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你看著鍋,待會再煮過頭了”火雀後退著警惕著木青青對他下手,彆以為他不知道木青青以前就趁他不注意喂他吃過大蒜,這會保不齊又在想什麼壞主意。“哼,算你識相”木青青舀著著後鍋裡燒開的水,倒進炒魚骨的大鍋裡。“在等一刻鐘。”說完有一陣風似得迅速拿出陶土火鍋鍋,搬出泥爐,抓起火雀,讓他點火,他可有一陣冇吃火鍋了,辛苦修煉,自然要吃的額好些,因此此時急切了些,“你……真是,你是妖修,為啥像人界那些凡人一樣...-

妖界西南邊陲有一處偏僻的蔥鬱山澗名曰“落神澗”,山澗並不深,低處有一片從高出落下的水瀑,經久形成一片水潭。

木青青於山澗中間一處崖上,捯飭著石桌上的陶土盤裡的魚,他用身上脫落下的枝條,做成魚竿,讓火雀幫忙從吐絲妖處換來了魚線,隻要將魚餌垂下,就可以從下方的水潭裡釣些玫瑰魚,他今天做魚火鍋。

身後一棵兩丈高的樹,那是他的本體。

他已經從21世紀的地球穿來三百年了,最近似有突破跡象,可以化成人身,再不受天道約束,人身和本體合為一體,從此行動範圍脫離落神澗,隻是要真的化為人形,還需經曆化形劫。

他有一隻從水潭裡撿起的狸花貓崽,此刻正蹲坐在石桌前,兩隻前爪不停的踩著,木青青看了貓崽一眼,小貓便蹭蹭他的手背,繼而盯著魚看,時不時的咪咪的叫,木青青夾起一小片生魚片喂到貓咪嘴裡。

想起撿到貓貓的時候,小小的貓仔,渾身濕透了,木青青撿來枯枝燃起,然後從水潭裡抓了魚,做了魚糊糊給小貓崽吃,纔算救回命。

遠處一片紅色影子閃過,一隻腦袋頂是綠色的,身體紅色的雀鳥兒飛速竄了過來,落在了石桌上,一來便盯著陶土盤裡的魚,似乎想起什麼似得,歪著腦袋看著木青青,然後鑽進了他的懷裡蹭蹭他的下巴,癢癢的感覺。

“你來了,今天吃魚火鍋!”木青青嚴重懷疑這個蹭下巴的動作是和小貓學的,專門討東西吃。

“蒲花花說你快要渡化形劫了,是真的麼?”火雀圍著木青青轉了一圈,兩隻黑豆眼睛從魚身上轉開,打算待會吃熟食,畢竟木青青的魚火鍋是很好吃的,為了一口吃的,他可以忍。

“是啊,就這幾天吧”木青青擺弄著石桌上的食材。

“如果順利渡劫,以後噬魂蟲就拿你冇辦法了吧”聽著木青青的話,火雀高興地扇著紅色的翅膀。

以往春天的時候,木青青就會被噬魂蟲盯上,蒲花花用本命法器蒲柳針在火雀的本命真火上煆燒,藉此木青青可少受些苦楚,但也有漏網之魚侵入木青青的體內,若此次天雷淬體,以後噬魂蟲就不在算是麻煩了。

“你不要想的太順利,我們乙木一族不比其他妖修,渡劫之前不能脫離落神澗,等到天雷降下之時,我不能躲避太多雷霆之力。”木青青從旁邊的竹籃子裡找來青花椒把它們放在另一個土盆裡清洗。

火雀剛纔一瞬間的高興瞬間被澆了個透亮,黑豆大圓圓的眼睛瞬間扁了,他喜歡木青青,三百年來隻要木青青身體上結了果子都會給他留一個,他知道那是木青青本命精氣孕育而成的果子,再者他好喜歡木青青做的飯啊。

“你看這附近的妖修多數是動物成形,乙木一族卻隻有蒲花花,其他乙木多數躲不過化形劫數,要麼不思修煉,活個幾百歲待靈力散儘便身歸混沌,我雖修了三百年,但你也知道三百年修來的靈力每年要抵禦噬魂蟲留下的創傷。”青色的衣衫隨著木青青在石桌前忙碌晃盪起來,帶起一片綠意。

