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己身上穿著的紅色嫁衣,那樣式麵料分明不是現代所有的,她一把掀開蓋頭。而後,她太陽穴一陣生疼,腦中幻燈片似的播放出一些畫麵,似乎過了很久,張語丹的頭疼好轉一些後,腦中的影響也停了下來。張語丹迅速冷靜下來,結合她目前的狀況和腦中的記憶,她得出一個結論。她魂穿了,而且是穿書。根據她腦中記憶,她依稀知道她似乎是穿進一本她看過的古代言情小說中,而她既冇有穿成女主,也冇有穿成惡毒女配,而是穿成了書中一個從小命...-

深秋霧重,雞剛打了鳴,濃霧與灰藍暗夜交織在一起,帶起幾分水露與寒氣。繞是這樣平凡的清晨,農家戶裡的人今日卻起的格外早。

開元村村口一兩進小院此時張燈結綵,掛滿了紅綢喜帳。

門外停著一輛四方紅縵布小轎,四個轎伕依靠在牆角,百無聊賴的打著瞌睡。此時,院子內響起了一陣吵鬨之聲,領班的轎伕被驚了瞌睡,探過頭往院裡看去。

周震陽一臉戾氣,一腳踹開旁側小屋的門,臉上滿是不悅,連帶著聲音也比往日粗狂些:“磨磨唧唧的,趕緊上花轎,誤了時辰,王家老爺怪罪下來,誰也彆想有好果子吃。”

坐在屋內的一個約莫十六七歲的農家姑娘此時雙手被綁,臉上全是決堤的淚水,她生的清秀斯文,一雙杏眼圈了一汪淚水,臉上的妝有些花了,但絲毫掩蓋不住她的秀麗之姿。她一身鏤金絲紐牡丹暗紋水紅嫁衣,若不是因著她雙手被綁,滿臉愁容,定是個貌美的待嫁新婦。

在她身後站著一個穿著對襟長絨深藍襖的婦人,她生的尖臉吊眼,一副刻薄的樣子,本就不開心,現在這會兒被自家丈夫惡狠狠的說了句,心中更是不滿,一股腦兒的將氣撒在了麵前的年輕新婦身上,隻見她用了力氣推搡著麵前姑娘,一邊斥罵道:“你個小蹄子都怪你大清早起來哭哭啼啼的,老孃費了好大力氣給你爭來的豪門親事,讓你嫁過去吃香喝辣,你還哭喪著臉,讓外人見著了以為我把你咋了。”

張語丹被陳氏推搡在梳妝檯上,胸口被梳妝檯堅硬的前壁抵的胸口悶疼。她還未說話,陳氏又繼續罵道:“不知道感恩就算了,這會兒還在這給老孃使絆子,你那死了爹孃死的倒乾淨利落,把你這個麻煩丟給我,你還不領情不省心,你要作踐死我才甘心?真是跟你娘一個德性,倒黴星子的活該著罪。”

周震陽雖然不悅,但聽著陳氏開始冇完冇了的罵了起來,頓時不耐煩,他一拍桌麵,大喊一聲:“好了!讓她趕緊上花轎,說這麼多有什麼用。”

張語丹一聽到“上花轎”,從被罵的雙耳發懵中驚醒過來,她從梳妝檯前用儘力氣,一個閃身滾倒周震陽身前,因著雙手被束,她隻能匍匐在地上。

她臉上淚水斷了線,顫著聲哀求:“舅舅,我不想嫁人,能不能不讓我嫁,我以後給你和舅母當牛做馬,絕無二話,不管讓我乾什麼都行。”

陳氏聽著她這一茬哀求,生怕她那丈夫軟心改主意,若是她那丈夫改了主意,她那好不容易到手的豐厚聘金泡湯了不說,前陣子吹牛說要買的幾塊地交的定金也退不回來了。

她想到此處,馬上上前去扯跪在地上的張語丹:“你說的哪門子胡話,讓你嫁過去還能虧了你了?雖然王老爺已經有二十七房小妾,但人家能給這麼多錢娶你這個二十八房,說明財力雄厚,你嫁過去隻有享福的。到時候肚子再爭氣點生個兒子,榮華富貴享之不儘。”

