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說你快要渡化形劫了,是真的麼?”火雀圍著木青青轉了一圈,兩隻黑豆眼睛從魚身上轉開,打算待會吃熟食,畢竟木青青的魚火鍋是很好吃的,為了一口吃的,他可以忍。“是啊,就這幾天吧”木青青擺弄著石桌上的食材。“如果順利渡劫,以後噬魂蟲就拿你冇辦法了吧”聽著木青青的話,火雀高興地扇著紅色的翅膀。以往春天的時候,木青青就會被噬魂蟲盯上,蒲花花用本命法器蒲柳針在火雀的本命真火上煆燒,藉此木青青可少受些苦楚,但也有...-

突然身後一陣陰寒的氣息直襲木青青的後心。

“小心”蒲花花驚怒之下,快速扯過木青青,一掌與來人對轟過去,他知道木青青剛渡完劫數,此刻正是虛弱,要是被襲擊,肯定完蛋,他們三個,他修為最高,他不能讓自己的弟弟受到傷害,但卻完全冇想到自己此刻靈力空虛,對方明顯有備而來,且這一掌是下的死手,對轟之下,連帶木青青被反彈到山壁上,落在地麵上。

木青青此刻才真是五臟六腑移了位,眼前一陣發黑,火雀有一瞬的懵,這不是皆大歡喜的結果麼,從哪裡來的賤貨,一瞬間火氣蹭蹭的飆至天靈蓋。

順口吐出大火球噴向這個黑衣人,不光穿的黑,身上還冒黑氣,不過火雀修為不高,來人顯然不放他在眼裡,拂過衣袖,火雀的火球迅速消散,餘力還打在火雀小小的身體上,隻看他的身體直直落在地上哀鳴。

“火雀,快跑,你打不過他。”木青青見狀,隻怕火雀被打死,他那個腦子隻會一股腦的衝上去,萬一丟了性命,那他陪上自己的妖命都不夠,此刻隻盼他能聽話。

“魔人”蒲花花一眼就看出來人的身份,正是魔族,心下又驚又怒。

火雀修為過低,還未化成形,幫不上什麼忙。

木青青剛渡完劫數,根本不是對手。

蒲花花手指散去蒲柳針,迅速向天空散去無數白色的蒲公英花絮,藉此擾亂對方視線,再往懷裡一摸,摸出無數寒光閃閃的蒲柳針,直刺來人的麵門。

火雀見狀,似是受到啟發,扇著小翅膀,直奔崖下的水潭。

蒲花花手掌一翻將剛崖上的石頭,樹枝,木青青的小廚房直接砸向魔人。

木青青也使出乙木藤條飛速襲向魔人。

倆妖皆知此刻並非與其纏鬥的時候,最好就是走。

蒲花花一把拉上木青青,頭也不回的順著火雀而去,卻說火雀直奔水潭而下,周身迅速燃起火焰,直直的紮進水潭,瞬間洛神澗裡慢慢的瀰漫起了厚重的水霧,大霧可以阻擋那魔人的視線。

然後火雀迅速飛向小貓的方向,抓起小貓,化作一抹流光就往洛神澗外飛。

蒲花花和木青青原本還擔心火雀,眼下見他機靈,便放下心來。

一切皆在片刻之間,那魔人先被蒲花花的花絮擾亂視線又被一大把蒲柳針和藤條攻擊,再來被火雀的水霧阻擋,雖然與他來說這些攻擊不會對他有多大的損傷,但畢竟他有重傷在身,實力大損。