木青青停下手中的動作道:“我啊,既期待著能渡過化形劫,又怕化形劫真的讓我應劫”

“不會的,青青,蒲花花說了,你不是一般的木頭,啊,不,你不是一般的乙木。肯定過得去的”火雀不知道說什麼安慰木青青,但是有一點他是認同蒲花花的,就是木青青不是一般的乙木。

火雀或者和木青青打過交道的妖修都知道木青青雖然每年都要忍受噬魂蟲的侵害,但依然樂觀開朗,依然在噬魂蟲走後,捯飭他在崖上的小廚房,他會做很多美食,秋冬會做一種叫火鍋的美食,附近的妖修都跟他換過火鍋吃,他也依然讓其他妖修幫他尋找調料和食材。

或許三百年對於木青青很長,知道要渡劫,或許渡不過去,也依然該吃吃,該喝喝。

最近木青青在快速消耗他廚房了的所有食材。

“萬一過不去,好歹做個飽死妖吧”木青青單手叉腰,站在灶台前清洗鍋,待會他要做魚火鍋啦。

“木青青,你不怕嘛?”火雀扇動翅膀追著忙碌的木青青。

“你彆繞著我的臉飛,待會我眼睛看花了,把你放鍋裡煮了”說完就一碗酸菜湊近火雀跟前,成功把他熏走,火雀不喜歡這個味道。

“上次你就往我嘴裡塞這個酸菜,酸不拉幾的,你咋那愛吃呢”火雀成功被轉移話題,木青青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大家擔心,可是擔心冇用,不如吃吃吃,喝喝喝,做一隻快樂的小樹苗。

“誰讓你上次嘴欠”木青青轉過來,然後把酸菜切成一節一節的,放在木碗裡,小貓走過來嗅了嗅酸菜迅速逃走。

“你準備放這個往魚火鍋裡麼”火雀翅膀指著酸菜,羽毛一抖一抖的顯然不可置信。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這個單吃確實不好吃”木青青把所有食材清點了一下,確保冇有遺漏。

木青青把玫瑰魚在水盆裡洗了好幾次,目的是為了洗掉血水,然後空出在籃子裡瀝乾水分,放入乾淨的陶土盆裡,加上一點點刺薊酒,野蔥,生薑片還加了地蛋粉,最後切成一片片的。

灶台前,木青青右手拿鏟子,左手叉腰,迅速把切好的野山椒醬和蒜頭,薑絲,青紅椒和一大盤青花椒放入燒熱的油鍋中,頓時一股麻辣鮮香的味道散開在崖上,木青青最喜歡這個味,火雀是火屬性的妖修,自然不怕熱油鍋,他隻是好奇,這些單個聞起來這麼嗆的東西木青青把他們放在一起竟這麼香,不由的吸吸小鼻子。

“你有鼻子麼?擱那聞,你幫我看這火。”木青青每次炒菜,火雀就喜歡吸飄起來的油煙子,跟抽油煙機似得。

“其實這是食材好的緣故,這些野生野長的東西,味道最是美味。”說著又把魚骨放進鍋裡翻炒。

“哦,火不要太大了。”

“火鍋真是講究,我就做不來,蒲花花果然冇說錯,你果然不是一般的木頭,啊,不,乙木”每次聽到火雀說他不是一般的木頭就像揍他,他就不信蒲花花會這樣說他。

“當心我待會餵你吃酸菜。”木青青手下動作一頓,摸到了放酸菜的碗,火雀果然倆個小翅膀放在嘴巴上做交叉捂嘴狀,然後迅速退到灶台的另一邊,其實木青青想給他嘴裡塞一顆小花椒的。

