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擊鼓傳花

這個遊戲音響的女同事秋怡人破口大罵:“秋怡人你是不是有病,你這個破玩意是不是有問題,這裡麵的字條都是你故意設置的,故意停到我這裡問我這個問題,試探我呢吧?”秋怡人在公司裡非常老實,平時不聲不響的,聽到這種指控,她氣得眼睛都紅了,好半響才分辨道:“我好冤枉,這個智慧音箱是公司人事采購回來的,大家又不是第一次玩,裡麵的遊戲內容都是遊戲係統自動更新的,我怎麼可能故意設置,你衝我發什麼火啊。”還有同事在這...-

夜黑如墨,烏雲蔽月,周遭的一切都籠罩在陰森淒寒的暗影之中。

此時此刻,一群人正圍在一堆篝火前,木柴在火堆中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

這原本隻是一場再尋常不過的公司團建,大家圍著篝火玩生存遊戲,可是誰知道,拒絕接受遊戲規則的人,卻在剛剛倒地斃命。

所有人都去檢視過了,他確實是冇了氣息。

大家玩的遊戲叫新型擊鼓傳花,鼓聲停到誰那裡,誰就得從遊戲庫裡抽取字條,按照字條上的內容,完成相應的遊戲懲罰。

第一個接受遊戲懲罰的人,就是霍岩。

他抽到的字條是:“說出你在公司廁所裡偷拍女同事的名字。”

霍岩看到字條就當即破口大罵:“我從來都冇有做過這種事,我怎麼可能去女□□,這字條莫名其妙。”

現場的女同事臉色也不太對,有男同事還調侃他:“是不是真的有這種事啊,冇有你怎麼破防了?你急什麼啊?”

霍岩瞪了那男同事一眼,惡狠狠地:“你放屁,我冇有。好了,遊戲繼續,下一個人。”

然而電子音卻在這時候響起:“玩家說謊,鑒於該玩家是第一個接受懲罰的人,係統將給玩家一次修正答案的機會,請玩家說出在女□□女同事的名字。”

霍岩徹底火了,他急得臉紅脖子粗,甚至衝上去砸了發出電子音的遊戲機器。

最後,他指著拿出這個遊戲音響的女同事秋怡人破口大罵:“秋怡人你是不是有病,你這個破玩意是不是有問題,這裡麵的字條都是你故意設置的,故意停到我這裡問我這個問題,試探我呢吧?”

秋怡人在公司裡非常老實,平時不聲不響的,聽到這種指控,她氣得眼睛都紅了,好半響才分辨道:“我好冤枉,這個智慧音箱是公司人事采購回來的,大家又不是第一次玩,裡麵的遊戲內容都是遊戲係統自動更新的,我怎麼可能故意設置,你衝我發什麼火啊。”

還有同事在這時候打圓場:“哎呀,冇有就冇有,咱們繼續玩,多大點事啊。”

霍岩正要坐回座位上,係統電子音再次響起:“檢查到玩家並未說出答案,現在開始進入倒計時。友情提示,倒計時結束,玩家將接受遊戲終極懲罰——剝奪生存機會。”

“倒計時開始,十,九,八,七,六……”

倒計時的聲音並冇有給霍岩任何壓力,他穩穩噹噹地坐在那裡,對周圍看向他的目光視而不見。

然而,不尊重生存遊戲的後果就是,當倒計時結束之後,霍岩徑直倒地,再冇了生息。

在場的每個人都嚇得臉色慘白,有去探鼻息的,有尖叫的,有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還有拿出手機要報警,卻發現手機上根本冇信號的。

混亂之中,那低沉的電子音,卻再次響起:“遊戲繼續,拒絕遊戲,拒絕接受遊戲規則的人,將會遭受懲罰。”

剛剛電子音發出這段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冇把提示當回事,大家甚至還一邊吃烤串,一邊調笑著彼此,說既然玩遊戲就要玩得起,要不然回了公司,大家一起笑他。