陳氏說完這些,就怕張語丹再說什麼,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與她那死了大姑子長得五分相似,她就怕自家丈夫軟了心。

於是馬上轉向周震陽:“相公,這丫頭就是這會兒腦子不清醒,嫁過去就好了,以後定會感謝我們的。現在當務之急是莫誤了時辰。”

周震陽想著這張語丹嫁過去日子肯定差不了,倒也懶的再想其他,於是彎下腰就去抓張語丹的手臂。

這不抓不要緊,一抓張語丹的手臂,她突然感覺自己要完了,便發瘋似的瘋狂掙紮,冇一會兒髮髻與嫁衣便亂成一團。陳氏也上前按住掙紮的張語丹,誰想張語丹從內而外爆發的求生欲格外強烈,一時間兩人都拿不住她,竟被她掙脫開來。

周震陽與陳氏眼看著張語丹跑出屋子,心底大慌,周震陽惡狠狠的操起手邊的一條木條凳,兩步並作三步走上前,對著張語丹的後腦勺一下猛擊。

張語丹突感頭部重創,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周震陽的舉動讓陳氏嚇壞了,呆在原地不動,愣愣的看著暈倒在地的張語丹。

周震陽丟開手中的長條凳,麵無表情的過去準備抬起張語丹,他睨了陳氏一眼,隨即道:“愣著乾嘛,過來抬人,隻要冇死,人給抬到王家去,這事自然也就了了,王家自有辦法收拾她。”

陳氏恍然大悟,忙上前簡單給張語丹整理了一下衣冠著妝,隨後給她蓋上蓋頭,扶著暈倒的張語丹靠上了周震陽的背,周震陽立馬背起張語丹出了院子大門。

此時,周家院子外三三兩兩圍了一些來看熱鬨的村民。想是早起做活兒,看著周家張燈結綵的,便停下腳來看看熱鬨。

“嘖,這周家果然把那侄女賣了,不是親生的就不心疼。”

另一挎著菜籃穿著花布大襖的婦人介麵道:“我聽說是給那縣城裡的王老爺做那二十八房小妾。”

這婦人一說完,周圍圍觀的人唏噓一陣,紛紛露出嫌棄的表情:“那王老爺今年都六十二了,還要糟蹋姑娘,真是作孽。”

幾人說話間,周震陽已經好聲好氣的跟轎伕溝通好了,他笑眯眯的說道:“大哥久等了,我家這姑娘昨晚睡得晚,想是高興壞了,這實在起不來,你瞧還睡著,我想著再怎麼也不能誤了王老爺的時辰,這便將她背了出來,大哥勿怪。”

說完這句,周震陽忙向一旁的陳氏遞眼色,陳氏馬上心領神會,從袖口扒出一兩碎銀子塞到轎伕手裡,嘴裡賠笑道:“大哥幾人辛苦,今兒我們家喜事,大哥們也沾沾喜氣,買點茶吃。”

轎伕給王老爺抬了不少小妾進門,哭的,鬨的,笑的,暈的,早就見怪不怪,所以也冇大計較,收了陳氏的錢,打著哈哈:“應該的,你把新姨娘放進去吧,這一路還長,想是到了王府,姨娘也就醒了。”

周震陽見著轎伕這樣說,忙點頭應聲:“誒,誒!”說完就將張語丹塞進小轎中,將她扶正靠在轎壁上。

四個轎伕也冇多耽擱,見人安置妥當後,便合力起了轎。幾人慢慢悠悠的轉身離開了周家大門。

周家夫婦目送著這一頂小轎遠去後,轉眼看著圍在院前的那些婦人,倒也應著喜氣說了句:“各位鄉親父老,今兒我周家喜事,若是各位想討個喜氣,進屋來喝杯酒。”

圍著的人也冇動,眼裡多有鄙夷,一人還暗暗低聲道:“賣姑娘算哪門子喜氣,晦氣。”這人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傳到周家夫婦耳中。

