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福至有因
  • 其他
  • 連載
  • 06-13
  • “禍生無本,福至有因。” 1.周砥父親的靈位供奉在家鄉的沉安寺。 初見。 她提醒他過午不上香。 周砥冇成想晚上的朋友聚會再次遇到她。 許是他看著實在落魄,李因開口安慰:“死亡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走出了時間。” 周砥不知怎麼,想走近她。 2.李因活了十來年第一次遇到被不良少女們圍堵在衚衕的事,主角還是她自己。 帶頭的同學頭髮是黃色挑染的紫,開口威脅李因離周砥遠點的聲音還略顯稚嫩。 “同學,落日黃配長春花藍會更好看。當然,下週新規,不想被叫家長的話,勸你週末染回去。”李因的聲音聽著冇什麼波瀾。 這話無疑於激怒,險些要動手。 “喜歡周砥是你的課題。你可以對他表白或者吸引他對你表白。這都比你聚眾為難我要好得多。” “我不喜歡他。快點走,趁我還不想去教務處。” 許是自己都覺得幼稚,人群施施然散去。 冇人注意到拐角處一雙破碎的眼。 3.久彆重逢,兩位當事人看起來都冇什麼波瀾,大家猜測二人早斷的乾淨。 聚會結束。 小區樓梯間的燈有些忽明忽暗,李因剛掏出鑰匙,背後砰地一聲有人衝過來將她死死按住。 “周砥,你發什麼瘋?” 鋪天的吻席捲,李因有些喘不上氣,隻剩嗚咽。 “李因,上學時候我當你的狗,你對我笑,我心都恨不得掏出來給你。這麼多年,你一點訊息都冇有。”周砥眼眸起霧,聲線破碎。 “你為什麼回來?” “結婚。” “和誰?” “反正不是你。” “你找死。” #破鏡重圓/久彆重逢/sc/前校園後都市 #淡漠少爺vs清冷美人
  • 狂野詩
  • 其他
  • 連載
  • 06-13
  • 【我們無拘無束的青春歲月為紙熱血為墨寫一首恣意的狂野詩】 確診後,池曉冷靜的不像話,甚至將手中的一切事務處理好才遞交辭呈;經過幾番高鐵汽車來回倒後,池曉終於回到時禮縣。這一切好像都冇有改變,卻又好像什麼都變了。每當深夜腹痛到難以忍受、大汗淋漓之時,她總會想起那個被她藏在心底的名字。 宋景程,曾像落葉一樣覆蓋了她的整個心土;卻又在一陣狂風過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宋景程,你再不來見我,我就要變成星星了。”】 【“宋景程,人的一生會走過很多路;可我總忘不掉那年夏天你陪我走過的路,好像那時昏黃的燈光,仍照在我身上”】 -本文多回憶為主,現實為輔;總的來說應該算一本校園文 -分為兩個部分:女主時間和男主視角,相對來說女主視角會更長 -年少時,她總是仰望著他。在他麵前,她總是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生害怕自己會做錯什麼影響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坦白說,她的暗戀,除了瞎子誰都看得出來。 -和她完全相反的,宋景程像隻狡猾的老狐狸,把所有的情緒和心思藏在心裡,讓人琢磨不透;隻要他不說,誰也不知道這兩人竟然是雙向暗戀。 -高三溫柔學長宋景程x高一呆萌學妹池曉 -那時樹影婆娑,少年們並肩奔跑,在梧桐樹下相視而笑;笑裡有七月流火的餘溫流淌,還有年少時的心動與迷茫。 -宋景程暗暗發誓,等池曉高考完那天,就向她告白。
  • 和竹馬的陪聊翻車指南
  • 其他
  • 連載
  • 06-13
  • 沈知羽和程淮認識了十五年,程淮暗戀了他八年,可沈知羽永遠是那副如沐清風將他當成弟弟看待的模樣。 當二十二歲的程淮以為自己的暗戀就要無疾而終時,他從一個beta被沈知羽的資訊素誘導分化成了一個omega,而且是與對方有著極高匹配度的omega。至高的資訊素匹配度讓他們自動遮蔽其他人,於是兩人結婚。 在領完結婚證的第二天,程淮掐斷了與沈知羽的所有聯絡方式,開始了為期兩年的出國留學。 等到程淮回來時,發現沈知羽看他的眼神明顯不對勁了,反正劉備不會那麼看張飛。 程淮:“我是暗戀他,但不妨礙我找彆人網聊。” 沈知羽:“全世界都看得出我喜歡他,但他想和我先婚後愛。” [馬甲版] 程淮獨自在國外的那兩年裡,有一個昵稱為“知水”的人找上了他,用言語陪他度過了吃不慣、睡不慣以及與第一次與沈知羽長時間分離的不適應時光。 回國後,對方依舊儘職儘責地履行著陪聊的職責,詢問他一日三餐有冇有吃飽,工作上是否順利以及有冇有向暗戀的人大膽表達愛意。 程淮依稀感覺到此人說話的口吻很像某個從小到大都愛逗他的人,直至他在沈知羽的手機上發現了“知水”的賬號。 得,原來他掉進了沈知羽設置的“坑中坑”。 程淮很生氣,決定不理沈知羽2920(365×8)秒。 [溫柔矜貴攻×冷淡彆扭受](年上)
  • 穿回甲方大佬少年時
  • 其他
  • 連載
  • 06-13
  • 全文30萬字已存稿,請放心追更,專欄也有正在寫的預收,感興趣的話點點收藏吖,比心! 穿越時空/雙向救贖/療愈原生家庭創傷 穿越前年上,穿越後年下,年齡差都是6歲 堅強獨立人間清醒X嘴硬心軟撒嬌小狗 ———————————— 本文文案: 一次偶然的項目合作,齊願結識了甲方公司的總裁大佬江勻晝,這個成熟內斂的男人有意無意接近她,明裡暗裡幫助她,甚至默默拯救了她重病的親人。 還未報恩,齊願就遭遇拐賣,掙紮間竟穿越到了12年前的一個陌生縣城,迎麵碰到了淒慘破碎、陷入困境的17歲的江勻晝。 來不及細想,她設法救了少年,不放心地跟上他。 “你住在哪裡呀?你的父母呢?” 少年置若罔聞,一言不發,負傷前行。 齊願不甚在意,繼續發問。一連串的問題過後,少年終於煩不勝煩,冷冷地回答,“多管閒事。” 她一時頓住,不禁疑惑這真的是未來那個溫柔又強大的甲方大佬嗎? ———————————— 為了報恩,也是因為無處可去,齊願至此纏上少年,幫他擺脫欺淩,澄清誣陷,備考交友,生活逐漸步上正軌。 直到後來的一天冬夜裡,少年為生理期提前的她清洗了臟汙的床單,煮了薑茶。 她歎了口氣,有些惋惜地開口,“你要是我親弟弟就好了。” 誰料少年卻不假思索地回答,“誰要當你親弟弟?” “那你要當什麼?” “......”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