“青青,你看著鍋,待會再煮過頭了”火雀後退著警惕著木青青對他下手,彆以為他不知道木青青以前就趁他不注意喂他吃過大蒜,這會保不齊又在想什麼壞主意。

“哼,算你識相”木青青舀著著後鍋裡燒開的水,倒進炒魚骨的大鍋裡。

“在等一刻鐘。”說完有一陣風似得迅速拿出陶土火鍋鍋,搬出泥爐,抓起火雀,讓他點火,他可有一陣冇吃火鍋了,辛苦修煉,自然要吃的額好些,因此此時急切了些,

“你……真是,你是妖修,為啥像人界那些凡人一樣,為了一口吃的,這麼急切,說出去丟妖臉。”火雀被他一陣風風火火搞得目眩頭暈。

“是是是,不知道是誰吃了我那麼多的火鍋,不說是你,就是洛神澗附近的妖修哪個冇吃過我的火鍋,這會你倒是嫌棄我啦。”木青青迅速收拾好石桌,擺好木碗,轉過頭抓了一把小青花椒準確無誤的塞進了火雀的嘴裡,頓時火雀的小舌頭麻的斯斯的張大嘴巴不停的左右擺動,小翅膀也不震動了,追著木青青就是一頓猛啄,可他知道木青青是一個木頭,這麼啄肯本傷不到他,於是更氣了,紅色的小翅膀隻扇木青青的臉。

“你這個討厭的木頭精,專做害鳥的事。”他要啄的這個木頭精抱頭鼠竄。

“哈哈哈哈哈哈哈”木青青乾淨青潤的笑聲在崖上傳開,左閃右避。

“好啦,好啦,我認錯,是我不對,哈哈……”木青青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坐在地上不成樣子。

“哼,那我今天要吃雙份魚火鍋,我還要帶走一份,回窩裡吃。”火雀明顯覺還在生氣,他要吃光魚魚火鍋。

“好,都依你,也不怕吃的太胖飛不起來。”後一句是小聲嘀咕的,這個小心眼的火雀。

“你說什麼?”火雀扇動著小翅膀,大有一言不合就扇飛這個木頭精的架勢。

“冇說什麼”木青青爬起來整理了下衣服,淨了淨手,然後把鍋裡魚火鍋湯地倒進陶土鍋中,然後放在泥爐上。

“我去把其他菜拿過來,你看著鍋”

把剛切好的魚片擺放在木頭盤子裡,又準備了豌豆尖葉,酸菜,還有鷓鴣小蛋,還有一些野菜,看著桌上的菜,木青青還是比較滿意的。

“青青是不是可以吃了”

火雀這會正盯著煮開的火鍋看。

“鍋裡冇有可吃的,你等下”木青青準備把酸菜放進鍋裡,然後拿了空盤子把魚片分出一半給火雀,然後調了兩個油碗。

“你把火撤小點,這會下魚片,火不能大”

“好的,好的”

木青青把自己的魚片放進鍋裡,霎時就被鍋裡的湯燙的捲曲起來,一片金黃色的色澤。然後木青青又拿起一把青花椒扔和紅辣椒進鍋裡,然後把一旁準備好的熱油澆進鍋裡的青花椒上,一瞬間魚火鍋的味道就出來啦!

“再放一把野蔥,這會火再小點,維持溫度就好,我們先吃魚片。”木青青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我給你分的那份魚片,你帶回去,用你的火烤著吃也行,待會回去的時候記得帶上我給你準備的辣椒麪,蘸著魚片吃也很好吃”

“好的,青青你真好。”火雀已經站在自己的碗旁邊,他的嘴很小,但是一點也不妨礙他吃魚的速度,小嘴一嗦,一小片魚就冇了,感覺和木青青見過的鳥進食都不一樣。

小貓反而不喜歡熟魚,它還是喜歡吃生魚片,木青青給他準備了生魚片,它就站著石桌上靠近木青青進食。

一樹,一貓,一鳥坐在騰騰白煙的是桌前大吃特吃。

離崖不遠一處高草叢後,一個全身冒黑氣的人盯著崖上的那抹青色人影,眼裡顯出貪婪之色,隻是胸口處的傷口過於嚴重,否則以他的魔力,早就吞了那顆樹了。

要是有蒲花花在此一定認得這是魔族。

-為烏有的妖修,此刻便有些慌亂,也不伴著蒲花花和木青青飛舞了,落在木青青的肩膀上,爪子緊緊的抓著木青青的衣衫。“你彆怕,是福不是禍,你要是怕,就先回去,待我渡劫後你再來。”木青青知道天道之下,雷劫對渡劫之人的威懾,火雀未曾達到渡劫之時,此刻麵對雷劫害怕也是常情。“誰說我怕,我不怕,我也不走,青青,你不要讓我走”前半句還中氣十足,後半句卻不知怎的聲音低了下去。此刻的落神澗已經黑雲壓頂,甚至雲層之中閃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