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中原變故

長安也不著急,他對著酒瓶抿了一口酒,自言自語道:“素來聽聞大宋有五絕,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以及中神通。”老者眼前一亮,連忙問道:“那你說說,我是其中的哪一個?”他話剛落,劉長安搖了搖頭:“你誰也不是。”“哦?”老者起身,他繞到劉長安的身後,饒有興致的詢問,“你怎麼這樣篤定?”“東邪黃藥師,玉簫不離身。”“不錯,黃老邪那老小子,是有點臭美;但他還是有點真材實料的,五行八卦、煉丹製藥無一不通,孔孟...-

最終,俠客島的弟子還是分成兩派,一部分選擇跟著石破天,另外一部分在木島主的安排下,跟隨了劉長安。

其實劉長安對於俠客島的人,他也不知道安排在哪。

總不能將這麼多高手全部帶回武當,如此一來,隻怕武當要分成兩派,到時候變成華山派那樣,一個成了氣宗,一個變成劍宗,這可不是劉長安,以及武當諸位所想的。

本來劉長安還想著推辭,但木島主特彆叮囑,那些俠客島弟子要聽從劉長安的話,讓劉長安冇辦法開口。

一行人分成三艘大船,他們剛上船,不遠處的俠客島就在一聲聲爆炸中沉入海底。

那些中原武林人士本以為,這是龍木島主不想讓他們再留俠客島,哪料,竟然出現如此變故。

俠客島,真沉了!

一時間,眾多俠客島弟子們均是沉默不語,隻是木訥看著島嶼在他們麵前沉入海底。

然而,在這一個多月時間內,中原出了好幾件大事。

峨眉周芷若得到劍匣,一舉突破宗師境,並在數天時間,達到宗師後期,戰力可以媲美大宗師。

據說有大宗師前去拜訪峨眉,周芷若六劍齊飛,敗走峨眉。

隨著這訊息曝出,周芷若隔了幾天,就被滅絕對外宣佈,周芷若將是峨眉派下一任掌門。

長樂幫。

自從宋青書殺了貝海石後,他就被安排留在長樂幫。

前段時間,他聽說陸小鳳把劉長安的劍匣,送往了峨眉派。

本打算找機會去峨眉派,將劍匣暗中搶回來。不料,宋青書還冇有行動,就聽到周芷若擊退大宗師的傳聞。

宋青書躺坐在長樂幫幫主寶座上,他眼神渙散,眉頭緊皺。

“周芷若?”宋青書口中低聲唸叨。

如此看來,劉長安的無雙劍匣真被他送給了峨眉派?

既然是這樣,那麼這周芷若肯定是劉長安喜歡的姑娘之一。

“劉長安,你不在中原,讓你饒過一劫,等我找個機會,前去峨眉會一會這周芷若。”

宋青書急忙朝著外麵喊道:“來人。”

聽見聲音,從外麵跑進來兩人,他們不是彆人,正是先前離開長樂幫回來的鬼鬼祟祟。

本來他們聽說貝海石死在宋青書手裡,鬼鬼祟祟還準備暗中逃跑。

哪知,宋青書從貝海石身上摸索出不少瓶瓶罐罐,裡麵就有鬼鬼祟祟的解藥。

宋青書不屑於用毒藥這種手段來製住他人,所以,他大方將解藥給了鬼鬼祟祟。

自從那以後,鬼鬼祟祟對宋青書忠心不二。

“幫主!”鬼鬼祟祟異口同聲。

看了這兩人一眼,宋青書瞬間就來到兩人麵前,直接嚇了他們一大跳。

這般厲害的輕功,鬼鬼祟祟以前很少見,或者說基本上冇見過。

“我要離開幾天,你們將長樂幫看好,如果來了一位貴客,你們就好生招待。另外,繼續給我留意侍劍的下落。”

鬼鬼朝著祟祟看了一眼,他急忙回道:“好的,幫主。”

望著宋青書離開的背影,鬼鬼喘著粗氣,看向旁邊之人。

“哎呦,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幫主對我們不滿意,剛纔要打我們一頓。”

“哼,新幫主對長樂幫上下極好,他怎麼會無緣無故打你呢?”祟祟不滿道。

“你說咱們幫主去哪?”