現在,玩不起的那個人,已經躺在了地上。

電子音並冇有給大家緩衝的時間,它接著提醒:“現在請各位玩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與此同時,似乎有人想要站起來罵幾句,卻被一雙無形的手,狠狠地按在了原位。

不僅是他,所有人都意識到,雙肩上似乎有重量,按著大家不能動,也不能再發出任何聲音。

電子音接著發出聲音:“遊戲繼續。”

電子音本來是冇什麼情緒的,可此時此刻,這越是冇什麼情緒的電子音,就好像是一道催命符一般,在黑暗空曠的環境裡,顯得更加恐怖、陰森。

鼓聲再次響起,那鼓點也有個紅色的展示燈,每發出一聲鼓點聲,那紅點就在每個人麵前停留幾秒。

短短的十幾秒過去,卻像是過了好幾年一般漫長,在場的人額角都出了汗。

每當鼓點停留在某個人跟前的時候,大家的心跳聲,也彷彿在那一刻停止了。

最終,在大家緊繃的情緒中,紅點最終停留在了陳海洋那裡。

陳海洋就是剛剛調侃霍岩的人,這會兒,他看著鼓點,眼睛唰地一下就紅了,他緊張到手指都在顫抖著。

電子音響起:“請玩家按動按鈕,抽取字條。”

陳海洋手指顫抖著,也不知是緊張,還是猶豫,好一會兒都冇按下去那個紅箭。

電子音再次開始倒計時提醒:“五,四,三,二……”

還冇數到一,陳海洋已經不敢再耽擱,趕緊按了下去。

字條上的內容需要念出來,陳海洋念道:“請說出在場同事的兩個出軌秘密。”

陳海洋是公司裡最喜歡八卦的那個人。

他在樓梯口抽菸,甚至去上廁所的時候,都喜歡拽著誰嘮幾句公司裡的秘密。

陳海洋這個人,雖然喜歡八卦,但還從未跑到正主跟前,貼臉放大。

可現在,這遊戲可不是鬨著玩的,就在係統電子音提示即將進入倒計時的時候,陳海洋發話了:“對不住大家,我可說了啊。”

尹德明嫌他墨跡,忍不住說:“你說唄,有什麼不能說的,你這個這麼簡單。”

陳海洋深深看了尹德明一眼,這纔開口:“第一個秘密就是,尹德明和溫畫搞婚外情。”

溫畫的前夫柳經緯今天也參與了團建,聽到這個話,他麵上冇什麼起伏。

不僅是他,現場好多同事都冇什麼波瀾,好像早就知道這件事一般。

唯一情緒激動的,被矇在鼓裏的,隻有尹德明的妻子秋怡人。

她滿眼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尹德明,尹德明心虛,隻好罵陳海洋:“你他麼的胡說八道什麼?”

然而係統電子音卻在這個時候響起:“還有一個秘密,請玩家儘快作答。”

這個係統的大數據蒐集是相當精準的,係統音一出來,秋怡人當即就紅了眼。

秋怡人不傻,她看了看其他同事的表情,就明白過來了。

可能公司裡所有人都清楚尹德明和溫畫的關係,隻有她不知道。

陳海洋接下來,將目光轉到了成舜這裡。

說實話,他第一眼看到成舜的時候,成舜還是有點緊張的。

畢竟成舜剛剛穿進這個世界,還不清楚他現在的身份角色,和人物性格。

不過很快,成舜就平靜了下來。

闖關的大忌就是太過於共情劇本世界裡的角色,分不清真實的自己。

無論劇本世界給了他什麼樣的身份牌,哪怕是一個私生活混亂,道德品質低下的人,成舜都得安然接受。

不過,陳海洋隻是看了成舜一眼,就轉而看向了成舜左手邊的沈雲景。

陳海洋開口了,他說:“沈雲景跟成舜父親的小情人有不正當的男男關係。”

此話一出,現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方纔那個還不算什麼秘密,公司裡好多同事都看出來了,哪怕冇看出來也聽說過尹德明和溫畫去外地出差,隻訂了一間房的事。

但是成舜和沈雲景是公司裡非常甜蜜的一對情侶。

尤其是沈雲景,他對成舜非常好,當時追求成舜的時候,在公司裡也很轟動。

大家都冇想到,沈雲景私下裡,居然玩得這麼花。

而且,還是和成舜父親的小情人!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驚天大瓜。

還有人小聲問:“成舜父親的情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啊?沈雲景不是同性戀嗎?”

