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幻境,血龍降臨

在地,口中連聲呼道!她們就好像是一群狂熱的信徒般,看向蘇晚夏的目光,充斥著無儘崇敬、狂熱、熾烈的情緒!“倒是有點意思......”見此,蘇晚夏也是不禁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顯得頗為玩味。"既然如此,那本魔主便賜給爾等一場造化........”話音落下,蘇晚夏便是張開五指,掌心處.......無數的天心魔印浮現著,下一刹......便是暴掠而出,打入眾人的身軀之中!唯有絕對的掌控,方能夠讓她們真正死心塌...-

“是幻術......”

一名血龍將麵露凝重之色,沉聲說道:

"加固心神防守,不要受到任何迷惑,否則的話.....隻怕我等都要隕落在這裡!"

"是!"

剩下三人連忙答應一聲,立刻施展秘術,進行抵禦那股可怕的幻術之力。

但..........

當她們再次抬頭,卻是看到了令得她們心臟驟縮的恐怖一幕!

隻見,此前的那片天地....已經不複存在,不知何時.....她們已是來到了一方黑暗的詭異空間!

在這裡........任何的顏色都已經失去了意義,唯有無儘的黑暗蔓延,充斥著一種死寂的氣息,瀰漫在每個人的心頭之上。

所有的魔人,還有那不死魔主皆已經失去了蹤影,不知去向。

"該死!”

一名血龍將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她們竟又是不知何時......陷入了一場可怕的幻陣之中。

自己,竟是完全被那不死魔主玩弄於股掌之間........無法逃脫,也無從掙脫!

這種感覺,令得她們心中憋屈到了極致,簡直恨不得將那些魔人碎屍萬段!

"該死!該死!該死啊!!!"

此刻,在這片詭異的空間之中,一人的情緒竟是已經開始失控,她的眸子充斥著無儘血絲,瀕臨癲狂。

"老三,你怎麼了?莫要被此人給嚇住了,我們可是堂堂血龍將,又豈會敗給區區一個魔人!"

另外兩人見狀,連忙大喝一聲,試圖將其喚醒過來。

但此時,那名血龍將已是完全陷入了瘋狂之中,根本聽不進任何勸告。

“魔人!你們都是魔人,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她雙目赤紅,渾身湧起了可怕的煞氣,整個人看起來極端的猙獰。

"魔人,今日......你們都要死!!"

霎時,她竟是一掌轟出,將身側的二人轟擊得口吐鮮血,狼狽倒飛而去!

而她的身形,也是愈發變得扭曲不堪.......最後,竟是如同生生撕裂開來......化作一頭猙獰詭異的恐怖魔物!

“你.......”

此等場景,就如同內心最深層的噩夢重現,即便知曉此地乃是幻境........但她們卻依是感覺到無儘的寒意湧上心頭!

“夠了!!”

突兀的,一道冰冷的聲音響徹而起!

那聲音中,蘊含著無邊的暴怒之意,令得四名血龍將也是猛地清醒了過來.......整片幻境空間,也是瞬息破碎!

“啊....啊啊!!”

她們皆是緊緊抱住自己的頭顱,彷彿是受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驚嚇,身軀劇烈的抖動著,口中發出痛苦的嚎叫之聲!

"........給本侯鎮靜!!”

如萬雷轟鳴般的暴喝聲響起,令得四名血龍將瞬間安穩下來,眼中的神采亦是漸漸恢複,自那場幻境中徹底走出。

"嗡嗡.......”

而此時,蒼穹之上,隨著空間的不斷扭曲.......一道氣息如淵般的恐怖身影,也是逐漸顯露而出!

他身襲一身血紋長袍,赤色的長髮在風中狂舞不休,那張英武非凡的臉龐上此刻充滿了濃鬱無比的戾氣,散發出來一種令得人望而止步的可怕氣息!

“吼.....”

一聲聲龍吟於他的身側迴盪開來,一條龐大無比的血龍之影現於身後,發出一陣陣低沉咆哮之音,使得空間都是產生了陣陣顫動!

"拜見男血龍侯大人!”

見此,血龍將們都是紛紛行禮,聲音中帶著敬畏與惶恐。

剛纔若非男侯姥出手相助.......恐怕,她們都要命喪於此!

"哼!堂堂血龍將,卻被一個魔人耍得團團轉,真是丟儘了本侯的臉麵!"

男血龍侯冷哼一聲,隨後便是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高坐於漆黑王座的蘇晚夏,眸子裡閃爍著濃烈的怨毒之色!

此人的實力,遠超他此前的預料!

如此可怕的魔人,絕對不能夠留在世間!

並且,若是能夠得到那雙眸子.......自己的實力,必定會得到一個暴漲!

屆時......他於皇朝之中的排名,也能夠有所提升!

一時間,血龍侯腦海中思緒萬千,目光閃爍不定......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真是無趣......”

這時,蘇晚夏也是輕歎一口氣,搖了搖頭,似乎覺得頗為失望。

“隻差一點,這四個廢物便會徹底淪為本魔主的傀儡,真是可惜........”

她緩緩站起,立足於虛空之上,宛若神明般俯瞰著下方的血龍侯,語氣森冷,更是帶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強勢:

"男血龍侯,既然你已經來了........那就讓本魔主,親自送你上路吧!"

冰冷的聲音響徹四野,如滾滾魔音,震懾心魄,讓得那四名血龍將的神智為之恍惚,彷彿是想起了先前的詭異幻境,身體都是不由自主的顫栗起來!

"嗬嗬......你竟敢如此對本侯說話......."

聞言,男血龍侯臉上閃過一抹怒容,隨即便是冷冽一笑:

“你等四人,速速退至後方.......本侯會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魔人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力量!"

"男侯姥......”

聞言,一名血龍將身形一顫,似乎是還想要說些什麼,可迎來的卻是男血龍侯冰冷的一瞥!

"你想要違抗本侯的命令嗎?"

那一眼,充斥著無儘冰冷,嗜血,暴戾........彷彿是一柄利劍般刺入了她的內心之中,令得那名血龍將不由得打了個寒噤,旋即便是乖乖帶領其餘三人,退居至後方。

男血龍侯抬步向前,其眸光如同萬千利刃般鋒銳,鎖定了蘇晚夏的身影,聲音冰冷,充滿了肅殺之意:

"不過一個卑賤的魔人,也敢拒絕本侯的邀請,屠戮本侯的子民.......”

“即便今日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都是難消本侯這心頭之恨!!"

“轟隆!!”

話音落下,男血龍侯周邊便是爆發出無儘的血焰,其中......更是有著數道龍影不斷遊弋,其散發出來的凶厲之息,更是如滔天駭浪,席捲四方!

-的巨響,宛若驚雷炸響,令得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捂住雙耳,頭暈目眩。恐怖的碰撞,更是在瞬息掀起了一場恐怖滔天的風暴,朝著四周不斷蔓延擴散,將整片天地都是淹冇在內。“噗嗤!!”於那恐怖的風暴麵前,一些距離較近的皇主境強者都是遭受到了波及,其一口逆血噴灑,臉色更是煞白,搖搖晃晃的跌退出數十裡之外!而那風暴中心,蘇晚夏的身形亦是暴退千丈......其身軀之上更已是有著些許裂紋蔓延,鮮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