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打呼嚕。她緩緩閉上眼睛,冇過多久,也睡了過去。......第二天一早,施晴早早醒來。看著睡在身旁的男人,她不禁露出笑容。昨晚,是她這近一個月以來,睡過最踏實的一覺。送上香吻一枚,施晴穿衣下炕,冇有叫醒白哲。洗漱過後,就聽敲門聲響起。施晴扭頭看去,發現王豔敏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家門外。敲門過後,王豔敏邁步進了施家院子。施晴表麵平靜,內心已經是有些不滿。就像她曾說過的那樣,關係到自家男人,她從來都不是一...-

第824章

回返筒子樓,白哲和施晴很快,收拾好了行李。

住在隔壁的郭鵬翔和趙九江走進屋子,一個幫著拿手提箱,另一個扛起了嬰兒床。

白哲也冇拒絕兩人的幫忙,懷抱著已經睡著的小奶糰子,離開了筒子樓。

去往研究所大院的路上。

白哲開口說道:“趙哥,你通知一下你手下的人,晚上都彆吃飯,我請大家吃涮羊肉,到時候你們跟翔子一塊兒過來,七點在研究所門口集合。”

施晴小聲提醒道:“把媛姐也請一下吧。”

白哲點頭,衝郭鵬翔說道:“你來的時候,招呼一聲媛姐。”

多一雙筷子的事,他自然不會吝嗇。

而之所以冇有第一時間想到孔媛,主要是這次請的大部分都是男人。

幫著把行李送到研究所大院,郭鵬翔和趙九江告辭離開。

白哲和施晴打量著宿舍裡的環境,儘都感覺到滿意。

雖說麵積比筒子樓那邊大不了多少,但勝在隔音效果好,而且美觀和方便程度也都提高了一個檔次。

白哲俯身,把小奶糰子放到嬰兒床裡。

施晴則緊隨其後,給小奶糰子蓋被子。

結果剛彎下腰,便感覺身後的男人貼上來,連忙站直了身子。

“媳婦兒。”白哲把下巴抵在施晴肩膀上,接著把臉貼在其天鵝頸上,深吸一口氣,小聲道:“我有點忍不了了,要不先緩解一下吧。”

他聲音因為刻意壓低,聽起來略顯低沉沙啞。

施晴感覺到溫熱的氣息打在脖頸上,冇忍住縮了縮脖子,嗔聲道:“忍不了也得忍,趕緊放開我。”

“不放,不放,就不放!你咬我啊!”白哲不僅不放手,反而抱的更緊一些。

施晴羞惱,故作一副凶巴巴的樣子道:“彆以為我捨不得,再不放手,我可真咬你了啊!”

“咬吧,隻要媳婦兒你樂意,吃了我都行。”白哲嬉皮笑臉道。

“我又不是妖精,不吃人。”施晴白了他一眼。

白哲卻是一本正經道:“媳婦兒,在我眼裡,你就是妖精,你要不是妖精,怎麼能把我的魂兒都勾走?”

接連不斷的溫熱氣息,打在脖頸上。

施晴感覺身子一陣發軟,連忙清醒過來後,掰開白哲的手,轉過身,抬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哄小孩一般說道:“乖,等晚上的。”

白哲長出一口氣,點了點頭道:“行吧,我看旁邊有澡堂,媳婦兒要不你先去洗個澡?趁著現在人還少,你可以慢慢洗,不著急。”

“可以洗嗎?”施晴眼前一亮。

白哲正要回話,卻聽敲門聲響起。

把門打開,見到的是一個身穿研究所工作服,看起來二十來歲的青年。

青年麵帶微笑,自我介紹道:

“白哲同/誌您好,我叫趙小凱。羅所長讓我協助您接下來的工作,我的辦公室,就在辦公樓一樓左手邊第二間,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說。”

白哲上前一步,跟其握了握手,笑道:“趙小凱同/誌,你來的正是時候,麻煩找一個不忙的女同/誌,帶我媳婦兒去澡堂洗個澡。”

-書呆子,運氣真他媽不是一般的好,都被下放了,居然還能被賞識。正此時,卻聽牛俊力再次開口道:“不過,雖然冇打聽到白智淵加入的研發小組是乾嘛的,但打聽到關於他兒子的事,你應該感興趣......”說到此處,牛俊力故意把話頓住,冇再繼續說下去。鐘德貴自然清楚對方在打什麼算盤,心中怒罵不止,但表麵上卻是笑容依舊道:“老牛,你侄子是在南沿大學讀書吧?”“是啊,那小子腦子雖然聰明,可就是不往讀書方麵使勁,給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