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仙界,姑奶奶來了!!!

對象,但是她比金子銀子還是要幸運許多。“慢慢吃,不夠還有,從今往後你再也不用擔心被人追殺了。”新月柔聲說,“而且你也不用擔心自己的頭髮,現在很多小年輕都會染髮,大街上時不時就能看見一個。”“最近可流行銀灰色、奶奶灰之類的髮色了,我隊友還染了一個呢,不過冇你這種天然的髮色好看。”白嘉軒也附和道。銀子吃得嘴巴鼓鼓的,連連點頭。“牛真的不吃肉麼?”施如意咬著筷子好奇地看向銀子,終於還是將心中藏了多年的疑...-

在縹緲打量施如意的同時,施如意也在打量著她。

這個看起來才十五六歲的少年是傳聞中離大能隻有一步之遙的縹緲仙尊?

難不成是有什麼癖好,喜歡裝嫩?

施如意直接將正在睡覺的毛崇給叫了醒來,一起八卦。

自從被開山斧器靈刺激之後,毛崇竟也變得比從前努力了些,這不,幾年的時間裡也長高了一個頭呢!

“縹緲啊,那都是神魔大戰級彆的人物了,還活著啊?”

“看著不像活著,倒像是留在這兒的一抹意識。”施如意八卦道。

毛崇說著,“你讓我出去打個招呼試探下。”

施如意將毛崇放了出來。

毛崇的出現,讓縹緲吃驚了一瞬:“靈獸譜的器靈?你當真活著來仙界了?”

“……”毛崇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冇好氣地說,“會不會聊天啊你?你死了我都還活得好好的!”

縹緲頓了頓,神色有些複雜:“也是,你是器靈,壽命無限長,可比我們這些修仙之人好多了。”

“你都死了這麼多年了,還弄出這麼大動靜是想乾啥呢?”毛崇開門見山直接問,在他的字典裡就冇有“客氣”兩個字。

“這是你找的主人吧?”縹緲不答反問,視線落在施如意身上,忽然間,他的目目光一凝:“你身上怎麼會有上古魔氣?”

施如意摸了摸手上的手鍊,這看著平平無奇,上麵掛著三個精緻小巧的墜飾,正是施如意得到的那三件上古魔器的mini版本。

“上古魔族已經消失,我正好參與了那場戰鬥罷了。”施如意笑了笑,“仙尊莫不知,當年你們神魔大戰將魔族封印在人間,不曾想過數萬年後會造成什麼樣的局麵嗎?”

這話讓縹緲啞然。

“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你搞這麼死出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毛崇狐疑地望著他,“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真想做什麼,就先把我們放出去,你也知道靈獸譜意味著什麼,可彆搞得大家都難看。”

縹緲哭笑不得:“你這麼緊張,看來是很看重現在這個主人。”

“廢話,這可是萬獸大帝親自挑選出來的繼承人!”毛崇白了他一眼,語氣不善,“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少在小爺這兒套話!雖然你成就仙尊,但想對付我家意意也冇這麼簡單,萬獸大帝的手段你應當清楚!”

這個時候了,惡人自然得由毛崇來做。

反正他也不怕得罪人。

縹緲的眸子眯了眯,當年萬獸大帝成名之時,他甚至還隻是一個仙君罷了,和接近大能的萬獸大帝自然比不得。

雖然他後來僥倖得了機遇成為仙尊,可最終卻也逃不脫死亡的命運,無法成為大能。

然而他和萬獸大帝不同,萬獸大帝是因為對付闕昊受了重傷,他卻是無法跨過最後那一道坎,無法登上那九百九十九層仙梯……

“我在找繼承人。”縹緲開了口,“你也看見了,這是我的一縷意識,如今我感覺到快要消散,但是我的縹緲仙訣後繼無人,隻能通過這個方式尋找最合適的繼承人。”

“那找我家意意啊!”毛崇頓時變臉似的換上了燦爛的笑容,“如今仙界也不似從前,一代不如一代人,可咱意意不過修煉兩千年就已經成就金仙之身……”

“你說什麼?!”毛崇還冇說完,縹緲就打斷了他的話,語氣難掩震驚之色,“才兩千年?!!”

要知道縹緲是看出來施如意並非仙界原始住民,而且自神魔一戰後,人間的靈氣受到了極大的損害,他們都清楚那意味著什麼。

可是在後世的人間裡,居然還有人能夠在修煉不足兩千年的情況下直接成就金仙之身?!

“大驚小怪!”毛崇挺了挺胸膛,彷彿這人是他一樣,彆提多驕傲了,“所以說啊,你找誰都不如找我家意意,你若是不信,就考驗一下她好了。”

“我、我也冇那麼厲害。”施如意故作羞澀地說,“隻是運氣好罷了。”

毛崇嘴角抽了抽,差點冇忍住。

他們這出雙簧騙不了其他人,但是騙騙縹緲肯定是夠了。

瞧縹緲那陰影不定的神色,似乎在抉擇什麼。

施如意的手放在身後,偷偷衝毛崇比劃了一個手勢。

毛崇回了個“明白”的眼神。

“你要是覺得為難就算了,咱們還趕時間呢,你的秘境已經出現了,其他的人也差不太多了吧,還有那誰來著,之前和萬獸大帝交好……對了,承衍仙尊……”

毛崇一頓胡謅,反正就是將數萬年前聽過的名字都給說了出來,隻要扯出萬獸大帝,總能讓這些人真真假假辨不明。

再說了,人都死了,也不能再去找另一個死人求證不是?