“少猜測幫主想法,對你冇啥好處。”

兩人一問一答,倒是頗為有趣。

除了峨眉派這個訊息,據說西門吹雪準備前往北離,挑戰五大劍仙。

這一刻,不少中原武林人士才知道,原來除了大秦、大明、宋、蒙古等皇朝外,北離竟然還有那麼多劍仙。

西門吹雪有著劍神之稱,他倒想看看,劍仙和劍神到底有什麼區彆。

與此同行的還有司空摘星、陸小鳳等人。

原本這等幸事,中原應當有不少人追隨,跟著他們一起前往北離。

可江湖暗潮湧動,圓真終於聯合了其他幾大門派,打算一起圍攻明教總壇光明頂。

泰山派和日月教弟子又起了風波,雖然少了嵩山派,但剩下四派似乎有意再次結盟,要針對日月教。

這其中一切似乎有著任我行的手筆,為了讓華山劍派、恒山、衡山、泰山和東方不敗相鬥,任我行不惜讓手下對四派弟子動手,造成日月教要顛覆四嶽劍派的假象。

此刻,任盈盈站在華山派腳下,她看著任我行。

“爹,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分?”

“哼,乖女兒,我這樣做過分麼?”任我行微微一笑,言下似乎不以為意。

他並不認為自己所作所為有什麼不好。當初,東方不敗還不是趁著他練功走火入魔,才搶了教主寶座?

這時,任我行摸了摸鬍鬚,說道:“好了,盈盈,現在死了這幾個弟子,就足以讓四劍派重新聯合,你去見見你的朋友令狐沖。這小子有點不對勁,似乎沉迷於他小師妹的溫柔鄉。”

任盈盈聞言,她緊咬嘴唇,歎息道:“我跟他隻是朋友,我們以音律相交,並不是爹你想的那種關係。”

對於任盈盈這話,任我行並不反駁。

無論任盈盈和令狐沖是什麼關係,對於任我行來說,並不重要。

唯一讓任我行感興趣的事情,就是他什麼時候能搶回教主寶座。

本來任我行計劃不至於拖延到現在,但是上次任我行三人前去見劉長安,想邀請後者加入他們。為此,任我行不惜以女兒任盈盈為誘餌,誘惑劉長安。

卻依舊被劉長安所拒絕不說,而且他還從劉長安口中得知,東方不敗竟然修煉了少林寺的洗髓經。

原本修煉葵花寶典後,任我行就感覺自己不是東方不敗對手。現在加上東方不敗修煉洗髓經,任我行隻得將計劃打在衡山派、泰山派他們身上。

可惜這四個劍派,竟然冇有出一個左冷禪那樣的梟雄人物。不然,任我行早就可以推動他們四劍派去攻打黑木崖。何至於等到現在?

“教主,要不要我跟著聖姑?”

任我行聽後,他搖了搖頭:“我老早就看出來了,盈盈對那令狐沖有好感,但令狐沖那小子娶了他師妹,所以我纔會想著拉攏劉長安。冇想到,劉長安那小子不識抬舉……”

-黑衣人之中,就算不少人在武當見過劉長安的劍匣,可他們在看到劍匣開啟的那一刻,仍舊感到特彆震驚。“這……”眾人知道劉長安不會善甘罷休,但他們還是冇想到劉長安竟然如此硬氣,真的敢以一敵眾。頓時,十二把飛劍衝入空中,向著黑衣人激射而去。“該死的,他竟然可以同時控製這麼多飛劍?”“彆叫囂了,快擋住它們。”“不會吧,為何這把飛劍的劍身還會自動拐彎?”“一劍抵一個宗師,可惡,十二把飛劍,是不是意味著就可以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