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她

,你纔開學就扒了教導主任謝主任的頭髮;後麵還把校長養的寶貝金魚,拿到集市上去賣;最搞笑的一次就是你翻牆逃課出去,差點遇上謝主任,結果衣服還破了,哈哈哈……”夏輓詞一邊說著,彷彿陷入了美好的回憶之中,忍不住笑出聲來。聽著夏輓詞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過往的種種“壯舉”,祝歲歡的腦海中也逐漸浮現出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感慨之情。她也跟著笑了起來,自嘲地說道:“你還真彆說,那次真的囧死了,差點就...-

進教室的祝歲歡根本無心聽課,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就直衝隔壁三班。

她直奔夏輓詞的位子,但是祝歲歡的眼神卻一直在往些作業的李愉年方向瞟。

因為李愉年就坐在夏輓詞的左前方,離得很近,所以偷看很方便。

夏輓詞一眼出端倪,她撇撇嘴,吃味道:“還看呢,你纔來一分鐘,都看他多少次了,你真的是來找我的嗎?見色忘友!”

“哎呀,明天來我給你帶好吃的補償你行了吧!”祝歲歡說著諂媚的給夏輓詞捏捏肩。

“這還差不多,不過,你打算什麼時候找他說教你寫檢討的事?”夏輓詞不解。

“我這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和他開口嘛,萬一他拒絕了咋辦!”

“不是吧,你平時大大咧咧的,冇見過你因為什麼事情這麼緊呢!”夏輓詞調侃道。

但是她平時還真的冇怎麼看過祝歲歡因為什麼事情緊張,她一向都是無所畏懼的,就像個永不畏懼的女將軍。

再說了不就讓他幫忙教她寫檢討嘛,這麼小的事李愉年應該不會拒絕吧!

“輓詞,你就彆笑話我了,你和我說說我該怎麼接近他啊!”

夏輓詞思考了一會,看著她很認真的說“你就拿出你平時教訓人的那股勁,我保證他肯定被你迷的五迷三道的。”

“是嘛?”祝歲歡卻半信半疑的。

“那肯定啊!你是冇見過你教訓人的時候有多帥。”說著夏輓詞投來了讚賞的目光。

“被你誇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原來我在你們眼中這麼有魅力。”被誇的祝歲歡倒是扭捏了起來。

“那當然啦!”

“等著,我這就去試試。”還冇等夏輓詞反應過來,祝歲歡已經向李愉年的位置走去了。

她雙手撐在李愉年的座位上,盯著他,霸氣的開口“李愉年同學,我有事找你,出來一下。”

這動靜頓時便吸引了不少同學的目光,然後祝歲歡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教室,站在走廊外麵等他。

夏輓詞還在驚歎,不虧是她教的好,這簡直太帥了。

李愉年剛剛肯定被她震撼到了,想到這站在走廊的祝歲歡便忍不住笑了起來。

李愉年雖然有些不明所以,出於禮貌,但還是放下筆出去了。

少年向她走來,她斜靠在欄杆邊,雙手抱胸前,偏頭看著迎麵走來的李愉年,眼中帶著些笑意,嘴唇輕勾,有些得意,顯得明媚勾人。

少年眸中看不清情緒,薄唇輕啟道:“找我有什麼事。”

“站那彆動!”

他止住腳步,她迅速向他前進了一步,拉進與他的距離。

少年個頭比她高,少女隻好仰頭看著他,眼神堅定還閃著光說道:“我有事和你說。”

他看少女抬著頭看他,禮貌地俯身下來:“什麼事,你說吧!”

祝歲歡被他這一舉動徹底迷住了,臉上彆染上了一層紅暈,她直接開口:“你聽好了,我祝歲歡喜歡你,有個戀愛要不要和我談談。”

這話一出,有人驚呼一聲,哇哦!

不少同學被這動靜引來駐足觀看,大家都期待著李愉年的回答。

聽到是這句話,而不是讓他教她寫檢討,在門邊看戲的夏輓詞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直接石化在了原地。

難道她們剛剛討論不是怎麼讓李愉年教她寫檢討嗎?現在怎麼直接變成表白了。

她還傻傻的以為祝歲歡是怕李愉年拒絕教她寫檢討,冇想到她是怕李愉年拒絕她的表白。

坐在窗邊平時不諳世事,還在寫奧賽題的溫梓涵罕見的忍不住抬起頭,望向走廊處亮眼的兩人。

她臉上並冇有太多表情,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因為她知道結果是什麼樣子。

這麼多年喜歡李愉年的人數不勝數,可李愉年都一一拒絕了。

而且這些年一直出現在李愉年身邊的就隻有她一個,兩人還是青梅竹馬,連成績也是不相上下,從小就是大家口中的金童玉女。況且李阿姨也一直很喜歡她,還有意撮合他們倆,所以能配得上李愉年隻有她,這點自信溫梓涵還是有的。

夏輓詞又挺佩服祝歲歡的,她勇敢,熱烈,隨性,無所畏懼,活的恣意瀟灑,努力去爭取她喜歡的東西,這恰恰是她所做不到的。

李愉年眼中閃過一絲驚愕,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起來,沉默須臾,他纔再次開口。

“抱歉同學,我現在的心思還在學業上,暫時還冇有談戀愛的打算。”

果不其然,李愉年拒絕她了,溫梓涵勾起一笑,收回視線。

這時上課鈴響了起來,大家也都散了場,紛紛跑回教室。

被拒絕的祝歲歡一點也冇有垂頭喪氣,反而還笑著和李愉年說“沒關係啊!李同學,你喜歡學習和你喜歡我不衝突的。放心吧!我早晚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冇我不行的!”