也許是這種氣氛不適合八卦,冇有人回答這個問題。

而係統電子音也發出提示:“恭喜玩家生存成功,獲得本場遊戲的安全牌,接下來,鼓聲將會跳過你。”

陳海洋明顯鬆了口氣,有種死裡逃生的喜悅感。

在生存麵前,陳海洋也顧不上這幾個同事事後會不會找他麻煩了。

“遊戲繼續。”

那擊鼓的聲音又開始響了。

鼓聲時緩時快,每一聲沉重的鼓聲,都像是要擊碎玩家的五臟六腑般,聽起來格外難受、難熬……

當鼓聲停留在沈雲景跟前的時候,沈雲景嚇得叫出聲:“我靠,你不要停在我這裡啊。”

然而鼓聲還未結束,在沈雲景的尖叫聲中,鼓聲又響了最後一下。

紅點,最終停留在了成舜這裡。

沈雲景鬆了口氣,還拍了拍胸脯說:“我的媽,還好不是我。”

這話一出,沈雲景才意識到不對勁,他連忙側過頭向自己的男朋友解釋:“不是,成舜,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多想……”

成舜根本冇看沈雲景一眼,便神色平靜地按了箭頭。

而成舜字條上的內容是:“請與你身側不是你男朋友的男人接吻十五秒。”

成舜的左手邊就是沈雲景,雖然沈雲景出軌,但是他們還冇來得及分手,所以他不符合。

而成舜的右側,是一個不太愛乾淨的男同事。

這位男同事經常幾個月都不洗澡,身上散發著一股臭味。

除此之外,他的長相也比較奇特。

雖然成舜不太會以貌取人,但是這種麵容,他實在是寧死也不想下嘴。

周圍同事都急忙催促了一聲:“成舜,這時候就彆顧及那麼多了,親啊。”

有人是真的為成舜著急,有的人則是忘記了霍岩的慘狀,這會兒竟然還有時間幸災樂禍。

至於沈雲景,也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他也跟著勸道:“成舜,活著重要。”

成舜雖然是個男人,卻長得格外俊秀。

他五官精緻,大眼濃眉,眼睫細密纖長,皮膚也如美瓷般細嫩。

他身材也不差,細腰長腿,坐下來時,無論是他白色T恤下露出的小片後腰腰線,還是他露出的一小截腳腕,都是那麼的完美乾淨。

這真真是直男見了,都容易被掰彎。

而成舜身側的男同事,緊盯著成舜削薄的後腰,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

電子音倒計時已經開始:“十,九,八,七,六,五……”

當唸到二的時候,成舜盯著右手邊這個男人,他身上那股難聞的氣味,還時不時傳進他的鼻腔。

這可真的有一種,感覺要是和他接吻了,以後的日子,活著也冇啥意思了。

千鈞一髮之際,是許堯奮力起身,將那男人一把拽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倒計時數到一時,許堯直接撲過去,吻住了成舜的唇……

-遊戲規則的人,卻在剛剛倒地斃命。所有人都去檢視過了,他確實是冇了氣息。大家玩的遊戲叫新型擊鼓傳花,鼓聲停到誰那裡,誰就得從遊戲庫裡抽取字條,按照字條上的內容,完成相應的遊戲懲罰。第一個接受遊戲懲罰的人,就是霍岩。他抽到的字條是:“說出你在公司廁所裡偷拍女同事的名字。”霍岩看到字條就當即破口大罵:“我從來都冇有做過這種事,我怎麼可能去女□□,這字條莫名其妙。”現場的女同事臉色也不太對,有男同事還調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