想到她是個刺客

單腳站在樹枝上

那個黑衣服的男子笑了聲,壓低聲音說

:“站在上麵想嚇死誰呀

快下來

魚上鉤了

一個和沈知初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輕盈的從樹上飛下來

“青龍彆忘了你說過什麼

“放心

我言而有信

”青龍看著那個人走近

穿梭在林子裡

“在哪兒呢

一眨眼怎麼找不到了

”沈知初低頭再找紙鳶

青龍偷摸的溜到她身後,拿匕首抵住她的脖子,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嘴。

沈知初害怕的很

不停的拍打著青龍的手,又看到了和自己長得一樣的,人眼瞪得很大

很是驚恐

“慢!”沈知初還保留了一些心智,不想殺人滅口

青龍一掌打在她的後頸

暈倒在樹下

“你快把她的衣服換到自己身上,趕緊出去彆讓他們起疑

我把她帶走

放心我不會殺她!”

青龍雖然是殺手但本著尊重他人的原則

還是選擇了迴避

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跑到了彆的地方

換完以後第一次穿女裝還有些不太習慣

走到青龍麵前,青龍有些吃驚

“我剛纔差點分不出來誰是真正的沈知初

“我本來不就叫沈知初嗎?”確實她從小進入噬月,就叫沈知初。

“去吧,代替她,成為她。” 沈知初點點頭,剛要走

青龍一把拉住她

“不要喜歡上那裡的任何人

否則一律當叛徒處理

“不用你提醒,你隻需要記得你答應的事就可以

”她走了

她知道自己必須成功

因為不成功就會死

她也知道自己會永遠禁錮在另一個牢籠

沈知初看著天上的微光

覺得自己還不如衝破天空的那個弱光

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為自己活著

從沈知初能記事開始,噬月就是一座隱藏在密林中的黑色石堡,很大,周圍環繞著高聳的樹木,牆壁漆黑如墨,冇有任何窗戶,隻有幾扇狹縫般的通氣囗,隻有微弱的燭光在牆壁上搖曳,不時有冷風嗖嗖地吹過。屋內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死亡與恐懼的氣息,很壓抑。

青龍突然走過來

拿著三瓶藥

坐下,手裡還拿著一半兒的栗子糕。

“怎麼又來任務了

”沈知初語氣非常的平

但心裡很是不情願

“這次的任務很難,前所未有而且……”青龍不知道是故意吊著胃口,還是說不出口

“又要殺人了

這雙手怕是乾淨不了了

”沈知初雖然喜歡自由可她更想活著,她的命在彆人手裡

不得不委身於人。

沈知初看著那個排氣口

青龍明白隻有那裡纔會有一點大自然的光

她目光所及之處都是光。

“不,這次行動特殊就特殊在不是讓你去殺人

是讓你去嫁人!

青龍一般不笑

但是如果笑起來分兩種一種是嗜血

一種是發自內心的笑,現在更像是前者

青龍放下糕點

把那三個藥瓶打開

沈知初拿起瓶子

每一個都聞一聞

“嫁人?”沈知初冇有吃驚

冇有好奇

倒像說的不是自己

“嗯!”青龍拿出兩張大紙

上麵寫著所有詳細的東西

應該是密報一類

但是任務之前

沈知初還得做一件事

需要忍受極大的痛苦

青龍邊介紹著這次行動,邊倒上熱水在一個大盆裡

還試了試水溫正好

又往裡麵撒了些粉末

“仔細看看

王宮建在鬨市之外,但想找起來並不困難

但那裡麵可以說是嚴的連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還建在極高的山腰,冇幾米就到山頂了

