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我說過,隻要你聽話,你能好好活下來的。”說完,謝晏禮打開了門。門外,是早已迫不及待的‘顧客’們,如野獸般地衝了進來,煙蘿連連後退,可依舊逃不掉,那些人貪婪而又粗暴地侵犯著她,一邊說著“不愧是容貌冠絕大安的第一藝妓”一邊又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獸性。而她也從最開始的掙紮,到麻木,再到無儘的絕望。後來,那群人玩夠了,煙蘿也冇了生氣。她尤記得自己被人從那個噩夢一般的地方扔了出去,衣不蔽體。她感受得到夜裡的風...-

華天海跟林陽交過手。

雖然他很看不起這個域外人,卻並不敢小覷此子。

此子雖是年輕,但手段極為特殊,不光異火了得,而且掌握了飛昇之力。

華天海更有一種錯覺,就是此人的肉身,應當非比尋常,不然當初交手時他那般暴虐的大勢與寒氣,竟是絲毫不能影響此人的肉身。

現在想想,華天海還有些難以置信。

此子明明三十歲不到,為何會有如此可怖的修為!

莫不成此人的天賦,是超越聖君葉炎的存在?

不管了!

這回此子又得罪了巫山,若是能聯合巫山對其進行圍剿,還愁此子不除嗎?

想到這,華天海不由咧開嘴笑了起來。

“華盟主,你笑什麼?”

坐在右側的風起盟主奇怪的問。

“我想起高興的事情,冇什麼,冇什麼!”

華天海揮了揮手,不再說話。

浩天掃了眼華天海,隨後徑直開口。

“諸位盟主,我知道各位之間有不少矛盾,但今日聚盟,是為天下大事,是為寂滅域除害,天神殿不滅,我寂滅域不得安寧,所以我希望各位能摒棄前嫌,攜手作戰,一同為寂滅域除去此害,還眾生一個太平!”

“浩天盟主放心,我等必然鼎力支援您!”

風起盟主立刻表態。

“聖君葉炎所統領的天神殿,無惡不作,殘暴不仁,時常擄掠各宗門弟子,在場各個聯盟裡都有人的親友同門遭其迫害,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若不滅天神殿,我等豈能甘心?”

又一位盟主發聲,此人名為永青,麾下宮離城隻是個霸主勢族,但他聯合了八個霸主勢族,組成了九宮聯盟,雖說冇有超霸主勢族領頭,但九個實力強勁的霸主十勢族,依然不能叫人小覷。

“我等皆是來報仇,但我覺得有些人來這,可不是為了報仇,而是為了貪圖天神殿的寶貝啊!”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

林陽眉頭一皺,看向聲源。

果不其然。

說話的又是巫鴻。

“巫鴻盟主,我之前說的話,你可曾聽進去了?”

浩天皺眉沉道,已有三分不悅。

但巫鴻卻是搖了搖頭:“浩天大人,我一向是很尊敬您的,我得告訴您,我所說的絕非是為了私怨,而是出於忠心提醒您,如果有人隻是為了謀利而來參加討伐天神殿的行動,其目的就不純,屆時我等行動起來,此人為了一己私利而壞了計劃,拖了我們後退,造成的損失,該由誰來承擔?”

這話墜地,浩天沉默了。

“巫鴻大人說的不錯,我覺得此次討伐天神殿行動,需要分開執行,分工明確,實力強的,就到前線廝殺,實力弱的,就到後麵搞搞後勤,給我們提供丹藥,如此豈不是美事?”

華天海也開腔笑道。

但他這話是針對誰,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尤為清楚。

在場實力最弱的已經不是五方冰原聯盟,而是由林陽臨時組建的青玄聯盟墊底。

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都朝林陽拋來。

-初交手時他那般暴虐的大勢與寒氣,竟是絲毫不能影響此人的肉身。現在想想,華天海還有些難以置信。此子明明三十歲不到,為何會有如此可怖的修為!莫不成此人的天賦,是超越聖君葉炎的存在?不管了!這回此子又得罪了巫山,若是能聯合巫山對其進行圍剿,還愁此子不除嗎?想到這,華天海不由咧開嘴笑了起來。“華盟主,你笑什麼?”坐在右側的風起盟主奇怪的問。“我想起高興的事情,冇什麼,冇什麼!”華天海揮了揮手,不再說話。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