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可她剛往前走了兩步,突然眼前發黑,四周天旋地轉,隻能停下緩一緩。大腿上的止血帶綁的時間已經太久了,腿部因血液循環不暢而發麻。傷口必須儘早處理。她需要一個相對潔淨明亮的環境。“…媽的,我更傻逼。”林梔認命般歎了口氣,想要進入那棟房內,卻發現大門被堵得嚴嚴實實。看來得從其他地方進去。林梔思索片刻,抬腳進入那棟房子對麵的一棟,沿著樓梯來到了樓頂。林梔在樓頂稍微助跑了幾步,在樓房內幾人震驚的目光中,一個...-

清除結束後,城市像是被一鍵複原,殘垣斷壁消失不見,唯有身上的傷口,提醒著這一切不是做夢。

“……‘清除’每隔6天1次,早上8點開始持續24小時,理論上越靠近中心區怪物就越厲害;清除結束後,傷口會快速癒合,基本上還有一口氣就能活下來。”

“每場保底有0.5個點數和1000積分,在此基礎上每清除一隻或者躲避十隻怪物可以額外獲得0.5個點數和1000積分,前三場新手期積分翻倍,點數可以用來增強自身,而維持日常生活需要消耗積分,”

中心區的一家餐廳裡,林梔大致講了一下自己對這裡的瞭解,咬了口剛端上來的小籠包,被燙得直呼氣,發現對麵的徐嬌神色有些微妙。

“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林梔姐…”

徐嬌看著餐廳內帶著幾分複古風的奢華裝潢,不遠處衣著講究的侍者,再看看灰撲撲的兩人,終於忍不住開口,“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吃早餐啊?好奇怪啊。”

“這裡的裝修風格都是這樣的,越靠近中心區越豪華,消費水平也越高。不過這家店的包子做得確實很好吃。”

林梔吸了一口蟹黃包的湯汁,剛出鍋的蟹黃包熱氣騰騰,湯汁鮮香十足又冇有一絲腥氣,好吃得微微眯起眼睛,像隻正被順毛的貓咪。

果然美食能治癒一切。

“至於這裡的人,他們都是NPC,你不用太在意。”

“NPC”

“對啊,如果你喜歡的話,甚至能讓他們給你跳段科目三。”林梔說著對一旁的侍者招了招手。

“有什麼能幫助您的嗎?”侍者快步上前,躬身詢問。

“能來段科目三嗎?”

徐嬌連忙阻止,真要來這麼一下,她怕是會尷尬得腳趾扣地。

林梔吃完早飯,收斂了不正經的神色,認真道,“徐嬌,點數和積分在這裡是很重要的,記住我說過的話,‘最好不要一直躲避下去’。”

“結賬。”

“您好,一共消費980積分。”

徐嬌被這個價格嚇了一跳,這一頓飯就幾乎要她所有積分的一半了,她原先還想主動結賬,現在看來簡直不自量力。

這個確實不便宜,就連林梔也有些肉疼。

不過辛苦一天了,不獎勵一下自己說不過去。

“中心區的價格確實貴了點,新手期保底每週2000,足夠你們正常花銷,不過新手期過了後還是隻有保底積分就艱難了。”

這不單單是生活水平降低的問題,如果冇有固定居住的地方,“清除”開始後會被隨機傳送,若是不幸傳送到中心區,碰上厲害的怪物,基本上就是凶多吉少了。

看著徐嬌茫然的樣子,林梔默默歎了口氣。

算了,再幫她一把好了。

“把操作頁麵打開。”

“啊?哦好。”徐嬌不知道林梔要做些什麼,不甚熟練地打開手腕內側的係統。

係統介麵很是簡單明瞭,用戶2111099徐嬌,評級E,點數6,;積分2000;待使用點數:0.5。

很快彈出了一個訊息介麵。

“用戶2207064林梔,向您隔空投送點數2、積分2000,是否確認簽收?”

徐嬌瞪大了雙眼。

林梔往她的賬號轉了點數和積分!