但隻片刻時間,木青青等人便彙聚在天空一處,飛速向外奔去。

突然三妖感知後麵有魔氣迅速追來,木青青一看,這魔人速度極快,隻怕今日不能善了,便一手貼在蒲花花肩膀處,一手抓住火雀的身子,準備使用乙木遁術將其送走。

但是蒲花花也不是傻子,見他貼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就知道他要乾什麼。

就在倆妖各有心思時,一條毛絨絨的大尾巴憑空出現,抵擋住了魔人追襲的路徑。

“大膽魔人,竟敢在我妖族放肆!”空中一聲清喝,隨後在半空中出現了一隻白色的大狐狸。

“不好。”那魔人暗叫一聲,心道這棵寶樹看來是吃不到了,就打算遁走。

可狐狸明顯不會如他所願,隻見大狐狸張口噴出一團藍色火焰,直追魔人遁走的方向,幾息之後被火焰燒成灰燼。

木青青幾人看著這魔人被大狐狸秒殺,從剛纔他們被大狐狸救下,再到魔人被燒死也就瞬息的時間。

“此地不宜久留,你等速速離去,有魔族潛入!”說完便化作流光消失。

“哎!”蒲花花本想答謝一番恩人,結果誰料竟是這番場景。

“算了,那大狐狸說了有魔族潛入,想是看我們同為妖族,順手搭救,不說了,我們還是快走,待來日若有機緣,說不定可再見到也未可知,咳咳……咳咳。”木青青此刻臉色很是不好。

“花花,我們還是快走,青青看起來快不行了的樣子。”火雀焦急的圍著兩妖轉悠,他從未有過像今日這種經曆,想是被嚇到了。

“你纔不行了呢,咳咳。”本來半死不活的木青青聽到這話後瞬間活過來了。

“好了,彆鬥嘴了。”說罷扶起木青青運起風,和火雀去了蒲花花的小院子,蒲花花的小院子在樹林邊的一塊空地山,平平整整的,外麵加了結界。

接下來的日子三妖一貓便縮在小院子裡,木青青為穩固修為,天天打坐,臉色一天天的好了起來,隻是此次到底多多少少受了些影響,若是平時受了這種傷,好好修煉倒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可偏偏在他化形劫數剛渡完被乾擾,他自己知道他這三百年的靈力都被用來修補噬魂蟲帶來的創傷,根基不穩,法力虛浮,今後得好好固本培元。

他們這種小妖,比不得有背景的妖修,他們有完整的培養體係,會修習強**術。

這一日,蒲花花從外間回來。

“青青,之前的事,我大概也打聽清楚了,魔族不久前攻打遺餘山,妄圖搶走妖族神器遺餘神弓不成,被狐妖王擊退,敗走逃遁到我們這裡,我們這裡妖兵不多,才叫那偷襲我們的魔人鑽了空子。”

“啊,那個黑乎乎冒著煙的,臉都看不清的東西就是魔族啊!”火雀站在狸花貓腦袋上扇著小翅膀。

“喵喵”小貓呼應的叫了兩聲。

“那我們這個犄角旮旯不太安全啊!”木青青一個從地球過來的移民,骨子裡還是非常注重居住環境的安全係數和治安的。

“不然我們找個人多熱鬨的地方,妖多的地方,治安稍微好點。”木青青建議到。

“治安是什麼?”火雀一臉茫然的聽著這個詞彙。

“喵喵?”小貓似乎也是在好奇這個詞。

“啊!就是安全。”啊,要解釋來解釋去,轉眼瞅著火雀腳下的小貓,一把把小貓搶過來,這是他的貓。

“你”

“你什麼你,這是我的貓,哼!”木青青盤腿坐在軟墊上,一手抱著毛絨絨放入小貓。

“喵”

“乖,小貓貓,哥哥給你抓魚吃。”

“你們倆,真是。”蒲花花看著這倆突然跑題的活寶頓感無語。

“所以青青的意思是我們可以搬到城鎮上去。”蒲花花試圖把他們拽回來。

“是的,既然此處不太安全,那我們去妖多的地方。”木青青還是覺得生活的安全最重要。

“那去哪裡呢?”火雀也安靜下來參與討論。

“去妖都?”火雀興致勃勃的說道。

“不去妖都,一聽物價就貴。”木青青直接否決,自己這些窮妖,手上本就冇多少妖幣,還是彆去的好。

“那去陪都涼都,那裡繁華。”蒲花花到底知道的多些,但他轉眼一想涼都雖繁華,可陪都也不是好混的。

“不如去小春城,那裡一麵臨海,四季交替,且物價不是很貴,我自化形後,常常收集我的莖稈和邊地的一些藥材去小春城的藥鋪換錢,對那裡還是熟悉的,最重要的是離我們不遠。”蒲花花化形早,知道的稍多些,也積攢了些錢。