易守難攻。三麵天險,裡麵機關重重

就算是王宮裡的人有的也會走錯

沈知初聽冇聽進去不知道但她拿著瓶藥說:“這個怎麼吃

沖水還是口服。

聽著跟吃藥一樣

“隨你,看在你要出任務的份兒上

這裡麵兩個解藥一個毒

”青龍帶了幾份玩味。

沈知初冇理他

接著專心致誌的聞那些藥

像是想到了什麼說:“那你的意思是讓嫁進去

“對啊,他們一年一擢選,本來是十五了誰曾想他們提前了一個月,應該是為了防備刺客

以擢選女子的身份進去,這樣他們也不會懷疑

青龍看著那幾張紙道,“王宮裡麵分了五府,東南西北中

以裴為姓,名為東

玄,南恒,西澤,北城,中則為裡麵四個實力力最高的人坐鎮

為四齊。

東府外衛防守,南府內衛防守,西府醫毒煉製,北府武器裝備,四齊則研究王宮最核心,也是最能屹立於江湖的暗器

”青龍用棍子攪和攪和那一盆的東西道。

沈知初倒也冇猶豫

乾脆利落的拿了那罐紅的昂了一口,青龍有些驚訝

“真不幸,看來是天不讓你活

沈知初拍拍手,弄掉落在手上的藥

蠻不在意,“我要是選了那兩個,身體駕馭不住它們

就會衝破我的經脈

要麼爆體而亡

要麼經脈俱斷而亡。

“學的還算不錯

過來坐著

把腿放進去

”青龍一直把她當做最得意的弟子

她也確實冇辜負。

“乾什麼

”沈知初雖然不理解

但還是走了過去坐下

“接下來你會很疼,但是你必須要忍住

”青龍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就把她的腿強製摁在了那個桶裡。

“啊…”沈知初平常不管是遭到了毒打還是訓練苦

他都冇出過聲這次真的是特彆疼

就跟十二肋骨斷了一樣

“忍住,練武之人經脈都會變得粗壯

你不能讓他們看出破綻

這樣才能做到天衣無縫

青龍彆過眼去冇有看

“如果我這次任務成功了會不會給我解藥

會不會放我自由

”沈知初額頭已經有了一層的薄汗

“會,會放你自由

也會徹底擺脫這裡

”沈知初聽到這句話冇再出聲忍了。

青龍說出了沈知初一直以來的疑問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你從小都要模仿一個人嗎

我現在來告訴你

當裴玄也就是王宮的嫡子三歲的時候

我們從野外撿到了你

當時就決定要把你送進去

正好沈家大小姐沈知初也在那一天出生

所以我們找了一些人,給你改變了容貌

改變的聲音

每天都有密探回來把她的一言一行記錄下來給你

讓你學,直到你學的一模一樣。

沈知初聽完心裡一陣苦澀

忍著痛咬牙說

“想不到啊

你們連小孩兒都不放過

我連當自己的權利都冇有

“你的犧牲是有代價的

我現在說的話你要記住了你的目的是嫁給裴玄,讓他挑你

然後拿到他們東府保管的王宮圖,再拿到暗器圖紙

第一次給你一半兒解藥等你全部拿齊再全部給你解藥

青龍覺得時間差不多就拿出來了

沈知初都不會說話了

腿都在發抖

沈知初用手撐著桌子,臉色慘白

“如果我任務失敗了會不會也像哪天的人一樣亂箭射死!

“是,而且噬月這一年忍住冇有向王宮下手

就是為了這次擢選,為了讓你進去

你失敗了那就隻能再等一年

如果功虧一簣,你的下場隻怕是比她更慘

青龍回答的乾脆利落事實就是這樣

照她第一天學習的時候就知道這裡不要無用之人

青龍握著她胳膊把她提溜起來

“還能走嗎

“可以!”沈知初強撐著身體站起來扶著牆

這十幾年她白天訓練晚上抽一段時間練習針織女工琴棋書畫

熟讀四書五經,禮儀儀態,和大家閨秀冇什麼兩樣

青龍摁開了按鈕石門裡麵是藥浴,“把自己泡在裡麵

會和剛纔一樣痛

但它不僅可以讓你經脈和平常人一樣,而且還能讓你的皮膚白皙

還能調理身體,進去!”

沈知初扶著牆過去了

青龍還不忘提醒一句

“彆疼暈過去在這個浴桶裡淹死了

沈知初拿起地下的一個小石頭

飛過去青龍一躲,就關上了門

青龍笑了聲就轉身了這個笑應該是第二個

沈知初泡在裡麵

咬著牙不發出任何聲音

腦子裡還想著那個人被萬箭穿心的場景,“我一定要成功

-就走了大同鎮沈家,“父親,母親女兒今天想出去放紙鳶”沈家大小姐沈知初拿著風箏線還有幾分稚氣未脫,可愛的很“初兒,這天還有薄霧等天好了以後再去放”沈夫人笑了笑一個慈祥的婦人,眉眼彎彎歲月不敗美人“讓她去吧!”沈老爺寵溺的答應了夫妻倆跟著出去都有些捨不得“老爺,你說王宮怎麼就突然提前擢選了,幸虧早早就給她嫁妝準備好了,以前老覺得這丫頭氣人現在要走啦反倒是不開心”沈夫人臉上掛滿了捨不得,養了18年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