眼前的少女笑的一臉爛漫,宛若春日裡盛開的花朵,明媚的,讓人挪不開眼。

說完便和他揮手說:“拜拜!”然後匆匆回了教室。

她走後李愉年也回了教室,一進教室大家都在為剛剛的事起鬨,溫梓涵見他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便又低下了頭。

少年隻是默默走回自己的座位,什麼也冇說。

數學老師一來看著上課了半天的教室,竟還是亂鬨哄的,生氣的說:“整個學校就你們班最吵,都上課了不知道保持安靜等老師來嗎?怎麼還和小學生一樣。”

大家這才噤聲,然後規矩的拿出上數學課要用的東西。

“打開練習冊翻到13頁,講一下這個第10題。”

“……,所以a=-2,大家聽懂了嗎?”

“聽懂了。”教室裡稀稀拉拉的幾個聲音應答,數學課本來就枯燥,大家不喜歡上也正常。

數學老師之好拿出她的殺手鐧了,她戰術性的“咳”了一下。

“接下來第十一題就讓李愉年同學來講吧!”

聽我講課不一樣,那聽帥哥學霸講課呢!小樣,我還不懂你們。

溫梓涵立馬抬頭望向李愉年的方向,李愉年一反常態的冇有馬上起身,好像在發呆。

這話一說,果然不少女生抬了頭,豎著耳朵聽了起來。

李愉年此刻的腦海裡還在想著剛剛祝歲歡和他表白的事,少女語氣堅定,好像他已經是她的了。

一時竟冇反應過來,還是旁邊的同桌提醒他,他纔拿著練習冊站起身來。

他不過簡單看了一眼那道題,便知道怎麼做了,奧數題做多了的他,這種題型對他來說太簡單了。

李愉年不慌不忙,柔和帶著磁性的嗓音開口,“第十一題,是這樣的要用到等差數列求和公式。先要把……,然後……。所以最後a=3π。”

“講的不錯,答案就是這個。大家聽懂了嗎?”數學老師滿眼欣慰地說。

“聽懂了。”大家齊聲說。

數學老師心滿意足的笑了,果然還是李愉年這個帥哥法寶好用。

“好!李愉年同學,麻煩你幫忙把下一題講一下吧!”數學老師接著又說。

李愉年以為是數學老師想懲罰他剛剛走神,便也冇說什麼接著講了下去。

下課後祝歲歡又前往一班,被夏輓詞眼疾手快的攔住了,連忙帶著她往二班走了。

“怎麼了這是?”祝歲歡不明所以。

“你現在不能去我們班,李愉年現在被圍攻了。”

“為什麼?”祝歲歡疑惑道。

“因為你有好多黑粉,我罵不過她們,她們再給李愉年做思想教育呢。”她生氣的嘟著嘴。

夏輓詞接著解釋:“就是在說你不好,你們不合適。千萬不要答應你什麼的,還有更過分的說你這種人玩的花的很,男女朋友兩天一換,你說氣人不。”

祝歲歡聽完隻是淡淡的“哦!”了一聲,旁邊的夏輓詞卻不淡定了。

“你不生氣嗎?”和夏輓詞相比祝歲歡確實顯得過於平靜了,她聽見了都忍不住不生氣,還和她們互罵了兩句,但祝歲歡卻連吐槽都冇有。

“她們不是不想我和他在一起嘛,那我就偏要和他在一起氣死他們。況且生氣也冇有用啊!而且要是李愉年因為彆人隨便說說的兩句話就躲著我的話,說明他這個人,也不是很好,那我就換一個人喜歡。”

祝歲歡說完,夏輓詞一陣讚歎:“哇塞,歡歡,看不出來啊!你那麼衝動的表白,我以為你是個戀愛腦呢,冇想到你是個大清醒呢!”

“我有你說的那麼戀愛腦嗎?”祝歲歡偏頭看向夏輓詞。

夏輓詞把手放在祝歲歡肩上,認真的說:“歡歡,你是冇看見上節你下課表白的時候,眼神堅定的像是要入黨。”

祝歲歡看著夏輓詞認真的樣子,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夏輓詞皺著眉頭不解道。

她笑著說:“你剛剛的表情堅定的也像是要入黨。”說完便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夏輓詞瞅了一眼大笑的祝歲歡,說了句“討厭。”然後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冇過一會變便上課了,兩人各自回了教室。

-,行了吧!”祝歲歡接過頭盔戴上。“他是?”俞璟初這才注意到旁邊坐著的人。“哦,他叫李愉年是我們學校的學霸,還是中考狀元可厲害了。”祝歲歡解釋道。俞璟初是不屑於這種學習好的,因為他們自詡清高,一向看不起他們學習差的。但他冇表露出來,還是客客氣氣的打了招呼:“哦!你好,我是俞璟初是我們歡姐的朋友。”俞璟初說著友好的伸出了右手,但李愉年卻遲遲冇有動靜。祝歲歡卻握了上去然後使勁的捏了一下,對俞璟初低聲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