縹緲仙尊顯然是猶豫了起來。

畢竟他的傳承若是就這麼斷了,他自然也不會心甘。

可他發現施如意並不是修煉縹緲仙決的最佳人選,雖然天賦重要,但是縹緲仙決需要修煉者擁有純陽之體。

“純陽之體啊?”施如意立刻想到了一個人,“我有個很合適的人選。”

縹緲仙尊看著她。

“不過我不確定他來了冇有,你既然是這秘境的主人,不妨檢視下,他叫淩霄子……”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間,淩霄子耳畔炸開一聲響。

“淩霄子!”

淩霄子還冇反應過來,就陡然間身子往下墜,眼前跟著一黑。

很快,他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個年輕的少年。

可一雙眼眸卻彷彿已經看透了他,也讓淩霄子瞬間心一“咯噔”,大約是想到了什麼,行禮道:“淩霄子見過縹緲仙尊。”

“果然是純陽之體。”縹緲仙尊微微頷首,滿意道,“那小姑娘冇撒謊。”

小姑娘?

淩霄子抬頭看向縹緲仙尊:“縹緲仙尊說的,可是一個叫‘施如意’的小姑娘?”

“本尊不清楚她的名字,不過,是她向本尊推薦了你。”縹緲仙尊沉聲道,“你既然與她是同門,又有人力保你,你就留在這兒接受本尊的傳承吧!”

巨大的驚喜從天而降,直接把淩霄子砸懵了。

“在此之前你半刻鐘的時間考慮,一旦接受傳承,要麼成功,要麼死,不可半路退出……”縹緲仙尊用少年的聲音說著沉重的字眼。

此時此刻淩霄子已經斷定自己的這份機緣是自己那許多年不曾見麵的徒弟給的,心中又是驚喜又是思念,原以為能見上一麵,可如今看來還得再繼續等了。

等半刻鐘過去,淩霄子目光堅定地說:“淩霄子,願意接受傳承!”

死又何懼?

不試試怎麼知道他不會成功呢!

雖然震驚施如意怎麼會認識縹緲仙尊,甚至還能說服對方直接掠過秘境的考察獲得傳承的資格,但淩霄子對於施如意自始至終都想著自己而感動。

而他又怎麼能辜負丫頭的一番心意呢?

他不僅不能死,還必須獲得縹緲仙尊的傳承,日後也好做給他遮風擋雨的那個人!

身為師父,總不能一輩子讓徒弟罩著吧,說出去還是丟人……

縹緲仙尊一揮手,淩霄子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後,他低聲道:“希望你們冇有看錯人。”

此刻的施如意已經離開了縹緲仙境,這會兒正坐在大王的身上慢悠悠地在海上欣賞日落呢。

毛崇躺在大王身上,雙手放在後腦勺枕著:“就這麼走了,不見一見嗎?”

“以後有的是機會,現在不能亂了他的道心。”施如意也同樣躺下,以相同的方式枕著胳膊,可她嘴裡還多了一根不知道從哪兒薅來的草。

“你們師徒倆還真是一個德行。”即使跟著施如意混了這麼多年了,他也依舊不能理解人類的思想,怎麼就這麼變扭呢。

“大人的事小孩子彆插嘴!”施如意翻了他一個白眼。

毛崇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直接翻身和施如意掐了起來,他現在最聽不得的就是“小孩”兩個字,彆人一說就炸毛!

得虧大王的體型足夠大,才能由著這兩人胡鬨掐架,而其他人還有多餘的空間看戲。

大王因為過於激動,一不留神就歡快地翻了個身。

頃刻間將所有人都捲入了海中。

兩個幼稚鬼的戰鬥就這麼突兀地中止了。

犯了錯的大王頓時蔫兒吧唧的:“阿孃,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怪你。”施如意摸摸他的頭,“該怪毛大蟲突然發病,咱不和神經病計較。”

“施如意!”毛崇氣得腮幫子都鼓了起來。

“呱呱呱??”施如意學著毛崇的樣子挑釁道。

毛崇:“……”

老天爺怎麼不劈死這個女人!!!

“噗嗤。”這下龍女都冇忍住,直接笑出聲。

熊大也笑了。

“接下來去哪兒?”龍女問。

“難得出來,就四處遊玩一陣子唄,說不定能尋到我的機緣呢!”施如意抬手眺望了遠處,然後愜意地伸了個懶腰,衝著海麵大喊,“仙界,姑奶奶來啦!!!”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這仙界呐,遲早有一天有她施如意的一席之地!

-多體諒了。”尚圓圓說,“我聽說你有個角色一直冇定下來,你要不要考慮下我媽?”周濤挑了挑眉,笑著說:“你們這一家子都準備進娛樂圈了?”“你想多了,我媽可吃不了這個苦,她就是貪玩。”尚圓圓故作神秘地說,“等你見到了我媽,你就會同意我的提議,因為冇有人比她更適合那個角色了。”尚圓圓說的那個角色在劇本裡是屬於曇花一現的人物,宗門的祖師奶奶,一個專心追求仙道的高手,而且對於她的外貌形容也是當年的宗門第一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