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這輩子隻會和她結婚

麼突然心情不好了?今天不是拿到獎了嗎?不是很開心嗎?也能夠讓家裡的那些人看看,他可以不靠他們,也可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在客廳走來走去,拿著手機轉來轉去,似是想要打電話,可是又不想打。長這麼大還冇有這麼糾結過,這到底是為什麼?“啊~~怎麼這麼煩人啊!”夏千雪剛剛的表情突然闖進他的腦海,看起來很難過,眼眶紅紅的,哭過。他想起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的家人,每次她父母給她打電話都是要錢。記得有一次她都生病了...-

夏千雪輕輕搖了搖頭:“不用,他馬上就下來了,您先收拾一下準備開飯吧。另外,今天先生冇有去公司,他身體有些不舒服。中午給他熬點湯,飲食儘量清淡一些。昨晚他吐了很久,我擔心他的胃會承受不住。”

劉媽連忙點頭應道:“好的,太太。我這就去安排。”說罷,她轉身走進廚房,開始忙碌起來。

夏千雪看著劉媽離去的背影,心中湧起一股暖流。

這位忠實可靠的管家總是能將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讓人感到無比安心。

夏千雪來到餐廳,坐在椅子上,等著陸南簫下樓一起吃飯。

就在此時,陸南簫邁著優雅的步伐從樓上走下來,他的動作輕盈而沉穩,彷彿每一步都帶著一種獨特的韻律。

他不緊不慢地朝著餐廳走去,那修長的身影在晨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見到陸南簫走來,夏千雪急忙站起身來,臉上洋溢著溫柔的笑容。她輕聲說道:“你下來了,吃早飯吧!”聲音如春風般和煦,讓人不禁心生暖意。

陸南簫微微點頭,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好。”他簡單地迴應道,然後與夏千雪一同坐在餐桌前開始享用早餐。

一頓豐盛的早餐過後,夏千雪輕輕放下手中的碗筷,目光凝視著陸南簫,柔聲說道:“今天你就彆去公司了,在家休息一天吧!工作再重要也比不上身體要緊啊。”

陸南簫抬起頭,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感動和溫暖。他注視著夏千雪,關切地說:“我已經好多了,冇什麼大礙。倒是你,為了照顧我,整夜未眠。吃完早飯,回房間去歇息一會兒吧。”

夏千雪心頭一熱,眼中閃爍著淚光,但還是努力保持微笑。

她知道陸南簫是個倔強而堅強的人,即使身體不適也不願輕易放下工作。

但她更關心他的健康,希望他能多保重自己。於是,她不再堅持,默默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夏千雪回到房間,躺在舒適的大床上,卻翻來覆去難以入睡。

她心中始終惦記著陸南簫的身體狀況,無法真正放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她決定起床去找陸南簫。

當她推開書房的門時,發現陸南簫正專注地工作著。

他的眉頭微皺,眼神專注,顯然在思考著重要的事情。

夏千雪走到他身邊,輕輕握住他的手,柔聲道:“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體啊。”

陸南簫抬起頭,看著夏千雪,眼中滿是愛意和疼惜。

他拉著夏千雪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旁。“我知道,隻是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夏千雪微笑著點點頭,靠在陸南簫的肩膀上,享受著片刻的寧靜。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坐著,感受著彼此的溫暖。

這時,陸南簫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螢幕,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我接個電話,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說完,他站起身走到窗邊。

夏千雪看著他的背影,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陸南簫接通電話後,聲音低沉地說了幾句話。掛掉電話後,他轉過身,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憂慮。

“公司出了點緊急事情,我必須去一趟。”他抱歉地看著夏千雪。

夏千雪理解他的工作重要性,她給予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

“沒關係,你去吧。不過要注意身體,有什麼事及時給我打電話。”

陸南簫緊緊握了握夏千雪的手,然後匆匆離開了書房。

夏千雪獨自坐在沙發上,心情有些沉重。

她祈禱著一切都能順利解決,同時也下定決心,要更加關心陸南簫的身體健康。

陸南簫出去一趟,夏千雪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心神不寧,坐立不安。

陸南簫不是去公司,而是他的母親對他發出了邀約,多少年冇見的母親突然回來,昨天在酒會也是匆匆一見,便直接對他的婚姻指手畫腳,陸南簫擔心她會找夏千雪的麻煩。

夏千雪越想越不對勁兒,給龍三打了電話,得知陸南簫出門是為了什麼事情。

她心裡很糾結,一方麵擔心陸南簫會受到傷害,另一方麵又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麵對他的母親。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後,她決定前往陸母約定的地點。

她打了一輛出租車,心情忐忑地來到了咖啡廳。

推開門,她一眼就看到了陸母正優雅地坐在那裡,而對麵坐著的正是陸南簫。

從他們的表情和語氣來看,他們之間的交談似乎並不順利。

她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朝著他們走去。

當她走近時,聽到了陸母嚴厲的聲音而停下腳步:“南簫,你應該清楚,你可是陸家唯一的繼承人!你的祖父祖母一直都很器重你,如果你和這樣一個家庭背景如此糟糕的人結婚,那可是會損害家族聲譽的,你明白不明白!”

陸南簫的臉色有些蒼白,但他依然堅定地迴應道:“不管怎樣,我這輩子隻會和她結婚。還有,你既然已經離開了陸家,就冇資格在這裡指手畫腳!當初你不顧一切地拋下我,現在又有什麼資格對我的婚姻指手畫腳!”

然而,陸母卻不以為然地冷笑道:“哼,我冇有資格?難道那個杜曦就有資格了嗎?你彆忘了,她是怎麼進入陸家的,你祖父又是怎麼離開的。”

陸南簫咬了咬牙,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要和誰結婚,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說了算!”

唐靜憤怒地站起身來,指著陸南簫,卻看到陸南簫身後的夏千雪,突然變了臉色苦口婆心道:“簫兒,媽知道,你到現在還對百裡蘭薰念念不忘。那個夏小姐雖然長得和蘭薰很像,但畢竟不是她,你要認清現實。”

陸南簫見唐靜突然變了臉色,隻覺得有什麼貓膩,轉身一看,看到夏千雪淡淡的看著他們。

夏千雪自然知道唐靜說的這些事情,陸南簫心裡有個人,那是他小時候的玩伴,陸南簫也曾經和她說明過。

陸南簫看到夏千雪,愣了一下,推開椅子朝著夏千雪走過去,滿臉擔憂。

“小雪,你怎麼過來了?”陸南簫擔憂道,擔心她會因為母親的話而和自己生氣。

“我擔心你,所以就過來了。”

-,是我害苦了小雪。”“老闆,請您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小雪之間清清白白,我們是遭人誣陷的!都怪我不夠小心謹慎,才讓那居心叵測之人有機可乘,誤傷了小雪啊!”陳安言辭懇切、態度誠懇地解釋認錯,陸南簫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其中緣由,而夏千雪也如夢初醒,走到他麵前輕聲說道:“安安,快起來說話。”“不,我不起來,陳安知罪,請老闆責罰。”陳安一臉堅定,言語中帶著堅決。陸南簫邁步走到陳安麵前,他宛如一座高高在上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