點數在使用前也是能夠轉移交易的,不過願意拿出來交易的人少之又少,目前市場上已經炒到10000積分1個點數。

就算是炒到這樣的高價,多數情況下,也隻有囊中羞澀的新手,纔會為了維持生計將點數拿出來交易,。

實力不足就冇法獲得足夠生存的積分,無奈將保底點數拿去交易,繼而更冇辦法提升自身戰鬥力,由此惡性循環,強者越強,弱者越發艱難。

唯有足夠凶殘才能破局。

林梔不放心地交代著,“把點數使用了,膽子要大一點,抓住這個新手期,儘量發育起來。”

徐嬌張了張嘴,拒絕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沉默了半晌,眼眶微微發紅。

“謝謝……”

翌日,中心區。

日上三竿,綠茵遮蔽下,幽靜雅緻的歐式彆墅內,林梔從睡夢中醒來,伸了個懶腰。

不知不覺中,她來到這裡已經將近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她不過是一名正在實習的醫大學生,平日裡不說積德行善也算遵紀守法、關愛病患,誰知道某日一睜眼就到了這個鬼地方。

清除日提心吊膽,休整天也要為了節省積分精打細算委屈自己。

她有罪,她就不該抱怨實習太累。

林梔胡思亂想著,如果給她一次選擇的機會……好像留在這也不錯?畢竟現在一週隻要上一天班。

完成上一次“清除”後,係統獎勵了林梔中心區的這座彆墅,足夠自保的點數、舒適的住處、足夠揮霍一段時間的積分,這一切給予了林梔足夠的安全感。

林梔好久冇有這麼放鬆地睡一覺了,頗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迷迷糊糊恍如還置身夢境之中。

林梔輕聲哼唱著小曲,隻著睡衣光著腳下樓,蹦跳著吃了點水果,來到客廳,拿出醫療箱準備給自己拆線。

林梔的好心情並冇有持續太久。

拆開右腿上纏繞的綁帶,傷口已經癒合了,皮膚恢複了往日的光潔,甚至一點瘢痕也冇有,完全看不出之前那樣一道猙獰傷口的痕跡。

隻有縫線的存在告示著昨天的一切並不是一場噩夢。

林梔的臉色卻有些不太好看,常規消毒後剪開縫線,牽拉線頭,卻始終無法將縫線從皮膚間正常抽出。

林梔稍微用力,周圍的皮膚也被牽拉起來,傳來一陣疼痛。

縫線已經被皮膚完全包裹,隨著傷口的癒合長在一起了。

她知道清除結束後癒合速度加快,冇想到會這麼離譜,就這樣長到一起去了?排異反應呢?

“叮咚~”

門鈴聲響起,林梔冇有理會,給自己打了點麻藥後想要直接將縫線拽出。

“叮咚~”

門鈴聲再次響起,林梔有些煩躁。

拽出的部分縫線連接著深層的著皮下組織,看得人隱隱有些不適。

林梔再三斟酌,決定切開皮膚挑出縫線。

“叮咚~”

門鈴聲再一次響起,林梔忍無可忍,拿著手術刀,不顧腿上切開的刀口,快步走到門前,一把拉開大門。

“有病吧大清早的!有完冇完了!”

許瀾川站在門口,一手捧著鮮花,一手提著果籃,看著眼前一臉怒容、手裡拿著刀子、腿上鮮血淋漓的女孩,臉上的笑容不免有些僵硬,準備好的開場白一時間也忘了個乾淨,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膨!”

大門被無情地關閉。

這下終於清靜了。

林梔處理完傷口,享受完美食,正窩在沙發上放空腦袋,突然想到了什麼,起身再次打開門。

剛纔那個冇完冇了的傻逼還站在門口,看見房門再一次打開,臉上瞬間揚起得體的笑容,“林小姐你好,我叫許瀾川,久仰林小姐大名,想與您商談合作事宜,不知林小姐是否有空?”

一天前,

許瀾川來到中心區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店。

店內隻有一名氣質儒雅的男人,見許瀾川進門,放下手裡的書起身招呼,“客人想打聽些什麼?”

“我有林梔的情報,想跟你們做交換。”

送走許瀾川後,何晏暫時關閉了店鋪,快步穿過街道來到一處會所,徑直走進其中一間包廂。

“各位,有林梔的訊息!”

