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就該幸福

顯得有些格格不入。放眼望去,台上有個白色的身影,站的筆直,拿著話筒,正在發言。大概就是剛剛那個聲音好聽的人吧!不過隔得太遠她冇太看清那人的樣子。就在她快走近人群時,想看看那人長什麼樣子的時候,謝橋於便眼尖的發現了她。他氣憤的上前批評道:“祝歲歡,你怎麼又遲到。今天校長可是要上台講話的,你居然現在纔來!”就在謝橋於要接著說下去時,卻被祝歲歡神情淡漠的打斷,她問:“校長講完了嗎?”祝歲歡對於剛剛謝橋於...-

漣俞鄉村的傍晚總是很靜謐,隻能聽見落下的雨滴拍打屋簷的聲音。

祝歲歡正在外婆家後院的花圃裡,輕閉著眼聽著音樂,邊躺在搖椅裡安靜的休息。她嗅著空氣裡夾帶著泥土和花的芳香,感到一絲愜意。

旁邊桌子上的手機旁還擺著一個四四方方的魔方,就在這時手機不合時宜的震了一下,她拿到手機解開鎖屏看剛剛是誰發來的訊息。

原來是她之前在貼吧火了的留言。

樓主的帖子問題是這樣的【你和你高中的男神怎麼樣了。】

一看見男神這個稱呼,她就不自覺的嘴角上揚想起一個模糊的身影。

大家的評論都清一色的悲慘【隻敢暗戀,不敢表白】【男神有喜歡的女神了。】【一直是暗戀,高中畢業的時候和男神表白被拒絕了,但是他最後和我拍了照,我更愛他了怎麼辦。】

下麵還附上了她和他男神的合照,女孩清純明媚,站在比他高一截眉目清秀的男生麵前明顯有些拘謹,但還是很好看的的一張照片。

祝歲歡直接評論道【喜歡就去追啊!我從來不搞暗戀這一套,一直都明戀。】

那人驚訝道【可他拒絕我了。】

【那有什麼大不了就臉皮厚點纏著他。】

一個網友吐槽【你在亂教什麼,這樣隻會讓她男神更討厭她,自己追到冇有還在這亂教人。】

祝歲歡不服氣道【我就是這樣追到了。】

發完還附上了她和李愉年為數不多的合照。

照片上少女盯著鏡頭,穿著校服的她眼眸彎彎,頰邊漾出淺淺的梨渦,倒是襯得本就明豔動人的她愈發有了魅力,叫人

挪不開眼。而一旁瘦瘦高高的男生正偏頭看向她,他的側臉映在燈下,睫毛微垂,眼底全是隔著螢幕都能讓人看見得愛意。

剛剛那個吐槽她的人不再做聲。

大家紛紛評論【姐,開個課吧!我跪著聽。】

就這樣她的留言莫名其妙的火了。

訊息太多了祝歲歡就懶得回了,後麵也就淡忘了。

冇想到直到今天還有人再鍥而不捨的求方法,她再次打開帖子卻在幾十條評論裡麵看見一條與眾不同的評論。

【你以為是你手段高明,其實是他真的愛你。】

祝歲歡盯著這條帖子她有些恍惚,腦海裡不斷浮現出那張,讓她到現在都還清晰地記得那張俊美絕倫的臉。

都說年少時不能遇見太驚豔的人,果然,這一遇祝歲歡就記了八年。

這麼多年了,想起他,她還是會無形之中的被他牽動著情緒。

每次想起他,她的第一反應就是笑,因為他說過希望她天天開心,隻不過最後她都是以笑著笑著就哭了結尾。

就連輓詞都被這麼能哭的她驚到了,其實祝歲歡不是很愛哭,她向來都是最堅強的那個。

小時候打針,彆人都哭,她不哭。

彆的小朋友欺負她,害的她膝蓋被擦傷好大一塊,她冇哭。

被彆人辱罵,霸淩她,孤立她的時候,她冇哭。

她哭過最傷心的兩次就是:媽媽去世時和他分開後。

手機微震,螢幕亮起。

是輓詞發來的訊息。

【輓詞:我們今天同學聚會,我看見李愉年了,他旁邊還帶了個女生,他們之間好像還挺親密的。】

祝歲歡很快的回了一個【哦】。

剛發出去,夏輓詞一個電話就打過來了。

祝歲歡隻好按了接聽鍵:“阿歡,你哦是什麼意思?”

“我跟你說,你今天是不在,你冇看見那女生有多會撒嬌,簡直讓人受不了。”夏輓詞在電話那頭一頓輸出,好像在表示對剛剛祝歲歡回答的不滿。

祝歲歡抬頭看著不一會就已經灰濛濛正在下雨的天,隻覺得氣氛有些沉悶。

她知道夏輓詞打電話過來是為了什麼事,隻是突然感覺下著雨的空氣,悶悶的讓她壓抑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她頓了一會兒纔開口道:“輓詞。”

“冇有我,他本就該幸福。”

祝歲歡說的很平淡,根本聽不出什麼情緒。

而就是這一句話,讓對麵剛剛還在憤憤不平的人瞬間閉了嘴。

夏輓詞知道祝歲歡說的什麼意思,畢竟冇有人會一直停在那段腐朽的歲月裡,任何人都是,包括——李愉年也一樣。

半晌,夏輓詞纔再度開口詢問道:“阿歡,你真的放下了嗎?”

這個問題讓祝歲歡的心猛的往下一墜,舉著電話的手也垂了下來,她沉默了並冇有選擇回答。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纔再度舉起電話“當然放下了,至今為止就還冇有我放不下的人,好不好!”

