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入皇主,天葬之力

隻是送命罷了,速速退後,不要枉送性命。""師姐,不管怎麼說,我們也與你同是這天玄宗的太上長老,宗門有難......豈能袖手旁觀?!"另一位太上長亦是老搖了搖頭,一臉堅毅的道:"即便是死......我們也會擋住她!"聞言,丹玄子不由得心中微微一暖,他微微轉頭,卻是........看到了蘇晚夏那極度詭異的笑容!!“.......不!!”“撕拉!!”丹玄子陡然睜大雙眸,臉色大變,卻是隻聽得一聲清脆的血肉...-

與此同時,那落天侯,柳文亦是身形閃爍,齊齊劍指蘇晚夏,欲要以雷霆之勢......將其滅殺於此!

“哼!”

蘇晚夏眸光一冷,眼中迸濺出懾人的寒芒,身上湧出浩瀚無窮的噬靈魔焰,宛若滔天火海,焚滅一切!

“轟隆!!”

三人身形皆是爆退不斷,她們能夠感受到......那等火焰,恐怕具有著灼燒靈魂的可怕力量,若是貿然接近,必定遭到極深的反噬!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膽敢將目標放在本魔主的身上......."

蘇晚夏眸子冰冷無比,盯著三人,嘴角浮現出一抹嗜血殘忍的詭異笑容:

"既然如此,那便由本魔主送你們上路!"

話音剛落,蘇晚夏陡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她的身影已經突兀出現在那落天侯的身側,右拳毫不留情的轟向後者的頭顱!

"什麼?!"

那落天侯神色驟然一凜,渾身汗毛乍豎,頭皮炸裂,渾身冰涼,感覺一股濃鬱的危險氣息將自己鎖定,根本無從躲閃!

“轟!!”

下一刻,一道蘊含著無窮偉力的拳勁........已經是狠狠的轟擊於她的頭顱之上!

"哢嚓!"

清脆的骨裂聲響徹天際,那落天侯的腦袋竟是被直接轟碎,腦漿、鮮血、碎片,如同漫天血雨,四處灑落而開!

落天侯........隕滅!

【叮!恭喜宿主斬殺皇主境三重天強者,獲得殺戮值8!】

【叮!還需斬殺三名皇主境生靈,可完成皇主境突破任務!】

【叮!宿主當前殺戮值已滿,是否立刻承載魔神之力?(承載結束之後,將獲得所承載魔神的隨機一項力量!)】

“嗬......”

聽著係統那接連響徹的聲音,蘇晚夏亦是冷漠一笑,隨即眸光一轉,望向那神武侯二人。

“咕嚕......."

兩人心臟頓時一抽,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升起,望著那墜落而下的落天侯屍身,皆是身形一顫,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

一尊皇主境的強者..........

就這麼.......死了?!

“神武,救我.....救.....”

“噗嗤!!”

霎時,九玄侯的哀嚎聲亦是響徹於天地,神武侯木訥的轉頭,卻是看到了那九玄侯被白陌雨一劍斬斷的血腥殘屍.......

【叮!檢測到宿主魔奴斬殺皇主境三重天生靈,還需斬殺二名皇主境生靈,可完成皇主境突破任務!】

【叮!檢測到宿主魔奴斬殺皇主境二重天生靈,還需斬殺一名皇主境生靈,可完成皇主境突破任務!】

【........】

很快,五大皇天衛便是皆已隕落,九霄皇朝那派遣的三大王侯.......也是僅存她神武侯一人。

【叮!恭喜宿主完成皇主境突破任務!】

【叮!獲得任務獎勵:魔帝戮天經五層,四階真魔不滅體,領域:天葬魔域!】

“轟隆!!”

霎時,蘇晚夏的修為便是瞬間突破皇主之境,無窮魔氣纏繞於其身軀之上,如同那黑暗主宰,睥睨諸天萬界,傲嘯八荒**!

“這......怎麼可能?!”

神武侯麵若癲狂,眸光呆滯的望著下方的戰場,此刻......那三千萬蒼龍軍也早已化作屍山血海,令得這方天地都是變得一片猩紅!

“..........”

柳文小臉也是陰沉如水,美目中充斥著濃鬱的驚懼之色,顯然.......也是冇能料到如今的局麵。

這些魔族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這根本就不是一場尋常的大戰,簡直就像是一場單方麵的恐怖屠殺!

不過半個時辰,包括他在內的九大皇主境強者便已是隻剩下二人........

"你......你不能夠殺本侯!你若是殺了我,聖皇陛下必定會......”

“...呃啊啊!!”

還未待神武侯說完,蘇晚夏便是五指微合,催動一絲天葬魔域之力。

刹那間,那神武侯的身軀陡然被一團漆黑魔霧籠罩,一聲劇烈的慘叫聲響徹而起......而後,便是消弭於無形!

“不錯.......”

見此,蘇晚夏也是淡然一笑,對於這天葬魔域的力量,也是感到頗為滿意。

天葬魔域的效果,乃是能夠湮滅一切踏入領域之中的生靈,即便是身軀中的每一絲真元,每一滴鮮血,也都會被生生湮滅,最終化為虛無!

如今的蘇晚夏若是全力施展開來,短短一息時間.......以她為中心的數十萬裡範圍,便會瞬間化為一座死亡的地獄,所有生靈在這一刻皆是灰飛煙滅!

即便是皇主境強者,也是隻能抵抗數息時間,最終依舊逃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這,就是天葬魔域的可怕之處!

“這是.........”

見此,柳文也是身軀一顫,其美目中更是透露著無儘的絕望之色,他很想要逃離,但是卻發現自己的雙腿似乎生了根般,難以挪動分毫!

並且........

望著那鋪天蓋地的魔族,他的心中也是萌生了一個念頭:

逃?自己.......又能夠逃得掉嗎?!

在這一瞬間,柳文心中的所有信念都是轟然倒塌,如同墜入深淵般......陷入無儘的絕望與恐懼之中......

“魔主大人,此人......該如何處置?”

霎時,林夢緩緩開口,眸光有些貪婪的掃視柳文,旋即望向那仍在感悟力量之中的蘇晚夏。

“賞給你們了.......”

蘇晚夏冷漠開口,根本就未曾看那柳文一眼,旋即.....便是身形閃爍,進入魔殿之中,準備消化一番如今所獲得的力量。

“你....你們......”

聞言,柳文的小臉亦是慘白到了極點,若是落入這群魔人的手中,他的下場將會是何等淒慘,根本無法想象!

“嗡嗡......”

霎時,他竟是引得體內的全部真元.....幾欲自爆!

但........

隨著林夢的一掌鎮壓而下,一切......便是再度恢複平靜.......

而柳文最終的命運,亦是已然註定.......

.....................

-露著一種徹骨的寒意。"柳長老,林師姐她們.......都被這些魔人殺了,還請您為師姐們報仇,為林師姐她們報仇啊!"霎時,蕭天更加瘋狂的咆哮道,神情中帶著濃烈的怨毒,顯然是將魔厄等人恨之入骨。她們僅僅隻是路經此地,卻平白無故的遭受到如此的無妄之災,心中怎能不恨?"你們........”聞言,柳文當即臉色一寒,眼眸中的殺意愈發濃鬱起來,冷漠的視線掃過大殿中的諸多魔族強者,聲音越發森然:"速速放開蕭天,...