包廂內的幾人停下手中的動作,紛紛看向他。

“不過建議各位還是斷了組隊的念頭吧,”何晏淡淡地掃了一眼房間裡的幾人,不等他們開口詢問,輕歎一聲。

“她是個同情心氾濫的瘋子。”

小洋房內,

“林小姐,很抱歉上午冒昧打擾到您了。”許瀾川站起身來稍微欠身,語氣誠懇,“今日前來拜訪,一方麵是想感謝您的救命之恩,您的傷好點了嗎?”

“多謝關心,已經好全了。”

她今年不過二十二歲,聽著許瀾川一口一個“您”,尬得腳趾摳地,但是看在許瀾川那張符合自己審美的臉上,還是決定再聽他說兩句。

“那天林小姐擊殺守關者的風姿著實驚豔,許某有幸得見……”

“可以直接說重點嗎?”林梔表示這種拖拖拉拉的談話方式忍不了一點。

“……”

許瀾川默了一會兒,認真地注視著林梔,再次開口說道。

“我想和林小姐成為搭檔。”

“據我所知,你一向獨來獨往,很少和其他人交流來往,資訊來源全靠推測吧。林小姐應該不知道中心區有售賣武器裝備的地方吧,不然也不會到現在還在使用‘新手裝備’。”

“清除守關者的過程固然震撼,但真的有必要嗎?拿命做賭注,可要小心彆玩脫了。”

林梔表麵不動聲色,內心瘋狂吐槽許瀾川說的每一句話。

誰知道那些人嘴裡有幾句真話!錯誤資訊隻會誤導我!

瞧不起“新手裝備”啊?裝備不重要,重要的是拿裝備的人!

過程不重要,結果就是我贏了!

“簡單來說,有點小聰明但行事過於魯莽隨性的學生思維。在下雖然是個新手,卻也是個久經社會之人。我可以幫你收集情報處理瑣事,你帶我打怪升級,我們完全可以合作共贏!”

似乎是怕林梔嫌棄他的戰鬥力,許瀾川補充到,“林小姐大可放心,我也練習過射擊,不會拖你後腿的。”

林梔昨天登上榜首全區播報後,收到了不少組隊邀請,甚至還有那日的榜單第二名發來的,隻是林梔對組隊不感興趣,索性全部遮蔽了。

那些組隊邀請大多是介紹自己的點數、登上過榜單的曆史、隊伍的組成,還是第一次有人當著她的麪點評她的不足。

理智上林梔知道許瀾川說的有幾分道理,但是聽著對方這樣貶低自己內心極度不爽,當即嘲諷道。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隻怕麵對怪物你連槍都拿不穩吧。”

林梔施施然站起身來,走到許瀾川身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沙發的男人。

男人皮膚白皙,鼻梁高挺,唇淡而薄,眼下一顆恰到好處的淚痣中和了輪廓線條的鋒銳,此時正微微仰著頭,這個視角下,林梔可以看見修長的脖頸,隱入領口的陰影中。

真是……適合調戲呢。

林梔伸出手指輕佻地勾起許瀾川的下巴,朱唇輕啟。

“我不需要拖後腿的搭檔,看在你這張臉還算和我心意的份上……”

林梔拉長了尾音,“聽說過情緒價值這個詞嗎?如果你能為我提供足夠的情緒價值的話,我也不是不能在後續的清除中幫你一把。”

男人臉上的冷靜表情有所崩裂,下意識地後仰。

“怎麼樣,帥哥考慮一下?”

這下林梔心情舒暢多了,俯下身曖昧地撫摸著許瀾川的臉頰,輕聲說,“或者先做點什麼來取悅我,畢竟,現在決定權在我這個魯莽幼稚的人手裡。”

-一聲。“憐香惜玉啊,也行,你來動手!”就在幾人說話間,那怪物已經來到了陽台,向著落地窗發起了撞擊!林梔之前敲碎的玻璃被他們推來櫃子擋住,承受不住怪物的撞擊,震動著發出巨響。“快點!它要進來了!”有人尖叫著催促。“抱歉了。”許瀾川微垂著眼,抬手在女孩腿上利落劃下一刀。女孩的啜泣聲,近在咫尺的撞擊聲,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許瀾川將刀收好,側身躲在落地窗的旁邊,靜靜地等待著時機。林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