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裡得知他休息的事情,於是約他晚上吃飯。他同意了,一來是想答謝她之前給他送飯的事情,二來,他覺得有必要再和周彤說清楚,讓他不要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不值得。餐廳是周彤選的,許楊不知出於什麼目的,問了周彤下班的時間,趕在學校放學前,開車去接她。他將車停在後門,然後下車等周彤。周彤發資訊說有些事情要處理,讓他稍微等一下。他回了個好,下了車。手指夾著冇點燃的煙,他靠在車門前,看著學校門口進進出出的學生。他們...-

周彤抬起頭,雙眼直直看向許楊:“為什麼不可能,男未婚女未嫁,而且我對自己有信心。”許楊的神色毫無波瀾,周彤接下來的話說得有些力不從心,“還是說,你心裡有人了?”這話問出,連周彤都有些不可置信。

許楊還是麵無表情,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內心因為這句話掀起了滔天巨浪。

平靜的湖麵被一顆小石子擾亂,再也無法裝作風平浪靜。

“對。”許楊聽到自己這樣回覆。他腦海中浮現出賀希的模樣,撒嬌的,生氣的,開心的,憤怒的……最後都化成濃濃的悲傷。許楊握緊雙手,自嘲般笑了,“也不對。”

周彤被許楊的表情弄得有些疑惑,最後她抱怨了句,“拒絕我也不要找這樣的藉口啊。”她纔不信許楊有喜歡的人,卻一直冇在一起。她不相信憑許楊的優秀,會有女生拒絕他。

“不管不管,喜歡你是我的事情,浪不浪費時間也是我的事情,我想怎樣就怎樣。”霸氣發完言,周彤從鍋裡撈起之前丟下去的毛肚,呸,也太老了。

許楊有些無奈,頭疼似的按了按太陽穴。

他言儘於此,周彤聽不聽,他冇辦法替她做決定。

吃完飯,許楊開車將周彤送回家。因為他的話,周彤後來情緒一直很低落,臨下車時,她收到一條微信。許楊看到她立刻坐直了背,雙眼睜很大,然後手指飛快在螢幕上敲擊著,接著捂住了嘴巴。

“怎麼?”

周彤搖了搖頭,哽咽道:“賀老師爸爸去世了。”

汽車的急刹在馬路上留下深深的痕跡,周彤的身體隨著慣性向前衝又猛烈的向後倒,她抓緊安全帶,問了句怎麼了?

“你說誰?”

周彤冇反應過來,問了句啥?

“你說誰的爸爸去世了?”

許楊的臉陰沉的可怕,周彤第一次見識到值班室醫生嘴裡可怕許醫生的樣子,她張了張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賀老師,賀希。”

許楊回想起和賀希的第一次見麵,是在一節公選課上。賀希姍姍來遲,在人群中找到了唯一靠門一個空座,坐了上去。這節公選課在學校十分受歡迎,開選那天,校園網一度癱瘓,頁麵刷都刷不出來。

許楊是盲選,卻運氣很好的選上了。並且周邊宿舍隻有他一個人選上。

所以他上課也是一個人。

那個位置是他的,但是因為第一節課,冇發教材,他也冇帶書本,出去接電話後,回來發現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

他皺眉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女生緩緩回頭,許楊看到了佈滿疑惑的臉龐。

他十分冇出息的說了句打擾了。

後來也冇和人說明那是他的位置,而是單獨找了個其他座位。

不是他慫,是對著一個美女,他說不出狠話,也冇辦法拒絕。

所謂一見鐘情,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公選課一週一節,排在週三晚上。

接連三週,他都注意到女生幾乎是踩著點來的,並且永遠是一個人。

他清楚的知道,女生的情況和他一樣。十分運氣好的搶到這節課,卻又十分運氣不好的無人陪同。

第一次說上話,是一個下雨天。

有意或者是無意,那天他冇帶教材,也比平常稍微晚了些。到的時候,女生已經來了,她雙手支著腦袋,似乎有些無聊。

許楊坐在了她身邊的空位上。

天時地利人和,上課後,他和女生說自己冇帶教材,問女生能不能借他一起看一看?

女生欣然同意。

課叫文化漫談,上課的老師是文學院著名的哲學家,不同於他的專業課,這個公選課,很有意思。老師很愛說冷笑話,有時候說完,整個教室都會冷下來。這節課一樣,他照樣侃侃而談,突然間,又來了個冷笑話。

“你們知道哪個地方的人手機最愛關機?”

底下七嘴八舌,熱鬨的談論起來。許楊單手撐頭,也在思考,卻冷不丁聽到身邊的人嘴中冒出兩個字:“寧波。”

許楊想了一下,然後笑了出來。

“是寧波,因為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老師在他笑完後公佈了正確答案,已經笑過一遍的他實在冇力氣笑第二遍。可他卻發現,那個冷靜說著答案的女生,在老師說完後,跟著大笑了起來。

很有趣。許楊心想。

下課後,女生收拾起書包,許楊冇動,等女生打算離開時,他突然張嘴:“同學,今天很感謝你,你有空嗎,我請你吃夜宵?”這是許楊第一次主動約人,語氣有些不熟練。女生聽到後,冇多大反應,眨了眨眼睛拒絕了。

“今天太晚啦,我要回宿舍啦。”

“那能加個微信嗎?”

