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說

,就見女兒抬起腦袋,眼神堅定的看著自己。“娘,我其實是——未來會發生——”明柚原想說出自己重生且之後發生天災的事情,但不知怎地,那幾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怎麼了,柚兒?”明宗主有些疑惑,“你想說什麼?”“我......重......”明柚艱難地張開口,拚儘全力撕開喉嚨,額上冷汗直流,終於從嗓子裡摳出一個字。轟!刹那間,原本風和日麗的天空忽然陰雲密佈,一道雷光撕破天空,直直劈了過來!“止!”宗主長袖...-

位於大陸東部的雲海間,山脈連綿,高聳入雲,遠看猶如滔滔江海,故名“雲海間”。

仙鳴宗便坐落在雲海間之中,林木蔥鬱,流水潺潺,端的是一派世外桃源般的仙氣縈繞之地。

仙鳴宗有一玉石做的牌坊大門,大門兩側上有初代宗主的刻字:“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

宗內有十三峰,其中主峰便是天山峰。

明柚禦著劍,破開層層雲霧,向最高的主峰飛去。

很快,眼前便出現了那掩映在青鬆翠柏之中的主殿。

明柚收了劍,本想立即推開門,頓了一下,推門的手轉而握成拳,輕輕敲了敲。

“進。”

一道充滿威嚴的女聲傳來。

明柚這才推門而進,一進來,映入眼簾的便是一位白衣女子正皺眉批閱著宗門事務。

陽光透過花窗傾瀉下來,將那女子嚴肅的麵龐柔和了不少。

“……娘。”明柚的鼻子又酸了起來,身為宗主的母親,是抗擊天災的主力,也是最早死去的那一批人。

“柚兒來啦,怎麼還哭了?”明宗主放下竹簡,將明柚輕輕攬入懷中。

“大姑娘啦,不哭啦,是不是有誰欺負你了?柚兒告訴為娘,娘去揍他!是不是你哥?還是哪個混小子?”宗主在自己的小女兒麵前,卸下了平日的威嚴,溫柔的哄著。

“冇有誰欺負我,”明柚緊緊抱住她,“我就是想你了。”

“哎呀……”明宗主不禁失笑,伸手輕輕颳了一下她的鼻子,“你這孩子。”

前不久柚兒還是叛逆期,不像之前那般愛撒嬌了,還總是忤逆父母的話。

如今看來,是過了那個階段?

明宗主還未理清明柚的轉變,就見女兒抬起腦袋,眼神堅定的看著自己。

“娘,我其實是——未來會發生——”

明柚原想說出自己重生且之後發生天災的事情,但不知怎地,那幾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

“怎麼了,柚兒?”明宗主有些疑惑,“你想說什麼?”

“我......重......”

明柚艱難地張開口,拚儘全力撕開喉嚨,額上冷汗直流,終於從嗓子裡摳出一個字。

轟!

刹那間,原本風和日麗的天空忽然陰雲密佈,一道雷光撕破天空,直直劈了過來!

“止!”

宗主長袖一揮,一杆銀光閃閃的長槍出現在她的手中,她擲出長槍,頓時化作一道流光與那猙獰雷光相撞!

轟轟轟轟轟——

巨大的衝擊令周圍的草木折斷,狂風肆虐。

天雷!

宗主內心一驚。

不能讓這雷劈到柚兒!

她皺著眉,向前一踏,準備硬生生接下這強勢的雷。

卻冇想到明柚忽然撲向她的麵前,展開雙臂,將她護在了身後。

“我不會再說了!”

明柚惡狠狠地盯著那擊碎流光長槍,徑直劈來的天雷。

雷光近在咫尺,將明柚的臉照得煞白。

但她目光直視著,冇有後退一步。

天雷靜默了一會兒,而後化作點點光芒,自行消散了。

危機解除,明柚彷彿被人抽乾了力氣,跌坐在地。

“柚兒?”宗主連忙察看自家女兒,“冇受傷吧?”

“我冇事,娘。”明柚搖搖頭,“娘,你冇事吧?”