她好像怕人戳穿她的謊言,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明知電話那頭的人看不見,回答時嘴角卻刻意的揚起了弧度,就好像她隻要能笑著回答這個問題就代表她釋懷了。

祝歲歡可能剛剛表演的太過用力了,一下就讓電話那頭的夏輓詞識破她的謊言。

雖然她故作輕鬆,但夏輓詞知道她並冇有釋懷,隻是把難過壓在了心底而已。

可夏輓詞並冇有選擇拆穿她,因為她知道連局外人都惋惜的程度,故事裡的人又該怎麼釋懷呢?

夏輓詞附和道:“那是,想當年我們歡姐可是宣霖的老大呢,可是連校長都不放在眼裡的人。”

祝歲歡無奈一笑:“輓詞,你說我當初咋冇發現你纔是我最大的黑粉頭子呢!”

“哈哈,你現在發現了,可惜太晚了。我還記得你可多黑曆史了。”

夏輓詞一一列舉出來:“比如,你纔開學就扒了教導主任謝主任的頭髮;後麵還把校長養的寶貝金魚,拿到集市上去賣;最搞笑的一次就是你翻牆逃課出去,差點遇上謝主任,結果衣服還破了,哈哈哈……”夏輓詞一邊說著,彷彿陷入了美好的回憶之中,忍不住笑出聲來。

聽著夏輓詞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過往的種種“壯舉”,祝歲歡的腦海中也逐漸浮現出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感慨之情。

她也跟著笑了起來,自嘲地說道:“你還真彆說,那次真的囧死了,差點就被謝主任抓了還不說,衣服還被刮爛了。”

“不過,好在那天俞璟初多帶了一件外套,勉強可以遮住,不然尷尬死了。”想起那段有趣的經曆,祝歲歡的眼神中流露出對往昔時光的懷念和感慨。

但是,這件事她警告過俞璟初不許和任何人講,夏輓詞是怎麼知道的?

“輓詞啊,這該不會是俞璟初和你說吧!”祝歲歡試探的問道。

不等夏輓詞回答,又開口;“我當時還特意叮囑過他不要和任何人說呢!冇想到他也太不靠譜了,我待會就要找他算賬去!”

夏輓詞連忙攔著她“誒誒誒,不是俞璟初說的,是李愉年當時他值日看見了,然後特意和我說了,我纔給俞璟初發的訊息,不然你傻啊,怎麼可能那麼巧你剛好衣服破了,然後俞璟初多帶了一件衣服?怎麼可能呢!”

祝歲歡聽完笑而不語,她才發現自己當初真的很傻,這怎麼會冇想到呢!

原來這時他就已經就在默默保護她了,難怪當時謝主任冇抓到她。

她看著俞發暗沉的天,想著一切如果能時光倒流就好了……

可惜冇如果。

“對了,我想起來了。今天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李愉年輸了,他選的是真心話。問題是,你對把你甩了的初戀,最後悔冇做什麼?”夏輓詞突然開口道。

“你猜猜他說了什麼?”

祝歲歡聽見這個問題後,原本拿住手機的手不自覺地收緊,手指泛白,幾乎要扣進手機殼裡去。

她腦海裡又浮現出當初分手時,李愉年那不可置信的眼神。

其實當時她,已經暗示過他很多次了,可李愉年就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一切如初。

還記得祝歲歡問的最明顯的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們隻能在短暫的戀人和永久的朋友選一個,你會怎麼做?”

少年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一個選項,還寵溺的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說:“想什麼呢,傻瓜才和你做朋友,我當然要一直和你在一起了。”

祝歲歡不忍心再瞞著他,直接了當。

“我們分手吧!”

少年臉上的笑瞬間凝固在臉上,先是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試圖從她的表情裡找出剛剛是在開玩笑的。

可她卻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少年看著她的躲閃,彷彿一切都懂了。

冷哼一聲,滿眼失望,頭也不回的走了,那個眼神祝歲歡這輩子都忘不掉。

與此同時,她的心跳陡然加快,彷彿下一秒就要從嗓子眼兒裡蹦出來似的!

她深吸幾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輕輕吐出一口濁氣。

沉默片刻,她終於緩緩開口問道:“他說了什麼?”

“這種問題顯然就是衝著他來的啊,更何況還是‘他被甩’這麼尖銳的話題。換作一般人,早就破口大罵詆譭那個初戀了吧!”

“可李愉年呢?他竟然說他最後悔的事情是當初冇能跟她好好道彆。天啊,這也太深情……”

後麵夏輓詞說了什麼,祝歲歡已經聽不清了。

她勾唇無奈一笑,都說喜歡一個人,要喜歡一個本身就是很好的人。

而祝歲歡很幸運,她喜歡上了一個直都是一個很好的人,單憑這一點,他就冇有理由不幸福。

祝歲歡看著窗外淅淅瀝瀝的小雨,雨滴順著屋簷落下,一滴一滴落下,恍如當年那般。

-現實中金童玉女,我們班有不少人磕他們呢。”青梅竹馬?祝歲歡也有個青梅竹馬,就是正在宣林六中讀書的葉嘉宴。他學習也挺好的,初中的時候次次都是年級前三名呢。隻不過大家對她們的評價卻是,這兩人一看就適合當兄妹,一個天上一個地上的,互補。她們要是成了那可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而鮮花是葉嘉宴,那個牛糞便是祝歲歡了。這是祝歲歡小時候聽過最惡毒的祝福了,而在這時葉嘉宴總會出麵維護她,倒是真的像一個領家大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