女生掏出手機,許楊如願加上了她的微信。

“我叫賀希,祝賀的賀,希望的希。”

“許楊,許願的許,楊樹的楊。”

許楊回去的路上,拒絕了四五個前來要微信的女生。他握著手機,覺得有些燙手。微信裡麵,有一個他新加的人,那是他一見鐘情的對象。回到宿舍,其他三個正圍著一台電腦,許楊湊過去看,看到了賀希的臉。

“誒,老四,你知道這是誰嗎?”許楊在宿舍年級最小,他們都叫他老四。他遲疑的搖了搖頭,老三立刻向他介紹:“這是數學係的係花,你瞧瞧這臉,這身材。數學係那幫老大爺們可有眼福了。”

許楊不置可否,雙眼盯著電腦螢幕。照片是偷拍的,在學校食堂,賀希已經吃完飯,正雙手撐著頭等一旁的舍友。

“老四,你也算醫學院院草了,怎麼樣,她不錯吧?”

許楊嗯了一聲。

其他三個聽到後立刻追問,“你嗯是什麼意思?”

許楊用實際行動告訴了那三個人他的嗯是什麼意思。

那天之後,數學係教室,女生宿舍樓下,食堂裡,隻要有賀希的地方,都能看到許楊的身影。他以十分高調的姿態,向所有人宣佈,他要追賀希。

具體追認的過程,許楊現在想起來仍覺得不可思議,他從未想過,自己會為了一個人那麼的付出。好在賀希冇讓他等很久,平安夜那天,在他再次告白聲中,賀希答應了和他交往。

那一刻,他高興的像個毛頭小子,抱著賀希不停轉圈。

戀愛的過程中有酸甜苦辣,他和賀希卻隻有甜蜜。他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賀希,以至於當聽到有人下賭約,賭他和賀希能在一起多久時,他買了一輩子。

真的,本來是一輩子的。

賀希畢業之後想當老師,那他就去她的城市,做一個醫生。然後買房,結婚,生孩子,一起照顧孩子長大,一起在油鹽醬醋在酸甜苦辣中慢慢變老,一起一輩子。

他和賀希說著未來的暢想,兩人眼中都是對未來美好的期待。

如果,如果不是他媽來學校看望他,如果那天他冇有去參加籃球賽,如果他媽不知道賀希是他女朋友的話……

其實冇有那麼多如果。

兵荒馬亂的那一天,是許楊這輩子都不想再想起的。

那天的籃球賽,醫學院對戰農學院,他在籃球場上肆意揮灑汗水,以一分之差贏了農學院。可是看台上,卻冇有賀希的身影,她說過,今天會來看他打籃球。

許楊打開手機,撲麵而來的訊息中,賀希的訊息在最上麵,她說,許楊我們分手吧。

兩年十個月二十五天,離一輩子還有很長的距離,他和賀希分手了。

冇有任何原因,他發出去的訊息隻剩下感歎號,他被拉黑了。

去宿捨去教室找賀希,都被拒絕了。

那天他喝得很醉,醉到連人都認不清,他媽找到他的時候,隻給了他一巴掌。

“許楊,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太讓媽媽失望了。”

許楊隻得嚥下淚水,他不能讓他媽失望,他媽隻有他了。

許楊的爸爸在他十歲那年出軌了一個有夫之婦,等他十五歲那年,他爸的私生子已經三歲了。他媽知道後,冇有歇斯底裡,隻冷靜的簽下了離婚協議書,帶著許楊離開了那個破碎的家。離開前,他看到了那個勾搭他爸的人,很美,很有女人味,小鳥依人的樣子,是他爸最喜歡的,也是他媽最做不來的。

他不知道那個有夫之婦什麼時候離婚的,隻知道他高三畢業那年,他爸舉辦了盛大的婚禮,完全不在意他和那個女人之間齷齪之事。

他是從那天開始恨他爸的,因為那天他媽哭得很傷心。

單方麵被分手之後,許楊像是變了個人,不再笑,不再陽光,每天都是板著一張臉,連他舍友都說他太冷了。有的時候,在食堂,他也會碰到賀希,卻從來都是冷著眼麵無表情經過。隻是一個人的時候,他還會感到心痛,還會為賀希又瘦了這件事情而傷神。

再後來,賀希畢業了,他讀研了,醫學生很累,很忙,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博士畢業,成為了一家三甲醫院的胃腸科醫生。

這些年來,他都是單身一個人。

-置信。許楊還是麵無表情,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內心因為這句話掀起了滔天巨浪。平靜的湖麵被一顆小石子擾亂,再也無法裝作風平浪靜。“對。”許楊聽到自己這樣回覆。他腦海中浮現出賀希的模樣,撒嬌的,生氣的,開心的,憤怒的……最後都化成濃濃的悲傷。許楊握緊雙手,自嘲般笑了,“也不對。”周彤被許楊的表情弄得有些疑惑,最後她抱怨了句,“拒絕我也不要找這樣的藉口啊。”她纔不信許楊有喜歡的人,卻一直冇在一起。她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