“不錯,那我們就去小春城吧。”火雀對是個野性子,且它行動自由,早就隨著蒲花花去過小春城,因而聽到是小春城非常高興。

“那我就聽花花的,不過我們在此之前得去采些靈藥,應該可以渡過一段時間,不過要想長久的在小春城生活下去,就得有一技之長。”木青青本打算做火鍋的,隻是他怕本錢不夠。因此心裡多少冇有底。

“我可以去藥鋪打雜。”蒲花花冇說的是他以前去藥鋪賣藥的時候,就有醫者覺得他極有學醫的本領,身為乙木,本體也是藥材,隻是那時心下放心不了木青青和火雀,妖怪的感情就是這麼簡單,冇有人族那麼多的花花腸子。

“火雀還未化形,不過他可以飛又可以噴火,可以做的事就多了,可以去傳話也可以做信使,當然也可以去冶鐵鋪子去生火,哈哈哈,我們火雀可真是多纔多藝。”蒲花花邊說便覺得火雀可以做的工作多。

火雀聽了之後很受用,他覺得他的能力還是不錯的。

“說起來生火,也是可以去酒樓後廚去生火嘛。”木青青見不得火雀一副得意的樣子,非要挫一挫他那氣焰。

“恩……後廚,我纔不要,你……你這個壞木頭,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說罷便扇著翅膀往木青青腦袋上懟。

木青青懷裡抱著小貓,一時不防,腦袋被懟成雞窩。

“我說的是事實,你那火不用來生火乾什麼。”木青青反應過來之後就迅速予以回擊。

倆人鬨了一會便停下休戰。

“我生火,好呀,那你能乾啥,你倒是說說啊!”火雀反問。

“我……我去酒樓後廚行了吧!”木青青知道自己會做的不多,以後多半要先去酒樓。

“好了,我們既然想好了,那最近就開始準備吧,過幾天我們就走。”蒲花花一錘定音。

接下來的日子,木青青等人忙碌了起來。

蒲花花去采靈植,火雀跟著。木青青便去河邊抓些水產,處理乾淨,然後熱油榨乾,收進儲物袋裡,用來做往小春城路途上備用的乾糧。

由於木青青纔剛化完形,很多妖界常識,他以前也是聽洛神澗附近的妖修和蒲花花、火雀他們說上幾句,所以最近閒暇之餘便惡補了下常識,比如他們所處的位置是妖界西南邊陲的一個地方,屬於九尾狐王統攝的地方,即將要去的小春城屬於青龍尊者管轄的地方。還有妖界有八大妖王,分彆是元雀尊者、九尾狐王、青龍尊者、百花女君、

青蓮尊者、女蠍手、藥王、寶樹王,八大妖王分掌八個方向,拱衛中央王廷。

除了八大妖王之外還有許多大妖,實力強勁,比如龍族還有其他實力非凡的族人、鳳凰一族有五鳳九雛、金烏一族、麒麟、白澤,他們都不比八大妖王差,還有一些普通的妖修,經過歲月的洗禮修成大妖的也很多。但能作為公認的八大妖王,手段能力也都很厲害,八大妖王之上還有一位妖神,隻不過多年未有人見過這位妖神,傳言他在多年前的那場妖族與魔族的對抗中受了重傷,現在在修養,不見於世間,妖界遺餘山上的遺餘神弓是曆代妖神的法器之一。

魔族常年騷擾人族、鬼族、妖族邊境,人族修真者以五大宗門和三大世家組成聯盟共同抵禦外敵,鬼族長居幽冥地界,以十殿為主對外禦敵,三族聯手共同對抗魔族進犯。

-散去雷霆之力,待第三道雷劫撒去,天空中的雷劫消散之後,蒲花花閃身而至,火雀也至崖邊。木青青嘩嘩的從本體中撲出來,蒲花花一把抱住他,見他臉上的顏色很是不好,嘴唇邊血跡更多了,但蒲花花和火雀卻鬆了口氣,畢竟這化形劫算是過了。“要妖的命啊!”木青青半死不活的說道,此刻的他真是虛弱的不行,五臟六腑就像被捏碎了似得。這時,身後的那顆樹,卻散發出點點星光,慢慢的從地上消散,停在半空中浮在木青青的身邊,緩慢的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