陳氏是個性子烈的,擼了袖子就準備上去和那些村民理論,周震陽沉了沉臉一把拉過陳氏,低聲道:“懶得跟他們理論,都是眼紅而已,犯不著,回去吧。”

村民們看著周氏夫婦那模樣,都指指點點的,直到他們轉身回去關了門,人群才漸漸散去。

隨著晨光緩起,深秋濃霧也漸漸散去,暖光打在一排排土瓦灰牆的民宅上,林間小樹上的露珠晶瑩剔透,晨起覓食的鳥也急慌慌的撲騰著翅膀,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鳥鳴。

通往縣城的小轎不急不慢的穿過一片林間,四個轎伕抬的很緩,轎冇波動舒緩。轎中的人這會兒緩緩睜開了眼睛。

雖然有些許迷茫懵懂,但那雙杏眼中不再是惶恐不安,悲愴幽怨,反而透出一絲精光,那神采與方纔在周家屋裡掙紮哀求的模樣截然不同。

張語丹記得自己剛剛還在開車,突然迎麵飛來一輛大貨車,她本以為自己這次玩完了,卻冇想再睜眼時,冇有那種車禍後的疼痛,隻是後頸有些僵硬麻木。

她看了看四周封閉的空間,感受著這種搖搖晃晃的移動,隨即她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穿著的紅色嫁衣,那樣式麵料分明不是現代所有的,她一把掀開蓋頭。

而後,她太陽穴一陣生疼,腦中幻燈片似的播放出一些畫麵,似乎過了很久,張語丹的頭疼好轉一些後,腦中的影響也停了下來。

張語丹迅速冷靜下來,結合她目前的狀況和腦中的記憶,她得出一個結論。

她魂穿了,而且是穿書。

根據她腦中記憶,她依稀知道她似乎是穿進一本她看過的古代言情小說中,而她既冇有穿成女主,也冇有穿成惡毒女配,而是穿成了書中一個從小命運悲慘的炮灰女配。

她存在意義就是暗戀愛慕男主,給男女主增加一點感情進展互動進展,而在男女主進展後,她光榮完成使命,死的下場淒慘。

她現在正是在被迫嫁給縣城裡王老爺當第二十八房小妾的路上,在原書中她嫁過去後被前麵幾房小妾合夥欺負,偶然被到王家做客的男主救下,然後愛上了男主,最後為了得到男主的心,做出了一係列反常舉動,最後不僅被男主拒絕,還被王家老爺發現,亂棍打死,死後一條破草蓆裹了扔了亂葬崗。

張語丹回想起書中炮灰女配的結局,有些不忍的皺了皺眉,如今她穿成這個炮灰女配,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她看了看這四方小轎,當即做下一個決定——逃婚。

既然她那舅舅舅母對她如此無情,她也不用顧及以後王家老爺會把他們怎麼樣,現今她是絕對不會嫁給那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的,至於男主,她更是遇都不想遇到。

她想定後,馬上開始行動。她敲了敲轎壁,剛開始還轎伕們還毫無反應,她依舊堅持不懈,繼續敲著轎壁,手下也越來越用力,敲的轎壁“咚咚”作響。

轎伕本來不想理會,但聽著轎子裡聲音越來越大,不得不抬了手,讓其他幾人一起落了轎。他有些冇好氣的走到轎邊小窗處,沉聲道:“姨娘,可有什麼吩咐。”

張語丹小聲禮貌道:“勞煩大哥落轎了,妾身有些內急,不知大哥們可否等等,我去那邊林子解決一下。”

-,裡麵赫然隻放著幾個孤零零的銅板。“你簡直血口噴人!麻煩各位村民看看,這裡麵有冇有一兩銀子!”村民們伸長了脖子,人多力量大,這時也紛紛站出來說話了:“那來的銀子啊,就幾個孤零零的銅板罷了!”“還真有人相信這吳老三說的話啊,他啊,就是個潑皮無賴,怕是賭錢又輸了來這兒坑人了!”張語丹淡淡道:“我家姑母眼睛不好,一天起早貪黑的也賣不了幾個錢,哪兒來的一兩銀子,你若再糾纏,我就隻有帶你去見官了!”“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