“我無礙。”宗主說完這話,不自覺摩挲了一下痠麻的指尖。

剛剛的天雷威力強大,好像是要阻止柚兒說出什麼東西。

“娘,對不起.....”明柚垂下腦袋。

她原是想提前告訴母親天災的發生,讓大家做好準備。

但是她剛剛的嘗試卻狠狠擊碎了她天真的想法。

看來不能說未來之事。

明柚攥緊了拳。

沒關係,即使不能提前說,她也會找到方法,不讓大家重蹈覆轍的!

“柚兒不要自責,”宗主溫柔的撫摸著她毛絨絨的頭髮,“你肯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但娘相信你,你是個好孩子。”

“娘......”

明柚抬起頭,閃閃淚光盈於睫上。

天雷聲勢浩大,正在練劍的時虛忽然內心一悸。

他擰眉捂住心口,朝天上看去。

好奇怪......

為什麼會忽然感到心痛?

時虛攥緊劍柄。

還有今下午,見到明柚的第一眼,竟然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時間的波動。

那波動一閃而逝,甚至令他懷疑隻是自己眼花。

可是那感覺卻又那麼熟悉,那分明就是他.....是和他同源的力量波動!

但他從未在小師妹身上施展過自己那特殊的力量。

並且她身上的那股力量,感覺比他的強大數倍。

時虛用力攥著劍,手背上青筋根根突起。

難道是......祂?

時虛的心中忽然升騰出一股怒氣。

這怒氣燃燒著他的心,炙烤著他的五臟六腑。

彷彿不把祂殺掉,這股怒火就無法熄滅。

可是......

祂是誰?

時虛的腦海忽然混亂起來。

一些奇怪的片段閃現著。

他伸出手,卻抓了個空。

月亮悄悄出來,躲在雲中,隻露出一角。

皎潔的月光灑下,靜靜照著地上那孤獨的人影。

不知過了多久,時虛才從剛纔的狀態裡緩過來,他又恢複了往日的冷淡神色,拔出不知何時深深插入地中的長劍,沉默的離開。

“宗主。”

望月亭內,一眾仙師聚集在明宗主身邊。

“大家都來了。”明師華微微頷首。

“宗主,”雲梔子皺著眉,“今下午那道天雷是怎麼回事?”

隨著雲梔子帶頭,其餘人紛紛應和,好奇的看著明師華。

“我召集各位正是想說此事,”明宗主擺擺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是我修煉不小心引起的,大家不必多憂。”

“宗主冇事就好。”雲梔子鬆了口氣。

待眾人散去,風成行單獨留了下來,他伸出手,攬過宗主。

“夫君。”明師華輕輕歎了口氣,“我似乎有種預感,未來會發生一件大事。而這件事,會和柚兒扯上關係。”

風成行輕輕“嗯”了一聲。

“今下午柚兒來找我......”明師華將事情始末一點一點告訴他,“所以我雖有所懷疑,但畢竟空口無憑,不能因此亂了大家的心。”

“的確。”風成行點點頭,握住她受傷的指尖,替她療傷,“此事甚大,還與柚兒扯上了關聯,我們不能輕舉妄動。”

“唉......”明師華蹙著眉,憂心忡忡,“柚兒自小體弱多病,現下好容易養好了,我不想失去她......”

“我也是。”

風成行輕輕擁抱著妻子。

一聲幽幽歎息,自望月亭內散出,隨著夜風緩緩飄落。

-有種預感,未來會發生一件大事。而這件事,會和柚兒扯上關係。”風成行輕輕“嗯”了一聲。“今下午柚兒來找我......”明師華將事情始末一點一點告訴他,“所以我雖有所懷疑,但畢竟空口無憑,不能因此亂了大家的心。”“的確。”風成行點點頭,握住她受傷的指尖,替她療傷,“此事甚大,還與柚兒扯上了關聯,我們不能輕舉妄動。”“唉......”明師華蹙著眉,憂心忡忡,“柚兒自小體弱多病,現下好容易養好了,我不想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