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是新人玩家

女人癡呆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2號檔案夾……2號檔案……”病房門被急切地敲了三下。“李睛同誌。”蘇簡之來了。病房內凝固的空氣瞬間緩解了下來,在蘇簡之進門一刻。李睛灰暗的眼睛再次恢複了光亮。“蘇簡之!"李晴支撐著起床。“是,李睛同誌是您要見晚輩?”“來了啊,簡之…”李晴握住蘇簡之伸來的手,微微地顫抖著,“我知道了,我辦公室有一上了鎖的櫃子,裡麵第三層從右數的二號檔案夾!”蘇簡之半蹲著,看著李晴逐...-

群星在黑暗閃爍,空無一人的繁華大街,淩晨12點。

蘇簡之從屋裡出來,去到車庫啟動了大G。

街道上飛馳的大G與天上的星點相照映著,半小時前蘇簡之被一個電話吵醒。

……

“簡之!受害者精神狀況嚴重下降,記憶受損,她現在點名要見你。”

“嗯,我馬上過來。”

蘇簡之翻身下床抓住外套,加快了走路的速度,“玲姐,我冇來之前你可以處理嗎?”

“你冇來之前我可以處理。”

張若玲在電話那頭歎氣,這受害者太難纏了。

南壽附屬醫院,8樓,853號房間。

張若玲站在門外,時不時朝病房內望。病房內一個接近40的女人癡呆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

“2號檔案夾……2號檔案……”

病房門被急切地敲了三下。

“李睛同誌。”蘇簡之來了。

病房內凝固的空氣瞬間緩解了下來,在蘇簡之進門一刻。李睛灰暗的眼睛再次恢複了光亮。

“蘇簡之!"李晴支撐著起床。

“是,李睛同誌是您要見晚輩?”

“來了啊,簡之…”

李晴握住蘇簡之伸來的手,微微地顫抖著,“我知道了,我辦公室有一上了鎖的櫃子,裡麵第三層從右數的二號檔案夾!”

蘇簡之半蹲著,看著李晴逐漸激動,連忙出聲,“李晴同誌,平複一下心情。您是說,那二號檔案夾和662的案子有關嗎?

-房內望。病房內一個接近40的女人癡呆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2號檔案夾……2號檔案……”病房門被急切地敲了三下。“李睛同誌。”蘇簡之來了。病房內凝固的空氣瞬間緩解了下來,在蘇簡之進門一刻。李睛灰暗的眼睛再次恢複了光亮。“蘇簡之!"李晴支撐著起床。“是,李睛同誌是您要見晚輩?”“來了啊,簡之…”李晴握住蘇簡之伸來的手,微微地顫抖著,“我知道了,我辦公室有一上了鎖的櫃子,裡麵第三層從右數的二號檔案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